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一百三十七章 极不情愿的妥协(十)

对自己儿子的表现,袁世凯难得的没有真心生气。他除了觉得自己儿子傻的不透气之外,已经没有别的想法了。各国公使那是好相与的么?这帮人说着支持袁世凯称帝,那是为了更多的好处。谁会吃饱了撑的没事帮住别人称帝。

袁世凯突然想起了自己与陈克的会谈,陈克开门见山的就说了这件事,袁世凯只要不称帝,陈克就支持袁世凯终身当总统。自己的傻儿子说起来比陈克还大了两岁,和陈克在能力上相比,袁克定只怕比陈克小二十岁也不止。

见自己老爹没有立刻发火,袁克定以为自己带回来的消息打动了老爹,他立刻兴奋的接着说道:“爹,当今局面大好。各国公使都表示,只要咱们北洋能够打倒了人民党,他们就绝对支持您一个人。昨天英国公使来见我,废话说了一大堆,最后他说起军令统一的事情来。说他们愿意给政府贷一笔款子,年息5%,全部实给。法国公使表示如果需要军火,法国愿意先出借一批军火……”

“混账东西,给我闭嘴!”袁世凯再也听不下去了。真的是贼不打三年自招,袁克定一开始还说各国公使只是坚定的支持袁世凯称帝,现在袁克定已经完全沉不住气,把自己的底牌都给亮了出来。袁世凯的愤怒是两方面的,一方面是袁克定就完全没有发现事情的关键,这哪里是支持袁世凯称帝,这根本就是鼓动袁世凯与人民党之间的战争。而另一方面,袁克定实在是太让人失望了,办正事办不成,连说个瞎话这种坏事都办不成。这不能不让袁世凯觉得格外的失望。都是年轻人,袁克定怎么就与陈克相差如此之大?

但是袁世凯的怒气只是持续了片刻,想起了陈克之后,袁世凯心中突然生出一种不满,不管袁克定怎么混蛋,但是他毕竟还是为袁世凯考虑的。陈克再怎么聪明能干,陈克也从不会从袁世凯的利益出发。为了外人处罚自己的儿子,袁世凯无论如何都咽不下这口气。

“来人!”袁世凯喝道,等门外的亲兵进来,袁世凯命道,“把他给我送回自己屋子里面反思,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放他出屋!”

“爹?!”袁克定对此大惑不解。

袁世凯强忍住自己的怒气,“现在就把他给我带走!”

看亲兵有些迟疑的样子,袁世凯怒喝道:“让你把他带走,没听见么?”

亲兵当然不会听从袁克定的,见袁世凯是真心发怒,两个亲兵一左一右的拽住袁克定,连哄带拖的将其带了出去。出门之后还很聪明的把房门带上。

袁世凯余怒未消,背着手在屋子里面来回踱步。其实袁克定带回来的消息还真的很重要,公使团已经亮明了立场,他们对于人民党现在极为忌惮。只是德国人的军事失败才过去没多久,如果各国们也武装进攻人民党,就他们现在的兵力,只怕消息传出去没多久,人民党的军队就已经逼近北京东交民巷了。青岛要塞尚且挡不住人民党,就北京的防御体系也根本挡不住人民党的军队。

“大总统,我们觉得我们不如唱一出双簧好了。我们人民党若是拿着这次军事胜利作为筹码,只会激化矛盾。所以我觉得大总统不妨对我们人民党的这次胜利善加利用。列强最想的就是在中国找到利益代言人,这就是当年我极不想让中国各省纷乱,军阀四起的原因。让这些人不找利益代言人也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大总统不妨就充分利用这个局面,给这些洋鬼子些盼头,能多捞些好处就多捞些好处。”袁世凯能够很清晰的回忆起来,陈克一面看着趵突泉汩汩涌出的三股水花,一面轻描淡写的说道。

当时外头雨哗哗的下着,紧密的雨滴在水面上打出一片片的水痕,却丝毫压不住趵突泉那三股高高喷起的漂亮水花。不时有几颗雨星飞入亭子里面,打在袁世凯的皮肤上。如果不是这话题实在是太出人意料,这感觉是非常舒服的。

“文青就不怕么?”袁世凯正色问道。

“怕什么?每个人都是讲利益的。洋鬼子自然有洋鬼子的利益,只要中国没有四分五裂,军阀四起,这就是我们人民党的利益。而大总统既然已经身处这局中,若是不让大总统统领的北洋也得到一份利益,那岂不是太过分了?”陈克微笑着说道,一面说一面把视线延展开来。

袁世凯没有急着回答,他注意到陈克的视线很多次的看向某个方向。袁世凯岔开这个话题问道“那里有什么?”

“现在什么都没有。不过我上次来的时候,哪里是有海豹的。”陈克怀念的说道。管理趵突泉的工作人员为什么会从21初开始在趵突泉里面养了两只海豹,这是陈克一直不理解的事情。自打有了女儿之后,陈克其实真心很想有空就带着女儿到处走走。能带着可爱的小天使在趵突泉这里看着圆滚滚的海豹在水里面轻松愉快的游动,倒也挺不错的。至少陈克在21世纪的时候,看到不少可爱的小家伙们试图用各种零食向圆滚滚的海豹投食。或者说,用各种零食向海豹投掷。而家长们则训斥小家伙们,“乱喂海豹是不对的。”

袁世凯完全没听明白“海豹”是什么意思。这种有身份的人自然不会追问,如果陈克想解释,他自然会解释。陈可不想解释,怎么问都是没用的。所以袁世凯笑道:“这次没有,下次来的时候只怕就能遇到。”

“也是。”陈克很喜欢这话,他转回头,“大总统,我一直认为你很有担当,部下干的事情,不管是不是你的本意,你都能把这些黑锅给背起来了。这点上,段祺瑞副部 长颇有你门生的样子。既然洋鬼子肯定要找代言人,那我还希望这些好处能够落到大总统手里。俗话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和大总统你是能说清道理的。”

那时候袁世凯还认为陈克颇是有些大言欺人,现在事情证明了陈克没有说瞎话。洋鬼子的反应根本就不是表面上的这般平和,他们已经开始试图寻找能够扼制人民党的打手。陈克不仅对国内的局面有着猜测,对国际上也有着自己的猜测。

“大总统不用担心我们会有什么误会。洋鬼子不仅仅会在中国国内寻找代言人,他们只怕也会多方准备。日本现在是个穷鬼,只要给钱他们什么都敢干。日俄战争,背后支持日本的就是英国和美国。所以洋鬼子所谓白人团结都是胡说八道,从罗马时代开始,欧洲白皮们互相厮杀上千年,哪里可能有什么真心的白人团结。如果他们团结,英国支持日本这些黄种人打俄国做什么?他们之间同样矛盾重重。即便是在试图压制中国的时候,他们同样是矛盾重重。只要抛出经济开发区的概念,特别是青岛辟为经济开发区,欢迎各国投资建厂,那这些洋鬼子们肯定不会抱成一团。所以就算是打仗,洋鬼子也会让日本出面。如果战胜了,英法等国坐收渔翁之利,如果打败了,顶多日本失去了在华的权益,英法照样能够大捞一笔。如果不胜不和,僵持下去。英法等国借着国际调停,同样能够大捞特捞。”

如果自家儿子能如陈克这样就好了!袁世凯忍不住长长叹了口气。有这样的儿子,袁世凯就算是称帝了又有何畏惧呢?即便是袁世凯自己不称帝,有这种儿子,袁世凯也觉得再也没有丝毫遗憾。只是现实里面,陈克虽然也完全考虑袁世凯的利益,本质上,陈克也是袁世凯最大的对手。甚至是根本无法战胜的对手。

越想越是烦躁,袁世凯再也在家里面待不住,他命人备车去办公室,同时把徐世昌、王士珍、段祺瑞都给叫去。

四人在袁世凯的办公室见面后,袁世凯把关于洋鬼子寻找代言人的事情向三位铁杆讲述了一番。最后也不得不把与陈克谈及的合作讲述了一下。

三名北洋干将一时没有说话,停了好一阵,徐世昌说道:“大总统,那陈克是真的同意么?”

“至少他当面是向我信誓旦旦的说没问题的。”袁世凯描述着陈克当时的态度。

“我看陈克算计的倒是聪明。”段祺瑞答道。

另外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段祺瑞脸上,段祺瑞神色如常的说道:“无论哪个方面,咱们中央政府与洋鬼子之间的纠缠,都会给人民党争取到充足的时间。这才是陈克的利益所在。人民党正在迅速壮大,他们现在需要的是花费时间来稳扎稳打。等他们做好了全面的准备之后,人民党就再也不需要对任何人客气了。”

这解释简单明了,另外三人都相当赞同。不过接下来的问题则是怎么应对。

袁世凯知道,英法代表已经游说到了袁克定这里,想来他们是希望袁克定来传话的。根据陈克与袁世凯的商议,袁世凯可以通过名义扩军的方式坑洋鬼子一把,好处这玩意不捞白不捞。袁世凯知道陈克有没有说出的话,扩军之后北洋会有一种虚妄的安全感。通过扩军,袁世凯也能加强对北洋的控制。扩军是把双刃剑,军队扩大固然增强了北洋中央的力量,但是也有很大副作用,养活这些军队消耗极大,英法的支持目的是为了最终让北洋与人民党火并,所以支持不可能是无偿的,更不可能每年都给。

袁世凯如果把这笔钱投入生产领域,洋鬼子不可能不知道。而且北洋扩军之后不和人民党打仗,洋鬼子同样也会抛弃袁世凯,寻找北洋政府里面的其他棋子,或者干脆如同陈克所预测的那样,煽动日本进攻中国。

想打倒人民党必须依靠武力,北洋的中央政府现在并没有拥有战胜人民党的军事力量。想扩军就得依靠洋人的支持,如果无法在战争获得胜利,“勾结洋人”这就是袁世凯统领的北洋中央政府的大罪。陈克可以名正言顺的将这张牌打出来,将北洋政府彻底钉在万劫不复的耻辱柱上。

如果北洋没有拿这笔钱,等到人民党准备好之后,也可以以武力消灭北洋。反正现在人民党根本还是一个反政府组织的身份,他们绝非背叛共和国,而是纯粹的另起门户。从哪个角度上,人民党都能够占据大义的名分。这就把北洋置于一个极为不利的地步。

所有矛盾都在一点上,人民党实在是过于强大了。

“大总统,我觉得不若请陈克进京当官吧。我现在还是内阁副总理,庆亲王坚持辞让内阁总理的职位。不若将内阁总理的位置交给陈克来执掌。”徐世昌提出了一个建议。

“若是陈克坚持不接受呢?咱们这是摆明了让陈克进京当人质,陈克奸猾如此,他是不会同意的。”王士珍说道。

“他来还是不来,我们总得有这么一个表态。不然天下都以为咱们北洋对人民党毫无信义。”徐世昌答道。这个提议也真的是很没办法的事情,因为在制度下,总统作为最高权力者,可以任命内阁总理。不过内阁大臣是总理提交总统来审批的。虽然总统拥有极大的权力,可以决定最终人事权。不过总统无权任命内阁成员。理论上,陈克可以把所有的职位都任命人民党的人。然后展开一场旷日持久的总统与总理的人事斗争。

这提议未免太过于官僚气,王士珍与段祺瑞都是军人出身,对这等事情极不支持。

袁世凯没有立刻表态,徐世昌的建议让他感觉有了些新思路。沉吟了片刻,袁世凯说道:“我若是任命严复当这个总理呢?”

其余三人都是一惊,严复这个名字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北洋的会谈中了。大家初时很是惊讶,细想起来又忍不住赞叹了。

严复是北洋的老干部,从李鸿章前北洋时代,严复就作为北洋水师学堂的总教习大大有名。庚子事变之后,北洋水师学堂与天津机械局被战火摧毁,严复却作为翻译家和思想家大大出名。《天演论》里面“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被读书人广为传唱。

现在严复更是陈克的老师,人民党的大将,如果请陈克来当内阁总理,还有些过于“露骨”的话,严复来当这个内阁总理则是政治上的绝佳人选。这是集著名军人、著名文人、著名教育家,而且有着北洋与人民党两重人脉的绝佳人选。

对于北洋政府来说,以严复的北洋资历,哪怕是没有人民党的背景,袁世凯强行安排严复来当这个内阁总理,大家也只有捏着鼻子认了。现在人民党的背景固然给严复带来了诸多不方便。可是这份背景,又让严复没有自己部队和实际势力的缺陷不复存在。

“大总统高见,如此甚好!但是严几道会不会同意?”徐世昌问道。他本来只是提出了一个不怎么靠谱的计划,没想到袁世凯居然给这个不靠谱的计划安排了一个极为靠谱的选择。徐世昌又觉得心里面酸溜溜的,如果是严复当了这个内阁总理的话,徐世昌自己都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王士珍与段祺瑞则是微微点头,袁世凯的聪明令两人感到相当佩服。而且他们嘴里面虽然从来没说过,不过两人心里面也希望内阁总理是由军人出任。毕竟李鸿章前北洋与袁世凯后北洋集团,某种意义上都是军人集团。文人主政并非是北洋集团的传统。

“严几道是否愿意出任这个内阁总理,那就看人民党到底有什么打算。如果他们根本没有和平的心思,他们自然是不会同意。如果严复肯出任总理一职,说明五年内人民党还没有打仗的准备。”王士珍说道。

袁世凯微微点头,王士珍的判断非常有道理。最重要的是,严复毕竟是老北洋的干将,他肯出任总理,很多话就能比较开诚布公的说。陈克说话倒是足够坦率,可是袁世凯真的不想与陈克如此“坦率”的交谈。这种交谈实在是太伤自尊,面对一个聪明能干的年轻人,袁世凯最大的感觉就是自己真的老了。

在袁世凯讨论国家大事的时候,袁克定被关在院子里面生闷气。他实在是没想到自己的父亲居然会这么对待自己。经过最近的很多事情,袁克定现在考虑问题的思路已经逐渐开始定型,对他来说,想谋取太子的地位,就一定要让父亲袁世凯称帝。称帝遇到的外部问题,也就是说各国承认与支持的问题已经“袁克定自己给被解决了”。剩下的就是怎么打倒最大敌人人民党。

人民党的代表人物是陈克,如同袁世凯代表了北洋,如果袁世凯死了,北洋也就完蛋了一样,如果陈克死了,人民当夜就完蛋了。

所以袁克定的思维里面出现了一个直接逻辑,“干掉陈克”——“自己就能当太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