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一百六十九章 劳动和平等(六)

身为联络参谋,顾璐也算是相当有见识的。不过当女生“说瞎话”的时候,年轻的联络参谋顾璐就觉得难以应付了。那位接线员女同志因为听到了顾璐的话忍不住笑出声的时候,顾璐下意识住问了句“怎么了”。接下来这位女性接线员同志答让顾璐完全理解不能道:“我也不是很清楚为什么要笑。”

这个答案摆明了不是实话,因为接线员肯定知道为什么“不很清楚为什么要笑”,到底是追问还是对此置之不理,这个界限颇难把握。顾璐现在心情不好,所以不愿意分心去考虑这么多,他说道:“给我接总指挥部。”

接线员答道:“已经接好了。”

顾璐感到颇为意外,他拿起听筒摇动话机,很快听筒里面就传出总指挥部徐参谋的声音,“喂,是哪位?”

稍带讶异的看了接线员一眼,顾璐才对着话筒说道:“请问柴总指挥在么?”

柴庆国听了顾璐的汇报之后,沉默了一阵才说道:“我听说你平常这会儿都在睡觉?”

“是的。”从没人当面提及此事,顾璐更想不到自己的这个作息安排连柴庆国都知道了。

“你这会儿别睡了,马上给我赶过来。”柴庆国命令道。

放下听筒,顾璐又瞅了接线员一眼,虽然他的办公室就在接线班旁边,但是顾璐还真的很少来这里。搜索着记忆里面的信息,除了知道接线员可能姓林之外,其他的则是一片空白。只是此时也不是追究发笑的原因。柴庆国自己做事干净利落,也绝不喜欢其他人拖拖拉拉。带着被女性笑的耿耿感觉,顾璐大踏步的离开了接线班。

一踏进柴庆国的办公室,顾璐就感到一种肃然。在工农革命军的指挥官中,陈克的地位是神一般的存在。总政委何足道与总司令华雄茂距离大家比较远。作为排长偶尔能够接触到的则是第一线的中高级指挥官。在这些人里面,章瑜被称为阴冷。蒲观水则是讲规矩。柴庆国的风评则是太厉害。很少有人见柴庆国笑过。当然,也很少有人见他发怒。顾璐虽然不怕柴庆国,但是面对这位指挥官的时候,他总是不由自主的就打起了精神。现在也是如此,当柴庆国面无表情的让顾璐坐下的时候,顾璐立刻端端正正的坐了下来。

“你去吕凯文团长那里,把他为什么调动部队给我弄清楚。”柴庆国说道。

面对这个要求,顾璐有些迟疑的答道“这是政治保卫部的工作吧?”

在路上他考虑过吕凯文这么做的问题,没有组织上的安排是不允许私自调动部队的。如果上纲上线的话,这牵扯到政治保卫工作。调动部队意欲如何?这可是个大问题。说完这些,顾璐看着柴庆国,却见柴庆国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顾璐心里面就打起了小鼓,他有点怀疑自己这么说是不是没找对在这件事情上要出面的部门。

就这么对视了一阵,顾璐听柴庆国说道:“顾璐同志,如果我现在要求你暂时把这个团的工作接掌起来,你觉得有多大把握?”

“呃……”顾璐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无论柴庆国说什么,都不会让顾璐更惊讶了。好不容易稳定住了心神,顾璐答道:“我……,我会努力完成组织上的安排。”

“嗯。那你就去准备一下,估计明天就能上任。”柴庆国说道。

“柴总指挥,吕团长到底怎么回事?”顾璐问道。

“私自调动部队,不用问理由,首先就要撤职查办。你现在只是暂时代理一下,以后的安排,以后再说。”柴庆国答道。

顾璐当然知道私自调动部队的性质有多严重,特别是在这么多部队云集徐州的当下,各部队更要严守纪律。只是他万万没想到,就这么一件事居然就让吕凯文落到撤职查办的程度。而自己在这件事情中充当的这个角色就有点令人意外了。

“你有什么顾虑么?”柴庆国问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现在我的想法,我是在想我能不能把工作干好。”顾璐答道。刚说完,他突然觉得这话有些熟悉。一转念,就想起自己下意识的模仿了林接线员的话。

柴庆国不管顾璐的想法,他冷冷的说道:“有顾虑是正常的。部队现在扩大到这种规模,首先就是讲纪律。接下来就是讲能不能把工作干好。至于别的你就完全不要考虑。能不能把工作承担起来,大家都看的很清楚。不光我们在看,同志们也在看。今天是吕凯文同志撤职查办,那么现在就让你来担起这个工作,如果你工作干的不好。明天就可能把你撤职查办了。”

这种冷静的态度没有让顾璐感到畏惧,相反,柴庆国所说的极大的刺激了顾璐的精神,他答道:“是。我会努力完成任务。”

这态度很明显出乎柴庆国的意料之外,他又看了顾璐片刻,这才问道:“你有什么想法,现在说。别上了任之后你再觉得后悔。”

“柴总指挥,我没什么想法。干不好就把我撤了呗。我努力工作就是了。”顾璐答道。

“你不害怕有人说闲话么?”柴庆国问道。

“……,没想过别人是不是说闲话的事情。我只想着自己专心工作。”顾璐答道。

“如果有同志表示对你的质疑,你准备怎么办?”柴庆国接着问道。

“那也得让同志说话啊。”顾璐回答的很干脆。

听到这个回答,柴庆国没有再说话,又过了一阵,柴庆国才挥了挥手,“现在你赶紧去忙你的吧。等待组织上的通知。”

吕凯文以及团政委,副团长被一起撤职的消息很快就震动了根据地。而关于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也很快被全军通报。陈克本来是准备视察吕凯文所在的团,吕凯文事先得到了消息之后,就伙同政委与副团长一起,准备在陈克主席面前表现一下,他们打算头天晚上先把地刨得更松些,以便第二天能够有上佳的挖土表现。

对自己的所做所为,吕凯文以及政委和副团长全部承认。既然他们表现的比较老实,组织上的定性也做的很快,“私自调动部队,违反军队安全纪律。不遵守工程安排,弄虚作假,邀功请赏。吕凯文等同志被免去一切职务,送去培训班接受教育。”

顾璐也在两天后以代理政委的身份接掌了部队的指挥权。工作岗位变动,工作也得立刻交接。顾璐告别了联络科的同志,准备去上任。上任前,顾璐还是忍不住心里头的疑惑,找到林接线员询问了当时她为什么要笑。

林接线员实在是没想到顾璐会问这个问题,不过这次她到没有继续发笑,“我是觉得你在这件事上处理的很果断。想起来一开始你遇到这些问题的时候,皱着眉,看着那么为难的样子,我就忍不住想笑。”

“我刚开始的时候就看着那么为难么?”顾璐对这个回答感到相当的意外。

“刚开始的时候,你满心都是想把工作干好。可是明显不知道该怎么做,那种着急的样子很有趣。”林接线员说完这些,还是忍不住笑起来。她的相貌很普通,很难给人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可眼睛虽然不大,却异乎寻常的又黑又亮,在露出笑容的时候,让人格外的注意。一面看着这双黑亮的眼睛,顾璐一面回忆着当时自己的感受。他全然想不起自己到底有没有林接线员说的那么为难。

不过解开了心里面的疑惑,顾璐倒也没有想继续追究下去的打算,他大大方方的伸出手,“林同志,谢谢你说的这么直白。”

林接线员也大大方方的伸出手,“不客气。”

和连络科的同志们告别之后,顾璐就前去赴任。部队驻地根本没有多远,在组织部的同志带领下,顾璐召开了第一次会议。团级干部因为参与了这次弄虚作假的事情,已经被一扫而空。一营长高智生暂时代理团长,二营的营长担当了代理副团长。尽管有组织部的同志参与会议,在突然遭受了这么大的“耻辱”之后,团里面的干部 们一个个都如同霜打过的茄子般蔫了。

这事情的确是很丢人,团长吕凯文本来是想拍马屁的,没想到拍马屁成了拍马脚。柴庆国对这种行动反应实在是过激,而据说陈克主席对此也相当的生气。经过这么一番事,现在的团干部都感觉在人前抬不起头来。哪里还能在会议上有什么精神。

顾璐对此很能理解,他对着同志们说道:“大家现在的想法,我大概知道。我以前在排里面工作的时候,连里面的军需同志手脚不干净,结果被抓走了。出了这种事,走到哪里,都会有人说你们连怎么怎么的。我觉得大家对这种事情不用在意。”

不用在意这话,组织部的同志也说过。可是这并没有让同志们感到有什么好受的。顾璐看着垂头丧气的一群同志们,啪的一声,他猛然见用力拍了一下桌子。这么激烈的动作让同志们下意识的都抬起头看向顾璐。

顾璐大声喝道:“吕团长他们不该弄虚作假,这没错。可是为什么陈主席要视察咱们团?不就是因为咱们团工作表现出色么?吕团长他们是想的太多。干革命想那么多干什么,组织上分配啥工作,咱们就干啥工作。丢人的是吕团长,咱们同志们有什么丢人的。往后谁敢对咱们团说三道四,告诉我,我来训他们。”

这么一番表态,虽然没能驱散同志们的郁闷,好歹也让大家振奋了一点精神。

“顾政委,你也不能见人就骂吧?”代理团长高智生闷声闷气的说道。

“我当然不可能见人就骂,不过谁说道咱们脸上,我当然要骂他。事情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抓住些陈年烂谷子的事情不放,这是什么心思?我们绝对不能助长了这歪风邪气。”顾璐斩钉截铁的说道。

其他同志听了这话,也有了点精神。尽管还是有些蔫,但是顾璐开始安排工作的时候,大家至少也能够有条理的开始参与进来。

顾璐又猛拍了一下桌子,“大家不要觉得自己干了什么错事。如果大家干了什么错事,组织上早就把大家给撤了。既然组织上没有撤了咱们,那就是说组织上希望咱们能够继续好好工作。如果不想好好工作的早些说,组织部的同志就在这里呢。受不了就申请走人。不想走人的,就打起精神好好干!”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