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十二章 不速之客(三)

与光复会的老朋友谈话几乎是不欢而散,徐锡麟默不作声,秋瑾倒是有女性的圆融,她笑道:“文青,我好久没见到游缑妹妹了,不知能不能和她聚聚。想来咱们最早在上海相见的时候,你、我、游缑妹妹、伯荪、正岚、还有王斌六个人,若是能重聚,倒也不错。”

陈克并不反对重聚,不过包括陈克在内的人民党四个人都是身负要职。就这么聚起来也很不容易。不过陈克转念一想,就笑道:“这也不是不行,大家正好都在武汉,我来约大家见面。”

见陈克如此说,秋瑾倒也高兴起来,“如此就太好了。”

陈克的确需要和其他三人见一次面,商讨当下的工业整合问题。不过世上的事情就是如此,一旦忙起来就会短时间内特别忙。就在陈克见了徐锡麟与秋瑾的第二天,美国代表突然提出要见陈克。

王斌现在负责对外贸易,与美国的贸易可以说是重头戏。人民党大批重工业设备都是从美国进口的,美国代表也提前说明希望王斌也能够参与会议。陈克干脆把游缑也给叫上参加会面。

“我们希望贵方能够追加购买一批设备。”美国代表单刀直入的说道。说完就把一份清单交给了陈克。和英国方面不太一样,这份清单是英文的,只是很体贴的在英文名称下添加了中文翻译。

这次陈克就没有简单的扫一眼,而是拿着仔细阅读起来。合成氨的关键高温高压反应釜,轧钢设备,还有其他一大堆与钢铁行业有关的重工业设备。林林总总有几十项。

“可是今年的份额已经大概确定了,我们现在也没钱买这些东西啊。”陈克答道。

“如果你们肯用黄金来买的话,我们可以在当下的价位上继续下调。”美国代表答道。

“我们没什么黄金。”陈克带着一脸为难的神色说道。

美国代表笑道,“如果我们说这个价格下调40%呢?”

即便会谈前陈克、游缑、王斌都商量好了,无论如何都要装作没钱的样子,大家还对着镜子练习了一番,听到这个说法,三人还是变了脸色。

“一分钱一分货,价格下调40%,质量会不会也下调40%?”王斌忍不住问道。

“你们人民党对质量要求向来苛刻的很,还按照原先的付款方式来办不就行了?”美国代表倒是早有准备。

面对这样的价码,陈克觉得自己彻底动心了。经济危机是资本主义无法克服的问题,人民党在海外有了不少情报点,对欧美的情况也不再是两眼一抹黑。进入1900年之后,欧美经济危机不断,1900、1907年,欧美都爆发了经济危机。教科书里面专门讲过,一战前经济更加凶猛。人民党传回来的消息都证实了这点。而且最近国际市场上黄金价格猛涨,美国股市出现了恐慌性抛售。即便以陈克这个外行也能推算出大笔在股市的资金都被抽调出来购买了黄金。

美国国内市场的萧条带来的工业品销售压力,以及黄金猛涨带来的牟利需求。美国代表提出拿黄金购买工业品可以打六折,也不是不能理解的事情。

“但是我们也需要黄金来稳定我们自己的币值。”陈克顶住巨大的诱惑,开始谈起人民党当下的困难。

美国代表自然看透了陈克的心思,他颇为放松的靠在沙发上,“陈先生,如果我能够和你谈一笔贷款协议的话,你觉得如何?”

“私人贷款还是政府贷款?”陈克想装作行若无事的模样,但是他觉得自己的心脏已经忍不住开始加快跳动了。

美国代表瞅着陈克,慢悠悠的说道:“一笔一亿美元的贷款。如果你们能够提供更加可靠的抵押,我们甚至可以考虑两亿美元。当然,这笔贷款必须用来购买美国的商品。”

陈克等人不吭声了,这样的一笔钱意味着可以购买到海量的工业品。当下根据地每年已经从美国进口大量的机械设备,如果能够一次性贷款到一亿乃至两亿,其推动作用无法估量。

好不容易压住了心里面的亢奋,陈克觉得脑子也灵活了不少,他试探着问道:“请问阁下是代表的国会?政府?财团?还是据说马上就要成立的美国联邦联储委员会?”

这个问题貌似说到了点子上,美国代表稍稍一愣,他仔细的打量了陈克几眼才说道:“美国联邦联储委员会希望发行一批不能兑换黄金与白银的美元。纯纸币或者账户交易,必须购买美国商品。咱们双方在这几年合作的相当愉快,我认为贵方有这个需求。”

陈克认真的答道:“但是我们怎么偿还呢?借钱很容易,还钱就很不容易。现在的贸易平衡让我们可以保证有偿还能力。可未来几年的事情我们也无法把握,如果借了还不了的债务,我们岂不是要自杀才行了?”

这话让美国代表相当满意,人民党这种实实在在的态度是他所看重的,如果不是这几年来双方建起了起码的认知与认同,他是不会提出这样的建议。嘴角上挂着笑容,美国代表说道:“陈先生,我有一个建议。如果你肯用黄金偿还20%的贷款,所有贷款全部购买美国的商品。我希望和你们谈妥一个一揽子协议。贷款额甚至可以放到两亿到三亿之间。偿还方式以生丝贸易为抵押。”

这么石破天惊的方案拿出来之后,陈克甚至听到了张斌咽口水的声音。怕说下去之后张斌和游缑忍不住,陈克说道:“这件事牵扯太大,你能不能拿出一个可行性方案出来。”

“方案是有的。”美国代表立刻从公文包里面抽出一份文件。

实给98折,十年还清,每年付息,年息5%。人民党必须在借款的同时一次性支付总贷款额20%的黄金给美国人作为抵押。读完了这么一个看起来不算太苛刻的文 件,陈克当时就表示了反对。“实给必须给足。计息也得是从贷款开始执行时进行。如果这么算的话,我还不如要那40%的优惠购买价。”

“优惠购买可以在一揽子协议里面商谈。我们双方的贸易本来就达到了很高的额度,对贵方来说,不过是提前几年把这些商品买到手。我不认为有什么问题。”美国代表劝道。

“我们商量一下再说吧。”陈克感觉自己再也装不下去了,他连忙提出中断会谈的要求。

等美国代表一走,陈克整个人倒在沙发里面。他终于理解了天上掉馅饼到底是什么心情,自脏扑通扑通的乱跳,整个人沉浸在激动与亢奋之中。一战前能把这样的贷款拿到手,而且把设备购买到位。那么一战中中国爆发出来的生产能力所带来的利益可以轻而易举的将这笔钱还清。至于根据地得到的利益则是工业生产能力的极大提升,以及与之相匹配的社会推动。

游缑和张斌即便没有陈克对历史的认知,他们却也知道这笔贷款能带来的影响。加上看到陈克极为少见的失态,他们都很清楚陈克对这笔贷款的态度了。

“陈主席,我们不妨先稳住咱们自家的阵脚。若是被美国佬看透了咱们的底牌,只怕他们就敢坐地加价。”游缑劝道。不过劝陈克是一码事,游缑自己的声音中也彻底暴露出她的激动。

“要真的把这批黄金运去美国的话,咱们自己的国库就给搬空了吧?”王斌担忧的说道。美国佬最狠的一点就是要人民党先支付20%贷款的黄金给美国。

“想要黄金就得夺下河南。三门峡那边有金矿矿带,支付给美国佬这些黄金倒是可以的。”陈克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道。不过他这么说只是为了安抚一下王斌而已。即便没有更多的黄金收入,一战红利,特别是工业实力的红利,根本不是这么一点黄金能够比拟的。陈克本人没有什么金本位的概念,因为化工专业出身,陈克对于“贵金属”缺乏感觉。

用力摇摇头,清醒了一下脑子,陈克说道:“立刻召开国防科工委议会!我把华部长也给叫上。这次的事情不是个小事。”

这次会议级别极高,国防科工委,军委的七名核心干部参加了会议。简单介绍了一下美国人的建议之后,陈克先让同志们安静下来,“这次美国人的建议我们可以完全不予理睬。死了张屠夫也不吃带毛猪。一个国家的工业化必须建立在自己的实力之上。军委的同志们对工业的认知水平有限,我这次先稍微说点题外话。什么叫做工业体系,工业体系不是有一堆工厂就叫做工业体系。北洋觉得自己开了几个厂,能造点东西,那就叫做工业体系了。这观点就是大错特错。”

秦佟仁是老北洋出来的,听着陈克当面猛批北洋,不仅没有生气,心里面反倒是极为赞同的。工业不是简单的工厂堆积,而是一个完整的营运体系。例如作为工业基础的钢铁行业,已经建成的钢铁厂想正常营运,首先就得有矿石和焦炭,得有消耗用的零部件,得有能够运作起钢铁厂的诸多工人技师。生产出来的钢铁用在那些方面,是加工成机械设备?还是加工成农具或者武器?就跟陈克一个相当恶劣的玩笑说过的那样,“吃饭前先想好在哪里拉屎撒尿,不然就别吃。不吃还能控制的住,不拉不撒那是要死人的。”

如果还拿钢铁作为例子的话,烧出一炉钢水铁水,如果不倾倒出来,温度降低后花费重金购买的炉子就彻底废了。如果随意倾倒出来,降温后只会凝固成一堆奇形怪状难以加工的铁锭钢锭。人民党这几年大量进口的轧钢设备,自己也努力仿造各种钢铁加工设备,这些技术上的努力让国防科工委吃尽了苦头。这不仅仅是钱财,国防科工委已经付出了不少人命,还有不少人在各种试验中受伤,甚至落下了终身残疾。工业的确是血汗人命堆积出来的产业。

听了陈克对工业体系的简单理念介绍之后,华雄茂问道:“那么我们军队要做什么呢?”

“管理和控制。”陈克答道。

华雄茂一愣,他稍微有些想不明白,军队怎么参与管理工业。“我们具体工作是……”

陈克答道:“再过一年多肯定会爆发内战。那时候我们不仅要在正面战场上面对北洋军和其他省份的进攻。根据地内部也要防止敌人的破坏。一个钢铁厂投资这么大,一个人抱着个炸药包搞起破坏来就能让钢铁厂停产。所以如何能够严密的控制根据地内部,保卫这些要害部门。就是军队的责任。除了工厂矿山之外,运输线也是重中之重。军队的工作很重呢。”

“那这就得继续扩军才行。当下六十万部队绝对不够用。”华雄茂答道。

“扩军的话,往三百万上考虑。解放全中国的话,没这个数不行。”陈克本来想说五百万,不过考虑到自己的对手并不是1945年号称八百万军队的国民党,只是北洋政府。他就把这个数字给降了二百万。

“咱们根据地当下不过6200万人口。”华雄茂被吓住了,二十抽一的军队比例过于骇人听闻。

“所以我们要解放河南。解放了河南,根据地人口就能达到一亿。河南本来也是产量大省,如果能用上化肥,一年两季。一季冬小麦,一季玉米。粮食不是问题。”身为河南人,又有些同学在粮食厅工作,陈克对于河南的粮食情况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我们当下的工作是什么?”秦佟仁对军队不是太感兴趣。

“是的。你们当下需要把工业生产给整合起来。一旦战争开始,所有的武器弹药都得由咱们自己承担。所以我现在暂时不要求精度,我现在要求的是均质。所有同类工业品尽量能够达成均质。当然了,我很清楚这需要积累,诸位尽力而为吧。”

“想均质这就得解决工艺问题,现在很多进口技术的工艺原理咱们还没吃透呢。”秦佟仁对此很是遗憾。

陈克答道:“有没有办法都是这一年多时间,过了之后随时都可能会打仗。我现在不要求这个工业体系多先进,但是这个工业必须在战争中能够承担各种压力,必须能够自我运行起来。我设立国防科工委这个单位,让你们统管所有工业,就是这个原因。”

“工业动力方面到底是蒸汽动力还是电力?”孔彰也忍不住发言了。

“孔电霸,我问你个问题,”陈克难得的在称呼上与孔彰开了个玩笑,“我听说你上次想承担起测量仪器制造的工作?”

孔彰个性有点泼皮,他连连摆手,“别说那事了,上次我知道天高地厚,我错了。”

秦始皇的伟大功绩就是书同文,车同轨。这也包括了度量衡的统一。人民党的工业界很快就遇到了度量衡问题。陈克不懂英制,只懂公制。所以他就自然而然的推动公制单位。公制单位的好处是,以经过巴黎的地球子午线全长的四千万分之一作为长度单位。1875年5月20日由法国政府出面,召开了20个国家政府代表会议,正式签置了米制公约,公认米制为国际通用的计量单位。同时决定成立国际计量委员会和国际计量局。

有了米,就能确定一立方米。再有温度测量工具,就能确定重量单位公斤。然后就可以通过诸多的均分等方法来确定克、毫克,这些更加细化的东西。

第二次工业革命对更加精细的测量要求比较高,特别是电力系统。最简单的一个例子就是铜质电缆芯。电线细了之后不行,太粗了也不行。人民党缺铜,电缆芯的截面就算是只差了是一丁点的面积,几千几万米的积累起来之后,也是一个巨大的消耗。面对这种情况,孔彰一度自告奋勇想承担起根据地测量仪器厂的工作。不到两个月他就乖乖的表示自己干不了。仅仅一个热胀冷缩的材料问题,孔彰就懵了。冬天夏天如果测量工具的公差相距超过几微米,这就是一个可怕的问题。人民党当下的技术根本解决不了这类问题。见陈克和孔彰开起了玩笑,游缑与秦佟仁也笑了起来。

大家都是懂工业的,自然知道这也就是玩笑而已。测量程度这种事情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再着急也没用。

“尽量用电力作为动力吧。”陈克拍了板,不过他还是不太想放过孔彰,“孔电霸,你吆喝着要建电网,这转眼就两三年过去了,你建的怎么样了?”

孔彰倒也没乱了自己的阵脚,“陈主席,去年一年我们搞这个城市级别的变电传输,就死了十几个人。你再逼我我也就这个速度。”

“我让你搞城市变电传输,就是怕大规模扩张工业生产能力的时候工业动力问题。你这几年实验数据积累的如何?各种季节和气候下,输电会遇到问题发现了多少?”陈克还是不放心。

“武汉基本都通电了,维修从每天一二百起,到现在的五六十起,从两天爆一次变压器,到一礼拜爆一次变压器。有进步,有进步。”孔彰答道。

华雄茂和孔彰见面不多,听着这可怕的故障率,心里面是大为惊讶。不过看孔彰理直气壮的说着厚颜无耻的话,陈克也听的认真,并没有生气的样子。华雄茂有些糊涂了。难道电力系统就这么不可靠么?

“今天呢咱们就是先开个碰头会,明天会给大家一个大纲,同志们按照大纲来制定自己的需求,以后会就开的多了,做好心理准备。现在散会。”陈克下达了命令。

晚上的时候,陈克继续做东,和一群老朋友们在一起吃了个饭。秋瑾本想先拉拉家常,缓和一下气氛。不过这个努力没有任何效果。她看得出,游缑、华雄茂、张斌都有心事。即便是聚在一起,大家的心思可远没有在对以往的追忆之情。聚会就这么糊里糊涂的散了。

等秋瑾与徐锡麟回到住处,仔细关上门,徐锡麟说道:“这次算是白来了。文青看似热情,实际上根本就不把咱们当回事。”

秋瑾没有反驳,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她之所以希望有这次聚会,目的就是想做最后的努力,看看作为亲戚的华雄茂,作为旧相识的游缑能不能出于情分帮光复会浙西分部说说话。这次聚会上看得出,陈克反倒是最重视光复会浙西分部的一个。华雄茂与游缑对光复会完全不理不睬。

想到这里,秋瑾也不禁抱怨道:“人民党天天都在忙什么呢?哪里有这么多事情可忙的?”

徐锡麟摆摆手,“这些已经不用再管。我们回去之后就和浙西分部的同志说,人民党一定要土改。咱们浙西分部和人民党的情分也就到此为止了。”

见徐锡麟在气头上,秋瑾又忍不住劝起徐锡麟来,“伯荪,文青说起政治立场,我觉得他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若是按照他所说的那样划分,咱们浙西分部的不少人的立场还是站在百姓那里的。咱们和蔡先生已经闹的很不高兴,留在杭州的光复会同志有几个人吆喝着要把咱们撵出光复会。若是咱们自己也内讧起来。岂不是让人看笑话么?”

“那些士绅也是毫不体谅革命啊!”徐锡麟语气中也充满了不满意。

秋瑾见徐锡麟态度也有所缓和,她继续说道:“伯荪,我们不妨就与文青直说,我们这次来就是想向他讨教如何能让两边能相安无事。文青点子多得很,咱们真心求教,他应该会帮咱们出主意的。”

徐锡麟也想不出其他办法。光复会浙西分部里面当下分成两派,闹得不可开交。原本出生入死的兄弟,先是争辩,再是争吵。特别是围绕人民党土改这件事,浙西到底要不要跟进,如果土改的话要秉持什么政策。光复会近来已经闹到势不两立的局面。莫说原先商议的土改根本不用谈,就连原本达成的减租减息的共识都发生了激烈的动摇。想到如果现在脑子一热拍屁股走人的话,回到浙西还得面对这些局面,徐锡麟的态度终于软化下来,他叹口气,“唉!只能如此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