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一百七十九章 冲突的前奏(六)

一年之计在于春,很多事情必须在年头上要开始策划。会议开到了第二天,陈克发现柴庆国的脸色有点不好看,像是在生什么人的气。

“怎么了?被人上门求情,也不用气成这样吧。”陈克笑着问道。

温和的慰问语言并没有让柴庆国有丝毫放松的迹象,他稍稍别过脸,脸色更难看了。其他四名同志知道事情不太对头,想来柴庆国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有话直说。”武星辰最先开口询问,最近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麻烦,武星辰已经不能再承担什么突然的意外。

武星辰这么一问,柴庆国满脸怒容的开口了,“这次咱们计划对河南用兵,我能保证我一个字都没有向别人说过,我也不记得有人在我面前提起过这件事。但是,昨天有人来找我求情,居然就说起了咱们有可能向河南用兵,希望我能给某某人一个机会。陈主席,几位领导,这件事你们若是觉得我说了什么,就大可调查我。但是这样的会议内容,居然有人敢把内容给泄漏出去,这得查。”

其他四个同志同时变了脸色,人民党要保密的事情其实不是太多。政策,制度,党对这些内容只怕宣传的不到位,根本不存在保密的问题。要保密的则是对敌斗争方案,至少到现在还没有出现泄密的事情。更没有出现过这么高级别的会议泄密的问题。

稍稍沉默了片刻,陈天华问道:“是谁来找你的。”

柴庆国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神色,“他没这么心眼,肯定是被别人给骗了。”

听柴庆国这么一说,大家脑海第一个冒出来的名字就是“庞梓”。

武星辰板着脸问道:“那人是不是庞梓?”

柴庆国也知道这事情是瞒不住的,如果是旁人他早就把那人给扣下了。可庞梓是自己的老兄弟,他还是个师长,柴庆国是个军长,他也把不准是不是就这么直接把庞梓给扣下。武星辰一问,柴庆国点头称是,“人家说求情是事后来求情,我这事先来求个情,庞梓毛病很多,很多认识也不高。但是我不相信庞梓会刻意打听这么机密的问题。他懒得很。”

这话要是换别人说,武星辰只怕立刻就开始训人了。柴庆国这么一说,武星辰气的冷笑起来,“你要真心担心庞梓的错误越犯越大,你当时就该把他给扣下。你这是让他出去继续胡说八道么?”

“武大哥,你不是不知道庞梓那个脾气。我把他一扣,再给他说了这个道理。你觉得他会说老实话?到时候咱们就光和他一起纠缠吧。”

“你……”武星辰被柴庆国这么直白的话给噎住了。对庞梓的个性武星辰是真领教过的,所以他能理解柴庆国的做法。一定要说的话,庞梓就是那种顺毛驴,自己总是要把自己当棵葱。完全一个“让人卖了还替人数钱”的笨蛋。也不能说他不聪明,但是这家伙怎么都聪明不到自己身上去。庞梓很清楚武星辰和柴庆国其实不想把他怎么样,所以庞梓就觉得自己在别人面前应该“有担当”。这种个性经常把武星辰气的牙根痒痒。

“唉!”武星辰咬牙切齿的从嗓子里头憋出一声。原本好好的战略工作会议到此已经开不下去了,都闹出了泄密的问题,还怎么开会。武星辰冷下脸问道:“柴庆国同志,你昨天晚上怎么和庞梓说的?”

柴庆国回答的很利索,“我说,庞梓同志,这个消息你怎么知道的?这是高级别的秘密会议内容,你现在知道了就是泄密。我让庞梓立刻找武星辰同志汇报此事。”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武星辰脸上,武星辰的脸色涨的通红,如果庞梓当天晚上就来找武星辰汇报此事,或者今天一早就找武星辰汇报。泄密的事自然就能和庞梓摆脱关系。可庞梓到现在都没出现,怪不得连柴庆国都不敢再替庞梓担待此事。

原本对柴庆国隐隐的怨怼之情已经在武星辰心里头消散的干干净净,无论从组织制度上还是从兄弟情谊上,柴庆国已经仁至义尽了。

就在此时,陈克恰到好处的插话,“同志们,我们不要因为庞梓同志是个师长就把问题看的太严重。只要不是他故意探听和泄漏消息,这个错误很常见。倒是咱们几个,消息肯定是从咱们周围泄漏出去的。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是直接泄漏还是间接泄漏,咱们几个肯定有责任。现在咱们就先回忆一下,泄漏消息的环节在哪里。我先说,我的嫌疑最大。”

经过一番讨论与回忆,大家都认为自己没有直接提及任何与战略设想有关的内容。柴庆国、尚远,都先排除了泄密的可能,他两个人根本不直接参与这次军事计划之中。只要嘴上没有提及,应该不可能泄密。武星辰也大概被排除在外,在黑板上列了会议之后的行程,武星辰仔细回忆了每一个细节,应该是没有提及任何相关情况。不过武星辰记得自己对参谋长随口问了问河南方面有没有什么异常动向。如果参谋长有心的话,或许能够发掘一些端倪。

陈天华认为自己如果有泄密可能的话,那就是和政治保卫部的干部提及了当前干部问题这么大,这么多,现在真的不是扩大根据地的好时机。

等四位同志说完,陈克则说起了自己的情况。最近他收集河南情报比较多,所以从情报部门,到他的秘书,警卫员,都能够看到这些情况,消息很可能是从这两个环节泄漏的。

陈天华脸色已经变得极为难看,管理秘书和警卫员是政治保卫部的工作,绝对不允许泄漏任何消息,这是最基本的纪律之一,他满脸怒容的说道。“我马上派人去查这件事。”

陈克挥挥手,“别着急,先把庞梓同志叫过来,问问他。”

武星辰低下了视线,讨论了这么久,庞梓居然还没有出现。这不能说陈克没有给庞梓机会,按时间这都快到中午了,就算庞梓昨晚上什么都没干,白天追查这件事也得有个结果出来。抬起头,武星辰说道:“我下命令。”

庞梓在警卫员的带领下出现在屋门口的时候怔住了,看来庞梓完全没想到居然被带到如此高级别的会议里面来。武星辰专门交代警卫员,如果庞梓问去哪里,警卫员只能回答武星辰司令请庞梓过去。

很快,庞梓的目光落在柴庆国身上,只见庞梓的脸颊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带着一副知道自己错了的畏惧表情,庞梓跨进了屋门。

“庞梓同志,知道我们要问你什么么?”武星辰开口了。

庞梓是欲言又止,大有不想承认的意思。等了三分钟,庞梓还是张口结舌的。

武星辰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温和的说道:“庞梓同志,我以淮海省军区司令员的身份正式通知你,你现在被停职了。你跟着警卫员去把停职手续办了,老老实实的接受调查。”

“为……为什么?”庞梓被惊呆了。

武星辰根本不想再多说什么,他依旧平静的说道:“没有什么。我身为军区司令,我有这个权限。我就用了这个权限。你现在走吧。”

庞梓先是盯着武星辰看,又看了看旁边的柴庆国与陈克,他嘴唇哆嗦着说道:“武司令,我是说了些话,不过总不能让我卖兄弟吧。”

武星辰无可奈何的摆了摆手,他用一种几乎绝望的口气说道:“你现在什么都不用说了,调查的时候自然有人问你。你要是真想说,那时候说去。”

庞梓眼圈都有些发红,“武大哥,这什么时候了,总不能让我在背后卖兄弟吧?”

武星辰别过脸不再看庞梓,“警卫员,把庞梓同志带下去。”

从庞梓被带来,到庞梓被带走,其他四个人都一声不吭。没有任何人主动给庞梓台阶,让他在会议上解释。等庞梓饱含悲愤的背影消失在院门之外,陈天华试探着问道:“这次要不要让人民内务委员会的同志也参与进来?”

陈克脸上也是完全的平静,“现在这不是敌我矛盾,属于组织纪律问题范畴,先把纪律问题调查清楚。”

听陈克这么一说,陈天华松了口气,他的语气里满是无奈,“那对同志们怎么解释庞梓同志的问题呢?我认为大家会觉得这件事里面会有什么背景。”

陈克依旧平静的答道:“实话实说就行了。固然现在会有很多同志认为整风里面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但是,也会有很多同志相信党组织的决议并不是搞什么人事斗争。”

“很多同志是对革命有功的。”陈天华还是没忍住,非常含蓄的提醒着陈克。

“谁在否定他们的功绩?”陈克反问。

陈天华被这话给噎住了,一时不知怎么回答。倒是尚远接过了话头,“我是有些担心,这么大规模的人事变动,一些有野心的同志肯定会跳出来。试图把这些同志给一杆子彻底打倒,这不可不防。”

“咱们不是要给这些同志盖棺定论,他们现在被撤职,是因为他们犯了错误。他们能够成为领导干部,是因为他们有相对应的功绩。这是两码事。这次整风要让组织确定一个基本理念,不管是晋升还是撤职,都只是就事论事,既不翻旧帐,也不抹灭功绩。我们党反复讲实事求是,这些同志的功绩是历史,是已经发生过的事实,相对于现在来说,是已经存在的历史。同样,他们的错误也是事实存在的事情。作为一个唯物主义者,不可能让已经发生过的事情变得不存在,那是掩耳盗铃。闭上眼睛天黑不了。”陈克回答的斩钉截铁。

“那就是说,不追究那些求情者的责任了么?”柴庆国问。

陈克苦笑了,“柴庆国同志,你刚才不想让大家对庞梓同志有先入为主的想法,我还是挺感动的,觉得心里头挺温暖的。谁都不愿意让身边的朋友,亲人,战友出问题。不想让他们遭受任何不公平待遇。这是人之常情,我认为这无可厚非。”

柴庆国微微叹了口气,“陈主席,看来你还是不肯放过那些说情者。”

陈克答道:“因为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抱着什么样的想法来说情的。所以我对此没有评价。我们对这些同志也不能有先入为主的想法。实事求是就行了。”

讨论进行了好一阵子才散会。临了前,武星辰申请亲自向庞梓问话。“庞梓这个师长我看是得停职一阵子,让谁来接替这个师长的职位呢?”

陈克毫不犹豫的答道:“这是军委的职权,由军委会议来决定吧。暂时由政委来兼任师长的工作。”

武星辰回想着陈克所说的内容,意气消沉的向骑兵师师部走去。他真的不想去面对庞梓,倒不是因为觉得庞梓是大家公认的武星辰派,所以庞梓出事之后感到丢人。武星辰是觉得很难让庞梓理解武星辰自己的心情。就庞梓这个样子,他绝对会把整风看成整人的。

果然如同武星辰所想,当他面对庞梓,要求庞梓说出是谁告诉庞梓根据地要对河南用兵的消息,庞梓带着一脸“铁肩担道义”的神色说道:“武司令,现在我如果说了是谁说的,你们还不把这位兄弟整死?你们要处置谁,就去处置吧。我不参与这等事。”

事前武星辰就料到庞梓会这么说,他耐心的说道:“庞梓,你不是对袁世凯恨之入骨,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么?你现在不说这个人的名字,如果这个消息继续走漏,最终被袁世凯知道了。那我就只能说,你庞梓就是袁世凯的帮凶。你一点都不恨袁世凯么。”

庞梓万万没想到武星辰这么说,他的脸很快就被憋红了。沉默了片刻,庞梓粗声粗气的说道:“我相信这位同志绝对不会把消息告诉袁世凯。”

武星辰身材极高,哪怕是坐在那里,也比庞梓高出去大半头,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庞梓,缓缓的问道:“庞梓同志,咱们抓了多少北洋的探子。包括你们骑兵师里头,也是抓过探子的吧。你怎么保证咱们部队里面就没有北洋的探子了?你怎么保证这消息不会被北洋的探子知道。”

庞梓对这个问题沉默不语。

武星辰等了片刻继续问道:“庞梓同志,你别不吭声啊。你怎么想的,就怎么给我说么。你不说话是不是你默认了你其实不恨袁世凯?”

庞梓紧紧绷着嘴,脸上的神色越来越委屈,过了一阵,庞梓眼圈红了,他瘪了瘪嘴,好不容易把眼泪憋回去,这才开口说道:“武司令,你要整人你就直接说么。你也不用找这么多借口。也不用给我安上这么多罪名。我去见柴庆国,就是想给一些人担保,他们不是坏人。你看现在弄的成什么样子了,部队里面到处是风声,一说就是谁谁谁是个大坏蛋。武司令,这些同志是什么人你不是不知道,他们不是坏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