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一百五十七章 划地和份额(十二)

这几年王有宏遇到解决不了的事情,就会去翻看人民党的各种资料。无论看似多么复杂的问题,只要找对了相应文稿,就能有相应的解决办法。面对议会试图“造反”的事情,王有宏习惯性的开始在思维里面寻找相应的思路。

王有宏最常用的是《中国各阶级分析》《政治经济学简明原理》《马克思剩余价值概要》这三份文件。只是陈克写的东西有时候未免太深奥了,以王有宏非常喜欢的《实践论》来说,他每次读大概能读懂,只是每次读懂的感觉却大相径庭。至于被陈克自己在各种发言里面要求人民党同志研读的《矛盾论》这篇玩意,王有宏读起来简直跟天书一样。这也是王有宏想娶人民党女老师当妾侍的原因。娶妻取德,纳妾取才。妾室想得到丈夫的钟爱,就得表现出让丈夫满意的地方。或者长相好看,或者懂得伺候人,或者在知识上能够帮助丈夫。

与议会之间的斗争是如此麻烦,即便是静下心反复思考,王有宏竟然也完全想不出整个问题的全貌来。满脑子飞舞着江苏的诸多关系,士绅、税警、军队、议会,还有刚开始组建的公民党。王有宏觉得头晕目眩,这些人之间的关系看似简单,可每一个势力的诉求都大不相同,很多诉求根本就是矛盾的。想在这些势力间建成平衡,简直是要冰炭同炉,根本找不到合适的方法。

用手掌用力抹了一把脸,王有宏深深的叹口气,随手拿起面前写着《矛盾论》的小册子,王有宏想通过研读这最本深奥的文章来改换一下心情。

册子上有几句标红的话,例如“两军相争,一胜一败,所以胜败,皆决于内因。胜者或因其强,或因其指挥无误,败者或因其弱,或因其指挥失宜,外因通过内因而引起作用。”这段话,王有宏是能读明白的。

对于另一段话,“和形而上学的宇宙观相反,唯物辩证法的宇宙观主张从事物的内部、从一事物对他事物的关系去研究事物的发展,即把事物的发展看做是事物内部的必然的自己的运动,而每一事物的运动都和它的周围其他事物互相联系着和互相影响着。事物发展的根本原因,不是在事物的外部而是在事物的内部,在于事物内部 的矛盾性。任何事物内部都有这种矛盾性,因此引起了事物的运动和发展。事物内部的这种矛盾性是事物发展的根本原因,一事物和他事物的互相联系和互相影响则是事物发展的第二位的原因。这样,唯物辩证法就有力地反对了形而上学的机械唯物论和庸俗进化论的外因论或被动论。这是清楚的,单纯的外部原因只能引起事物的机械的运动,即范围的大小,数量的增减,不能说明事物何以有性质上的千差万别及其互相变化。事实上,即使是外力推动的机械运动,也要通过事物内部的矛盾性……”

这样明显作为总纲的话,王有宏怎么都读不懂。这不是那含混的文言文,而是白话。偏偏这白话里面用了很多王有宏根本理解不了的名词。“运动”“形而上学”“机械唯物论”“唯物辩证法”等等名词,王有宏在陈克的其他文章里面见过,却没有能够理解。

强按住不耐烦的心情,王有宏的连翻了几页,另外一段标红的文字就出现在他眼前,“不同质的矛盾,只有用不同质的方法才能解决。例如,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用社会主义革命的方法去解决;人民大众和封建制度的矛盾,用民主革命的方法去解决;殖民地和帝国主义的矛盾,用民族革命战争的方法去解决;在社会主义社会中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的矛盾,用农业集体化和农业机械化的方法去解决;人民党内的矛盾,用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方法去解决;社会和自然的矛盾,用发展生产力的方法去解决。过程变化,旧过程和旧矛盾消灭,新过程和新矛盾发生,解决矛盾的方法也因之而不同。”

这段话王有宏能够读懂,他只是不懂陈克这么一个高高在上的统治者,为什么要站到“无产阶级”这边。张玉通这帮士绅羡慕根据地官方税收极低,王有宏则是羡慕根据地强大的行政组织能力。地主士绅被扫荡一空的现在,人民党就是根据地里头唯一高高在上的统治者。

假如有根据地这样的强大行政组织能力,王有宏坚信自己会比陈克做的更好。不就是不收税,多给下头人好处么?手里只要有钱,这种事情谁不会做?王有宏觉得自己只是比陈克运气差了些,要是能够早点看透满清覆灭的趋势,早点能够多为自己筹划些,江苏的局面不会弄到如此混乱。

是不是我自己手太软?王有宏想,对付这帮士绅们是不是太温和了?如果在之前,王有宏只掌握了军队的时候,他喊出“有产者,联合起来!”还是不得不妥协的时候,在江苏局面已经稳定,人民党也没有表现出有吞并苏南意图的现在,王有宏觉得自己在江苏的地位不该如此之低。权力者应该不受约束,这是王有宏的看法。他和张勋一起当侍卫的时候见识过慈禧太后的威仪,那是真的一言可以决定他人生死。现在张勋在江西,人民党夺取江西的时候,理由很简单“江西巡抚是个铁杆保皇党”,其实当时江苏巡抚根本与保皇党没关系,至于铁杆更加谈不上。

有军队,有地位,那就应该如此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或许统治者们应该对下面的人好,但是同时统治者也该有任意发落下属的权力。“雷霆雨露皆是君恩”,王有宏当侍卫的时候就树立了这样的念头,他认为自己当政就该拥有这样的权力。

“哎……”王有宏长长的叹了口气,随手合上了《矛盾论》的小册子。天下的事情不如意的十之八九。自己即便当上了这个江苏都督,照样不能随心所欲的行使权力,这个事实让王有宏感到意气消沉。

王有宏在为自己的权力不大感到遗憾,江苏的议员们却感到王有宏的权力有些大的过分了。何遂是新成立的“公民党”的二把手。现在江苏议会里面有两成议员加入了公民党。对公民党很支持,只是因为有诸多顾虑,所以没有加入公民党的还有至少两成。与公民党有各种关系的则站到了江苏议会当中的七成之多。

今天白天的议会会议结束之后,公民党的骨干们就召开了会议。张玉通白天已经亮明了立场。公民党希望税收的权力能够转到士绅们手中。这也是公民党建立时的主要立场之一。另一个主要立场则是“保护公民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

“诸位,当年江苏有巡抚,有新军统领,有布政使,有学政使,大权并不只在巡抚一人手中。现在江苏只有江苏都督与议会两家,而且这江苏都督本来也该是议会选出来的。各项权限均该由议会决定。可现在江苏管事的就只有江苏都督一人。”何遂说到这里,忍不住冷笑一声,“与其说是江苏都督,还不如说是苏南都督。若是能保境安民倒也罢了,面对人民党,咱们的江苏都督只能坐视不理。连自己纳妾的事情,人民党伸手干预,竟然也不敢吭声。”

听何遂猛烈抨击王有宏的无能,一众公民党的议员们忍不住笑出声来。“何议员,如果咱们的江苏都督就是要窝里横,咱们也没别的办法。只怕都督大人还觉得咱们实在是多事。”

“我听过一个故事,有兄弟两人去打大雁。但是一个认为大雁应该清蒸,一个应该大雁应该红烧,两人为此争执不休。等到大雁都飞走了还没有争论出一个结果来。人民党虽然可恶,但是人民党好歹还知道先把生丝产业给做大,咱们江苏现在刚缓过劲来,王都督就盯着税收不放。如果不能把产业做起来,又何谈收入。”

“不过我看王提督对这丝绸公司的事情并非不在意。”张玉通说道。白天的时候王有宏追问丝绸公司章程的事情他还记得很清楚。

对张玉通这种幼稚的表现何遂很是失望,“王议员,丝绸公司的事情咱们自己就搞不了么?王都督在这件事上,除了在人民党到咱们这里商谈合作的时候当了一回引荐人,他自己又出了多大力?咱们之所以要组建这个丝绸公司,要的就是减税,若是组建后税收还是和以前那样,咱们费这劲干嘛?”

经张玉通这么一说,其他议员也都找到了关键。王有宏只是对怎么组建丝绸公司感兴趣,对于丝绸公司最重要的免税根本不谈。这态度可以说是想全面了解,也可以说是对减税的事情表示了含蓄的反对。

“想把丝绸公司做大,就得有大家都能看得到的好处。咱们江苏种桑养蚕的人这么多,没有减税这一条,咱们怎么能让大家都加入丝绸公司,怎么让大家遵守丝绸公司的规矩?”何遂问道。

“咱们派人私下与王都督商量一下吧?”张玉通说道。

“这等事要是得私下商量,那要这个议会做什么?有些事情可以私下商量,可这丝绸公司的事情关乎整个江苏的根本,私下几个人一商量本就不合适。要是被人知道了,还以为咱们这些人只是给自己打算。而且,这议会本身就是决定江苏事情才开设的,要是什么事情都要私下商量,我们还要着议会做什么?”

何遂说的斩钉截铁,掷地有声。议会的议员们听了之后都是精神一振。

“何议员说的有理。只是这等事现在咱们只怕是做不了主吧?”有议员问道。

“所以我前面说了,以前有巡抚,有布政使。布政使管的就是财政之事,现在咱们苏南哪里还有布政使这个职位的。当时咱们认为人民党很可能要打过来,在这件事上就没有能够坚持,而是同意了设立都督,总揽大权。现在看,这真的是失误。”何遂答道。

“那何议员的意思是?”张玉通觉得何遂的话里面透出一种令人感到危险的感觉。

“我的意思是,如果张都督不肯在丝绸公司的税收上让步,那我们就得通过议会,设立一个专管财政的官位出来。”何遂答道。

“这……”张玉通并不相信王有宏能够同意此事。

“这件事我自然有计划,现在还不方便说明。不过想来很快就有消息了。等到消息回来之后,我定然会和大家说明。”何遂笑道,这笑容里头有着一种强烈的自信。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