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一百七十章 劳动和平等(七)

“放你的狗屁。”顾璐声如洪钟般的吼了一嗓子。所有参加会议的同志都愣住了,要知道,参加会议最低也是个团长。而师长军长在这里坐了好些位,还没有人敢如此放肆的来一嗓子的。

顾璐所呵斥的对象是他对面的一位团长,方才这位楚德力团长话里面夹枪带棒的嘲讽了顾璐所在团。大概意思就是说顾璐的团干活努力,是为了表现。代理团长高智生又羞又恼,没等他说话,顾璐已经拍案而起。一句“放你的狗屁。”就脱口而出。

楚德力没想到顾璐这个不久前还是个参谋的干部居然如此火爆,他正在得意洋洋的发言,被这么一句怒骂。竟然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顾璐可没有给楚德力思考的时间,他说话语速很快,就跟机枪一样突突的连续不停,“我们团工作干的最快,挖的土最多。凭什么我们团不能凭先进。这次评先进比的是劳动成果。吕团长就是被撤职了,也不是因为他工作干的不好。你刚才说的全都是狗屁话。”

其他团长师长和政委们并不真心赞同楚德力方才的发言,这是年前的评功会,评定的是部队的工作成绩。从吕凯文团长在职的时候,他指挥的44072团的工作表现就相当出色。如果工作不够出色,是不可能被推荐给陈克视察的。只是吕凯文这么一出事,大家总觉得没办法对44072团实施与其他团相同的评功标准。

只是大家心里面这么想,却没人敢这么说。跳出来说话的44063团工作表现也相当出色,团长楚德力的立场大家都很清楚,如果能把44072团给排除在评功范围外,他的团就有可能拿到最佳劳动团的荣誉。这不仅仅是荣誉,这还包括了做多奖励。例如第一名的团,每个干部战士都能够得到四条新出品的肥皂。至于搪瓷缸什么的奖励,据说每个人也有一个。而且第一名的荣誉,对于部队来说更加珍贵。所以每个干部对这场冲突的原因心里面都有数。大家感情上未必支持楚德力,但是理智上也未必支持顾璐。

“你怎么能骂人呢?”楚德力终于反击了,只是这反击未免有点无力。

被人指责骂人,顾璐根本不为所动,他高声说道:“团长出错,自然有组织上来处置他。可是不能因为团长一个人的错,就把一个团的劳动都无视了。团长该为团里面的工作负责,没理由让团里面的全部同志给团长他们几个人负责。”

楚德力觉得自己揪住顾璐“骂人”的这个小辫子未免太软弱无力了,听顾璐说的有理有据,楚德力终于想出了应对的法子,“私自调动部队,那党委监督去哪里了?”

“调查结果很明白,吕团长和政委根本没有召开党委会。这是他们私自商量后下的决定。你说党委监督去哪里了,党委都没开会,这怎么监督?”顾璐针锋相对的与楚德力吵了起来。

“评先进不仅仅是你干了多少,这还有个思想问题。评先进是个全面的事情,团里面出了这么大的问题,当了先进,这是个什么榜样?”楚德力终于切中了要点。

这话倒是切中了要点,已经有干部微微点头。无论如何,44072团毕竟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都不能当作模范来宣传。顾璐却没有丝毫畏惧,他大声说道:“你这么说,可以,那就把评先进的规矩改了。这次评先进的规矩比的就是劳动,谁干的多,谁组织劳动组织的好,谁就是先进。”

听顾璐的回答相当的明确,同志们的视线就落到了工程总指挥柴庆国的脸上。柴庆国神色平静,他说道:“很好,咱们就把这次评先进的规矩再讨论一次,定下一个党委决议。以后平定工作,就按照这个新规矩来办。”

这么一说,同志们都觉得能够接受。现在部队评先进,或者说在这次工程里面,评先进还用的是军功评定的方式。如果在战场上敢私自调动部队,且不说吕凯文立刻就要掉脑袋,44072团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战功。评先进根本就轮不到他们。但这次的评定标准制定前完全没有想到会有吕凯文这种事情发生,评定标准完全是以劳动成果来安排的。所以44072团到底怎么一个评定法,就显得极为尴尬了。

“我建议,凡是团级干部出了问题的,该团就没有资格评任何先进。”楚德力率先说道。

他话音刚落,4407师师长钟秀林冷冷的问了一句,“我作为师长,团长出了问题,我有责任。这种师级的评定怎么办?现在我们军长也在这里,我问问,我们军级的评定怎么办?”

楚德力原本没有想那么多,被4407师师长开口一问,他登时不敢再接腔。如果真的按他所说的,一人犯错株连一片,向下能株连,向上也能株连,这问题可就大了。而且4407师师长开口之后,除了顾璐之外的其他三个团的团长与政委都对楚德力怒目而视,尽管楚德力胆子颇大,心里面也是有点发毛。

“不妨这次就把二团排除在评定之外好了。”庞梓说道。

钟秀林根本不给这个问题讨论的时间,他立刻答道:“那我们师就少了这么一个团不成?别的师四个团干活,我们师三个团干活。你干脆就把我们师直接排除在外好了。”

庞梓被这话抢白的颇为难受,他脸上露出嘲讽的笑意,“那钟师长你觉得该怎么样?”

“责任得分清,干了活就白干了?如果这样评定,我觉得不公平。”钟秀林盯着庞梓大声说道。

会议室里面陷入了沉默,钟秀林的话很有道理,干活当然不能白干。可这么一个突发事件实在是太难以分清责任。不是说事情的责任人无法分清,而是作为部队干部与部队之间的责任问题。战场上这种责任是极好处理的,可现在不是在打仗……

沉默啊沉默,沉默了好一阵。其间不少人想说话,却都生生忍住了。如果是说些上纲上线的道理,那就是谁来负责的问题。吕凯文等人已经为他们的行动付出了代价,但是这些没有出问题的人,却要承担什么样的结果。若是把责任某种程度的扩大,那么包括工程总指挥柴庆国在内都跑不了责任。而山东军区又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呢?

大家都无法确定该如何定性责任范畴的时候,钟秀林又开口将了庞梓一军。“庞师长,你有什么意见?”

见同志们的目光都聚集 在自己身上,庞梓脸色忍不住难看起来。他是真心厌恶顾璐,在庞梓看来,因为陈克想启用顾璐,结果导致了其他干部根本无法插手工程兵的工作。这种另起炉灶的做法很是让庞梓失望。偏偏武星辰和柴庆国旗帜鲜明的支持陈克,这让庞梓完全失去了机会。所以他是希望狠狠打击一下顾璐所在的团。只是他原先没有想过矛盾居然在评功上爆发了。如果顾璐所在的团因为劳动成绩评上了优秀,庞梓是会非常非常不高兴的。

庞梓是师长,钟秀林同样是师长。即便是骑兵师比步兵师更加风光些,那也仅仅是在战场上,在党委会上庞梓可没有任何优势。不仅仅是对钟秀林这个师长没有优势,就连对顾璐这个团政委,两人也是一人一票,庞梓并没有理论上压倒顾璐的资格。

“柴总指挥,你怎么看。”庞梓无奈之下把这个皮球踢给了柴庆国。

柴庆国在听大家争论的时候始终神色平静,一言不发。庞梓这么一说,柴庆国开口了,“这次定规矩,不是光这么一件事临时处理。那是以后要当作部队评定的新章程。我没什么看法,新规定一旦确定,牵扯的是所有部队。应该是同志们来讨论这个问题才对。”

听完这话,庞梓心里面更别扭了。他本以为顾璐一个年轻同志也没什么特别了不起的,没想到顾璐会提出修改评定规定。如果是临时讨论对待44072团的处理,那事情就好办的很,党委一商量,这次想捏顾璐他们团是圆的,就能捏他们团是圆的。想捏他们团是方的,就能捏他们团是方的。毕竟是临时决定。可顾璐上来就直奔整体评功规定而去,若是在整体规定中不公平不平等,损害的可是整体的利益。与会的所有的干部可都不敢胡来。

想到这里,庞梓瞅了顾璐一眼,又瞅了柴庆国一眼。心里相当的懊悔。如果自己一开始能够把这个规定引导临时决定就好了。庞梓想。

柴庆国却不管庞梓怎么想,他几年前和陈克在北京相识的时候,就被北京那个“党小组”给整过。组织斗争可是非常残酷的一件事,如果有立场不同的利益集团存在于同一个组织里面,除非一派彻底失败,被清除出组织。否则的话那斗争就是不死不休。当时陈克没有支持柴庆国,柴庆国可是极为愤慨的。直到一年多之后,柴庆国才明白陈克当时的确有不得不那么做的理由。陈克暂时还需要北京那帮人的支持。当陈克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后,他自己就主动离开了北京。如果一定要给出一个总结,大概可以用“统一战线”来形容吧。

在现在的人民党里面,同样已经有了明显的路线斗争问题。而且斗争的复杂程度根本不是北京那时候可以比拟的。就如同眼前的这场斗争,其矛盾的根源,根本没人说出来。或者说,根本没人敢说出口。所以柴庆国只能采用“全面修订规则”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对于顾璐能够把话题引到这个方向上来,柴庆国是相当满意的。党组织内部必须平等,这是组织的底线。今天能对44072团动手脚,明天就能对柴庆国动手脚。最为工程负责人,柴庆国唯一能够依靠的只有组织制度的良好运行。

楚德力实在是没想到自己捅了这么大一个篓子,他最初的想法很简单,排除44072团这个竞争者,按照原先的评定规则,就是他所在的44063团夺得第一名。可他没想到,想如何有理有据的将44072团排除在评定范围之外居然是如此棘手的问题。

部 队加强文化教育,教育部除了推出《新华字典》之外,还编写了《现代汉语词典》以及《成语词典》这两本工具书。楚德力看过一个“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用语。当时楚德力还觉得这个比喻很可笑。揪根头发,顶多把头发拽下来。能有多大点事啊?现在他突然觉得用“牵一发而动全身”来形容眼前的局面,实在是再形象不过。

同志们都不吭声,柴庆国也不能任由此事就这么拖下去。“这样吧,评功的事情现往后放,眼前咱们先讨论工作的事情。但是新的评功标准定不出来,这个功就不能往下评。”

这话说完,楚德力只觉得同志们纷纷向自己投来很不友好的视线。这马上就要过年了,不评功就没奖励。部队里面固然辛苦,待遇则是相当不错。在根据地合作社没有能够普及的日用工业品都是优先供应部队。部队的同志们则省吃俭用,把很多用品寄回家里面。例如解放鞋,搪瓷缸,肥皂,这可都是大受欢迎的日用品。据说有些住在与其他省交界处的部队家属,把寄回来的这些工业品私自卖去外省,立刻就能挣到一小笔钱来贴补家用。如果过年了还不能按照计划分发奖励,同志们可绝对不会高兴。

只是当前局面到了这么一个地步,楚德力想收回原来的话都办不到。不管同志们的眼神多么不友好,楚德力也只能认命。至于顾璐一开始骂楚德力“放狗屁”的事情,楚德力甚至忘得干干净净。

会议后面开的就相当的沉闷,工作安排完,确定两天后再商量评功规定,大家默默的起身散会。柴庆国让书记员赶紧整理会议记录,自己起身赶往陈克那里。

听了柴庆国的介绍,陈克问道:“就没有一个同志分析一下矛盾在哪里?分析一下为什么制定不了评功标准?”

“谁敢说?”柴庆国也很无奈。这次的矛盾是内部分配的矛盾,而不是敌我矛盾。如果在战场上,只用干掉敌人就行。评功很简单,谁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就可以按照任务完成来评功。现在各个部队都完成了自己的工作,那就牵扯一个分配问题。在这个矛盾上,几乎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零和游戏”。别的部队分得多,自己的部队就分得少。这矛盾在爆发关头的实际激烈程度,几乎可以媲美敌我矛盾了。

“落后的生产力与先进的生产关系之间的矛盾么?”陈克仿佛是自言自语般的说道。他不太相信什么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力之间的矛盾。只要“人民”眼见到的东西,大家都希望拥有。就如陈克以前也曾经尝试放纵过自己的想象,到底什么才能让自己满足。大概的结果是陈克认为自己能够成为一个无所不能的至高存在。至于这个“物质文化”需求能否兑现,那只是现实的物质条件决定其“不能”,而不是陈克自己“不想”。

抄袭自陈克所见过的历史上的制度,科技,乃至组织模式,这依旧是抄袭出来的东西。想让这些似是而非的玩意真正营运起来,需要的还是这个组织和体制本身的内部完善。党在历史上时时刻刻处于随时都可能覆灭的局面,所以个人的需求必须彻底压制。如果个人需求影响了组织的运作,在组织覆灭的同时,个人也就要完蛋。即便是陈克当前某种程度的解决了根据地大批饿死人的情况,却不等于组织会因此更强大。

“要开会把这件事说明么?”柴庆国没有陈克想的这么多,他倒是直入主题。

陈克吁了口气,慢悠悠的答道:“说了,也得看大家到底怎么理解。如果大家不能认识到眼前的局面,把这个当成人事斗争,那就是南辕北辙。反倒不如不要明着说。”

柴庆国对陈克的态度很是赞成,“要不了几天就要过年,咱们不赶紧把东西发下去,部队的情绪会受到影响。想来同志们也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这次讨论的要点该在哪里?”

“劳动和平等。”陈克给了答案。如果想表面上平息纷争的话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采取一刀切的方式,所有部队发放的东西统统一致就可以了。不过这种“平等”甚至比“不平等”更可怕。对于劳动热情来说,这种做法将导致毁灭性的打击。

“既然讨论评功标准,那就得公平,得平等。平等不是一刀切,而是平等的给与劳动机会。在这个平等的劳动机会上每个人的表现定然是不同的。但是归根结底,判断标准只能是劳动。”

“大家貌似对吕凯文同志这种组织行动上的错误很想抓住不放……”柴庆国提醒道。

“那就让大家先讨论这次评的到底什么功劳。这才是矛盾焦点。”

柴庆国听了陈克的回答,迟疑了片刻才接着问道:“陈主席,如果这次大胆使用顾璐同志,会不会让其他同志感到不公平。”

“这个世上从来没有绝对的公平,顾璐同志当时被调查的时候,对他来说就很公平么?肯定不是。但是我们就因为有可能会让顾璐同志受委屈就不去调查他么?这肯定不行。只要确定一点,我们使用顾璐同志绝不是为了给他补偿,而是经过考验之后,证明顾璐同志的确有可取之处,而且他很上进。这就够了。至于同志们的疑虑,这只能通过时间来证明。”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