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一百七十三章 劳动和平等(十)

评功的规则最终还是变了,陈克拿到新修改的规则只看完了开头一部分理由论述就露出了笑容。他把规则递给了旁边的武星辰。

柴庆国有些意外,“陈主席,是不是你觉得有什么问题?”

陈克答道:“没有问题,我觉得写的非常好。一开始就把科学与民主写清楚了。”

这样极高的评价让柴庆国有些意外,“那你为什么不看下去?”

“我没有具体参与这个工作,细节部分看了也是白看。我再指手画脚的说起来,那只怕就是添乱。这种具体的管理内容,要很长时间才能完善。这次制定之后,下次还得有新问题。还得继续修改。”

柴庆国微微点头,“的确还得修改。很多细节我自己都觉得不太合理。”

武星辰很快看完了稿子,又把东西交给旁边的政治部主任陈天华。“陈主席,这么说来以后的所有评功都会这么干了?”

“对,就这么干。劳动技能是科学方面的工作,而组织建设是民主方面的工作。两者都得抓,两手都得硬。特别是把各级干部归于管理岗位的这部分,我极为赞成。劳动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有岗位的不同。我们不管外面是怎么一回事,在我们这里,受尊重的只能是劳动模范,以个人品质以及能力受到大家的尊重。这与出身和有多少钱一点关系都没有。我的理想就是建立一个只有平等的劳动者的社会。”

“噗哧”陈天华笑了,他放下手中的文件抬起头,“这也是我的理想。”

“我也这么认为。”武星辰连连点头。

“我不想欺负别人,也不想让别人欺负我。我也看不惯那些欺负别人的家伙。”柴庆国大声说道,“打打杀杀这么多年,这些破事我看够了。我现在只想把这旧社会给埋葬了。”

陈克没有应和同志们的表态,他轻轻敲了敲桌面,“这次是个好机会,这份评功标准的核心要点,让所有同志都学习。什么是新制度,这就是新制度。”

“中间出的问题……”武星辰对此还是有点担心。

“肯定会出问题,就是因为出了问题,所以一定要全体讨论这个标准。制度不仅是光对下面的同志们,对咱们也一样。同志们不参与讨论,不让大家发言,咱们怎么知道同志们的利益诉求。不经过争论,同志们怎么可能理解这个制度真正要干什么。”说到这里,陈克突然笑了,“不要怕出事,这件事到现在才刚开始。”

44063团团长楚德力作为引发这次风波的主要人物,这几天心情有些忐忑。他的行动直接让师长与师政委在党会上败给了顾璐,师长和政委没说啥,他总感觉很是难受。不过马上就要过年了,部队今年的春节是要在工地上渡过的。部队的干部战士纷纷把得到的奖励与积攒的补贴金寄回家去。运输和银行部门可是忙活起来了。身为团长,楚德力也加紧催办这些事情。如果不忙碌起来,他就觉得心里面一阵阵发虚。

等组织上要求专门腾出两天时间进行评功标准的宣传下来,楚德力很想逃避,但是组织上要求各级指挥员必须亲自与战士一起讨论评功标准。他不得不参加这次讨论。不可能全团两千多号人一起讨论,各个部队依照支部建到连队上的模式,以连为单位分开讨论。楚德力就到了二营三连参与讨论。

评功标准分为四部分,四部分之间有联系,却不是隶属关系。分为劳动量,劳动技能,生产组织建设,党组织建设。

功劳分为四部分,劳动量是以平均劳动量来核算的。任何一个部队,无论规模大小,在普通劳动上的平均劳动只要能够达标,就有相应的等级评定。楚德力知道,在庞梓提出骑兵师人数少之后,原本以工作总量评定的标准不得不进行了修改。

在这条上,干部战士都觉得很对头。多捞多得,少劳少得,同志们对此很是赞成。而集体达成了一定标准之后,每个人无论从事任何工作,都有基本的奖励,在保证工作优秀的同志拿到最多报酬的局面下,也顺利通过了大家的讨论。

“工兵连负责修架子车,还有修工具。下次能不能修的好点。”

“铲子多磨磨,用半天就不利了。”

“那是你用铲子用的不对。不能用铲子尖硬戳。”

有些觉得自己劳动量完成不足的同志开始讨论工具的责任。

“四连的同志负责守卫架子车,这天寒地冻的,整夜不能睡。该给人家分。”

“是啊。这还抓了不少小偷呢。”

“最后那些小偷怎么处理了?”

“为首的好像给枪毙了吧?”

也有一部分同志则对发生的各种意外比较在意。

任何讨论都是这样,如果没有引导很容易就偏题。人越多,话题就越容易岔开。

“同志们,这些以后再讨论。接着说劳动技能。”连指导员姓吴,和绝大多数干部一样,今年不过二十刚出头,见讨论成了聊天,吴指导员赶紧打断了这些话题。

劳动技能则是技术含量。不仅包括如何工作,还有如何休息,怎么恢复体力,怎么能够减少工伤。这是要交给大家学会怎么管理自己。楚德力自认为自己团还是做的不错的,不过同志们的想法貌似和他有些不同。

“指导员,劳动技能说的是怎么能够干的又快又好?”有同志疑惑的问道。

“对。”

得到了指导员的认同之后,立刻就有同志批评道:“我觉得你给大家讲的不够。”

“你光催着干活,我们问起来的时候,你态度也不高兴。”

“一开始就先讲这些,一问你,你就说干得多了就知道了。我干了那么多也没太弄明白为什么别的同志总是比我干的快。”

听着同志们当着团长的面对自己展开了批评,吴指导员当时就有些懵了,他连忙说道:“这不是让在班里面讨论么?难道没有讨论?”

“累成这样,回去吃完饭就睡着了。讨论什么啊。”

“每天晕着头干活,哪里能想起这档子事情来?”

“我们这里没有讨论过。”

楚德力本以为自己的团干的不错,没想到在这个环节上居然大大不是这码事。指导员当然知道连里面的情况,听大家抱怨起来,他也不吭声了。楚德力本来心情就不怎么好,一见这个局面,立刻板着脸问道:“吴指导员,这怎么回事?该教的也得教啊。”

“这……,当时的确是有困难。”指导员答道。

指导员的解释不仅没有平息楚德力的情绪,反倒让他激动起来,他指着指导员训斥道:“什么困难?有困难你就不干工作了?”

指导员没想到楚德力就这么突然发起火来,一时怔住了。

这样的表现让楚德力更加恼火,“你身为指导员,就是负责教给同志们怎么工作的。不然你整天在工地上晃悠干什么?”

吴指导员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听楚德力当着同志们的面训斥自己“整天在工地上晃悠”,他感到了极大的委屈,顷刻间吴指导员的眼眶就红了。“楚团长,我……,我每天除了安排工作,同志们干多少,我也干多少。你这话不对。”

对于吴指导员的抵抗,楚德力一股怒火直冲脑门,“放你娘的屁,你的工作是什么?是管好大家,你光自己干活这算什么?当战士去吧。有这个规定,你就得按照规定来。”

吴指导员被楚德力骂的眼泪汪汪的,看着他这样子,楚德力突然觉得心情愉快不少。正在他有点觉得是不是过于严厉的时候,却听到吴指导员带着哭腔说道:“楚团长,你欺负人。”

“我欺负人?我怎么欺负你了?”楚德力怒道。

吴指导员哽咽了几句,终于压住悲声大声说道:“这个新的评定标准是昨天才给我的,你把这个套到以前的工作上,你这就是欺负人。”

这话倒是实话,吴指导员是昨天拿到的新标准,而且这次讨论的目的是推广新评功标准。可楚德力是亲自参与了这次评功标准制定的,他完全忘记了自己在这件事情上与吴指导员的不同。听吴指导员这么一说,楚德力不仅没有冷静下来,反倒勃然大怒,“滚你娘的蛋,我让你干你就干,就知道给自己找理由。你这个指导员不用干了,先反省你自己的错误再说。”

在楚德力这么强势的态度逼迫下,吴指导员几乎说不出话来,最后他带着一脸反抗的神色憋出一句话来,“部队里面不许骂人!”

楚德力再也忍不住,他上去一把抓住吴指导员的衣领,“不许骂人?我还要揍你呢。”

连里面的同志原本看着团长和指导员的冲突,有些是被惊呆了,有些则是看热闹。没想到却见到楚团长居然要和指导员动起手来,已经有机灵的赶紧想上去拉开。楚德力的警卫员离的最近,反应最快,他连忙插在两人之间,“楚团长,部队里面不许打骂。”

见自己的警卫员也不支持自己,楚德力更是恼火了,他大声质问道:“你这是听谁的?”

警卫员不仅没有被这话吓住,他说道:“团长,你这么做违反纪律。”

楚德力见警卫员还是在阻止自己,他大声问道,“你到底听谁的?听我的,还是听这个指导员的?”

警卫员被这话逼急了,他忍不住答道:“我听政治保卫部的。”

“滚!”楚德力放开了吴指导员,对着自己的警卫员猛推了一把。

楚德力与连指导员的冲突很快就通过各种渠道反映到了上面。工农革命军的基本纪律之一就是官兵一致,绝对不允许有大骂部下的军阀风气。更别说这次的学习内容之一就是平等。而楚德力与警卫员的问题更是惊动了政治保卫部。各级警卫员统统是由政治保卫部来安排的。这是陈克下达的死命令。包括陈克的警卫员在内,无一不是如此。警卫员们的工作之一就是阻止干部在一些大事上犯错。另外还有一个谈不上多秘密的工作,如果干部有背叛行为,警卫员要立刻向政治保卫部举报。所以警卫员们固然要保卫干部的安全,却绝对不是干部的私人部下。楚德力的行动让政治保卫部对此事相当在意。政治保卫部直属政治部,陈天华都被惊动了。

类似楚德力的这种事情并不是只发生了一件两件,这次评功讨论中,干部与战士之间的关系远没有表面上看的那么官兵一体。与同志们一起拿起工具就劳动并不等于就是官兵一体,以身作则。即便是楚德力做错了,吴指导员同样有自己的不足。类似吴指导员这样的干部和政治委员数量也绝对不少。

事情果然如陈克所讲,原本上层的路线争论虽然激烈,中高级干部之间好歹还有一个自制的问题。干部面对战士的时候,这种自制力摆明就弱化了很多。甚至不仅仅是弱化,不少干部在思想上并不算合格,他们的确是认为,我是领导,下面的人就该无条件听我的。

陈天华身为政治部主任,觉得真是脸上无光,他哀叹道:“这次的问题怎么会这么大?”

柴庆国心里头相当高兴,脸上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笑意。“这次的问题可不光是这些,事情多。除了不够科学不够民主之外,军阀风气,提拔的时候不公平,领导干部的作风不贴近战士。当然了,也不全是干部的问题。部队里面很多战士工作的时候娇气重,有点成绩就翘尾巴。待遇上要求绝对平均,什么都得一样。都有问题。”

陈天华毕竟是有着相当的工作经验,面对这些问题他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我亲自下去抓政委的工作。这些问题的确需要整顿。”说完,陈天华看向陈克,“陈主席,你有什么意见?”

陈克其实也挺开心,掀开盖子从来都是好事。这些问题如果没有机会掀开,那就只会一直败坏下去。“我们不要光看到问题,天华同志,既然问题开始暴露出来了,那么我们恰恰可以从同志们中间看到很多非常优秀的同志。原本我们很可能没有机会看到他们。整顿固然是一方面,把这些优秀的同志提拔出来,以他们为主要力量构建起更有力的组织核心,我认为同样重要。革命工作么,总是要大浪淘沙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