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一百八十二章 冲突的前奏(九)

失去团长的职位这个打击看来实在是太大,吕凯文先是一通痛哭,接着就表示自己知道错了,原本绝不肯承认的错误,现在他絮絮叨叨的说了起来,政治部的同志前几次越谈对他的批评,吕凯文颠三倒四的重说了一遍,中间夹杂着自己的各种理解。前后的巨大反差让政治部的同志都有些措手不及。

这么一番絮叨中,吕凯文不仅谈自己的错误,还不忘说自己的成绩,政治部的同志耐心的听着,经过这么多次与不同的人越谈,大家很有耐心,也不得不有足够的耐心。

“前几天,楚德力团长的一个老乡来见我,说起关于部队要进军河南的事情。说我们一起申请去一线部队工作,可能会被同意。我当时想我还是团长,就没有听那么多。我只是听说我们团可能要改为工程兵部队的消息……”

吕凯文絮絮叨叨的说到这里,负责记录与辅助文化的同志眼睛一亮,但是负责谈话的同志很自然的把手按在这位同志手腕上。大家早就约定了信号,记录的同志一声不吭的埋下头继续记录起来。

等吕凯文说到一个段落,负责谈话的同志说道:“吕凯文同志,我们认为犯了错误还是可以改正的。你以前光想着自己团长的职务,不去想自己犯下的错误。这就是咱们一开始怎么都谈不下去的原因。现在你放下了心里面的包袱,虽然会觉得很难过,很失望。不过是不是感觉轻松了不少?”

吕凯文也不知道政治部的同志这是嘲笑还是真心话,看同志脸上的神色,这不像是嘲笑。自己团长的官职都丢了,这怎么可能“放下了心里面的包袱”。只是此时他也无话可说,只能连连点头。

“针对整风中有问题的同志,我们安排了专门的学习班。大家先去上课,有了错误想法,就得明白自己到底错在哪里。等大家回到部队的时候才能够更好的工作。我先说明,咱们人民党不讲什么将功补过的问题,功就是功,过就是过。等大家回到部队,就是继续工作。不要有别的顾虑。”

等警卫员带吕凯文下去,记录员采用极低的声音问道:“组长,为什么不继续问清到底谁泄漏了消息。”

负责谈话的同志微微叹了口气,“不着急,让吕凯文同志先平复一下心情。谁来访问吕凯文同志都有记录,楚德力团长的老乡,这很好查。咱们马上向政治部汇报此事。”

有了两条线索,政治部以及半隶属政治部的政治保卫部组成了调查组。尽管陈克不同意人民内务委员会介入此事,陈天华却觉得有必要让人民内务委员会的同志对此有所了解。所以开会的时候请了人民内务委员会的同志“旁听”。

这旁听绝不是瞎听,人民内务委员会派出了精干的同志参加了此次会议。具体的操作过程反倒不太复杂。楚德力的老乡楚世福立刻就在交叉对比中凸显出来。近期拜访过吕凯文与庞梓的就他一个人。嘴上不敢下定结论,与会的这些同志心里面都把楚世福当成了最大的嫌疑对象。

这次整风运动中很多被整顿的同志表现出来的态度让政治部上下极为不满,“官本位”“封建权力分封思想”“山头主义”,陈克曾经提出过的种种问题,政治部曾经觉得陈克诸位未免太苛责,对同志们信任度不够。

事实证明,陈克一直以来的警告并不是空穴来风,负责思想政治工作的政治部反倒是完全没有看到同志们的这些缺点。开党会,开谈心会,开民主生活会,进行批评与自我批评。大部分同志嘴上说的都似模似样,一到大权在握的时候,根本不是嘴上说的那样。

陈天华性子本来就比较急躁,纠缠在一起的诸多问题同时爆发,呈现在他面前的时候,陈天华真的感觉措手不及。种种负面情绪纠结在一起,让他感到极度烦躁不安,连着好几天都没能睡个好觉。“内部泄密”这个性质最严重的事件让陈天华把一腔怒火找到了突破口,看到有了初步嫌疑人,陈天华急匆匆的说道:“请这么多同志过来,就是想把这次内部泄密问题商讨清楚。”

政治部其实没什么可商讨的,陈克说过,暂时把这次的事情当作一个纪律问题来看待。如果想把这件事给严办,就得靠人民内务委员会这个“强力部门”来说些别的思路了。

内务委员会的代表名叫刘勇胜,与人民党的同志一样年轻,不过却有着一种与年纪不太相仿的阴冷感觉。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的嘴唇像是拒绝说话般始终抿在一起。听了陈天华的话,刘勇胜的嘴唇更是紧紧的闭住。

陈天华等了一阵,不得不主动问道:“刘勇胜同志,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刘勇胜沉默了好一阵才答道:“泄密是指故意去探听消息,然后传播这个消息。现在看即便是泄密也是内部泄密,是个纪律问题。如果是有同志根据得到的情报自己归纳终结,即便他说了一些消息,也只是发言不慎的纪律问题。听大家刚才介绍的情况,我都没办法确定是不是泄密。”

在根据地里面,人民内务委员会负责镇压反革命,调查体制内犯罪行为。是个手头见血的强力部门。刘勇胜的话不能说没有道理,只是按照他所说的,对问题的判断严重程度甚至还比不上陈天华的看法。“内部泄密”与“发言不慎”相比,发言不慎完全在批评教育范畴中。在这次会议之前,陈天华专门与内务委员会的同志通了气,希望能够对这次泄密事件进行严厉打击。内务委员负责人当时的表现与刘勇胜如出一辙,只是沉默。现在,他们的态度看来已经非常明确了。

陈天华被这番意料之外的话给弄得很不舒服,只是人民内务委员会根本不归政治部管,即便内务委员会中党委作用极大,陈天华也不能直接命令内务委员会。在党内有这个权限的只有陈克一人。“那么内务委员会的同志们对此到底有什么想法。”陈天华追问道。

刘勇胜脸上那种阴冷的表情毫无变化,他慢条斯理的说道:“我们内务委员会有处决人的权限,所以我们自己首先就得遵守党的组织纪律,遵守根据地的法律。不能以我们个人的好恶或者情绪来处理问题。在判断矛盾类型的时候,我们不能把内部矛盾强行升级为敌我矛盾。敌我矛盾是真的要杀人的。”

人民内务委员会拥有处决权,所以陈天华希望这个强力部门能够有所表示。听了内务委员会的明确表示,陈天华感到很是失望。政治部没有处决人的权力,陈克也反复强调这次整风运动“一个不杀,大部不抓”。尽管心里面希望采取强硬措施,陈天华也无法改变组织结构带来的权限限制。

按耐着怒气,陈天华说道:“那么我们先把楚世福抓起来。”

“直接抓人会打草惊蛇,想办法先把楚世福同志控制起来,仔细问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不要这么急匆匆的行事。”刘勇胜的语调始终是不紧不慢。

若是别人这么慢调斯理的说话,陈天华只怕早就起来反对了。作为高级干部,陈天华很清楚内务委员会的成绩。在这个世界上,如果论起到现在谁杀人民党成员最多,当以人民党人民内务委员会为第一。至于到现在,人民党各组织中谁杀人最多,连军队都比不上人民内务委员会。很多镇压行动固然是军队出动执行,其调查,决断,还是人民内务委员会负责。比起政治部,以这些方面的经验而言,人民内务委员会呈现压倒性优势。

在刘勇胜的建议下,政治部先通过政委带队劳动,中途安排楚世福送东西的方式把楚世福单独弄了出来。楚世福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算计,甚至坐到三名政治部谈话干部面前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正在执行搬运工作,面对的是交接的后勤干部。

等弄明白自己已经被政治审查的时候,楚世福的脸色极其愕然,他结结巴巴的说道:“几位同志,你们找我有啥事?”

“楚世福同志,你曾经去探望过吕凯文同志吧?”

“是。”

“你也去见过庞梓同志吧?”

“……是。”

听楚世福承认了这些,政治部的同志心里面终于松了口气,总算是找到了传话的直接中间人,这事情就好办的多,按捺住激动,负责问询的同志用平静的语气问道:“是谁让你说的我们近期要进攻河南的消息?”

“……是,……是。”楚世福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被政治部越谈现在成了部队里面最恐怖的一件事。凡是被约谈的,统统没好结果。他此时脑子中根本没有想起任何与被问的问题有关的事情。楚世福全部脑力都在回忆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到底得罪了什么人上。

政治部的同志有些误解了楚世福的想法,在他们看来,楚世福变幻不定的神色能证明的只有一件事,和他们近期见过的很多同志相同,楚世福在想着怎么编瞎话。面对这些人,政治部的同志早就受不了。

猛地拍了一下桌子,负责问话的同志挺身站起,他双手撑在桌面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楚世福,大声喝道:“楚世福同志,现在让你老实交代问题呢!”

“交……交代什么问题啊?”楚世福的脑里面一片混乱,连刚才被问了什么问题都忘得一干二净。

“是谁让你说的我们近期要进攻河南的消息!”问话的同志恶狠狠的从牙缝里面一个字一个字问出了这句话。

楚世福被这态度吓得浑身僵硬,他勉强从喉咙里面挤出声音来,“是周师长!”

得到了听起来相当可靠的回答,问话的同志又惊又喜,生怕自己弄错了对象,他追问道:“是周镇涛师长?”

“是。”楚世福脸都吓白了。

“你确定是4406师师长周镇涛同志么?”问话的同志想确定的更加明确。

楚世福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他干涩的喉咙中发出了足够清晰的声音,“真的是我们师周师长。”

政治部问话的同志一屁股坐回到凳子上,“你现在把这件事到底怎么发生的,给我们说清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