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一百六十六章 劳动和平等(三)

“咱们的铁路枕木下陷的太厉害,泥土软,加上一直在抽地下水,经常会出现路轨倾斜的问题。”

“工程的运输,特别是扁担和竹篓供应不足。而且扁担不如木杠。”

“群众偷拿工程用品的问题很多,咱们现在也没有足够的人手来看管工具。”

“沼泽里面刨出来不少尸骨,群众觉得害怕。”

……

……

工程计划处的张处长絮絮叨叨的向陈克诉说着种种问题。陈克不点头,也不应声。这种“小官僚”个性,也就说没担当,遇到问题的时候第一念头就是推脱责任的态度,陈克觉得挺亲切的,他自己也曾经是这样的王八蛋。而陈克坚信一句话貌似是心理学家说过的话,“当我们真正凝视自己的时候,就会发现,我们自己所厌恶的一切龌龊的恶行,其实都是自己所具备的特质。”

任何组织里面都是多干多错,只要有张处长这种貌似能够看到问题,但是却不肯动手解决问题的家伙存在,一个组织就肯定无法和谐。柴庆国不管有什么样的个人特点,本质上却是一位敢作敢当的同志。他对张处长的不满,陈克是完全能够理解的。

就在陈克考虑着这些组织建设问题的时候,就听到张处长问道:“陈主席,你怎么看?”

陈克差点脱口而出,“我想把你撤了。”他不得不伸手揉了揉眼睛,才勉强按捺住这种冲动。此时是不能说话的,如果遇到一个小人,最佳的方法就是不要说话。即便你不说话,他们还能够给你编排出不少东西,只要你开口一说话,无论说什么,都会落入这帮人的圈套。陈克不想强行撤掉张处长这类人,组织制度这种玩意,怕的就是搞自由心证。而张处长这类小人比例极大,可以说杀之不绝。杀了这么一个张处长,那就能冒出十个张处长来。而且他们会更狡猾,做事更隐蔽。对张处长这种人,就只能靠管理来制服他们,靠教育来尽量让他们把注意力放到劳动本身之上。

见陈克不吭声,张处长也沉默下来。小人都有一个好处,至少在有明确目的之前,还是懂进退的。陈克也努力的调整心态,好歹张处长也是一起工作的同事,必须靠组织的力量来约束他们,而不是靠地位强行打击这帮人。

就在此时,陈克听张处长问道:“陈主席,有人说组织上准备安排顾璐同志当工程兵学院的政委?”

听了这话,陈克即便是再努力让自己能够平静的对待问题,也忍不住停下了脚步。陈克能够感觉到自己脸上的肌肉因为愤怒都有些发僵,胸中腾起一股按捺不住的怒火。

忍住,忍住,不要先入为主!陈克在心里面反复对自己说道。人民党的晋升要经过公示,而这次提拔顾璐的过程的确有很大的“幸进”味道。张处长是党员,他有这个权力讨论这个问题。即便如此告诫自己,陈克依旧花了半分多种才算是按捺住了心中的极大不快。

“对顾璐同志的使用问题,肯定要经过党委的讨论。咱们两个在这里说这个干什么。”陈克笑着对张处长说道。陈克看到张处长的脸色显得相当的尴尬,那是混合了畏惧与不甘的神色。尽管如此,张处长依旧试探着说道:“陈主席,我一直坚定的支持建立工程兵。搞了这么久的后勤,我认为如果不组建专门的部队,这工程效率就是上不去。如果组织上要组建工程兵部队,我希望能够考虑我。”

听了这主动请缨的话,陈克也没说什么,而是继续大步向前走去。顾璐是有着背后强力推荐的人选,这个第一批从大别山走出来的年轻同志今年只有21岁。但是履历上却已经是起起伏伏。

顾璐在南京战斗中表现的相当出色,在第一线里面作战英勇。军队普及教育,顾璐没有功名,又认几百字,懂算盘。很快就提拔成连文化教员,在军队里面的学历考试中,他是最早一批得到小学毕业文凭的军人之一。这本来该是一帆风顺的未来却未必那么风顺。作为组织上挂号的“重点培养对象”。顾璐因为服从纪律,在连文化教员岗位上接受了政治培训,接着就被安排到新组建的排里面当文化教员兼后勤人员,结果一干就是两年半,从这个排调到哪个排,从那个排调到另一个新排。和他同期的干部,到了1911年,升到团长也大有人在,顾璐的大哥也当上了营长。而顾璐居然始终只是全军闻名的优秀排文化教员兼后勤人员。

这倒不是有谁要刻意刁难顾璐,军队里面后勤人员与地方民政上管财政的人员始终是人民党内务委员会重点监视对象,也是遭到撤查与处决比例最高的一批人。干部会上不管怎么讲,莫伸手,伸手必被抓。可人总是很难克服那一时的冲动。人民党没有历史上党经历过的严酷考验,所以即便是有士兵委员的监督,喜欢占小便宜的人依旧前仆后继。

顾璐的这点子运气好像极差,接连几任上级军需干部都出了问题,作为他们的下属,自然不可能得到提拔。不过这种命运却有些“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味道了。

最先向陈克强力推荐顾璐的恰恰不是部队,而是人民内务委员会背地里的大头子齐会深。陈克还记得齐会深的那封信,“最近我们清查案卷,发现多次出现过顾璐同志的名字,经过我们调查,顾璐同志本人始终没有任何问题。这的确是个非常罕见的案例。本来我想把顾璐同志留给我自己,但是见你最近一直吆喝没有工程兵方面的得力干将,故把他推荐给你。就我与顾璐同志谈话的感觉,顾璐同志人品绝佳,在基层表现出色。但事实证明,职位的过快提升,大多数时候反倒会引发悲剧。所以,祝愿陈主席能够很好的使用顾璐同志,让他在你的直接领导下更快更健康的成长。”

这世界从来是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就人民党的现状而言,剜到篮子里头就是菜,哪怕顾璐以后经不住诱惑变质了,那也是以后的事情。当前自然不能放过顾璐这种同志。没想到一纸调令下去,皖南地位书记章瑜立刻就给顶了回来,“我也很看重顾璐同志,希望组织上把顾璐同志留下。”

也不管章瑜到底怎么想,章瑜现在毕竟不是部队干部。走组织行政路线,顾璐先晋升连指导员,接着就被调到工农革命军徐州工程兵指挥学院筹建委员会当了干事。顾璐抵达徐州工程兵指挥学院筹建委员所在的小院子,连行李包裹都没打开,就直接被拽去工地当了工程联络参谋。

组织营运就是这样,“说你行你就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陈克并没有最终确定顾璐未来的具体使用方法,可他没想到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已经有人明白的看到了组织上对顾璐的重视。而且也清楚的看到了筹建工程兵指挥学院的必然性。陈克明知道自己此时应该继续视察工地的,只是他感觉有些事情必须和军委进行商议,在这件事情上,陈克的确有些做的过火了。

山东军区军委会议召开的很快,实际上大部分军委成员,除了在青岛的蒲观水等人之外,都集结在徐州。

“上次我提过在工农革命军的兵种里面新增工程兵和铁道兵两个军种,在那之后咱们一直没有开会讨论此事。这次会议就针对这个问题进行讨论。”陈克直截了当的说道。不出陈克所料,同志们并不感到惊讶。大家沉默的看着陈克,等着他继续往下说这个问题。

“想来一些同志也应该听说过,我对顾璐这个年轻同志有越级提拔的嫌疑。我承认我有希望顾璐这个年轻同志承担重要工作的打算。但是对干部的使用,最终还是要经过党委讨论的。我希望在这件事闹得不可开交之前,在军委里面对此进行讨论。”

山东军区军委的干部们对视了几眼,却没人说话。党中央与军委中,陈克拥有最高人事决定权,也就是说,陈克拥有对干部的任免大权。到现在为止,没有人觉得这个权限有何不对的。至少没人准备反对陈克在这方面的大权。

武星辰是山东军区司令,同志们都不吭声,他却不能不吭声。关于顾璐的风言风语还没传到武星辰这里,他问道:“这位顾璐同志工作能力如何,谁是他的上级干部?”

柴庆国答道:“顾璐同志是我手下的联络参谋。我对他印象很好,除了没有负担过重大责任之外,很出色的一位同志。就我看,以他现在的能力,不打仗的话,当个团长没问题。”

这话就说的相当“含蓄”了。陈克也不吭声,只是命人把顾璐的档案拿来给军委的干部们传看。武星辰还好,至少看完了依旧面无表情。其他不少干部,例如庞梓就微微皱起了眉头。

顾璐到现在为止,最高的职位就是连指导员。而且大家看得明白,实际上他一直是个排文化教员,顶多相当于排长。而现在工农革命军已经有了集团军的规模。工程兵与铁道兵一旦建成,至少也是集团军级别的兵种。这么一个小排长,居然要介入到这么大的变动中来,只能用骇人听闻来形容了。

“工程兵和工兵的区别在哪里?”陈天华问道。他作为政治部主任,有权参与军委的会议里头来。

“工兵是战斗部队。工程兵是建设部队。打仗的时候,上战场的是战斗部队。”柴庆国给了答案。

陈天华明白了这两者的区别之后,就不再吭声了。会议室里陷入了一种异样的沉默。

在人民党各个部门的制度逐渐完备的现在,新组建兵种可是一个大事。这不仅仅是简单的拉出那么一些人,开设几个新单位。而是创建了全新的“山头”。根据地发展的如此迅猛,今年工程兵可能只有那么几千号人,可明年也许就会成为一个几万甚至十几万的大部门。能到这种新成立的部门担任职务,意味着职位上极为快速的提升。这是大事。

武星辰再次打破了沉默,“陈主席,我想问问,您为什么对顾璐同志青眼有加。为什么想给他这么大的机会。您为什么相信这位同志一定能把这份工作干好?”

“因为顾璐同志受过委屈。受过委屈之后从来没有一句怨言。”陈克答道。人民内务委员会这个组织是党的利剑。按照历史记载,苏联的内务委员会最少内部大清洗了三次,连看大门的都换了几茬。人民党的人民内务委员会虽然没有这么严厉,但是内部调查,工作监督检查也是极为严格的。60%以上的前成员受不了这个委屈,就离开了人民内务委员。

但是这种委屈是必须的,就是在严格到几乎“吹毛求疵”的地步,才能选拔出精干的队伍,才能让这帮同志能够认识到工作的严肃性和重要性。陈克搞过实验,有一次他就是没带通行证,结果就是没能进得了人民内务委员会的大门。

陈克现场写了一份允许自己暂时进入内务委员会的命令,并且按照规定,让旁边随行的政治保卫部干部签了字,这样才进入了内务委员会。又过了一段,陈克命人去查看档案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手令已经正式存档。而且整件事当中,没有任何人跑来给陈克赔礼道歉。这让陈克很满意。没有这种钢铁般的纪律,那就绝对不能成事。

经过人民内务委员会的调查,即便是受了委屈,顾璐同志始终毫无怨言,踏踏实实的工作。陈克固然坚持人人平等的政治观点,可这不等于陈克认为人生下来都一样。有些人貌似天生的就在某些方面有着极为优秀的素质,顾璐这种人,陈克是知道在历史上党的革命队伍里面存在过的。在现实生活中,陈克也见过。的确是可造之才。这就是陈克想提拔顾璐的原因。

听到“能受委屈”这番话,不少干部的眼光都落在武星辰身上,到现在为止,武星辰是高级干部当中“真受过委屈”的。武星辰只是避开了同志们的眼光,却不答话。

打破沉默的是柴庆国,“陈主席,我认为顾璐同志可以先提升一个团级职位。我觉得现在应该给安排一个营级职位。最近很多人都想去工程兵,就我看,他们明显是受不了当下沉重的工作,想跑去工程兵指挥学院逃避工作。我个人很喜欢顾璐同志,他的资料我也看了,很了不起。换了我,我还真的不一定能比他强。但是我有一个疑问,现在我能压住这些不愿意老老实实工作的同志。顾璐同志可以么?在他的资料里面,我看顾璐同志自己能管住自己,但是我看不出来,他能不能和这些歪风邪气作斗争的。”

这的确是个很严厉的指控,听完了柴庆国的话,不少同志已经忍不住微微点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