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一百七十七章 冲突的前奏(四)

中国古时候对弓箭兵有一个评价“临敌不过三发”。这是指从敌人开始冲锋到进入无法继续射击的时间,弓箭手们的平均水平就是射三箭。汪精卫好读书,也曾经看过这个。那时候汪精卫对此是极为鄙视的,在他看来,平均三发的水平未免太差。如果专心的话,好歹也得能射五六支箭才对吧。

在这个除夕的深夜,端了一杆火铳站在河南农村大户门外的汪精卫,再也没有这种想法。按理说,他手里头的前装火铳比起弓箭应该是“先进”很多。可实际上却远不是这么一码事。

黑黢黢的何家堡墙头上根本就没有可以瞄准的目标,夜色完全隐藏了双方的身影,在一片漆黑中,装填火药同样变得极为困难。这好歹是除夕,空气寒冷把汪精卫懂得鼻涕横流。但是枪管在放了一枪之后依旧烫的难以握紧。汪精卫咬着牙忍耐着温度,鼻子几乎凑在枪口上,拎着火药的药囊,往枪口里面倒火药。

没人敢举火把,这大晚上的,举着火把的唯一效果就是成为墙头射击的目标。天冷,手也冻得冰凉,又是这么黑灯瞎火的,汪精卫甚至不敢确定自己到底往枪里面倒了多少药。前装枪装药太多可是要炸膛的。汪精卫心里面打着小鼓,希望自己平日里的练习在眼前能够起到作用。

外面这么一轮火铳射击之后,何家堡里面的人一看白朗等人真的开始攻打庄子,院子里面的已经乱成一团。惊叫声,尖叫声,在院墙外面就能听的清楚。在这么多声音里面,汪精卫就听清楚了一句,“都上墙!开一枪赏五十文钱。”

“撤!撤!”汪精卫大声喊道。如果对方真的上了墙,居高临下对着外面乱放一通枪,外面的兄弟谁中弹可就是靠天意了。大家若是面对面真刀真枪的对砍,大家也就不怕了大不了是个死,只要死的明白就行。但是这黑灯瞎火的,天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被一枪打中。为止的恐惧比已知的恐惧更令人畏惧。

这命令其实很多余,听到这话的并不仅仅是汪精卫,其他兄弟也听的很清楚,由于更精通本地化,这些兄弟反应比汪精卫还快。他们也不管到底装没有装药,也不管装了多少。在汪精卫发出命令之前,一群人已经撒丫子向着好几个方向跑去。

汪精卫强压住自己的恐惧,大声喊道:“往这边!”他其实也想赶紧脱离围墙的射击范围。放枪打人是一回事,在黑暗中等着被别人打又是另外一码事。这些兄弟们都没有接受过什么专业训练,一说撤,下意识的就往自己觉得安全的地方去。如果想让他们不乱跑,只怕得用绳子把他们给捆起来才行。不过好歹这些人都是选拔出来的,墙头上还没有开枪,汪精卫这么一喊,众人拎着火铳就跟了过来。

白朗的命令是这帮拎火铳的至少要放五轮枪,第一轮放过,第二轮这半中腰被打断。汪精卫看到右边不远处有个不太小的房子,就决定把出发地就设在这里。带着兄弟们绕到了房子后面,土坯墙上的破木门随手就给打开了。“进屋!”汪精卫喊道。

两个兄弟们熟练的到了门口,低声喊了句“一二三”,然后一起抬脚踹门。这是汪精卫教给大家的法子,多人合作的时候没有共同信号,如果用交谈的方式来交流,那就可劲说吧。要是两人语言不通,例如一个河南人和一个广东人,这连靠语言沟通都困难。大眼瞪小眼的说半天也没用。所以汪精卫就把自己知道的一些基本技巧教给了白朗部下的这群兄弟们。

没有废话,没有唠叨。就这么简单的喊了声“一二三”,就一起开始踹门,汪精卫对眼前的“工作成绩”相当满意。两个壮小伙同时踹门,不管什么门闩都是要踹开的。可现实中,两个壮小伙的踹门竟然根本没有起到作用。木门只是发出了一声响,根本就没有开。反倒是两个踹门的青年被反作用力震的站立不稳,竟然一起摔了个屁股墩。

虽然现在局面紧张,有些人被这意外弄的愣住了,有些则被两人滑稽的样子给逗乐了。

“他娘的,里头的人把门给堵了!”摔倒的年轻人听到有人嘲笑,还没有起身就开始大骂起来。

汪精卫是想在这间房子里面设下阵地,先在房子里面装药,然后带队出去射击。没想到这房子的主人竟然在没人注意的时候把房门给堵上了。这时候再花力气劝说房主开门时间要耗费很多。

“守住窗户。”汪精卫喊道。他掏出火柴,又取下腰间的一盏玻璃马灯。这都是人民党向全国销售的产品。玻璃马灯价格比较贵,普通人家用的还少,可这火柴是日用品。人民党的火柴还便宜,火柴俗称“洋火”,整个河南的“洋火”市场再也不“洋”。卖的都是人民党的国产火柴。由于有过刺杀陈克的打算,所以每次用到与人民党有关的玩意,汪精卫心里头都会有一种别扭。可是在现在的中国,除非完全不用什么工业品,否则就根本避不开人民党的存在。

马灯里面用的是蜡烛,这也是人民党的产品。人民党的蜡烛沿着京广线一路贩卖,哪怕是运了这么远,价钱依旧比当地蜡烛便宜,质量也比当地蜡烛要好很多。人民党的蜡烛烛芯很细,烧了之后会自动化成灰,根本不像本地蜡烛一样,烛芯又粗,过一段时间还需要人来剪。而且蜡烛虽然细,却耐用,也比当地蜡烛要亮。大量用着人民党根据地的上屏,汪精卫对此很是不舒服。

心里面不管怎么不舒服,烛光亮起,众人立刻感觉好多了。大家凑在灯前开始有条不紊的装药,装铅子。“快点!快点!”汪精卫连声催促。一等装完火药,汪精卫立刻吹熄了玻璃灯罩里面的蜡烛。留下三个人守住门前,护好马灯。

一众兄弟在夜色里面又抹黑到了何家堡大门前,不久前的火药味还没散尽,闻着这味道,汪精卫觉得精神一爽,鼻涕忍不住哗哗的往外流。也不管嘴角感到的咸咸的味道,汪精卫一声大喊,“打!”

伴随着闷响,火铳纷纷向着墙上开始喷吐火焰。

有了阵地,有了方才的经验。这第二轮枪放完,火铳队立刻撤回房子后面,点灯,装药。灭灯,再回来放枪。墙头上倒也示威性的进行了还击,不过这黑灯瞎火的,也就完全是示威性放枪而已。就汪精卫看来,这示威还不如不示威。好歹跟着汪精卫的有二十多人,声音响,气势足。这通枪放过,院子里面总会有惊呼。墙上不过是三四个人在放枪,根本就不是同一级别的对射。

不过这份情绪没能维持太久,墙头放枪的人慢慢多起来,从原先的三四个人逐渐到了十几个人。嘭嘭的火铳声中,夹杂着步枪砰砰的声音。对方既然上了步枪,说明里面的装备可不算差,看来何家堡里面的人已经把主力调上了墙头。

敌人火力猛烈,受伤就不可避免了。汪精卫和他带的这队兄弟在出发地和射击地之间来回奔行,激烈的运动中热血涌动,甚至驱散了最初的恐惧。不过随着惨叫声响起,有兄弟中了枪,大家的这股子的锐气立刻就消褪下去。火铳不可能连放,打出去一枪之后只能跑回去出发阵地再填装。幸好受伤的兄弟不是什么致命伤,不用人抬,“操你娘!”他一边破口大骂一边跟着大队撤了回去。

汪精卫突然想起了早先五次排枪的约定。在何家堡墙头的枪声中,他有点气喘嘘嘘嘘问道:“放了几枪了?”

“怎么也得有七八枪吧?”旁边的兄弟们答道。

“七八枪?这大当家有没有派人来说什么?”汪精卫发现自己忙昏了头,居然忘记了事先的约定。

“是啊,白大哥让咱们放五枪,这都七八枪了。”其他兄弟们连声附和。

“要不咱们等等?”有人说道。

“枪管这要烫死人,咱们等枪管晾凉再说。”也有人建议考虑一下武器装备的保养问题。

“那咱们就等等吧。”汪精卫同意了兄弟们的意见。

刚才放枪的时候没人来管,这到了对射的激烈时分,汪精卫他们刚歇了没多久,就有人跑来。黑乎乎的也没看清是谁,就听来人喝道:“你们赶紧去放枪!”

众位兄弟一听就不高兴了,也不管来人是谁,立刻有人说道:“我们放了这好一通枪,就是我们不歇,这枪管也得晾晾吧。”

来人明显被这话给激怒了,“这都晾多久了。就是烧红的铁也放凉了吧?赶紧去。”

大伙听这来人的意思是逼着大家冒着墙头上的密集射击去放枪,这谁肯去做。“你是谁啊!”立刻有人问道。

“你是谁啊。”来人一定更加恼怒起来。

汪精卫已经听了出来,来人是现在队伍里面的二当家丁万松。丁万松是带着自己的队伍来投奔白朗的。汪精卫不愿意起冲突,他连忙说道:“是丁王松大哥吧。”

“就是我。”丁万松没好气的说道。

跟着汪精卫的兄弟们都是白朗的人,他们并不怎么认丁万松,现在墙头火力这么猛,立刻有人质问道:“你怎么不去打!”

尽管夜色中看不清丁万松的脸,汪精卫也知道事情不对了。如果是白朗来命令这些兄弟们和墙上的人对射,大伙不管心里头怎么想,也就只能听了。或者汪精卫和兄弟们冲在最前面一起放枪,他作为带队的,要是领头,只怕也会有一半以上的跟着他上。

可丁万松既不是直接的头领,更没有与大家出生入死,他就这么蹦出来让大家去放枪,大家肯定不认。不过丁万松的身份不低,亲自跑来却被这么抢白,他的脸肯定也拉不下来。事情这么下去可就要不对头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