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一百七十六章 冲突的前奏(三)

“小李,把白朗的文件再给我看一下。”陈克对秘书说道。白朗起义是清末之后河南的一件大事,除此之外,大概能够与之相匹配的,恐怕就是蒋光头炸开了花园口,让黄河南部变成了黄泛区这件事。1942年河南大饥荒,那已经黄泛区之后不可避免的事情。

人民党关于白朗的记载并不多,陈克也不想刻意让同志们对白朗过于关注。首先,白朗不过是河南诸多地方武装里面的一支。几年前袁世凯与人民党对峙的时候,把河南的税收到比天高。即便是袁世凯带部队回到北京夺权,河南的税收依旧没有降下来。这已经闹出了与根据地接壤的县整个造反,要求加入根据地的事情。河南各地的地方武装都在反抗袁世凯的统制,人民党情报机构收集的比较有名的势力资料垒起来有半人多高。如果陈克不知道“白朗”这个名字的话,白朗的资料在这厚厚一摞资料中根本不起眼。

陈克在同志们中已经有着一种“多智近妖”的形象了,他不愿意再表现什么“未卜先知”的作风。而且现在局面与历史上大不相同,白朗能不能和历史上一样在河南与陕西掀起滔天巨浪,还是两可的事情。

虽然这样反复告诫自己,陈克依旧摆脱不了历史给他留下的深刻印象。“白朗”谐音“白狼”,陈克也是看日本动画好多年的家伙,对这个名字怎么都无法做到置之不理。

文 件入手后,陈克翻看封皮就发现有心报告添加到里面来。翻到附加的报告中,陈克微微一怔。情报部门的调查工作相当到位,新情报中提到,白朗的队伍里面加入了一个南方人。白朗称其为“汪先生”,还说汪先生是海外回来的留学生,是同盟会的人。这么几个信息与陈克知道的汪精卫的信息一结合,陈克很是怀疑这位汪先生就是从北京逃出来的汪精卫。

“很有意思。”陈克喃喃的说道。汪精卫是得罪过陈克的家伙,得知汪精卫有可能与白朗勾结在一起,陈克不仅没有生气,反倒对这么个组合有着一定的期待。在现阶段,汪精卫也算是个热血实干派,如果在白朗身边的这个人真的是汪精卫,白朗倒是极有可能如同历史上一般对北洋发动进攻。人民党现在还没到直接与袁世凯撕破脸的程度,不过一旦河南陷入大乱,人民党就有挥军进入河南的理由。

占据河南之后,人民党更可以要求在邯郸建设钢铁集团。河南安阳与邯郸只隔了一条漳河,以武力为背景的话,袁世凯愿意不愿意已经不再重要。

“小李,把与白朗最近有关的情报找出来。”陈克命道。

“是。”李秘书简单明了的答道。

陈克靠在椅子上,由于穿的比较厚,硬梆梆的椅背反倒感觉很舒服。陈克的手指轻盈灵动的凭空敲击着。秘书们多次见过这个动作,但是完全理解不了这动作的含义,所以就视而不见了。如果秘书们精通计算机键盘的话,或许就可以看明白了。陈克敲击的是数据库查询的基本命令之一,“Select*From”。

没有网络,没有共享数据库,想得到最新情报的难度极大。哪怕是有了电话的现在,想得到一份十几里地外的情报最少也需要耗时十几分钟。而信息分享速度更是缓慢。这就是陈克对人民党当前情报工作的最大遗憾。

汪精卫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陈克的算计目标,在这个除夕夜,汪精卫即便穿着厚厚的棉袄,依旧被冻的够呛。在夜晚寒风中吹了几个小时,他只觉得整个脸都冻木了。鼻涕不停的往外留,汪精卫再也没有翩翩美少年的风度,每感到鼻涕快流到了嘴唇上的时候,他就用棉袄袖子用力擦一把。

在汪精卫身边的一个瘦高的汉子也不吭声,随手递过来一块布,汪精卫连忙用布蒙住脸。一般来说,强盗们喜欢蒙面作案。汪精卫对此有着莫名的抵触,不过在这天寒地冻的野地里面待了这么半宿,他终于发现强盗们带面巾很可能不仅仅为了不让别人看到自己的容貌。

只捂了片刻,汪精卫就感觉脸上好了不少,他低声问道:“白朗大哥,准备动手了么?”

汪精卫旁边的汉子没有吭声,只是静静的盯着远处灯火通明,偶尔有着鞭炮声的庄子。正以为还要继续等下去,汪精卫却听到旁边的白朗开口了,“兄弟们,抄家伙准备上。”

白朗旁边的好汉们原本一群群蹲在地上,听白朗下了命令,他们一面低声对旁边的兄弟说道:“动手了,快起来。”一面挺身站起。片刻之后,土坎里面就黑压压聚起百多号人。

“兄弟们,别的我不多说了。今天是年夜,何家收的租子,抢来的不义之财都在仓里面屯着。多的我也不说,我只说一句。打破何家堡,快活大半年。”白朗对这帮好汉们喝道。

“打破何家堡,快活大半年!”众家好汉齐声应和。白朗随即迈开步伐,率先向着庄子方向奔去。汪精卫也不停留,他紧紧握住发给他的火铳,跟着好汉们向前快步奔去。

何家的庄子与普通的村落并无区别,外围是穷苦人家的房子,在中间地势较高的地方,修建了一座颇为坚固的大院。砖石院墙,四角都有望楼。平素里何家堡就门卫谨慎,过年的时候更是如此,大门早早的就关上了。这么百多号人蜂拥而来,院子里面立刻是人声鼎沸。护院的狗更是汪汪叫个不停。

汪精卫拎着打猎用的火铳,紧跟大队直奔大门而去。这火铳也不知道是什么年月制造的,与汪精卫习惯的步枪大不相同,奔跑的时候拿着这玩意感觉极为不方便。看着其他好汉拎着大刀长矛奔行如飞,汪精卫加快了步伐跑了起来。

外围的庄户人家早早的就睡了,所以茅草屋上的木门紧闭。听到这么闹哄哄的喊杀声,更没人敢开门。一路上毫无阻碍,众人就冲到了何家堡大门前面。白朗本来就冲在最前面,此时已经站定了身形。只见他左手擎着火把,右手高高举起,不用命令,好汉们就停在白朗背后。

院子里面继续乱作一团,过了好一阵,才有人从墙头喊道:“外头是哪路好汉,报个名上来。”

“我是你家白朗爷爷。”白朗高声喊道。

听到“白朗”的称号,院子中立刻穿来一阵惊叫。汪精卫隐约听到有人呵斥着,“都他妈不准喊。谁喊我就打了。”过了一阵,院子里面才勉强恢复了安静。汪精卫正不知道下面要怎么做的时候,确定院子里面又有人喊道:“白朗,我们平日里无冤无仇,你怎么就到了我们这里?”

听了这话,白朗喝道:“无冤无仇?你们何家这保长当的可是好。张镇芳让收七成税,你们给加到九成。黑心也不能黑成这样。交不上税的,你们就给抓走。这是要把人往死里逼啊。”

汪精卫知道张镇芳是河南总督,也是袁世凯的手下。袁世凯走后他镇守河南,可以说是强取豪夺。何家堡的首领何诚葛是这地方上的保长。他家原本就是税吏出身,乃是地方一霸。袁世凯在的时候,他靠疯狂收税得到了赏识。满清一倒,何诚葛在宝丰地方上势力更大。现在已经是宝丰地方上的议员,河南省的议会议员。

里头的人对白朗的话并不太在意的样子,他喊道:“白朗,你们走你们的阳关道,俺们走俺们的独木桥。大家不是吃一路饭的,何必斗气呢。大过年的,你们兄弟来一趟不容易,这样,给你们五十石粮食,五百块大洋,兄弟们就散了吧。”

白朗听了之后哈哈大笑,“你们的粮仓里面现在别说五十石粮食,一千石粮食只怕都不拉倒。钱就跟不用说有多少。我知道你家主不在,你们何必给他们卖命。你们要是识趣,就乖乖的把门开了。我们走的时候也给你们分上一份。若是不开门,等我们进去了,你们只怕都得掉脑袋了。”

原本对白朗那套义正词严的话毫无反应的家伙,听了白朗的这番话却沉默下来。虽然不知道里面到底什么情况,汪精卫明显感觉到里头的人是紧张起来。

里面不吭声,白朗却没有再等下去,他往后挥了挥手,好汉们至少也是跟着白朗好几个月的兄弟,大家不用说话就往后退了下去。白朗把火把往何家堡前面一丢,也慢慢的往后退开。

这么一个举动让大院里头的人紧张起来,“白朗,我们再给你加一倍。你们走吧。惹了我们老爷,官军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这番话连哀求带恐吓。白朗对此根本没有反应,他拍了拍身边的汪精卫,汪精卫知道自己的任务,看着何家堡大门前那支火把渐渐熄灭,他和十几个拿着火铳的兄弟没有跟着后退,而是向前走去。到了火铳大概的射程内,汪精卫用广东腔的蹩脚河南话高喊道:“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