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一百七十八章 冲突的前奏(五)

关于白朗除夕夜的攻坚行动,直到初六才传到陈克秘书手里。此时陈克正在召开工作会议,商讨1912年的全年工作。陈克翻看着资料,同时听武星辰的发言。

“同志们对整风运动还完全不理解,不少同志们还觉得组织上是不是冤枉了这些被拿下的同志。我觉得党组织是不是要向同志们解释清楚。”武星辰问道。

与会的是五个人,武星辰,陈天华,陈克,尚远,柴庆国。淮海省党政军一把手都聚集在这里。

“解释什么?难道要一个个把理由解释清楚?”陈天华主管党务,他对武星辰的话很是不以为然,“向同志们解释是没用的,我们必须让同志们理解到,党组织为什么要这么办。党组织的要点是基层组织,服从纪律并不是说这个组织的权力结构是从上到下,各级党组织是从基层里面选拔出来的。基层的同志们如果还觉得党组织是从上到下来安排的,这只能说明一件事,党组织就变了封建官僚体系。这就成了权力分封,而不是民主集中。”

人民党明确提出反对党内的权力分封已经两年了,但是两年的时间根本不足以改变几千年在中国形成的政治套路。“学成文武艺,卖与帝王家。”因为帝王家掌握着权力的基础,想成为权力者,就得靠权力分封来完成政治的操作。这种想法在中国的百姓心中根深蒂固。

陈天华已经理解到了这个问题,所以他也完全理解了陈克的想法。“武星辰同志,当下的要点不是解释为什么要撤了这些同志,而是得让基层同志认识到咱们人民党的组织模式到底是什么样的。如果理解不了这些,很多同志会认为咱们和封建皇帝一样,在找借口杀大臣。实际上是这回事么?根本不是这回事。”

武星辰皱起了眉头,“天华同志,你说的很对,现在不少同志就是觉得咱们在杀大臣。不知道你那里如何,到我这里讲情的同志可是多的很。我是费尽口舌,可是越解释,很多同志越觉得我这是在找理由。甚至有人拍着胸脯告诉我,愿意拿他的人头为某某同志担保。我不是说不该让基层同志们理解党的组织,而是觉得眼前得先稳定住大家的想法。总不能把所有的工作都放下,彻底来次整风把。”

“为什么不可以?”陈天华问道。

“你……”武星辰能够感受到陈天华的对抗意识,但是这次整风本来就是陈克主导的,武星辰并不愿意与陈克直接冲突。

柴庆国一看这样子连忙插话进来,“求情的事情我这里也遇到了不少,现在同志们情绪很不稳定,咱们不能什么都不说。陈主席,你得出来说话。”

陈克出生的时候,党就转变了路线,原本“阶级斗争为纲”的路线被彻底摒弃,他知道严打,也知道反腐,却对整风没什么了解。直到他自己亲自搞起来整风,才知道整风的艰难到底在哪里。

拍着胸脯用性命担保其他同志,希望能够让这些被撤掉的同志官复原职,到陈克这里来讲情绝非一个两个。不仅有人直接找到陈克,甚至有人直接找到陈克的老婆何颖那里。这让陈克相当诧异。从本心而言,陈克一丁点整人的意思都没有。但是同志们的话让陈克心里面一阵阵的发冷。

“陈主席,XX同志就是有千般错,他还是忠于陈主席,忠于革命的。”

“XX同志是被冤枉的,他当时只是气糊涂了,所以才胡说话的。”

“陈主席,XX的确是得罪了一些战士,可他完全是好心,没有别的意思。”

“陈主席,我也立下这么多战功,我不求别的,就是求你能放过XX同志。”

原本陈克觉得人民党好歹是以比较先进的革命理念组织的政党,他实在没想到,自己有些错的离谱。陈克看过不少描述关于整风肃反这种“红色革命恐怖”的真相文。不能不说,这种文章倒是真的给陈克提供了很好的视角。在这些真相文里面都认为争风肃反是一场“人事斗争”,陈克现在才算是明白,在争风肃反中,相当一部分同志的确是这么认为的。而绝对有过半的同志担心整风肃反以“人事斗争”的方式牵连到自己身上。

历史上争风肃反的确杀了很不少的人,可是就现在看,绝不能说争风肃反的发动者是没有理由的。中国的封建权力分封意识,传统的功臣思想,给陈克的压力之大远远超过陈克自己的想象。当然,陈克也逐渐理解到在肃反中有过惨痛经历的毛爷爷,为什么在整风运动中提出“一个不杀,大部不抓”的运动纲要。丢了官职,还能用革命理念来进行教育,一旦开了杀戒,那就不是说要杀那么几个人。整风干部杀的人头滚滚,最后整风干部也掉了脑袋,这并不是极为罕见的个案。

陈克真心感谢毛爷爷的伟大,他不敢自比牛顿,牛顿也只敢说自己站在巨人的肩膀上,陈克认为自己至多不过是追随在毛爷爷身后的一个后辈,不过仅仅看着这些伟人的足迹,陈克也觉得自己得到了太多的知识与力量,柴庆国既然问了陈克,陈克也就回答到:“我也觉的要向广大同志们解释,必须给广大同志一个交代。”陈克开口了,“不过咱们要解释的不是为什么要撤了这些同志,而是要向同志们解释咱们人民党,工农革命军的组织纪律。咱们为什么要建立这样的一套组织纪律,建立这套组织纪律的原则到底是什么。”

武星辰听了这话,脸色有些变得阴沉起来,他当然能够听出,陈克是支持陈天华的。

陈克缓和了一下表情,这才继续说道:“有理行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现在的关键是同志们到底认的是什么理。我相信,经过这么久,人民革命的到底大家也是知道一些的,传统的封建权力分封的道理,大家也是知道一些的。现在的关键是大家不认为这两个道理之间是水火不容的,不认为这是根本截然相反的两种道理。既然遇到了眼前的情况,咱们就得让同志们彻底理解这两种道理之间的关系。不然的话,什么都是白搭。”

柴庆国没有瞻前顾后,他继续问道:“现在同志们根本认识不到这么多,就我看大家现在就面临一个选择,到底是兄弟战友重要,还是组织纪律重要。就我看,相当的同志认为,还是兄弟战友重要。这咱们怎么解释?”

“是兄弟战友重要,还是兄弟战友的官位重要,我觉得这才是关键之一吧?”陈克带着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情绪反问道。

听了这话,其他四名干部都不再说什么。陈克在相当程度上已经指出了事实和真实,大家也不是没考虑到这些,只是不好意思直说罢了。

“这件事咱们再议。不过我现在想说的是,今年和可能会对湖南或者河南动兵,扩大根据地。虽然未必很着急,不过总得先判断一下战略方向,让参谋部做相关的计划。”

能先不讨论整风问题,武星辰感到一阵轻松,他稍稍整理了一下思路,率先说道:“到底是湖南还是河南,我们总得先确定一个目标。如果咱们进军河南,就会和袁世凯撕破脸。在这个时候,我觉得尤其不合适。”

出于战争的考虑,武星辰基本上不同意这么快就对河南用兵。

尚远是河南人,对于回到家乡倒是极有兴趣。“夺取河南的好处太多,从袁世凯的角度来看,河南是被咱们三面包围。但是从咱们的角度来看,河南就是顶在咱们腰眼上的一把刀。拿下河南,这个局面就完全不同。在战略上这是必须完成的步骤。”

柴庆国不同意尚远的意见,“有那功夫打河南,还不如拿下山东。好歹也把青岛和根据地连在一起。不然的话,铁路运输卡在北洋手里,青岛这个工业中心被北洋包围着,这未免太难受。”

尚远自然坚持自己的看法,“河南现在已经是遍地烽火的姿态,情报部门得到了消息,因为税收问题,河南各地都有自发的起义。不光是河南的百姓们受不了,现在河南的地主们也受不了这么高的税。”

“尚书记和家里面联络过了?”柴庆国有点不怀好意的问道。尚远家是商丘的大地主,这大家都知道。

尚远跟没有听出柴庆国话里意思一样,“有一部分消息是通过渠道得来的,不过到了土改的时候不用操心我家。该怎么土改就怎么土改。我不会因为家里的事情就阻挠土改。”

“现在没这么多干部投入到河南与湖南。根据地里面整风的事情尚且没有解决,再扩大根据地不过是自讨苦吃。到时候那些干部要求戴罪立功怎么办?”身为政治部主任,陈天华考虑的角度又不相同。

陈克此时已经翻完了资料,他放下文件说道:“如果河南大乱,咱们就该进军河南。维持秩序,平复局面,理由多的是。但是这两个省一定要尽快拿下,战争准备一点都不能落下。”

“这个消息是谁的?”武星辰问。能在开会时候让陈克分心的消息,应该不是一般。

陈克把文件递给武星辰,“这是河南本地的一个农民起义消息。我这次开会想讨论的是,如果河南当地起义军请求咱们介入,咱们怎么办?”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