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一百四十二章 极不情愿的妥协(十五)

武星辰回到人民党接受政审的时候,中央做事很有自信,党的政治工作绝对能够凌驾传统的个人权威之上,所以依旧保留了武星辰山东军区司令的职务。庞梓弄不明白这么细致的问题,他加入山东根据地后自然还是跟随武大哥。在大事上,庞梓还是愿意和武星辰多商量。

人民党商讨这次“袁克定刺杀事件”的结果让庞梓很不爽,倒不是因为经过讨论最终发现阴谋的策划者很可能不是袁克定,袁克定只是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上。党内以陈克为主都试图和平对待北洋,除了严惩袁克定之外,猪腰打击对象是幕后的黑手。庞梓认为对幕后的敌人必须严惩。问题在于,对于袁家,特别是对袁世凯也得严惩。

挑战陈克的建议明显不现实,庞梓想把严惩袁世凯放到人民党党内的决议中去难度极大。靠庞梓自己是不可能的。所以庞梓就跑来找武星辰。

“这不可能,对待袁世凯和北洋的决定党委已经有了思路。”武星辰果断的拒绝了庞梓的要求。

“武大哥,党委别的决议我都支持,但是对袁世凯的态度上就不能照顾一下咱们兄弟么?”庞梓苦苦哀求,“他杀了咱们这么多人,现在党委的态度里头,反倒认为袁世凯也是被害者。这不公平。”

“庞梓同志,我们首先就是人民党党员,党的决议不管到什么时候必须遵守。这是最基本的组织纪律性。私人恩怨必须放在组织纪律性后面。”武星辰说的斩钉截铁。

“武大哥,咱们出生入死,不求报偿,就这么一点事情都不能答应么?那袁世凯并不是无辜的。”庞梓没有被武星辰几句话就给说服了,他反倒力图说服武星辰。

武星辰冷着脸说道:“庞梓同志,成为人民党的党员,那就得始终如一的服从人民党的纪律。这不是说大多数时候你是人民党的党员,到了少数时候就可以不是人民党党员了。任何时候,你都得是人民党的党员,始终如一的服从纪律。”

“那……,那咱们人民党总得照顾一下咱们自己的同志吧?而且我也没有说要干坏事。袁世凯本来就是个大反革命。以后咱们也会和袁世凯打仗,也会和北洋打仗,现在先把袁世凯弄下去,以后不也少了很多麻烦。”庞梓并没有打算放弃,依旧“据理力争”。

武星辰终于有点失去了耐心,他无奈的从鼻子里头重重出了口气,“老三,你好像根本不想服从党委的决议啊。”

“武大哥,我是想让党委给咱们兄弟出口气。就这一次,以后我再也不会要求党委做任何事。”庞梓紧皱着眉头说道。

武星辰再也忍不住了,他情急之下用左手是指在桌面上连着戳了几下,这才说道:“一次不服从党委就说明你不愿意服从党委的决议。还用有下次?老三,什么时候都不能把自己的态度凌驾在党委之上,这就是组织纪律。这是个原则问题。任何一次都不行。”

“那合着这辈子就只能给组织卖命,组织就不给咱们出头了?”庞梓看说服不了武星辰,干脆把心里话都给说了出来。

“打倒袁世凯是个必然的大方向,只要袁世凯不死,咱们肯定能够看到这天。就算是袁世凯运气好,死的早,北洋也肯定是跑不掉的。但是什时候动手这是得由组织上定下来的。老三,你在党委会上不是不能发言,但是你自己不争取,现在又准备做什么呢?”武星辰恼怒的反问了。

“我在党委会上说了没用,陈主席摆明了不想这次对姓袁的动手,你让我说什么?”

“这不是陈主席的意思,这是党委的意思。你要是觉得这是陈主席一个人的意思,你不用来找我,你去找陈主席说这些去。”武星辰已经不愿意再费尽心力的去说服庞梓了。他毕竟是接受过政审的人,想通过政审的第一条,就是得认清党组织与个人的关系。人民党的组织纪律中规定,个人必须服从党组织的决议,在这件事情上没有任何讨论。如果个人不服从党组织的决定,没有商量,肯定是个人犯错无组织无纪律的错误。

庞梓现在的所做作为,已经犯了严重的组织纪律错误。如果庞梓在会议上据理力争,党内的公开讨论的组织纪律还在保护庞梓,鼓励公开发言,鼓励同志们说实话,这是党组织的基本组织纪律之一,属于党内民主的范畴。但是私下拉帮结派,试图以个人行为反对党组织的决议,那可就是绝对不能容忍的错误。

武星辰出于兄弟的情谊,还试图说服庞梓。若是别人,武星辰早就撵人出去了。不仅要撵人,在党委会议上,武星辰还要公开批评庞梓这种极端错误的行动呢。

庞梓以为在这件事情上自己的要求并不过份,自己服从党的指挥,为的就是党在最需要的时候帮着庞梓完成心愿。到现在为止,庞梓都出色的完成了任务,现在庞梓是真心有求于党组织了,党组织怎么都得给个面子吧。更别说,袁世凯不仅仅是庞梓的敌人,同样也是人民党的敌人呢。

看着气愤的武星辰,庞梓觉得很委屈,该气愤的是他庞梓才对吧。辛辛苦苦干了这么多工作,到头来竟然连一点自己的要求都不能被满足。可是听武星辰的话,庞梓居然还错了。越想越觉得冤枉,庞梓大声说道:“武大哥,你变了。当年你义薄云天,从来都把兄弟的事情当自己的事情。现在你为了自己的官位,再也不把兄弟们的仇放心里了。”

“放你娘的屁!”武星辰充裕愤怒了,他破口大骂道,“人民党不是拜把子,不是拉山寨。咱们是在革命,是为了劳动者寻出路,创明天。不能到了关键时刻你就只想起自己的那点子事情了。庞梓,内战一起,那多少人得死于非命?咱们多少同志得死于非命。你凭什么让这些同志为你去死。”

被武星辰这么一通骂,庞梓也怒了,他脸红脖子粗的回道:“内战总是要打的。那时候就不死人了?”

“该打内战的时候,那是人民需要解放,需要解放战争。咱们作为劳动者的先锋队,有这个义务承担这份牺牲。那时候是为了解放中国而战,哪里像是你现在的要求,你现在是想让别人为你而战,有这个道理么?你凭什么啊?!”武星辰声音如同雷霆般完全压住了庞梓的音量。

庞梓气得嘴唇颤抖,“那我积攒了这么多功劳,就什么都不算了?!”

“什么叫做功劳,这就是你该干的工作。你干不好我还得撤了你,换别人来干。打仗的时候这么多战士往前冲,往前冲这就是功劳了?你往后退一步给我试试看,我要执行战场纪律了!”武星辰啪啪的拍着桌子怒喝道。

虽然吵得厉害,不过武星辰也是练武出身,他听的清楚,外面有轻微的脚步声,还不止一个。应该是自己和庞梓的警卫员都在外面被惊动了,还有别的值班同志也被惊动了。

到了此时,武星辰已经知道此事绝不能这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人民党的纪律根本不支持这个。他起身拉开门冲着外面喊道:“庞师长的警卫员给我过来!”

两个青年战士就在门外院子里,一听武星辰这么怒喝,连忙上前几步,“报告首长,有什么命令。”

武星辰阴沉着脸大声说道:“你们现在马上和我的警卫员一起,把你们庞师长带去你们师政委那里,就说我要求关庞师长的三天禁闭。三天禁闭关完,师政委要和庞师长谈话。不仅师政委要和庞师长谈,我还会派军区政委和庞师长谈话。你们现在就给我执行命令。”

警卫员听了武星辰的命令之后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却也没有反抗,只是简单的答了一声“是。”他们就进了屋子,“庞师长咱们先走吧。”

“武星辰同志,有你的。算是我看错了你。”庞梓气的浑身发抖,他指着武星辰说道。虽然愤怒,不过庞梓眼中已经有了泪花。说完,庞梓在自己的警卫员与武星辰的警卫员“护送下”出门去了。

武星辰也气得浑身发抖,和庞梓闹成这样绝非武星辰的本意,但是他在政审中明白了一件事,组织纪律就是组织纪律。这种事情没有什么通融的余地。加入人民党之后,就不再是给自己干的,而是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是为了实现劳动者当家做主人的事业去浴血奋战,去牺牲奉献。这才是人民党党员唯一的义务。

并非你个人不能向组织要求什么,而是人民党这个组织本身的目的就是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而不是为了实现组织内部个人的愿望。所以在入党宣言中,反复强调的就是党员必须服从的人民党的政治理想。而且要求党员郑重发誓,自己毕生最高的目标就是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