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十章 不速之客(一)

看到河南近期工作报告中的内容,陈克突然间哈哈大笑起来。在关于少林寺的电影中,官府也好,地方政权也好,都会对不问世事的和尚进行残酷的迫害,所以正义的武僧不得不起来反抗。在河南近期工作报告中,柴庆国把开封的和尚们强行收押,组建了一支和尚劳动队,让他们在一段铁路建筑工地上劳动。想想以后人民党很可能在各种影视作品中成为大反派的角色,陈克有种遏制不住的大笑冲动。

另外一个消息就更神奇,针对大相国寺开设尼姑庵的事情,大相国寺方丈觉得自己被称为“淫僧”是件很委屈的事情。他坚称自己从未对尼姑庵里面的尼姑下过手,大相国寺的和尚们也没有干过这等辱没佛家的事情。至于大相国寺高级僧侣的生理问题,他们要么在外面有专门的女人,要么有专门的女性生理伙伴。绝没有把黑手伸进尼姑庵。

柴庆国对这帮和尚的不满,陈克完全能理解。寺庙是当地大地主本不是稀奇事,不过在土改运动面前,这帮和尚就显得十恶不赦。

笑够了之后陈克开始写批示,“柴庆国同志,在针对寺庙财产的问题上一定要尽量淡化其宗教因素。我们并不是要与和尚过不去,而是要解决大地主占有大量土地的问题。所以,一定要发动群众去反对剥削者,而不是发动群众去反对和尚。另外,组建和尚劳动队我并不反对,但是如何让广大群众认识到,劳动绝对不是一种惩罚,在这方面需要你多下功夫。至于和尚本身,可从其教义上让他们承认必须劳动,只有劳动才是修行的正途。这点你无须担心,和尚的前辈中在这方面多有语录,我们只需利用即可。”

放下笔,陈克又拿起关于铁路建设的部分。陇海铁路的东段进展很快,从地图上看,要不了多久,在整个长江以北,就会出现一个很不对称的十字形铁路骨干。毕竟从郑州这个交汇点往西只有到洛阳的一段铁路。看完了地图,陈克又拿起笔在铁路工作报告上批示道:“柴庆国同志,我赞同你提出的先修铁路,再建开封城的建议。不过郑州的地位更加关键,如果没有太大压力,我建议你部在近期夺取郑州。而根据地向北扩张的工作已经布置到位,预计通过1913年的努力,根据地可以彻底扩展到整个河南。”

写完了这些,陈克再次放下笔。控制整个河南所代表的意义实在是太大了,一旦能够达成这个目标,首先就是人民党对北洋就处于一个全面的攻势状态。北洋和人民党之间的关系就只剩了战争。但是当下在根据地基础上能够多投入一点,能够多建设一点,就能在几年后得到十倍甚至百倍的收益,这种强烈的平衡需求让陈克也觉得有些束手束脚。

在陈克大笑的时候,警卫员和秘书始终一言不发。他们顶多用一种诧异的眼光看着陈克,却没有敢吭声。但是秘书站到陈克旁边的时候,陈克知道肯定出现了必须立刻解决的问题。

“陈主席,英国方面的汉弗莱爵士已经到了芜湖,他下一站的目的地是武汉,他希望能够和您进行会晤。”秘书说道。

汉弗莱爵士也算是陈克的老熟人,1905年陈克在上海开办仁心医学院的时候,就是汉弗莱接待的。因为这层关系,汉弗莱在定额贸易协议中担任了比较重要的工作,也因为定额贸易协议的功绩获封爵士。现在是北京的英国公使团里面的参赞。他既然要来与陈克会晤,想来不会是小事。

“北洋那边有什么情报?”陈克问。

“最近没什么新情报。”秘书答道。

“告诉他,我可以和他见一面。”陈克答道。

汉弗莱爵士来的极快,人民党已经开通了定期从武汉到上海的轮渡。乘坐人民党的客运邮轮,电报发出去后的第三天,汉弗莱爵士就出现在陈克面前。

既然是陈克的老朋友,汉弗莱爵士完全知道陈克的习惯,扫视了一下陪同的路辉天与章瑜,又稍微寒暄了几句,汉弗莱爵士就说道:“陈先生,袁世凯最近想和我们达成一笔借款协议,不知道你听说了没有。”

陈克还真的没有听说过,不过战略这种问题从来都只因为正确而胜利,战术选择的多样性相比,就显得格外狭窄。袁世凯想干掉人民党,武装起能够超越人民党的兵力是必然的战略选择。至于怎么武装起能够干掉人民党的军队,除了借款之外别无他途。陈克笑道:“我可先得说明,对于北洋的借款,我们人民党不可能提供任何担保。”

“陈先生就没有想过入主中央的意思么?至少是和北洋组建一个联合政府,得到几个内阁的职位?”汉弗莱依旧问的非常直接。

“这不是我们愿意不愿意,而是袁世凯愿意不愿意。如果只是得到了几个空头官位,整个文官体系还掌握在袁世凯手中。或者干脆这些职位的人员都被袁世凯派去外国,那得到官位有什么意义?”陈克笑道。

汉弗莱知道陈克指的是内阁总理严复被袁世凯派去欧洲和美国出访的事情,这摆明了就是一种变相流放。既然陈克的态度如此鲜明,汉弗莱爵士也就心里面有了底。“如果我们可以帮助人民党说服袁世凯,提供一部分真正的实权给人民党的话,不知道陈先生对此会有什么看法?”

陈克笑道:“那不是我对这些有什么看法,而是贵方想让我们做到些什么呢?”

汉弗莱拿出了一份文件递给陈克,文件很体贴的没有使用英文而是用的汉语。陈克几眼就扫完了整个文件。随手把文件交给旁边的路辉天,陈克笑了起来,“如果强行在内阁中放进两派的势力,势必导致激烈的冲突。在这方面我想汉弗莱爵士您应该非常清楚。英国靠的是稳定的文官队伍来执行政令,英国议员怎么吵都不可能影响英国的实际营运。可当下北洋独霸文管系统。在没有一个中立的政府执行层面存在的当下,我们人民党就算是独立组建内阁,只要执行者都是北洋的人,我们的政令也没丝毫用啊。”

每次遇到陈克展现出对欧洲政治的深刻认识,汉弗莱爵士就感到一阵不舒服,例如陈克对英国内阁与文官系统的精辟论述,以及将英国政体与北洋整体的恰当比喻,就给了汉弗莱爵士这样的感觉。他可以用人民党占据相当一部分内阁职位来忽悠陈克,他却不敢忽悠陈克说“人民党能够掌握相当一部分文官体系”,或者忽悠陈克说“袁世凯会放弃对文官体系的控制”。和这样的对手谈判实在是太难受了。

“那么陈先生能够接受的条件是什么呢?”汉弗莱爵士问道。

陈克铿锵有力的答道:“我们人民党坚决反对因为政党的利益在中国制造内战。我们坚决反对以一己之私,坚决反对以一家一党之私制造内战。这不仅仅是政治上道德沦丧的表现,就个人道德而言,这同样是道德沦丧的表现。”

汉弗莱爵士绝不认为自己需要关注陈克的道德水平,这段话里面真正的核心是陈克反对当下发动内战。更准确的说,是陈克反对袁世凯主动发动内战。至于在北洋政权中获取地位的问题,看来根本不在陈克当下的考虑范围之内。

“我们可以向袁世凯施压,让他在中国采取范围更广的选举政策。”汉弗莱爵士自己说的都感觉很扯淡。可这是命令中忽悠陈克的一个步骤,即便是没有效果,也不得不先说出来。

“我希望看到贵方的努力能够产生良好的效果。”陈克依旧笑容满面。

汉弗莱爵士沉默了一阵才开口说道:“我方希望你能够签署了这份文件。”

“然后呢?”陈克问。

听了汉弗莱的话,路辉天和章瑜脸上忍不住浮现出一股怒气。这份文件内容很简单,就是要求人民党承认满清与英国签署的所有条约。两人都知道自己没有陈克的度量,能够有说有笑的与英国代表汉弗莱对谈。只是在对方如此直截了当的威胁下,两人装都笑容都装不像而已。人民党的革命目标之一就是彻底收回中国一切主权,认同了英国人和满清签署的条约,就等于认同了满清定下的丧权辱国的协议。连袁世凯尚且不敢这么做,就更别说人民党。如果不是这次会面的主谈者是陈克,两人只怕早就把难听话撂出来了。

“只要贵方能够签署,就证明了贵方与我们大英帝国真正友好的决心。我们大英帝国是绝对不会抛弃朋友的。”汉弗莱劝说道。

“就算是不签署这份文件,我们人民党也会坚持与英国继续友好往来的政策。这点不需要这种表面行动来证明。”陈克向汉弗莱保证道。

在亲切友好的气氛下进行了坦率交谈,陈克就安排汉弗莱爵士暂时休息。忍到汉弗莱消失在院子外面,路辉天怒道:“他们这是要趁火打劫啊。”

外交谈判么,没有一句是真话,每一句也都是真话。陈克对路辉天的认识是颇为满意的。“人家实力比咱们强么,趁火打劫不太正常了。”

“陈主席,你真的不生气?”章瑜倒是对陈克的态度比较感兴趣。

陈克的确不生气,他向章瑜解释道:“早些年的话我也会生气,不过这些年我自认为比较实事求是了一点。这有什么可生气的呢?英国人肯定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人家没有理由替咱们中国考虑。和洋鬼子打交道这点其实挺好的,他们就是赤裸裸的考虑自己能得到多少利益,反倒不用担心他们有什么别的念头。”

章瑜试探着说道:“但是洋鬼子这是要支持袁世凯,就算我们现在做出让步,洋鬼子照样会支持袁世凯。”

陈克连连点头,“对啊,不论外国佬如何想收买我们人民党,我们也不会出卖中国的主权。围绕中国的主权一定会发生冲突乃至战争,所以当下我们与洋鬼子差距如此悬殊的局面下,洋鬼子不这么玩两面三刀反倒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听陈克与章瑜谈的很顺畅,路辉天总算是明白过了,他脸上说道:“陈主席的意思是要我们和他们虚以委蛇?他坑咱们,咱们也唬他们?”

见路辉天也上道了,陈克继续讲了下去,“大概是这么一回事。不过我得先说明,不管做什么都得靠自己的实力。咱们不要故意设什么陷阱,英国人还有袁世凯都是老狐狸,玩这套咱们真的玩不过他们的。最佳的办法莫过于提出与我们当下实力相般配的要求,要合情合理。我从来这么认为,被坑的都是自己掉进去的。对咱们来讲,瞎话要说瞎,实话要说实。但是归根结底,必须依靠自己。”

“怎么个瞎话说瞎,实话说实呢?”章瑜与路辉天都来了兴趣。

第二天汉弗莱爵士照样要求见陈克,但是却被告知陈克有公务在身,谈判代表成了章瑜与路辉天。不和陈克这样的谈判对手交谈,汉弗莱爵士感觉轻松不少。他依旧要求人民党签署承认英国特权的协议。

“我们不可能签署这样的协议。”路辉天答道。

“为什么?”汉弗莱爵士感觉有戏。

“因为这种协议对英国没有利益,对我们同样没有利益。第一呢,这种协议签署之后,英国方面多赚不了几个钱。第二,这种协议签署之后,我们人民党也多赚不了几个钱。而且当下中国的局面,整个政治领域都反对不平等条约,我们得不到实际利益,政治上却损失了很多利益,这等赔本买卖我们没法干啊。”路辉天严肃的答道。

从路辉天昨天的恼怒神色而言,汉弗莱爵士觉得路辉天是一个比较容易激动的人,现在用如此冷静的利益分析来商谈此事,实在令他感到意外。

“这些条约的存在本身就是很多人攻击的理由,我们现在欠了,北京的袁世凯肯定要拿我们签署条约的事情来说事。实际上他也会跟着和英国签,那么我们又能得到什么呢?”章瑜立刻敲起了边鼓。

“我们会支持贵方组阁。”汉弗莱爵士感觉对面的这两位或许好糊弄。

“我们怎么确定一定能够成功组阁呢?”路辉天反问道。

即便是明知道自己是来忽悠人民党的,当被人如此质疑大英帝国的实力,汉弗莱爵士感到很不快,“阁下是不相信我的承诺么?”

路辉天连忙摆摆手,“不是我们不相信,而是两三年内我们并没有单独组阁的打算,更没有单独组阁的实力。您突然提出这么大的一个目标,我们自己无力完成。我们觉得如果想完成这个目标,英国方面肯定要比我们出力要大才行。这就跟天平一样,袁世凯那边太重,想让我们这边沉下来,英国方面就得提供巨大的支援才行。”

虽然距离目标甚远,不过在汉弗莱爵士的眼中,人民党态度的松动好歹也算是一种进步。他耐心的劝说道:“只要人民党签署了这份协议,欧洲各国都会支持人民党的。”

“不是我们不签,您能保证我们签署之后,您能让所有的中国政治势力都闭嘴么?不然的话长远的利益还没有得到,我们就得失去很多现实的利益,我们不划算。”章瑜补充道。

“你们一定要反对承认以前的协议了?”汉弗莱爵士威胁的说道。

“我们不反对,我们只是想知道承认了到底有什么好处。”路辉天答道。

“那你们准备怎么办?”汉弗莱爵士有些失去了耐心。

“我们来一个路线图好了。”路辉天立刻拿出了一张纸放到了桌面上。

虽然路辉天和章瑜都没有任何兑现与英国人承诺的打算,不过两人依旧很认真的和英国佬谈起了签署协议的路线图。陈克昨天提供的思路是,既然英国人想来冒充大尾巴狼,人民党不妨就在英国人是大尾巴狼的基础上构建一个路线图。英国佬想让人民党替他火中取栗,人民党就把英国佬推上一线去。

汉弗莱爵士很快就发现了这个问题,他问道:“难道贵方就没有单独组阁的打算么?”

“我们真的没有。”路辉天斩钉截铁的答道。

这下汉弗莱爵士知道自己此行是彻底失败了,人民党既然明确表示没有单独组阁,很多计谋就无法施行。至于联合组阁,昨天陈克已经给否定了,路辉天与章瑜有没有一字一句提及这种思路,说明两人是不会私下达成联合组阁的协议。

既然如此,汉弗莱爵士不得不承认此次的主要目的已经失败。人民党上下一致,除非得到巨大的好处,否则的话是不可能签署承认旧条约的协议。

送走了失望的汉弗莱爵士,人民党召开了中央会议。陈克先向同志们通告了这次谈判的内容,然后严肃的说道:“同志们,解放全国的战争不远了。袁世凯一定会投奔英国人,英国人也肯定会选择袁世凯。在袁世凯武装起一支庞大的部队之后,战争就会开始。”

这个论断如此突兀,同志们一时半会儿还不能接受,“袁世凯需要多久能武装起一支军队来?”

“按照财政情况来看,他大概需要一年半到两年的时间。从购买外国军火,运到中国来。再征兵,训练,一年半之后袁世凯可以拥有六十万部队。”

六十万这个数字让同志们松了口气,如果是六十万打六十万,人民党上下都有绝对的胜利信心。“我们当下要做什么?干脆趁现在袁世凯实力不强的时候动手收拾他算了。”

“英国佬是绝对不会同意的,而且我们当下也没有准备完毕。咱们钢铁产量说是六十万吨。这里面水份太大,钢铁质量参差不齐,而且还没拥有足够的加工能力。现在也就是能大规模的生产铁轨和铁农具。还不能直接生产钢板,钢筋生产水平也很差。上次我去看了,拉出来的钢筋脆的跟玻璃一样。这些东西需要积累,一年之后能把当下的60万吨生产能力稳定住,把产品质量提高。这就是胜利。两年内能把当下的工业门类初步整合起来,我觉得就不错啦。”陈克兜头给同志们浇了一通冷水。

被陈克这么一通说,国防科工委主任游缑有些不高兴,她问道:“既然如此,陈主席认为我们当下要点是什么?”

“当下的要点就是你们都给我出国转一圈去,好好开开眼界。英国、法国、德国、美国,这四个国家是当今最先进的四个工业国,每两个月派一批人出国,我希望咱们的干部们,包括中层干部能都能出国去看看。不指望大家能够立刻学到什么,而是让同志们能够亲眼看到这些工业国的模样,他们最基本的特点。等我们工业能力更快发展,更大规模建设的时候,大家就不会觉得这些太新鲜。”

党中央的同志们都愣住了,陈克以前就提出过干部们出国考察的问题,不过这段时间的内部事情这么多,除了对外经贸的同志们能出国之外,其他同志只能看他们带回来的照片过过眼瘾。这次居然要大规模的派遣干部去参观,同志们一时竟然说不出话来。

陈克也是很无奈的,如果现在不派同志们出国看看,一战一开始就完全不用考虑出国考察的事情。虽然当下有诸多危险,不过走万里路读万里书。人民党需要同志们开拓眼界才行。不管愿意不愿意,一战一旦开始,人民党就会不由抗拒的卷入整个世界的洪流。若是连那些主要国家都没见过,怎么可能对他们之间的斗争有什么概念呢?

而且人民党当下干部大规模出国考察,也能让袁世凯感到一定的放松,他才更敢放手去做一些事情。即便是从欺敌的角度,也有必要这么做。

党中央的同志一个个面面相觑,他们突然怀疑起陈克是不是在开玩笑。但是很快他们就明白陈克一点玩笑的意思都没有,“大家研究一下,我们最多派出8批人出国考察。大家赶紧把名单拟出来。外交这边就会立刻和上述四国接洽。如果快的话,我希望春节前就派出第一批同志。”

“那咱们已经派出去的留学生怎么办?”游缑问道。

“他们学业在身,和这些考察的同志们不一样。对那些留学生按照计划来办。”陈克给了回复。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