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一百九十五章 河南冲突(二)

河南都督张镇芳自打给袁世凯发了一封电报之后就开始焦急的等待。

听了周镇涛所说的那番话,张镇芳承认,河南的税收的确比较重。若不是张镇芳家教森严,自己也颇注重修为,他早就反唇相讥,“若是没有人民党在旁边虎视眈眈,若是没有外国人在中国的反复掠夺,河南又何必顶下如此激烈的税收?”

不过张镇芳家教森严,自己也颇注重修为,说这话之前,他已经明白自己不要自取其辱了,人民党治下的四省,都不算是多富裕的地区,长江流域更是英国人极力控制的范围,人民党就能只收三成税,河南百姓要承担近乎八成的税收,这不是几句抱怨就能解释的。

周镇涛始终不愿意投奔北洋集团,张镇芳苦劝一阵看没有效果,只能送周镇涛走了。发了电报之后,张镇芳就等着袁世凯的回电,一旦袁世凯对此事询问,张镇芳决定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让袁世凯降低河南的税收。

等了几天,袁世凯的信来了。这封信是附带在政府公文之上的,信里面袁世凯对人民党前师长周镇涛的事情一字不提,只是告诉张镇芳,当下国事艰难,河南人口众多,田地广袤,作为袁世凯的表弟,张镇芳要管好河南,给袁世凯争气。

放下家信打开公文,张镇芳越读眉毛就越是紧皱起来。从公文中可以看出,袁世凯急了。根据各省人口,袁世凯定下了一个税收指标。凡地方上一切税收标准,规定统统不再由中央管理。新的税收标准当中,各地只用完成自己的税收任务,向中央提供一定数量的税额与粮食。至于各地向谁收税,怎么收税,袁世凯中央政府一概不管,均由各省政府自己负责。为了能够让各省都督们能够掌握一定程度的威慑能力,北洋政府允许都督建立起“税警”部队。

张镇芳放下公文,坐在那里良久不语。袁世凯的决心在这份公文中尽数体现,确定税收额度,把收税权交与北洋各省都督,允许北洋各省都督建立税警部队。一系列的措施都是要保证北洋税收能够稳定。在公文中还强调一件事,“税收乃国家营运之根本,中央必坚定支持各省都督实施税收。”

想确保税收,可以向普通百姓收税,当然也能向士绅收税,或者增加商人的税收。看公文的意思,中央政府绝对会给各省都督们撑腰,谁到中央告状都不行。隐隐的意思居然有向各地士绅大户增加税收也在所不惜的意思。配合了允许各省都督建立“税警”部队的政策,看来袁世凯是真的下了极大决心。

私信也好,公文也好,袁世凯都要求张镇芳无论如何得把河南的税收上来。原本张镇芳就不太敢直接劝说袁世凯降低河南的税收,现在看,即便张镇芳壮着胆子请求减税,也只会遭到袁世凯的斥责而已。

长长的叹口气,张镇芳把目光放在了屋子里面的地图上。据探子的情报,人民党的各个主要办公地点都有地图。大概的解释是人民党要每个党员干部都能胸怀天下。北洋自然不肯示弱,也印刷了大批的地图发放给北洋各省政府,要求他们也要悬挂。张镇芳就慢慢养成了一个习惯,遇到与人民党有关事情的时候,就会站在地图前面看。

与人民党接壤的地区,都出现了大规模的人民党渗透问题。综合张镇芳自己收集的情报以及从周镇涛那里得来的情报,与人民党接壤的些贫困地区,种地甚至养活不了自己,接受土改之后,从农村合作社得到的廉价商品,乃至到人民党开办的种种工厂矿山做工,都能有效改善生活。在河南南部,贫困的大别山区已经全部投入人民党的怀抱。人民党在信阳等地渗透的格外凶猛。

在东部平原地区,连续四年的沉重税收让村落一个个的“沦陷”。实施土改,向人民党交税之后,税吏们再进入这些村子,被当地村政府乱棍驱逐都是很幸运的待遇。大多数税吏会被剥的只剩一条裤衩,绳捆索绑的游街示众。只要经过这么一次对待,税吏们再也不敢进入那些村子收税。

这又衍生出另外一码事,很多根本没有投奔人民党的村落,遇到收税的时候也自称是向人民党交税的。弄得豫东与人民党接壤地区税收大幅度降低。看着那一带的地图,张镇芳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

收回视线,张镇芳的目光又落在那份公文上。“凡阳奉阴违,不体国家难处者,拒不纳税者,无论官、军、士绅、百姓,皆严惩不贷。”

这话不是对那些可能“不纳税”的士绅百姓而言,而是说给各省都督们听的。士绅百姓不纳税,不用袁世凯下令,各地官府就已经对这些人“严惩不贷”了。这话是在告诉各省官员,凡是不能交够纳税目标的,袁世凯对这些人必将严惩不贷。

想拒绝这种命令也不是不可能,现在辞了这河南都督一职,张镇芳就可以摆脱当下的烦恼。张镇芳坐回到椅子上,他今年49岁,已经是河南都督。再继续做下去,未来进入中央执掌大权也不是一种遥不可及的梦想。此时辞官不做,首先就大大地得罪了袁世凯。张镇芳能够被袁世凯重用,并不是因为张镇芳是北洋的铁杆,而是因为张镇芳是袁世凯的表弟。

想到这里,张镇芳终于下了决断。他准备服从袁世凯的命令,也就是说,要把收税这项工作干下去。抬手叫过亲随,张镇芳命道:“请北洋军统制,以及布政使、学政使来都督府议事。”

兰考县庄寨一片繁忙的景象。尽管没有加入人民党的根据地,庄寨却因为紧邻根据地,也得到了不少好处。首先就是庄寨当地百姓通过旁边加入人民党地方政府村落中的亲戚,买来了人民党推广的冬小麦种子。这类种子可是在兰考疯传很久。据说用了这种子的麦田收成极佳。当时庄寨也认为可以偷到,等这些麦田成熟之后,庄寨一部分人亲自去人民党治下的田里面买了一大批收割后的麦子回来。

不过在那时候,就有一个传言,说人民党的麦子是用了法术的,只要村口没有插人民党的红旗,没有“请了”人民党主席陈克亲自“开光”的神位,这麦子就长的很差,甚至根本长不出麦苗来。这种神神鬼鬼的事情庄寨本地百姓也是似信非信。可等到麦苗抽芽的时候,庄寨人不得不信了。

在弄麦种的时候,庄寨人当时为了怕被外村人骗,二十几名乡亲跑了上百里路,到马上要收割的麦田里面亲手割了一批麦子回来。大家连夜赶路,回来的时候当地百姓是看到这些粗壮的麦秆,还有麦秆上那些硕大的麦穗。

事实胜于雄辩,庄寨的乡亲亲眼看到这麦秆和麦穗的成色。都是种庄稼的人,哪里能不知道这是极好的麦子。脱粒之后的麦种被妥为保存,把这些麦种种入地里的时候,百姓们还觉得“不用信山东人吹牛皮”,陈克这个人是不是存在尚且是两可的事情,传言中说的陈克跟神仙一样,就算是神仙,也不可能隔着几百里地知道地里面种的是哪家的麦种吧。

直到蔫了吧唧的麦苗长出之后,百姓们开始心慌了,而有些地里面种了不少麦种,甚至根本没有长出几颗麦苗来。把土翻开之后,庄寨百姓发现很多麦种甚至种进土里面后就如同被下了咒一般,根本没有怎么生长。

原先嘲笑山东人吹牛的心情立刻就变成了对陈克的极大畏惧。陈克这个人是真的有“道行”的,不然的话,同一块地,一半种了本地的麦种,一半种了偷来的麦种,为何本地的麦种就能正常生长,偷来的麦种就全部完蛋呢?

为了驱邪避祸,庄寨的村口插上了红旗,种上了偷来麦种的土地被重新翻耕,由当地宗族长老请了神汉做法。香灰纸灰烧了老厚。

庄寨的乡下人怎么可能见到这位神通广大的人民党主席陈克,向他亲自“请了”陈克亲自开光的陈克画像。众人没办法,怕惹怒了这位活神仙之后造了天谴,托了亲戚,请了当地的陈克神位,回来做了法事。百姓才觉得安心不少。

而陈克的各种传闻也随之在庄寨流传开来,据说陈克本人是河南郑县人士。自幼拜了在嵩山隐居的道士为师,学了通天彻地的阴阳法术,知天地之造化,识万事之法则。这位道士观满清气数已尽,就让陈克去上海拜在一个叫做严复的朝廷大官门下做了徒弟,这位严复就是当今的朝廷内阁总理,也就是以前的军机处宰相,与当今的大总统袁世凯是八拜之交,金兰之谊。

然后陈克在安徽起兵,当时是安徽大水,陈克作法驱了洪水,在安徽当地令百姓耕种。陈克又施了法术,结果安徽当时麦苗嗖嗖的疯涨,收成甚至比遭灾之前还好。然后陈克驱符为将,撒豆成兵。把官军打得大败。随即占据了安徽。

那时候慈禧太后执政,尚且凭借了满清二百年的龙气试图杀了陈克,随即派遣现在的大总统,当时的北洋都督、九门提督袁世凯大人前来征讨。结果陈克做法,施展可封神演义里面姜子牙咒杀赵公明的法术,又写了一份《慈禧的这一生》的咒文,其中预言太后慈禧与皇帝光绪几时要死,随即把这份咒文送给慈禧。慈禧展开一看,立刻中了咒,果然如同《慈禧的这一生》里面所“预言”的那样,不到三天就和皇帝光绪一起死了。陈克趁机征战四方,夺取了好大的地盘。

这传言可是把大家吓坏了,没想到偷些麦种竟然偷到了这位活神仙那里,可不是要遭诅咒么。从此庄寨百姓熄了偷麦种的心思。

又过了一年,庄寨旁边的村子投降了人民党。人民党派了“农业干部”下乡,关于麦种的法术才揭开了一角。原来这麦种只有人民党那里才有的卖,种下去之后第一年丰收,第二年绝收。百姓们才算是恍然大悟,怪不得麦种这东西家家都看护的很近,而庄寨人跑去一百多里外买麦种,当地人竟然也就卖给了庄寨人。这摆明了是坑了大家一把。

不过对这种“下了咒”的麦种,大家再也不敢起了心思。只有一家名叫李三狗的百姓实在是穷的过不下去了,去各村亲戚那里偷偷要了些麦种种下,当年收成极佳。麦子长的就是不一样,大家反复追问,李三狗扛不过去,这才说了实情。原来是偷种了人民党的“一茬麦”。

看李三狗没有被诅咒丧生,庄寨百姓中陆续有人大规模的“偷种”人民党的麦种,也是大获丰收。去年,除了几家胆小的人家,庄寨百姓都种上了人民党的麦种,看着这长势喜人的麦苗,心里面固然还有些嘀咕,可是没有人不对今年的收成抱了极大的信心。

到了阴历三月,村外突然来了官面上的大队人马。看到村口插的“辟邪催麦”的人民党红旗,这些官军竟然展开队形,把村子给包围了。

大变突生,可是把庄寨的老百姓给吓坏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