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一百四十八章 划地和份额(二)

陈克深深的知道一件事,如果不是生在新中国,是不可能自小接受全面的社会和政治教育的。自打从初中开政治课。政治课上讲的都是实话。例如银行。

中国人民银行是执行货币政策,负责货币发行的,它自己不是商业银行。负责存款与贷款是农业银行、建设银行、工商银行等。如果不是自小被迫强制背诵,陈克是不可能再后来网络上逐渐建立起对货币的重要认识。例如,人民币是一种法币。

在1911年,根据地的货币十分独特。人民币是当时世界上极为罕见的“法币”,同时期的其他货币都是有“抵押物”的。这些货币基本都是与黄金挂钩。拿着货币就能去银行兑换黄金。英国、法国、德国、美国等大国都采用金本位。

根据地的银行既然是完全抄袭新中国的银行,那自然不可能发行这种金本位货币。所以陈克终于有点理解为什么历史上党如此重视合作社。根据地的银行,合作社,通过扭曲供需,只采用人民币进行交易的方式,强制人民使用人民币。例如根据地内部就已经极大的消灭了金银与铜钱在交易中的使用。

根据地的人民币其实抄袭的是党的粮食抵押物政策。人民党不允许私人从事粮食贸易,所有粮店统统国有。在国有粮店里面,粮食价格被钉死。荒年也好,丰年也好,统统不变。由于国营粮店只收人民币,根本不接受其他货币和金银的交易。人民币的信用就这么建立起来了。

这对内倒也没什么,对外就出了一个问题。各国对人民币的币值有着一种强烈的质疑。拿着人民币只能购买商品和粮食,身为外国人的话,连用人民币直接购买粮食都办不到。因为你没有户口本。唯一可行的是去饭店吃饭能使用人民币。

陈克的理念完全来自政治课本,“货币是一般等价物”。问题是国际贸易中,外国不存在无条件接受陈克理念的义务。没有真金白银,或者能够直接兑换真金白银的货币,人家就是不相信你。

“这就是咱们不得不采用外国银行服务的原因所在。”根据地的新任财政部部长秦武安慢悠悠的说道。秦武安也是“老革命”,先前一直在后勤部门工作,不爱说话,该说话的时候也从来不退缩躲避。

与会的同志们都是财政部的干部,这些基本理论都再清楚不过,无须秦武安专门强调。外国人肯定不接受只能在中国局部地区通行的纸币,大家虽然觉得遗憾,但是也不觉得多难理解。而反过来讲,赚到的那些外国货币,靠的都是根据地人民的辛勤劳动力。想通了这点之后,大家也没有了囤积货币的想法。

说完了金融问题,秦武安就说到了实际问题,“中央想在广东建立一个椰子的初级加工厂。”

“为什么不建设在根据地?”立刻有人问道。既然一切都是劳动的结果,那么根据地的干部只害怕没有就业机会。

对外贸易与根据地内部的经济运转是两码事。陈克反复强调过马克思所说的“惊险一跳”。也就那句“从货币到产品,产品再到货币的过程也就是资本增值的过程是个惊险的跳跃”。生产出来商品,卖不出去,那么生产商是要死人的。

根据地人人有地种,这是靠了土改。而人人有工作,靠的是当前中国绝对匮乏的社会现状导致的国内市场,对外贸易中人民党把这“惊险一跳”的风险给全部承担起来。既然中央决定开设椰子加工这个产业,经济部门的干部本能的认为应该把这个产业设在根据地,以增加就业。

“中央想把这个产业设在广州,一来是因为广州距离菲律宾很近。运输成本低。另外我们还想在广州进行布局。”秦武安解释道。

“布局的话,广东地方政府会同意么?”

“安全性如何?”

同志们纷纷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我们会派部队保护这些布局的产业。”秦武安继续解释道。

“广东政府会同意我们派部队驻扎广州?”同志们更加意外了。

秦武安语音轻快的答道:“如果他们不肯让我们派部队过去,那就说明广东政府是反革命政府,我们有必要现在就解放整个广东。”

这个回答已经把道理说到了极致,财政部的同志不再纠缠安全问题,而是把话题转回到最初的工厂设置上去了。

“如果我们每年加工一亿个椰子的话……”秦武安刚说了一个开头,就看到同志们惊愕的瞪大了眼睛,他不得不进一步解释道,“中央的打算是把这个规模上到十亿。初期的话,我先往一亿上说。”

已经没人再吭声了,实实在在的数字这玩意足够说明一切。同志们静静的听着秦武安继续介绍。

“一个工人一天能够初级处理50个椰子的话,一亿个椰子就需要200万个工作日。”秦武安自己已经惊讶过,现在能充分保持平静,“这些最初处理过的产品,果肉,果壳,果汁,棕毛都是初级工业品。这些初级工业品,一部分送回根据地进行深加工,一部分就在广州继续加工。所以整体上看,在广州需要一个人数超过四万的大型联合加工厂。”

“这等于是新建了一个大城市啊!咱们这么多县城,哪个县城也没有四万人呢。我觉得还是把这产业放在根据地吧。”负责农产品加工的吕正韬说道,“费这事还不如直接解放了广东拉倒。”

“广东以后肯定要解放,不过咱们现在强行冲进去的话那就不是解放,顶多是个征服。中央认为这么干不行。”秦武安解释道。

打仗不是财政部的事情,吕正韬也就是这么一说而已,“那产业布局就这一点,在广州开办工厂?”

“这么大的工厂等于是新建了一座城市,工厂设备需要动力,这么多人要吃要喝,自来水也得上。这估计得把整个广州重建一遍。在这个过程中,咱们一面进入农村发动群众,一面和广东各方面的守旧势力进行斗争。最终的武装斗争,这是中央做主的事情。”

财政部的同志们不少也都是军队出身,对军事斗争自然不陌生。不过这种斗争方式到还是挺新奇的。正有人准备发言,却见秦武安继续开口说话,大家就把话暂时给咽回了肚子里面。

“至于全面布局的事情,广东缺煤,我们前期也不可能有那么多力量去建设新广东,煤得从安南煤矿往广东运。所以椰子来自菲律宾,煤来自安南。设备和组织人员来自咱们根据地。这个布局里面,需要咱们财政部在金融上进行支持。至少这个预算得拿出来。”

这下没人接腔了,牵扯国际与国内,包括根据地多个部门,的确需要一笔庞大的预算。秦武安轻描淡写的一番话,描绘的是一个复杂又清晰的局面。过了好一阵,吕正韬问道:“这明显是陈主席提出的设想啊。”

“中央最终决定通过这个计划了。”秦武安知道陈克不想什么事情都把他的名号推在最前面,在以前这么做还是可以的。人民党发展到现在的规模,要凸显的已经是党中央的领导。

“那椰子就这么好?”吕正韬继续问道。

“椰子好不好,深加工都是在根据地完成的。到时候大家就看到了。”秦武安给了一个不是答案的答案。

“这件事情能有那么容易么?且不说招收四万工人的难度,管理这么多人难度更大。我还是觉得把这个产业放到咱们根据地更合适。”吕正韬负责农产品加工,对劳动密集型企业的组织困难深有感触。人民党规模最大的工厂也不过千余人,这个远在广东的企业居然需要四万人,他怎么都感觉不靠谱。

秦武安正想继续说服,却听到负责统计的王凤山笑道:“既然中央决定了,更详细的步骤以后肯定会告诉我们。倒是我从没见过椰子是什么,秦部长,你得弄几个让我尝尝啊。”

听完这话,会议室里面一片哄堂大笑。哄笑声中,秦武安坦然答道:“外面就有,我现在就弄进来给大家吃。”

美国是建立在完全个人主义基础上的国家,驻华公使在这方面很有美国国民的民风。更准确的说,洋溢着美国统治阶级的风范。他本想在这比买卖中收取一笔好处费,可是想来想去他觉得这么做真的是不合适。这种怠惰的态度有辱他祖上贩奴的辛苦,有辱他家族在西部烧杀的悍勇。

公使先生放下了波士顿银行的事情,一面拍电报让家族成员以最快速度乘家族的快船赶到菲律宾。一面利用了手中的职权,让菲律宾官僚系统发挥出空前的效率,两天内注册了一家美国贸易公司。十天内第一船椰子就给送到了根据地。

椰子在菲律宾太便宜了,便宜到不要钱随便捡的地步。这家公司需要的就是派船在菲律宾岛屿间巡游,指挥人把椰子运上船,然后向下一个岛屿前进。公使的公司需要的仅仅是收集搬运的人力。王斌也不客气,直接注资这家公司,双方敲定了购买船只的合同之后,王斌与公使先生讨价还价,最后把椰子价格定在一美元120个的价位上。至于人力,人民党保证向公使先生提供人力,至少根据地立刻就能派出搬运椰子的人手。“美国作风”与“根据地速度”的结合,创造了1911年商业行为上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

财政部的同志们都是第一次吃到这种水果,硕大的椰子摆上桌,也算是见多识广的同志们被吓了一跳。

“这么大个玩意怎么吃?”王凤山讶异的问道。

秦武安把一个裹着的布包放在会议桌上,拉开布,一堆小刀和芦苇杆露了出来。“在上头剜个口子,把芦苇杆插进去,先把里面的汁水吸出来。”

同志们拿起刀,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按照自己的习惯剜了口子,插上芦苇杆吸了一口汁水。除了王凤山一口把吸进去的椰汁喷出来之外,其他同志倒是很享受的模样。

秦武安凑上去闻了闻,笑道:“这个椰子坏了,我再给你拿一个。”

一面大叹自己倒霉,王凤山到没有计较,在新拿来的椰子上开了口子,稍微谨慎的吸了一口,一股清甜的汁水顺着芦苇杆进入嘴里,令他精神一爽。

一片赞美声中,大家喝干了椰子汁。秦武安让同志们把椰子切开,雪白的椰肉散发着香气显现在大家眼前。

“椰子肉也能吃。”秦武安介绍完就发现自己这话可能有些多余,就在他说话间,已经有人开始用刀切下来椰肉送进嘴里。

“不光是汁水能喝,椰肉能吃。椰肉还能榨油。椰肉还能酿酒。”秦武安拿出了两个瓶子,一个里面装着清澈的椰油,一个装了椰子酒。

他又拿出几个棕毛长短不同的毛刷,“椰子壳里面的棕,还能做刷子。椰子壳能烧炭,能做扣子。总之,利用率极高。”

王凤山满意的吃下一大块椰肉,带着疑惑的神色问道:“这等好东西美国人怎么肯交给咱们来做?”

“交给咱们做,和咱们合作的美国人个人可以获得最大的利益。而且在亚洲,缺乏加工能力,缺乏咱们根据地这样有组织的劳动力,很多原材料根本利用不起来。咱们知道该怎么加工,可是规模小了根本不赚钱。规模大了,又投资不起。打铁还得自身硬,不能像咱们这样,一笔投资就能下去就能用出去几百万美元的话,椰子虽然好,可不是什么样的人都能把事情办好的。”秦武安给出了答案。

就在秦武安和同志们谈起投资,劳动力组织,生产资料投入,以及原材料规模化之间关系的时候,美国公使和王斌坐在一起点起了马尼拉雪茄。

忙活了快一个月,波士顿银行的事情也拖延了快一个月,但是美国公使明显看起来心情愉快。波士顿银行的事情是个长期艰苦的谈判工作,但是自家赚到钱可是现钱。人民党出手阔绰,商业上非常有思路。例如入股新的公司之后,购买十几艘运椰子船只的钱掏得很爽快。椰子行业投资大见效慢,单个的椰子卖的价格高了没人买,价格低了不赚钱。只有上规模才能上效益。

喷了口烟,公使笑道:“我一直听说王先生精通生意,这次合作才发现,果然是名不虚传。”

“每个人都能做生意,但是可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能和公使先生合作的。”王斌也笑道。

这样直率的表态让公使很满意,他开始给王斌上课了,“波士顿第一国民银行创立于1859年。1903年与马萨诸塞银行合并后,仍称波士顿第一国民银行……”

王斌一面微笑的听着,一面在心里面回忆着人民党的调查结果。波士顿财团是美国最老的垄断财团之一。它是由19世纪经营奴隶贸易而致富的波士顿地区的洛威尔、劳伦斯、亚当斯以及洛奇等家族同新兴的肯尼迪家族联合组成的。当时,这几个家族把从海外殖民掠夺中积累起来的巨额资金投资于商业银行、保险事业和投资公司,并依靠这些金融机构提供资金,经营纺织、制革、制鞋、服装、食品以及化工等轻纺工业。由于轻纺工业发展迅速,至20世纪初,波士顿这几家世代互相通婚的家族,便以波士顿第一国民银行为核心,形成了波士顿财团。美国公使是波士顿财团的人,从他的姓氏劳伦斯就能看得出来。

问题在于,波士顿财团在工矿企业方面的实力不及东部大财团,它所控制的工业原来主要是轻纺工业。人民党一直是和美国重工业财团合作,例如摩根和沃克菲勒。如果与波士顿财团合作,不仅仅对人民党的重工业发展毫无帮助,更有可能引发重工业财团的不满。这就得不偿失了。

不过人民党也不愿意真正得罪波士顿财团,毕竟他们现在是人民党生丝最大的买家之一。这也是美国公使敢于如此直言不讳要求合作的原因。

“金融合作是个需要长期考验的合作,也不在乎这一时半会儿。倒是我们想购买纺织设备,公使先生应该是有兴趣吧。”王斌笑道。果然如王斌所料,公使先生立刻转移了方向,把与波士顿银行合作的事情又推到了一边。

王斌可以用合作来暂时搪塞波士顿财团,不过当真正的合作大头摩根财团的代表出现在王斌面前,并且要求王斌在金融上与摩根大通银行合作的时候,王斌终于认真起来。

人民党到现在为止的重工业,钢铁业也好,合成氨也好,都是与摩根财团合作的。这家财团的风格是粗暴冷淡,虽然比不上沃克菲勒财团把解放黑人送进矿山劳动致死,也没有用大炮机枪横扫煤黑子的壮举。虽然那群煤黑子人均2.4支枪,依旧被沃克菲勒财团的私兵打得尸横遍野。

但是王斌依旧不喜欢摩根财团的态度,摩根太喜欢参与金融业了。只要有一点机会,他们就不会放过。

不过王斌依旧热情的接待了摩根财团的代表。因为在这件事情上,陈克的态度非常坚定。“为了中国的利益,我们甚至要和魔鬼打交道。既然要与魔鬼打交代,何不选择最强壮的那个?”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