《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十三章 不速之客(四)

光复会浙西支部的内部矛盾让徐锡麟迫不得已再去求见陈克,却吃了个闭门羹。工作人员告诉徐锡麟,陈克最近没有时间。在表示歉意的同时,工作人员告诉徐锡麟,他会把徐锡麟求见的事情告诉陈克。如果陈克抽出时间的话,就会立刻通知。在此期间,请徐锡麟耐心等候。

这样的排场让徐锡麟万分恼火,当年陈克求见徐锡麟的时候可没有这份威风。那时候若不是秋瑾肯买了陈克的手表,陈克连吃饭钱都成问题。但是人在屋檐下,徐锡麟只好认了。

就在徐锡麟生闷气的时候,陈克在和美国代表就贷款问题进行磋商。美国愿意贷款,陈克愿意借款。这就达成了意向性协议。想把这个意向变成可操作的内容,就需要更多艰苦细致的谈判。人民党这边先由陈克领队,美国方面则由一名叫做塞缪尔·布什的中年人接手后面的谈判。

塞缪尔·布什的背景相当深厚,他既是一家钢铁企业的老板,又是沃克菲勒财团的旗下的一员。在具体事务的谈判中,塞缪尔·布什体现出了精明强干,思路清晰的特点。

人民党进口的产品主要是钢铁厂一系的,这正好是塞缪尔·布什的强项。在他的记载中如此回忆对陈克的印象。

“人民党的主席陈克是个年轻人,即便身为政治家,依旧对钢铁行业有相当深刻的认识。某些方面陈克更像是一位谨慎聪明的大富豪。他并不对任何事情直截了当的提出赞同或者反对,而是对其中的关键细节相当在意。我根据他的思路梳理下去,发现这位领导人对如何尽快得到设备,并且将其投入运行非常在意。在这点上是我的长项。当他谨慎的对我表示了认同之后,我们谈话的内容就转入了贷款的偿还上。与那些信誉卓著,有着良好操守的商人一样,陈克主席从不对自己或者人民党政权进行毫无理由的吹嘘。恰恰相反,他对于按时偿还有着一种担忧,并且试图找到让双方都能相信的方法。在这时候,我就提出了我自己的看法。”

陈克听了塞缪尔·布什的问题之后微微皱起了眉头,美国人是不喜欢英国人的。在二十世纪头二十年中,美国最想干掉的国家只怕就是英国。所以谈及偿还贷款的时候,塞缪尔·布什提出“我们不喜欢英国人以及英国人的跟班。”这话就得仔细考虑一下了。

脑子连转了几个圈,陈克才问道:“不知道华盛顿到底怎么看待日本与英国的关系?”

塞缪尔·布什没有直接回答,又把话题巧妙的转到另一个问题上,“就我所知,贵方的生丝无论是品质也好,供货也好,在美国市场上的口碑很不错。以生丝贸易为担保的话,偿还贷款就有了可靠的保证。”

“华盛顿能管制从哪国进口生丝么?”陈克对此不是太有信心。

“如果国会能够通过批文的话。”塞缪尔·布什给出了答案。

这整条的路线图倒不复杂,美国人敌视英国人,也厌恶英国人的走狗。日本作为英国在亚洲的走狗,自然不招美国人待见。英国试图阻碍美国在中国的贸易,人民党则是美国在中国的最大贸易对象。塞缪尔·布什暗示陈克,美国国会很可能会通过在生丝贸易上有利于中国的决议。

中日在决出东亚亚洲领导权之前不存在妥协合作的余地,陈克坚信这点。生丝是日本当下最重要的出口物资,美国又是生丝最大的市场,能打击日本自然是最好。不过陈克不太相信美国国会有这样的能力。但是不管如何,这都有一试的价值。陈克问道:“在这些事情上应该会有一些关键性的议员推动此事。我又该做出什么表示,才能让这些议员支持这种类型的决议?”

“如果贵方能够和我们签署一个石油贸易协议,就会有相当一部分议员支持这类决议。”塞缪尔·布什回答了陈克的问题。

“我原则上同意这个贸易协议。”陈克给与塞缪尔·布什正面回答。

休会的时候,游缑对这个莫名其妙的建议很是不解。她问道:“为什么从还债开始,转到生丝贸易,绕了一大圈后居然落到了石油上。美国佬为什么这么麻烦?”

陈克不得不解释道:“当下在亚洲市场上,英国人的亚细亚石油公司占据了主导地位。美国是现在世界最大的石油出产国,却被伦敦交易所垄断了石油定价权。塞缪尔·布什提出的建议是要向美国国会表示,中国这个庞大的市场会向美国石油企业开放。既然中美之间的石油以美元来计算,就等于突破了英国的垄断。”

游缑还是没有弄明白这个问题,王斌倒是基本理解了这个问题。他问道:“这美国佬说的可信么?”

“国际贸易上就不要提信赖这种伤感情的话。”陈克答道。

听到这个回答王斌干笑了几声,他只是想很含蓄对陈克这么轻松就同意了与美国达成石油合同表示反对,没想到过于含蓄,乃至与陈克根本没有注意到。就现在看,陈克只怕早就对这类合同有着希望,只是美国方面不提,陈克也不会主动要求这类生意。

这种做法不是发生过一次两次,同志们始终没想明白陈克的如何提前判断出某些买卖对人民党真正有用。事实证明,哪怕前期看着再凶险,陈克总能把握住对人民党最有利的买卖。不管洋鬼子巧舌如簧也好,威逼利诱也好,陈克始终不为所动,坚定不移的按照他早就做下的判断选择合作项目。这种稳坐钓鱼台等着鱼上钩的能耐,王斌是真心佩服的。

“王斌同志,你觉得能接手后面的谈判了么?”陈克问。

“还是等洋鬼子自己送上门,咱们不强求的谈判思路么?”这种思路几乎是人民党的谈判模式了。

“没错。”陈克答道。他觉得这个时代未免太幸运了,英国佬最早觉悟贸易的副作用,所以他们有武器禁运这个做法。但是这年头的技术壁垒远没有后世那么严密,加上陈克连唬带骗的让洋鬼子认为人民党也有足够的技术能力。所以到现在向人民党推荐各种产品的外国商家层出不穷。陈克只需要根据自己在历史下游所见过的技术与经济发展路线,对送上门的商家进行筛选就行了。这实在是节省了太多的力气。但是有一利必有一弊,这种判断力恰恰是陈克无法教给同志们的,他甚至连一个能够完全自圆其说的合理解释都拿不出来。如果强行解释的话,结果只怕还不解释。所以在现阶段,陈克也只能不解释了。

王斌谈判的同时,国防科工委与军委召开联席会议,就统合工业部门,制定战时管制计划进行商议。三天后第一份统合大纲草案拿出来的时候,王斌也与塞缪尔·布什商定了一个借款总思路。

这是个一揽子计划。美国借两亿美金给陈克,陈克以合同达成时的黄金价格,向美国支付15%的黄金。其他则用生丝贸易抵押。塞缪尔·布什则可以帮助陈克联系一部分制造商,以优惠的价格向陈克提供机械设备。同时,人民党与美国达成一份长期供油合同。这份合同的贸易不在这次的贷款之内。双方会进行单独的谈判。而且人民党还要保证,三年内这笔借款以及人民党与美国的任何贸易所得,都只以美元计价。人民党不能用美元兑换黄金。

如果是别的国家看,这笔买卖美国人赚大了。在金本位的当下而言,不能用美元兑换黄金就等于丧失了货币相当一部分价值。好在陈克对此不在乎,人民党的同志对金本位的理解也不够深刻。即便中央的同志觉得不舒服,还是通过了这个协议。

送走美国代表,陈克总算有时间见见徐锡麟。徐锡麟这次也不再隐瞒,直接向陈克询问如何弥合光复会浙西分部内部矛盾。

陈克见过的历史中,试图弥合阶级矛盾,走第三条道路的政党或者个人多如牛毛,反正陈克没见过有任何所谓第三条道路成功的案例。看起来再美妙的理念,都敌不过“分配是个零和游戏”的现实。面对徐锡麟的苦恼,陈克甚至感到有些同情。他耐心的向徐锡麟解了半天,徐锡麟依旧固执的认为只要各退一步就能海阔天空。

“伯荪兄,你到底准备对我说什么?不妨直说。”陈克硬生生中断了说服教育,直截了当的问道。

在谈话中,陈克意识到自己未免太幼稚了,历史上那些试图走第三条路线的政治势力,都有一个共性,没有一个是真心想靠自己的力量解决问题的。不管是走资本主义路线或者是社会主义路线,只要路线纯粹,统统都靠喝自己的血来解决问题。走第三条道路的,要么是自然资源丰富,要么就是有外部势力援助。浙西的自然资源么,只能用顶多饿不死来形容。既然徐锡麟赖在根据地不走,最大的可能就是徐锡麟希望得到人民党的支持。

陈克如此直接了当,徐锡麟反倒有点不好意思了,他支吾了一阵,终于鼓起勇气说道:“文青,我想向你借一百万两银子。”

“然后呢?”陈克问。

徐锡麟愣了愣,“然后?若是以后有钱,我们一定会还。”

陈克没有立刻回答,他感到很失望。辛亥革命也就这点子水平了,就算是清末革命党中还算是比较激进的光复会到现在也露出了本来面目。让这帮人靠自己来解决问题实在是超出了他们的能力之外。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这些革命者出身与满清时代,既没见过历史上党的艰苦卓绝、可歌可泣,更没有陈克这样系统接受过现代教育。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坚持到现在都没有像国民党那样去折腾老百姓,至少光复会浙西分部也算是竭尽全力了。

但是令陈克自己都感到惊讶的是,即便是认同了徐锡麟的个人品德,陈克却没有丝毫“借钱”给徐锡麟的打算。不管光复会浙西分部是抱着如何的心态,就当下他们的表现来看,这帮家伙是没有前途的。这已经不是“借钱”而是送钱。这次送了钱给徐锡麟,下次怎么办?难道继续送不成?

老话说升米恩斗米仇。人的心态就是如此奇怪,光复会既然知道自己肯定还不起人民党的钱,只怕他们连最起码忘记此事的态度都不会有。他们会觉得人民党财大气粗,借钱给光复会就是应该的。如果人民党不借,光复会只怕认为人民党就是“为富不仁”。

或许徐锡麟和秋瑾个人品德的确很好,不过就如陈克几天前才与王斌说过的那话,“不要提信赖这种伤感情的话”,老话之所以是老话,就因为老话是被无数次证明过的。陈克没理由用根据地老百姓的血汗钱去验证一下老话是不是真的有道理。

正想直截了当的拒绝,陈克转念一想又觉得不能这么做。历史上党做事很讲方法,脑子一热就把人骂走,党是肯定不会这么干的。想到这里,陈克认真的说道:“伯荪兄,我们人民党凡是决定都得要通过党委会议讨论,这件事我一个人做不了主。这样,我会在召开党会的时候向党委提出此事,党会上讨论出什么结果,我就怎么做。”

“文青,你在人民党中一言九鼎,怎么在这事上就想起党委会了?”徐锡麟冷笑道。

陈克也懒得说那么多,他只是简单的答道:“人民党的确是我发起的,凡事都要经过党委讨论的党章也是我牵头制定的。所以我自己一定要遵守自己定下的规矩。”

党中央一听徐锡麟提出的100万两银子的请求,所有人脸上都露出了相当不善意的表情。幸好陈克在会前和华雄茂通了气,所以同志们的视线纷纷集中在华雄茂脸上的时候,他也能保持平静。

“这事绝对不行。”路辉天当即表态。

“如果一分钱不给,就等于和光复会浙西分部撕破了脸。好歹我们也不要弄到四面都是敌人吧。”章瑜倒是支持给点。

“按陈主席所说,光复会浙西分部居然向弥合阶级矛盾,这太有想象力了吧?”游缑笑道。

“我觉得和别的势力相比,咱们人民党坚定不移的走阶级斗争路线才是真的有想象力。这可是前无古人的革命道路。”华雄茂苦笑道。

“那怎么办吧?咱们是给点还是一点不给。”陈克问。

“最多两万银元,这是我的底线。超过这个数我就会投反对票。”路辉天毫不客气的说道。

“那就一万五吧。”章瑜开腔了。

没人反对章瑜提出的这个数字,陈克本以为提案就此通过。却见游缑举手要求发言。得到同意后,游缑说道:“送钱就让华雄茂同志去,没必要让陈主席出面。”

与会的每个人都觉得这个建议好,既然徐锡麟认为人民党应该与光复会浙西分部亲近,那么送钱最适合的人选就莫过华雄茂了。大家都看向华雄茂,等着他说话。

“我去,我会告诉他下不为例。”华雄茂看着大家认真的说道。

游缑摆摆手,“华雄茂同志,你什么都不用说。徐先生和秋姐姐都是聪明人,你亲自送钱过去,他们自然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觉得游缑同志说的很对,光把钱送去就行了。若是觉得面子上过不去,你就一个字都别说。反正升米恩斗米仇,这钱给了他们就等着他们记恨咱们吧。”章瑜倒是完全放的开。

看华雄茂满脸无奈的表情,章瑜转向陈克,“陈主席,你方才所说的这帮革命党们也就到此为止了?”

陈克答道:“如果国际环境能给他们时间的话,他们可能还有机会慢慢发展。现在是国际环境没有给中国留下时间,想救中国,就得靠人民革命横扫一切魑魅魍魉。那些跟不上形势的就注定没有前途,阻碍革命的,注定会落得螳臂当车的下场。我们人民党作为广大劳动人民党的先锋队,不用考虑他们的想法。”

“那我再问一个问题,陈主席认为在未来我们和北洋的战争中,这些势力到底会站到哪一方?”章瑜追问道。

“所以这次我们还是决定支援给光复会钱。至于光复会自己到底怎么选择,那是他们的事情。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陈克在这个问题上给出了最后的回复。

看着同志们纷纷点头称是,陈克就换了一个话题,“我们党内有不少日本同志,以前呢我们不是太重视日本同志对于日本革命的观点。但是这些日本同志绝大多数都是希望能够通过完成中国革命,进而把革命推进到日本国内,完成日本本国的革命。我想在近期把日本同志召集起来,看看他们到底是什么打算。在这件事上也能统一一下思想,毕竟未来日本问题还是要解决的。这个未来甚至不会太远。”

“为什么?”路辉天问道。

陈克把美国代表塞缪尔·布什的建议说了一遍,“日本当下经济局面很不好,如果生丝出口再遭受打击,难保日本不会铤而走险干出些什么来咱们人民党里面的日本同志那个时候就很重要了。毕竟如果咱们和日本开战,顶多给日本重创。咱们没有海军,无法进攻日本本土。如果战争打完,日本统治阶级元气大伤。他们势必会更加凶狠的压榨日本国内百姓。这得让日本同志理解清楚才行。毕竟是父母之邦,毕竟遭受苦难的是这些日本同志的同胞。他们到底是以日本的利益为先,还是以人民党解放全中国的利益为先,我希望党内的日本同志能够提前想明白。”

“这算是忠诚审查么?”游缑问道。

“不不不,”陈克连忙对这等质疑味道极重的发言表示反对,“这些日本同志一直很忠于人民党。关键在于这些日本同志有道德,有情操,他们也势必忠于日本人民。在不能两全的局面下,每个人心理都会有痛苦,有斗争。我觉得越早有思想准备越好。”

这个提案也得到了通过。

陈克一来的确早就有这个打算,二来宫崎滔天这个日本同志的出现也让陈克有了兴趣,既然得到了党委的同意,大家就各忙各的。华雄茂去送钱,陈克命人把宫崎滔天给请来办公室。

宫崎滔天个头不高,如果他个头够高,配合了那一脸络腮胡,倒是很像陈克心目中鲁智深的形象。他此时已经四十出头的年纪,静静的听了陈克直言不讳的询问,宫崎滔天朗声说道:“陈主席,我17岁那年就立下志向。目前的世界,是一个弱肉强食的战场。强者逞暴,日甚一日,弱者的权利与自由,一天天地丧失殆尽。假使有人重人权、尊自由,就必须速谋恢复之策。现在如不设法防止,则黄种人将永远遭受白种人的压迫。而这个命运的转折点,实系于中国的兴亡盛衰。所以我决意亲自深入中国,遍访英雄,游说他们共图大事。如果找到治世豪杰,原效犬马之劳,否则,将挺身自任,收揽英雄,以奠秉天意、树正道的基础。倘若中国得以复兴,申大义于天下,则印度可兴,暹罗、安南可以奋起,菲律宾、埃及也可以得救。广泛地恢复人权,在地球上建立一个新纪元。”

陈克听了宫崎滔天的这番话,倒是真的吓了一跳。这位今年42岁的日本中年大叔,25年前就有了这个打算。不论他能力如何,光这份见识就很不一般。想到这里,陈克语气也变的郑重了不少,“宫崎同志,如果中日开战,战后日本民众生活更加困顿。你会怎么想?要知道,日本人民这个忍耐精神真的很强。日本统治阶级的很多措施放到中国来,早就是烽火遍地的局面了。而且中日决出谁主导东亚局面之前,日本人民会吃更多苦。我作为中国人,当然可以把这个问题推给日本政府,日本人民。可以问心无愧的说,这是敌国的问题自然得让敌国自己解决。但是我不能要求日本同志这么想。不知宫崎同志怎么看待这件事。”

宫崎滔天认真的看着陈克,过了好久才说道:“陈主席,你是我从所未见的大英雄。接触了人民革命之后,我终于确定,日本革命不太可能从内部爆发。必须以强大的外部力量介入日本,甚至军事上征服日本才行。所以在中国彻底主导东亚局势,并且彻底打倒日本反动政府之前,我自然完全忠于人民党推动的中国革命。但是,我想知道的是,您领导人民党夺取中国革命胜利,并且主导了日本局面之后,到底想建立一个什么样的新世界。中国和日本等国家,在您未来的新秩序中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我想请您明白的告诉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