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一百七十一章 劳动和平等(八)

“当家的,你怎么不高兴了?”庞梓的老婆拉着庞梓的手,温言问道。人民党干部里面成亲的不多,庞梓是其中之一。驻地离工地近,庞梓还是偶尔回家和老婆吃饭的。

“没什么。”庞梓虽然心里面觉得好受些,但是心里面有气,他回答的很是生硬。

庞梓的老婆仔细的看着庞梓黑着脸吃饭,过了一会儿,她才有试探着问道:“当家的,是不是你和武大哥闹意气了?”

一听这话,庞梓啪的把筷子拍在桌子上,“谁说我和武司令闹矛盾了?你个女人家知道什么,没事就别说话。”

如果庞梓不否认,他老婆还不太能确定,庞梓这么一发怒,他老婆已经大概猜到一部分事情,她陪着笑说道:“当家的,上头说啥咱们听不就好了。胳膊拧不过大腿,你这么生气,别气坏了自己。”

庞梓大怒,他冲着老婆就吼了起来,“什么胳膊拧不过大腿!你不说话人家会把你当哑巴?”

如果是胳膊拧不过大腿,庞梓也就认了。但是眼下居然是他这个师长拧不过一个团政委,他老婆的话不仅没能开解庞梓,反倒让庞梓的怒气勃然而发。看着老婆低着头不敢吭声,庞梓怒火中烧。他腾的站起身,披上军大衣,大踏步的走出了自家。

屋外的冷空气让庞梓觉得一阵清凉,但是心中的怒火并没有为之熄灭,反倒更旺起来。军委最近的态度令庞梓极为不满。以陈克为首的这些人对待功臣们太不够意思。庞梓自己并不想去工程兵或者铁道兵,他不懂这些,更不喜欢这些挖土的工作。但是庞梓想把几个人给安插到工程兵去。庞梓扪心自问,这还真不是出于私心。跟着庞梓从太行山来的几个兄弟自认为是庞梓的亲信,借着庞梓的名声七个不服八个不忿。功劳倒是立了那么一点,可想当官的胃口却大的很。这些家伙现在是连长,一个个觉得屈了自己的材料,好多次对胖子软磨硬求,居然想当团长。现在纪律抓的严,这几个家伙被政委训了好几次,在骑兵部队里面已经是人嫌狗不待见。庞梓对这些人早就忍耐到了极限,早早把他们给撵出去,反倒心静。

不管别人想去工程兵是为了什么,庞梓纯粹是为了摆脱麻烦。不过想把他们给送去工程兵部队,总得做的漂亮点,给他们升一级,再送去工程兵部队,庞梓也算是仁至义尽。至于工程兵部队怎么管理收拾他们,只要那几个家伙不是骑兵部队的人,那就不是庞梓的责任了。

但是现在的局面大大超出了庞梓的控制,新建的工程兵部队根本不接受平级调动。要是按连长平调,那几个亲信肯定不会同意。更别说降级使用。

而且今天白天,顾璐那坚定的态度,以及巧妙的应对方法,更是大大超出庞梓意料之外。庞梓觉得自己以前是小看了顾璐。这个不久前的“小排长”远不是一个容易拿捏的家伙,庞梓不得不懊恼的承认,能被陈克看上的人绝非等闲之辈。

下功夫对待顾璐,庞梓并没有这个打算。一来他自己也不待见那种背后耍阴谋的家伙,二来没有武星辰的支持,庞梓的确也不敢对顾璐下手。这也是为什么听到老婆说“胳膊拧不过大腿”之后,庞梓勃然大怒的真正原因。并不是他老婆说错了什么,正因为说的对,让庞梓清楚明白的认识到自己的无能为力,反倒更大的刺激了庞梓的神经。

想着到底怎么办,庞梓不知不觉就回到了师部。一进门,庞梓就见到楚德力居然在等着庞梓。“庞师长,你回来了?我可是在这里好等啊。”楚德力热情的迎了上来。

“楚团长,有啥事。”庞梓的态度一点也不热情。

“庞师长,我今天白天的时候其实想说的是,既然吕团长出了那么大的事情,44072团能不能就不参与评功。结果我没说清楚,我看庞师长的意思和我差不多,不知道庞师长有没有什么想法。这不是要对4407师做什么,我回去想了一阵,师级评定,44072团干了多少,还是该计算到师的统计里面去。不知道庞师长什么意思?”

对于楚德力的这番话,庞梓一阵厌烦,“你该找你们师长说这个事情,找我有什么用啊?我们骑兵师本来人就少。怎么评我们部队,这还是个问题。”

“我已经找过我们周师长,我们周师长说让我们也到处和兄弟部队商量一下,看看大家的意思。”楚德力连忙解释道。

庞梓听了这个话心里头更是腻味,他本来想说几句难听话,这种事情不是明摆着么,陈克主席很器重顾璐,而柴庆国瞅准机会就提拔了顾璐。什么叫做代理,那就是工作一段时间后,如果顾璐表现出色,就可以正式任命。顾璐既然到现在没有任何问题,要求重新制定评功标准也很有道理。庞梓根本没有理由对付顾璐。

但是转念一想,庞梓又觉得这未免不是一个机会。既然楚德力,以及楚德力的师长周镇涛还是想这么干,那不妨让他们在前头。庞梓随即笑道:“既然你们说看看其他部队的看法,你要问我有什么看法,我的看法就是听柴总指挥的。柴总指挥做什么决定,我就支持什么决定,你们有什么看法呢?”

楚德力听了这话之后盯着庞梓沉默了片刻才说道,“我是这么想的。既然要定规矩,不可能每次都出这么大的事情,也不可能说以后绝对不出这种事情。不管如何,就先取消这个团的评奖资格。没出事的团先评。我们当然也不能说这个团的战士们劳动了就不奖励。我们可以专门再讨论这个团的奖励。庞师长觉得如何?”

听了楚德力的建议,庞梓能够确信这主意绝对不是楚德力自己想出来的。就白天所见,楚德力不会有这般见识,4406师的师长周镇涛,师政委杨得水绝对在里面出谋划策了。这个建议倒是合情合理,既解决了评先进的问题,又摆脱了对待战士不公的问题。如果白天的时候楚德力拿出的是这个方案,只怕当时就能通过。原本庞梓是想听听楚德力有什么“诡计”,现在庞梓甚至觉得这个方案有点与阴谋挨不上边。

庞梓也不想直接表态,他应付着说道:“我知道了,等到讨论会上再说吧。”

等楚德力走后,庞梓把楚德力带来的方案反复想了几遍,越想越觉得有道理。骑兵部队素来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庞梓平素里与周镇涛也不是太亲近,现在他突然觉得如果周镇涛能够给自己出点主意,只怕还能把几个烫手山芋给扔进工程兵部队里面去。不过这种事情现在说也不合适,两人平素也不亲近,好歹得等顾璐的事情办完,庞梓旗帜鲜明的支持周镇涛,周镇涛欠了他这个人情之后再说这件事。

第二天的会议召开之后,令庞梓有些意外的是,出来说话的不是楚德力,而是周镇涛。他把特事特办的建议一提出,立刻得到了不少的支持。这也算是一种制度的完善,通过增加特别条款把事情单独提出来讨论,既照顾了现有的评定标准,也照顾了突发事件。

在同志们议论纷纷,局面对周镇涛非常有利的时候,周镇涛也没有乘胜追击的意思。“对于44072团战士们的工作,我觉得不应该予以否定。在特别讨论的时候,我认为应该予以考虑。不能亏待了战士。”

庞梓认为事情几乎就要确定了,在这样的局面下顾璐根本不可能有什么机会。现在只要有人表示支持,再经过一次表决,最后的党组织决议就能达成。庞梓很想立刻表示支持,昨天既然已经想与周镇涛拉近关系,如果不能立刻支持,那怎么都说不过去。但是庞梓毕竟见识过很多事情,他留了一个心眼。顾璐还没有说话呢,谁知道在最后的关头,顾璐会有什么表示?而且无论如何柴庆国也没有说话,作为这次党委会议的主持人,柴庆国才是过程的控制者。果然,在周镇涛说完之后,顾璐已经起身发言了。

“我反对这么做。”顾璐开门见山,“我想问的是,到底这次评功活动是评的战士们的功,还是评的指挥员的功。如果是在战场上,有指挥员临阵脱逃,那不用说,部队绝对不会有什么好的战功。但是在这件事情上,指挥员犯了再大的错,他也没有临阵脱逃。吕团长甚至想把工作干的更好。如果咱们评功评的是指挥员的功,那不用说,我们团什么都不说。但是这次评功评的是部队的功劳。我觉得你这样说是完全不对的。”

顾璐的话说完,会议上的同志们立刻鸦雀无声了。这个问题实在是够尖锐,一般来说,部队评功就是指挥员的功劳。而顾璐的意思完全超越了这个概念,以顾璐的意思,部队的功劳是参与劳动的战士的功劳,指挥员在其中的影响就大大降低。这已经不是评功的问题,而是关于部队中指挥员和战士谁低谁高的问题。

没人立刻接腔,因为没人敢在这个问题上轻易发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