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一百五十五章 划地和份额(十)

“老爷,李处长来了。”余晨家的老门房对正在吃早饭的余晨说道。余晨自己并不爱奢华的生活,当兵这些年中他理解了一件事,如果习惯了安逸的生活,是很难再接受艰苦的日子。只是身为警察厅厅长,他总不能住营地。既显得做作,又不方便办公。他在南京城里头租了套像样的房子,也雇了个老门房。

“让他进来。”余晨答道。李处长说的是李云睿,自打余晨当新军监察官开始,李云睿就是余晨的副手。擅长棍棒,被称为军中的双花红棍。只要李云睿往那里一站,除非喝多了或者就是不长眼找打,犯事的军人都是乖乖任由监察官处置的。王有宏提拔余晨当了警察厅厅长,李云睿则被余晨提拔为训导处处长。

李云睿进门之后也不客气,径直在余晨对面坐下。余晨问道:“再吃点?”

“不用了。”李云睿答道。

余晨知道李云睿日常生活极有规律,不到饭点绝对不吃饭。按这个时间,李云睿肯定是吃过了饭。余晨也不客气,埋头三口两口把饭吃完才问道:“有什么新消息么?”

李云睿点点头,“厅长,可知道最近几天那帮公民党都在说什么?”

“他们不是吵吵着要完善法律么?”余晨答道。

公民党是江苏去年成立的政治组织。当下中国的局势下,北洋继承前清的大部分体制,又加上了北洋自清末开始主导的一部分维新派的东西。人民党自创体制。其他各省的局面就很尴尬,统治者们要的已经不是什么好的体制,而是现能够维持自己的存在再说。结果走在政治改革最前面的就是江苏。

北洋推行的是18岁男子普选制,人民党更加激进,干脆就是成年人无论男女的普选。至于江苏,王有宏则是推行了“公民制”。凡是向国家申报财产,而且财产超过一定数量,并且按时纳税的,均可以得到“公民”资格。拥有公民资之后,就有了选举权与被选举权。可以参选当地的基层议会,参与法律的制定与修改。这时代建党已经是一种风潮,在公民制基础上,出现公民党实在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提到公民党的时候,余晨与李云睿两人的神色都带着一种嘲讽乃至厌恶。江苏的两大势力,一个是地主士绅,也就是现在初具规模的公民党,另一个则是王有宏旗下的军队。这两者一个认为自己是江苏的根本,另一个则是认为若没有军队存在,江苏早就被别人给吞并了。余晨与李云睿都是军队出身,对这些士绅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有什么好感。

“听说前一段去人民党那里考察的公民党代表团已经回来了,别的不说,这些人吵吵着要在桑蚕上学习人民党。我得到的消息里头,这些人想建什么桑蚕生产基地。”李云睿说道。

余晨微微皱眉,这个名字一听就是从人民党那里学来的。具体什么意思倒是不清楚。

李云睿也没有打哑谜的打算,他紧接着说道:“就是说,咱们江苏适合桑蚕生产的地方很多,他们想把这些地方都用来种桑养蚕。”

听了这话,余晨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种桑养蚕是一个大利源,前两年人民党的桑蚕业大爆发,一度让江苏的桑蚕业遭到了沉重打击。在王有宏的斡旋下,江苏与人民党达成了一个购销合同。江苏购买人民党的蚕种,生产的生丝都卖给人民党,允许人民党在江苏合资建立缫丝厂。原本众人以为人民党要采取种种黑心手段。却没想到人民党做买卖很是“仁义”,蚕种也好,缫丝厂也好,收购价格也好,都颇为公平。不到一年,江苏桑蚕业就走出了曾经的低谷,恢复到以往的水平。

所谓无商不奸,眼见缫丝企业大有利润,江苏不少商人斥在各地资兴建了缫丝厂。洋人,特别是美国人对生丝需求极大,虽然与人民党签署的有购销合同,但是商人们还是私下把生丝卖给美国人。除了这些之外,商人们还不断派代表团去人民党那里学习当地桑蚕业生产方式。现在居然要搞一个“桑蚕生产基地”。余晨觉得这些人未免太大胆了。

“厅长,这些人怎么搞咱们管不了。只是警察厅现在如此缺钱,咱们是不是先给王都督说说,税收中给咱们多留一块。”李云睿说道。

听到这里,余晨才算明白了李云睿的打算。他对别的不在意,只是想着多弄到一笔钱的事情。如果不是余晨知道李云睿不是个贪财的人,只怕就变了脸色。警察系统建立实在是花钱,尽管被人民党夺取了苏北,苏南依旧人口众多,商业发达。想把这些地方给管起来,需要至少三万名警察。当下江苏的军队警察加起来也不过四万人。王有宏最初起家的队伍其实是税警,当前江苏军队中,光这批人数量就有六千多人。新军第九镇一万四千多人,江苏新军一万四千多人,剩下的六千警察根本不够用。

想让人效力,除了鼓动士气之外,没钱也是不行的。问题在于,议会把持在士绅手中,他们一点税都不想多掏。王有宏想方设法的扩大财源,税警就成了主力。可是平日里抓捕罪犯,安定市面靠的是警察,看到税警们收入甚丰,不少警察削尖了脑袋想去税警。这可是余晨的一大心病。听了李云睿的建议,余晨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心里面倒是活络了。

李云睿对余晨熟悉的很,见余晨这幅模样,已经知道余晨动心了,他连忙问道:“厅长,最近王都督心情如何。”

余晨知道李云睿指的是顾薇和顾人玉那档子事,他笑道:“王都督哪里跟你这样小心眼。”

“是,王都督宰相肚里能撑船。”李云睿也笑道,不过只呲牙乐了一下,李云睿就收起笑容问道:“厅长,人民党会不会是故意找茬?为一个女人如此大动干戈,怎么看都不对头。”

这是江苏不少官员共同的担心,人民党此举之诡异实在是令人难以接受。拿出的理由更加让人笑破了肚皮,“保护妇女的权益?”顾人玉或许有几个钱,但是就他的出身,他女儿顾薇能给王有宏做妾实在是攀了高门槛。

所以没人相信人民党真的只是为了一个女人就动用如此手段,不少人担心人民党根本就是在找借口要对江苏用兵。只是人民党连德国人占据的青岛都打了,也没见德国人敢把人民党如何。江苏也不是没被打过,既然知道肯定打不过,江苏这帮人反倒也认了。

余晨很想冷笑一声,他亲自见过顾薇,如果顾薇是个男子,余晨很想把她招到自己麾下,临危不乱,有理有节,这种人并不好遇到。而人民党那里,女子照样可以当官。余晨并不相信人民党会为了一名女子行动,不过为了一名优秀的人才,人民党通过给王有宏写信,走司法程序解决问题,也不算多么兴师动众。

只是这种事情想解释清楚并不容易,此事也的确让王有宏很没面子。余晨说道:“这等事就不要再说了。你派人多注意一下议会的动静。先把此事给确定再说。”

“这自然没问题。”李云睿笑道。议会里头的警卫都是警察系统派出的,想得到第一手消息对于警察厅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说完,李云睿忍不住追问了一句,“厅长,人民党真的不会打过来么?”

“就我看,人民党的心思根本就不在这件事上。不用疑神疑鬼的。以后你不许再提此事。”余晨不想纠缠无聊的想法,于是对李云睿态度强硬的下了命令。

江苏现在只剩了苏南,地盘不大,又加上交通便利,所以议会采用的是每月定期开会。如果有什么特别事情,会临时召开会议的模式。毕竟这帮议员都是有自己产业的人,也不可能长时间把精力放到议会中来。这次可巧是议会召开日,大家也就纷纷跑来参加会议。

虽然主要议题是关于桑蚕集中养殖的问题,但是初期关于人民党军队动向,以及是否有对江苏采取军事行动的疑问,让留在江苏的议员们围着刚从根据地回来的议员问个不停。好不容易得到了比较确切的消息,“人民党根据地,至少是安徽根据地一切正常。”这才让忧心忡忡的议员们感到好了很多。

“我们这次从安徽回来之后,最大的感觉是,人民党极为重视桑蚕业。我们所到之处,没有见到不到桑树的。所到之处,没有不建设缫丝厂和丝绸厂的。咱们江苏比不上人家,可不仅仅是因为人民党与洋人做买卖的事情。是咱们江苏政府在此事上远没有人民党重视。我和其他一起去安徽的议员们都觉得,在这事上,我们得迎头赶上。”代表团领队张玉通面对江苏议员们大声说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