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一百四十三章 极不情愿的妥协(十六)

庞梓被关禁闭的事情很快就被中央的同志知道了。庞梓对袁世凯的私仇大家都知道,也没人觉得这种想法有什么问题。这件事所引发的震动在于,一个人和组织的关系到底是怎么样的。武星辰干净利落的处理方式在不少人看来,未免是有些“简单粗暴”了。

武星辰并没有认为自己做错了,他私下找陈克的时候或许还有些惴惴不安,陈克的话让武星辰放下了心,“武司令,你对这件事的判断很正确。个人与党组织之间的关系没有可以太多讨论的地方。我们不是来聚义的,我们是因为共同的目标来革命的。”

“庞梓同志也不是为了自己的私利,这点我可以打包票。”武星辰答道。

“我知道。庞梓同志对袁世凯的仇恨也是很正常的。不过庞梓同志肯定觉得自己受了委屈。这思想教育工作可会遇到很大的抵触啊。”

听着陈克温和的语气,看着陈克明亮的眼睛,武星辰并不太敢试探陈克,他干脆说了实话,“陈主席,我对庞梓同志有很大的期待。我希望他能够承担的起更多重要的工作,所以我不想让他在思想上有任何错误。”

说完这些,武星辰仔细注意着陈克的表情。果然如武星辰所料,陈克一点意外的神色都没有,也没有为了让武星辰主动说话而做出的什么故作高深的模样。“希望自己亲近的同志能够进步,人之常情。但是庞梓同志想经过这次的考验,会很艰难。这不是关个禁闭,或者找政委谈话就能轻易解决的。”

这本是非常普通的谈话,不过武星辰却觉得背后有些发凉。从最早认识陈克开始,他对陈克就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畏惧。武星辰见识过很多人,这些人给武星辰的感觉各式各样,喜欢或者不喜欢,认同或者不认同。哪怕是敌意很重的那些人,武星辰也没有这样感觉到畏惧。

在武星辰看来,陈克与众不同的地方并不在于陈克渊博的知识,广博的见识。只要有时间和精力,能做到这些的人很多。人民党通过各种学习,把现代知识不管教给同志们,陈克曾经看着“神奇的能力”现在已经并不令人意外。

随着知识与认识的提升,有一样东西让武星辰却越来越忌惮,无论表象如何千变万化,任何人归根结底都是要为自己打算的。利他也好,共有也好,共产主义也好,社会主义制度也好,在武星辰看来,这都是为了解决眼前的事情必须采用的东西。

但是在内心里头,人民党这么多优秀的同志们与陈克还是极大不同的。大家都认为有一个终点,只要能够越过这条线,就可以获得安全与稳定的一切。可是在陈克身上好像并没有这种界限。陈克好像从来不会停歇,总是向着更加深远的地方前进。

所以陈克看着很大度,因为同志们所经历的一切艰难困苦,陈克好像早就经历过了。所以陈克的态度看似“宽容”,实际上只是他觉得眼见到的一切都不稀奇。跟随着这样的人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武星辰自己心里都没底。

借着庞梓这件事,武星辰问道:“陈主席,一个人难道不能为自己的利益考虑一次么?”

“当然可以,次次都为自己考虑也没问题。”陈克笑道。

“我是觉得庞梓的考虑和你的考虑有那么点不同。你觉得区别在哪里?我是说以个人考虑的角度来说的话,区别在哪里?”武星辰想听到些在组织纪律之外的解释,如果总是那大道理,总是要考虑整个人民党的利益,武星辰觉得自己会疯掉的。

“庞梓同志啊,他认为他和袁世凯之间的事情没有结束。在他决定干掉袁世凯的时候,他认为这是一件事的结束。但是在我看来,想干掉袁世凯的时候,这是一件事的开始。”陈克没有讲组织纪律,果然顺着武星辰希望的东西讲了下去。

可是这回答也未免条约太大,暂时超出了武星辰的理解能力之外。他皱着眉头想了好一阵,也没能把事实与这个理论联系起来。

“他和袁世凯结了仇,这件事怎么是开始呢?”

“他和袁世凯结仇,是大家起义这件事的结果。庞梓同志认为他起义那件事并没有结束,他本以为起义的结果将是他们的胜利。可是事实的结果是大家的惨败,好多亲人被杀。庞梓同志没有认为参加人民党的革命是一件全新的开始。他还试图为以前的失败弥补。我个人觉得这是一种赎罪的心态吧。他本人还被自己的想法牢牢的钉在十年前的那次失败中动弹不得。在这件事情上,我很同情他。”陈克答道。

“你的意识是说,因为庞梓同志认为咱们的革命与当年景廷宾大叔的造反是一码事,至少敌人都是一样,所以他认为组织上在对待袁世凯的问题上应该照顾他?”武星辰恍然大悟。

“我个人是这样认为的,不过具体是不是这样,那还得问庞梓同志本人才行。”陈克的声音依旧很平静。

武星辰连连点头,这么一说,他对于问题所在已经完全清楚了。和庞梓一起出生入死,武星辰知道庞梓其实是个很恋旧的人。如果不是逼到这个份上,他是绝对不会投奔人民党的。当然,庞梓本人也是讲意气,加入了人民党,庞梓也就卖命的干。可是,在认识上,庞梓就现在与革命有着很大的不协调之处。

“我现在就去找庞梓谈。”武星辰激动的说道。

“先别着急,既然把庞梓同志关了禁闭,那不妨就让庞梓同志先冷静一下。我觉得此时庞梓同志对抗心还是很重的。”

事情和陈克预料的差不多。庞梓万万没想到自己会被武星辰武大哥关了禁闭。庞梓的性子比较极端些,被关了禁闭的事实让庞梓反倒觉得自己可以不用管那么多了。在禁闭室里头住了一晚上,放下了心态之后,庞梓他在禁闭室里头大声喊叫,痛斥袁世凯以前对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以及袁世凯存在对于人民党的威胁。

吵嚷了半天没人搭理,庞梓终于累了。靠在狭小的禁闭室里面喘着气,庞梓的心思就又开始走了极端。自己的功劳根本不被认同,就这么一点点的小事却被揪住这么狠整。这人民党的组织到底准备干什么?平日里自己怎么说工作的事情都不会有这样的下场,难道是早就有人想整自己,现在找到借口就下手么?

如果有这样的人,肯定不会是武星辰大哥。武大哥就算是变了,平日里从来也是对兄弟们肝胆相照的。背后使坏的绝对不是武大哥。

那么到底是谁想这么干?庞梓从陈克到尚远,再到他认识的人,想了一圈居然没有想明白。越想越是焦躁。庞梓蹦起来猛踹禁闭室的大门,“放我出去!听到没有,放我出去!”

禁闭的目的就是让人冷静下来,解释的大门根本踹不动。外面的警卫对这种事情见多了,虽然庞梓这种高级别的干部还没有进过禁闭室,其他关禁闭的同志充分展现了禁闭室的威力。大骂的有,大哭的有,寻死卖活的也有。不过关几天之后,这些同志能够静下心,总是对恢复情绪有一定的帮助。在禁闭室里面闹腾,说明人没事。如果根本不闹,反倒会让人担心出事。

经过一天的禁闭,庞梓算是有点知道厉害了。人是需要别人的互动才能确定自己的存在,庞梓是个爱热闹的家伙,突然这么孤孤单单的被扔在一个小黑屋里面,他也有些顶不住了。

“是不是我错了?”这个念头终于冒了出来。

原先总想着自己没错,肯定是别人的错。这种情绪中庞梓还是敢闹腾的。怀疑起自己之后,庞梓想着自己加入人民党之后的事情,竟然完全茫然了。

一定要说加入人民党之后的感受,庞梓觉得只能用“人多,规模大”来形容。当年景廷宾大叔的起义,那可是集结了河北与山东几十路的好汉。每一路好汉都有自己的人马。的确是有几万十几万的兄弟,可是庞梓能够见到的没多少。核心人员就那么几十个,丫丫叉叉实现扫过的满打满算不过是几千人。那时候因为粮食供给,庞梓还真的不敢真心去和其他好汉那里。人家开口就是吃喝用住,庞梓一个年轻后辈在这等事情上根本没有发言的余地,更别说他也根本解决不了。

在人民党这里说是多少人就是多少人,部队编制,调动可没有什么约莫的虚数。每天早操晚操,就是点名时间。部队少一个人就得弄清楚到底怎么一回事。在这么一个大团体里面,庞梓必须学习与同志们合作。参谋部,后勤部,各种部门都有自己的职务,光弄明白出了什么样的事情后要去找什么样的部门解决问题,这就花费了庞梓相当的时间。

除了最基本的合作,还要开各种会议,参加各种学习。以往江湖上都是命令式的模式,你投到我门下,那就得听我的。在人民党里面,庞梓接受到的教育则是,任何工作都得让所有同志弄明白,知道自己所处的工作位置。

作为“土匪作风”的典型人物,庞梓可没少与同志发生冲突,也没少挨批评。

但是这个团体的所有不适应,庞梓都能接受。因为工农革命军讲平等,讲民主。事情都是放到桌面上说,不玩什么心眼。当面说清,大家也不用再整日里想着那么多勾心斗角的事情。和江湖上一比,工农革命军是个让人舒心的地方。庞梓把政治工作撩给政委管,自己专心打仗就行了。

直到被武星辰大哥扔进禁闭室前,庞梓认为自己的日子过得还行。如果能够报仇雪恨的话,那这日子再过多久,庞梓都不会有太大的不满。

可是他现在偏偏被武星辰大哥扔进黑暗的禁闭室,这份痛苦与内心的煎熬远超出庞梓的想象之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