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一百五十四章 划地和份额(九)

顾人玉长相和名字差不多,很有些江南的秀丽。只是当眼睛里面充满了畏惧,嘴唇也因为紧张而扭曲的时候,看上去就狰狞起来。

余晨的副官张志鹤并不在乎顾人玉个人感受,他冷漠的说道:“顾先生,整个事情大概就是如此。到了这时候你也该有些担当,赶紧退聘吧。”

“我是在江苏,不是在安徽。余厅长,人民党已经能管到江苏么?”顾人玉说话的时候嘴唇颤抖着。他在心态上已经以江苏都督王有宏的“舅爷”自居,不理会张志鹤,顾人玉对着一直默不作声坐在椅子里面的余晨说道。

“哼!”张志鹤冷笑了,他没想到顾人玉此时的胆子这么大,“顾先生,你以为你是谁?既然你现在在江苏,你和王都督之间到底谁说话算数?让你退聘你就退。”

顾人玉实在没想到自己千辛万苦脱离了人民党根据地,结果在江苏,人民党一封信函依旧能让自己所有策划化为流水。这股气气恼就别提了,他大声问道:“王都督就怕了陈克么?”

卖女求荣的事情并不光彩,余晨打心里头就很看不起顾人玉。只是在顾人玉正式退聘前,他也不想做得太过分。没想到顾人玉如此不开眼。王有宏怕不怕陈克根本不是顾人玉这种商人能够插话的层面。一个小小的商人还想跳动这两人之间的矛盾么?余晨不太清楚人民党会怎么对付顾人玉这等人,身为警察厅厅长,余晨想弄死顾人玉就跟弄死个臭虫一样。至于理由么,不用别的,只是顾人玉这等挑拨的话,王有宏就不可能容得下顾人玉。

至于张志鹤就更加恼火了,顾人玉问话是直接对着余晨问的,这摆明了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张志鹤自打余晨出任监察官的时候就跟着余晨,现在是余晨的副官,哪里是顾人玉这么一个小小的商人能轻视的对象。压住上去大耳刮子抽顾人玉的强烈的冲动,张志鹤追问道:“顾先生,退聘的事情你退不退。”

不管是挑拨也好,装委屈也好,顾人玉的核心还是不想退聘的。他努力想搭上王有宏这条大船,眼见着顺风顺水,就在最后一步被生生的被人民党给坏了自己好事,顾人玉哪里肯赏罢甘休。听张志鹤这么问,顾人玉硬着脖子说道:“余厅长,咱们是在江苏啊。”

余晨本来还想保持冷静的,只是顾人玉激动之下站的离余晨过近,几星口水都喷到了余晨脸上。余晨再也按捺不住,他站起身来一耳光就抽在顾人玉脸上。张志鹤见余晨动了手,也不用再与顾人玉口头上纠缠什么,他一拳就轮到了顾人玉脸上,旁边的几个警察跟上去一通拳打脚踢。痛快的发泄了努力,张志鹤把顾人玉拽起来,军法处打人捆人这是行家里手。顾人玉方才好些地方被痛击,一时连呼痛都做不到,此事好不容易缓过来劲,正想喊,一团破麻布就给塞进嘴里,立刻堵住了顾人玉的声音。一行人随即把不停挣扎的顾人玉给拖进外面的大车里面带走了。

“余厅长,接下来怎么办?”张志鹤消散了努力,满脸轻松愉快的问余晨。

“请顾小姐出来。”余晨答道。

过了片刻,顾薇在几个警察的环绕下出现在余晨的面前。顾薇和她父亲长得颇像,是个非常秀丽的江南美人,瓜子脸,大眼睛,白皮肤。因为这些天根本没有出过门,肤色中比较缺乏血色,看起来反倒更有些沉静的味道。

余晨用饱含恶意的视线瞪着顾薇,如果顾薇长相不怎么样,余晨可能还不会如此心生反感。既然顾薇是个美人,余晨就坚信顾薇就是个狐狸精。为了这么一个狐狸精,差点引发了人民党与江苏的冲突。祸水啊!这就是祸水!

能对顾人玉采取暴力,余晨却不能对顾薇采用什么暴力。顾人玉在江苏,归王有宏管。人民党明明白白的告诉王有宏,顾薇是人民党的人,打狗还得看主人,无论余晨心里头沸腾着如何的负面情绪,表面必须客气些。

“顾小姐,我等奉命将你送回安徽去。”余晨起身说道。

没有余晨想象中的茫然,顾薇上下打量了余晨一番,又看了看周围的几个警察,这才开口问道:“请问您是哪位?”

“在下是江苏警察厅厅长余晨。”

“为什么要把我送回去。”顾薇继续问道。

余晨原本以为顾人玉已经这番德行,他的女儿应该不是什么人物,听顾薇如此有条有理的问话,倒是大出意料之外,“这……,人民党说你父亲涉嫌贩卖人口,根据人民党的《婚姻法》条例,要我们来保护你,把你安全的送回安徽。”

“那我父亲呢?”

“顾先生么,我们先把他带走问话了。”

听到父亲被抓,顾薇并没有激动,更没有慌然失措,她盯着余晨看了一阵才说道,“就算是我父亲涉嫌卖女儿,你们也不能没收他的财产。”

整个屋里面安静了,没有人想得到顾薇这个女孩子居然能够冷静的说出这等话。是不是没收顾人玉的财产本来大家也没确定,不过顾人玉“小小的破财”是势在必行的事情。可是顾薇这么当面说出来,后面反倒不好办了。

“你说什么?!”张志鹤一脸凶相的站到顾薇面前喝道。

顾薇并没有被张志鹤吓住,她平静的答道:“我父亲就算是要卖我,那也是我们父女之间的事情。他一生辛辛苦苦的积攒起的家产,却不能因为我们父女之间的冲突,被别人借机给夺了。”

张志鹤一时间竟然找不到应对之词,片刻之后他才说道:“顾小姐,你爹都要卖你了,你还替他想,这是何必呢?你觉得这件事完结之后,你爹还会认你么?”

“这件事他本来就已经不认我了,”顾薇说到这里,脸上终于有了一丝难过的神色,“若是只是我们两个人再不相认,那自然不劳诸位。但是有人向趁此事谋夺他的家产,我既然已经牵扯的这件事当中,就不能坐视不理。”

余晨冷冷的看着顾薇,心里面是一阵忌惮。人民党都教出来一群什么人啊。明明是一个女孩子,眼瞅着要被她父亲给卖了,到了这个地步依旧没有失去冷静。原本王有宏想娶个人民党的女老师,余晨就觉得很是奇怪。听说女方坚决不从,余晨还觉得这女孩子撑不了多久。没想到现在不仅事情全面翻盘,这女孩子在最后时刻还能顾及到她父亲的财产。一般的男人也不会这么胆大心细。

“顾小姐,我们奉命把你送回安徽,别的事情我们管不了。你现在收拾一下跟我们走。”余晨说道。

“余厅长,人民党根据地是让你们把我送到哪里?”

余晨听了这话,心头一震,人民党是请王有宏把顾薇和顾人玉交给人民党设在南京的联络站,王有宏也是这么给余晨下达的命令。可是前后这么一对应,余晨发现顾薇难对付的地方。她既然还试图保住她父亲顾人玉的财产,把她交给人民党的联络站,顾薇可是有充分的机会采取行动。王有宏并不想贪图顾人玉的那点子财产。对王有宏来说,把顾人玉这个讨厌的家伙撵出江苏就行了。

阎王好见小鬼难缠,相动顾人玉财产动手的其实是警察局。现在江苏经济并不好,警察局也是颇为艰难,有大好机会,只要顾薇这个烫手山芋离开江苏,顾人玉好歹也得脱几层皮。这不是余晨个人贪财,警察局也得吃喝。可眼前的这个好机会竟然眼瞅着要被顾薇给破坏了。

“让你去哪里你就去哪里,说什么废话。”张志鹤怒道。

余晨可没有这么幼稚,此时正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时候,如果因为这点子钱闹出事端,他也不好向王有宏交代。人民党现在恼火的是顾人玉。可明显人民党很器重顾薇,如果顾薇向人民党申诉,结果人民党再发道公函过来,那时候余晨就难办了。

想通了关节,余晨笑道:“我们奉命把顾小姐送去人民党的联络处,您现在收拾一下东西和我们走吧。至于你父亲的财产,我们不会动。只是他收的聘礼是要退的。”

这是他第一次对顾薇使用了敬语,倒不是余晨怕了顾薇,而是他不自觉的对这位难对付的女性表示了自己的敬意。

事情最后解决是在五天之后。顾人玉在警察局里面好好的被痛打了几顿。聘礼更是三倍奉还。在人民党代表的斡旋下,顾人玉满怀愤恨的带了细软与钱财准备前往浙江。他在南京置办的宅子店铺等家产,人民党联络处以相当合理的价格买了下来。

顾薇则等这些事情达成了协议之后,乘船前往安徽。父女两人到最后也没有再说话,恩断义绝也是必然的事情了。

一场看似可能引发战争的事情能这么结束,余晨在接受这个结果的同时,对人民党有了极大的忌惮。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