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一百三十九章 极不情愿的妥协(十二)

日本大使馆的会客间里面沉寂无声,日方的一等参赞松平桓雄神色自若的端坐在那里,仿佛什么都发生过。他对面的同盟会代表汪精卫嘴紧紧绷着,眼睛却不由自主的瞪得溜圆,因为激动这样圆睁的眼睛下意识的左右扫视。这让汪精卫颇为俊秀的容貌看上去扭曲起来。

松平桓雄提供的消息太过于震撼,同样太过于有说服力。陈克的崛起并不是什么秘密,至少在陈克公开亮相之后的经历有迹可循。革命党们都认为陈克与光复会的徐锡麟与秋瑾关系莫逆,实际上与陈克建立起牢固社会关系的根本就是严复与袁世凯。

如果顺着这条线推导下去,光复会现在与北洋达成的妥协,自然少不了陈克在其中穿针引线。想到这里,段祺瑞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说道:“松平先生,你是说人民党早就与袁世凯勾结在一起么?”

“早就勾结在一起未必是如此。只是从一开始,人民党与北洋的关系十分密切。各国公使,特别是英美公使,认为人民党只是北洋集团的一个派系而已。陈克接受过非常良好的教育,应该是长期在国外,特别是在欧洲和美国生活,肯定在不少大学读过书。他一直隐瞒自己的出身,应该就是担心自己的出身引发会引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甚至有人怀疑陈克是满清皇族出身,至少也是出身在与满清皇族关系十分密切的家族里面。一个集团内部有很多派系这很正常,这些派系有着深刻的政治分歧,也同样正常。”

提起政治分歧,汪精卫完全能够理解。光复会与华兴会实实在在的证明了同盟会内部的政治派系会引发什么样的尖锐对立与分歧。并且会引发什么样的结果。好歹汪精卫并不是傻瓜,日本方面如此表态肯定有自己的想法,他问道:“那么日本方面现在为什么又要支持我们了?”

“人民党与北洋都是亲英的。我们日本一直希望能够建立起一个亚洲的联盟,将白人的势力从亚洲赶出去。汪君,同盟会素来愿意和我们日本合作共建亚洲新秩序。人民党一直在努力排斥我们日本在中国的存在。我们当然要支持一个对我们友好的政党。”松平桓雄的话很直率。

汪精卫对此并不太相信,人民党是不是排斥日本并不好说,汪精卫相信北洋至少不会那么排斥日本,他问道:“松平先生,北洋在这件事上与人民党的立场一致么?”

松平桓雄爽快的答道:“人民党和北洋政府正在试图与英法美等国达成一个定额贸易协议,这个协议将极大的稳固欧美各国在亚洲的存在。这个贸易总额将达到一亿英镑之多,也就是每年七亿五千万两白银的贸易额。就我们所知,日本在这其中并没有得到任何份额。”

“七亿五千万两白银?此话当真!!”汪精卫的声音仿佛是染了热病一般近乎呻吟。倒不是这笔钱让他起了什么贪图之心,而是这个数目把汪精卫彻底激怒了。

“这个协议并非密约,是真是假汪君一查就知道了。”松平桓雄坦然说道。

这时候离席固然失礼,汪精卫也想保持最基本的礼数。只是他的心情根本无法平静下来,今天得到了太多需要思考的消息。简单的致歉告辞,并且约定了下次拜访的时间。汪精卫有点脚步踉跄的离开了日本公使馆,那是过于愤怒才导致的暂时失态。

望着汪精卫的背影,松平桓雄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此时不是偷着乐的时机。

想给人下圈套,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提供给对方一个思维模式。例如,袁克定想当太子的心情过于急迫,各国公使们就表示支持袁世凯称帝。袁克定自然就感觉各国公使是真心的,至少袁克定自己相信各国公使是真心的。

在这个思维模式的基础上,就有了诸多延展的手段。例如,日本公使已经看得出,袁克定认为干掉了陈克,袁世凯就能成为中国真正的统领者。公使们都知道,袁克定的思路这当然不是事实。且不说这个刺杀行动成功与否,假如刺杀发生了,无论成败,人民党就不得不与北洋撕破脸,完蛋的极有可能是袁世凯。袁世凯完蛋了,袁克定肯定一起跟着完蛋。

公使们看似热情,句句都说到了袁克定心眼里头。同样的话如果说给袁世凯听……,公使们都知道这仅仅是自取其辱。因为袁克定自己愿意相信这些,袁世凯就绝对不会相信。

同样,对于同盟会来说,他们一度认为自己是执掌中国革命的旗手。某种意义上,同盟会也的确在某个阶段最先喊出“推翻满清,建立民国”的口号。只是嘴上喊并没一丝一毫的用处,决定中国命运的还是北洋与人民党这两家拥有强大实际能力的政治组织。

同盟会现阶段急切的希望能够把自己的“首倡之功”变成现实中的政治利益,在这个背景下想煽动同盟会针对人民党与北洋的敌视心态,就莫过于让同盟会认为人民党与北洋沆瀣一气,两家都是“反革命”。

很多话并不需要直说,只需要根据对方的心态善加引导就行了。每个人在交流时都有一个潜意识或显意识的立场观点,当对方的交谈触动了这个意识,就会主观认为对方和自己立场相同,从而主观的认为对方说的是对的。

当然,每个人都有警觉的心理,他们也会考虑到日本方面是不是在挑拨,此时需要的就是说实话。使得同盟会方面对时局的判断顺着日本方面的引导来走。

想到这里,松平桓雄心里面的确比较满意。他从不认为在当前的局势下,同盟会真的能够拥有实际控制地盘。更不用说打倒人民党与北洋,取而代之。日本方面需要的是人民党与北洋之间的激烈冲突,消耗了中国最强有力的两股政治组织的力量,把局面搞混。英国方面如果想恢复中国的秩序,那么唯一能够利用的力量就只有日本了。

所以袁克定对人民党的敌意,同盟会对人民党的敌意。只要能够善加利用,两者未必不会在“刺杀陈克”这件事情上合流。一旦刺杀陈克这件事能够开始,主谋是袁克定的事实被揭露的那一刻,日本就可以坐等好戏上演。

想到这里,松平桓雄的脸色终于难看起来。想起了英国人,松平桓雄不能不能恼火。

早在1902年,英国和日本为对抗俄国在远东的扩张而结成了军事同盟。1902年1月30日,英国外交大臣兰斯多恩侯爵(五世)H.C.K.佩蒂·菲茨莫里斯和日本驻英大使林董签订了《英日同盟条约》。主要内容是:缔约国双方相互承认有权保护自己在中国和朝鲜的利益,如英国在中国的、日本在中国和朝鲜的“特殊利益”遭到他国威胁,或因中朝内部发生“骚乱”而受到侵害,两国有权进行干预;缔约国一方为保护上述利益而与第三国作战时,另一方应严守中立;如缔约国一方遭到两个或两个以上国家进攻时,另一方应予以军事援助,共同作战。条约有效期为5年。在秘密条款中还规定:两国海军应配合行动,在远东海域保持优势。英、日同盟是针对俄国的军事攻守同盟,也是侵略中国和朝鲜的战争工具。

同盟订立后,日本加紧扩军备战,发动了1904~1905年的日俄战争。1905年两国签订了第2个同盟条约,承认日本对朝鲜的“保护权”,重申在遭到任何第三国进攻时,应提供军事援助。

面对正在紧锣密鼓开始的定额贸易协议,英国根本不管缔结了同盟的日本到底什么心情。不管日本政府怎么哀求,英国都明里暗里表示这个协议暂时不对日本开放。等到英国签署了这个协议之后,再考虑日本以何等方式参与到这个协议里面来。

英国人想吃独食的态度再明显不过,人民党与北洋政府也在某种程度上支持英国人吃这个独食。就现在的局面来看,极有可能是由英国银行来提供这笔定额贸易协议的金融支持。对列强来说,英国人成了发包人,牢牢掌握住了主动权。德国人这次跳这么欢,目的就是想在其中多分一块。英国或许不太能遏制德国的轻举妄动,却能够扼制日本的躁动。

日本自然不敢名面上与英国抢夺利益,那么就只有背地里面下手。英国是非常现实的国家,一旦局面发生如此大变,英国人也会立刻根据具体情况调整自己的布局。在这点上,日本方面有绝对的信心。

汪精卫现在远没有到反思日本方面的话是否可信的程度,他的胸口里面仿佛燃烧着一股火焰。同盟会那么多同志的热血,孙中山先生颠沛流离的辛苦,现在居然完全成了人民党与北洋的垫脚石。这个事实令汪精卫根本无法冷静下来。

七亿五千万两白银!这个数字突然就冒了出来。怪不得人民党与袁世凯能够达成妥协,在这样一笔天文数字面前,两家能不妥协么?庚子赔款本金也不过四亿五千万两,人民党与北洋每一年的定额贸易就远远超过了庚子赔款本金的总额。

凭什么人民党与北洋就能坐享这么巨大的利益,最先起来倡导革命的同盟会却成了微不足道的存在?作为革命元勋的孙中山先生,现在居然成了没有国籍的人,从法律角度上,孙中山已经失去了一切。操纵这法律则是北洋与人民党,北洋与同盟会的矛盾源远流长,汪精卫倒也不在乎。而人民党背后下黑手,则是汪精卫绝对不能接受的。

随着思维的展开,汪精卫胸中的激动已经转换成了极为深刻的恨意。他的手掌缓缓开阖,像是要凭空捏住什么人的咽喉一般。

同盟会的平津总部现在设在柳条胡同的一间小巷子里头,这是很普通的民房。屋里面有七八个青年,一见到汪精卫回来,他们就迎了上来,“兆明,你回来了!这次谈的如何?”

看到同志们,汪精卫心里面一酸。曾经有着上百同志的同盟会平津分会现在骨干也就剩了这么七八个人。原本同盟会的基础是“维新派”,维新派们的态度是维新。至于维新的结果是“民国”还是“君主立宪”,或者是“宪政”,追求立宪的人数倒是一度占有了大部分比例。孙中山先生经过艰苦卓绝的宣传与鼓动,好不容易把维新派的目标定在“推翻满清,建立民国”的路线上。

满清覆灭之后,大部分骨干都觉得自己尽到了责任。不少忠于满清的官员不愿意在袁世凯手下干,袁世凯也要更换新人。在袁世凯手下能当官,很多曾经的骨干就转换门厅投奔了袁世凯政府。

现在再想起松平桓雄提到的袁世凯与陈克之间的密约,汪精卫更确定自己绝对没有被骗。看着热情的同志们,汪精卫怒从心头起,他把今天听到的所有内容,按照“一切都是陈克与袁世凯的阴谋”为主线给这些同志们讲了一遍。

年轻同志们血气方刚,听到一半就有人气的起身大骂,“原来陈克这个家伙打一开始就是想利用咱们同盟会来着!”

悲愤的声音后面跟上了啜泣,青年情急之下已经流出泪来。“安庆的时候,人民党让咱们同盟会给他顶缸,最后安庆的同志们全军覆没。现在看,陈克那绝对是故意的。”

已经有人开始用日本方面没有讲述过的“事实”来证明汪精卫的思路了。

其实这话并不对,当时已经加入了同盟会的岳王会当时是自己强烈要求占据安庆的。陈克当然知道岳王会的下场,他没有警告岳王会。必须说明的是,即便是陈克警告了,岳王会也绝对不会接受陈克的建议。

这些青年当然不会如此冷静的分析问题,终于给同盟会眼前的窘境找到了罪魁祸首,同盟会平津分部的青年此时都沉浸在自怜自艾的情绪里头。

“兆明,我们眼下该怎么办?”有人带着哭腔问道。

“先别急,”汪精卫比较冷静的说道,同志们的激动某种意义上替汪精卫散发了一部分激动的情绪,让他能够比较冷静的面对眼前的事情,“我这几天还会去日本公使馆拜会,你们帮我去打听几件事。一定要打听到。”

经过几天的情报搜集,汪精卫已经彻底相信了松平桓雄的所有话。定额贸易协议也好,袁世凯想邀请严复出任内阁总理也好,都已经被证实绝非虚言。仅仅这两条,就让汪精卫确定了陈克与袁世凯合流的事实。他急急忙忙的离开了北京,先赶往上海去会见现在同盟会中手握相当力量的骨干陈其美。

几乎与此同时,袁克定也被解除了禁足的命令。德皇威廉二世要求袁世凯派代表团前去德国商谈青岛事宜,这是袁世凯意料之外的好事。袁世凯也想借着此事让自己儿子袁克定去德国见见世面。总是把袁克定禁足也不是个办法。再次强调绝对不允许袁克定与各国外交人员有丝毫瓜葛之后,袁世凯把袁克定给放了。

袁克定很怕自己的老爹,袁世凯对自己的孩子很是严厉,凡是有一点看不上眼的,轻则呵斥,重则行家法。各国公使也很配合的暂时没有来找上袁克定。

这让袁克定一面感到放心,一面感到极不甘心。被各国使团招待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除了各国使团之外,袁克定发现经过这次禁足之后,北洋的干部们也莫名其妙的疏远了自己。那些叔叔伯伯,袁克定自然不敢去打搅。杨度与蒋百里则是从来不去参加袁克定的邀请。而原本回来赴宴的一些人,例如郑文杰他们现在也开始推三阻四。袁克定能够请到的全部是一些根本没什么用的低级干部。

让这些人过来胡吃海塞,回去之后吹嘘曾经和“袁大公子”一个桌吃饭,一起如何如何,这些人还行。但是让这帮人办事,特别动用军队的力量派出刺客,他们就完全帮不上任何忙。

在禁足的这几天里头,袁克定满心盘算的就是怎么干掉陈克。最好的办法就是派遣训练有素的军人实施暗杀,不过他很清楚,袁世凯如果在事前知道了,那就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当然,即便是把事情办成之后,袁克定也不能让袁世凯知道。必须到袁世凯消灭人民党,这时候袁克定还需要在非常合适的机会告诉袁世凯自己的功劳。因为袁世凯非常讨厌被人牵着鼻子走。

既然军队上找不到人,那么剩下的选择只有一个,那就是寻找民间的武功高手。

袁克定有几个门客,其实都是派不上什么大用场的人。只是这些人虽然不怎么样,路子倒也很广。听了袁克定的吩咐之后,他们倒也试探着问,到底什么人敢如此得罪袁大公子。

“让你们找人你们就找人,有些事情不要乱问。”袁克定拿起了自己的大公子的架子。

“是。”那些人果然没敢再问。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