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一百二十八章 极不情愿的妥协(一)

人民党的军事胜利立刻通电全国。“经过五日激战,人民党不仅守住了连云港,还攻克了德国占据的青岛要塞。”除了通电之外,这消息倒也堂而皇之的登上了京津上海等地的报纸。全国上下对此的反应居然是“沉默”。

没有人相信这件事会是真的,即便是相信的人,也有一种极大的不现实感。从1840年的第一次烟片战争开始,在中国国境内与洋鬼子打仗。中国是屡战屡败。突然间就有一支力量获得了胜利,陈克带领的人民党貌似的确与普通中国人很不一样。

北洋最有机会得到一手资料,实际上人民党夺取了青岛之后,北洋在青岛的当地政府就已经把消息以最快速度送回了济南,接着又送回了北京。

人民党一日内破青岛,夺取了整个青岛要塞的战绩让北洋内阁连评价的力气都没了。而德国舰队得到了这个消息之后,并没有试图重新占据青岛,而是暂时南下到上海港口。尽管海军大臣萨镇冰以海军的角度解释了他的看法,“德国舰队以舰炮掩护进攻连云港,几天下来舰队上炮弹用尽。他们暂时无力重新夺取青岛。”

内阁成员们表面上都是恍然大悟的模样,他们也是真心希望这是真的。不过因为不懂军事,他们心里面却认为德国舰队没胆量进攻青岛才是关键。能把德国人打到不敢报复的程度,这些中央大员心中都有着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感觉。

袁世凯是想看看北洋中央会有什么良策出来,各部大臣们沉默啊沉默,丝毫没有从沉默中爆发的迹象。大家不肯说话,袁世凯也不逼他们。留下徐世昌、王士珍、段祺瑞和萨镇冰,袁世凯让其他人都出去该干嘛干嘛。

屋里面的五位都是懂军事的,甚至可以说,在人民党崛起之前,他们算是中国最懂军事的五个人。其他内阁大臣出去之后,这五个人又是大眼瞪小眼的沉默起来。

人民党一万多部队急行军四天赶到青岛后立刻投入战斗,一夜攻克青岛要塞。北洋军以小站练兵起家,如果让北洋军从小站出兵,调动部队进京布防,四天也未必能完成。如果北洋与人民党开战的话,北洋为了自身安全,貌似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军队都给堆在北京,那么其他地盘,人民党想打哪里就能打哪里。从军事角度上,五个人都看不到北洋军在面对人民党的时候有丝毫胜利的可能性。满清的殷鉴不远,被篡夺的统治权还不到一年呢!人民党本来就是造反起家,到现在也没有名义上加入中华共和国。人民党扯起旗帜来坚定的推翻北洋中央政府,道理上也无可厚非。

徐世昌现在以代理总理的名义行使总理的责任,在内阁中他职位最高。总这么不说话也不是办法,“聘卿,现在济南那边怎么样?”徐世昌找了一个很无聊的话题。

“济南驻军现在依旧没有出营。”王士珍依旧保持着平素的冷静。

这道命令本来是袁世凯的意思,现在听起来却给人一种格外丧气的感觉。一群刚起家不过5年的毛孩子,已经纵横中国,甚至能够攻克强大的青岛要塞。而有着几十年赫赫威名的北洋,居然只能躲在军营里面。听王士珍说完话,徐世昌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起来。

看了看其他四人再次沉默,袁世凯也不愿意逼迫他们,“聘卿,你对山东熟,我想让你去山东坐镇一段。”

“是。”王士珍也不问理由,只是简单的答道。

“鼎铭,你管好海军。德国人吃了这么大的一个亏,人民党没有海军,出海口也就那么一个连云港。保不住德国人就敢找我们的麻烦。”

“……,是。”萨镇冰虽然想说什么,却也只是简单的答了一句。

“芝泉,聘卿去了山东,你就管了陆军部。在这个关口,管好军队,不要给我闹出任何事情来。”

“是。”段祺瑞也简单的应了一声。

“菊人先留一下,你们几个先去忙。”袁世凯命道。

等这三人出去了之后,徐世昌问道:“听大总统方才的意思,你准备去会会陈克么?”

袁世凯无奈的摇了摇头,“陈克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来,一时半会儿是绝对不会再来北京的。等聘卿到了济南安顿住,我会联络陈克在济南见次面。我倒想看看他准备怎么收这个场。”

“大总统,此时与陈克会面是不是时机不太对。”徐世昌有些迟疑的问道。

“菊人,我是中华共和国的总统。现在出了这么个事情,我若是一声不吭当了缩头乌龟,我还能再当这个总统么?我知道内阁里面有些人会怎么想,他们觉得陈克这可是惹了大麻烦,洋人一定不会放过他。可是他们就没想过,如果这次洋人最后还是拿陈克没办法,我们这中央政府还要不要干了!陈克只要能靠自己扛过了这件事之后,我们就在这北京城里面等死好了!”说到后来,袁世凯愤怒的情绪终于爆发出来。

“项城老弟,别气着自己。”徐世昌忍不住说道。人民党这次的行动表面上看风险极大,但是徐世昌是个明白人,袁世凯方才所说的已经指出了问题所在。如果人民党这次能够熬过去,那么人民党就占据了道义上的制高点。一个敢和外国人作战的中国地方政府,一个能够战胜列强军队的地方政府,无疑自动拥有了爱国的大义名分。这一次军事上的胜利,就给了人民党往后发展的极大基础。与之相对的是,北洋中央政府就此背上了沉重的压力。现在北洋政府敢与人民党有任何冲突,且不说能不能赢,人民党一顶“卖国贼”的帽子扣上来,北洋政府就只能干瞪眼没话说。

军事上现在明显是人民党占优,道义上又被人民党抢先一步。北洋再不能立刻拿出行之有效的对策,那就只有坐在北京城里面等待着覆灭降临了。

“大总统,不如让我去和陈克见一面。”徐世昌说道。

“没有内阁总理去地方上拜见陈克的道理。”袁世凯有些的郁闷的说道。不得不要求与陈克在济南会面已经够郁闷的了,即便如此,陈克也未必肯到济南去。现在陈克也是众矢之的,他肯不肯冒险去济南还是个问题。眼前的局面下,如果袁世凯诱杀了陈克,然后洋人、北洋、还有对陈克早就极具敌意南方各省联手的话,再不济也是个同归于尽的局面。

以往都是陈克率先主导了局面,而眼前的局面却给了袁世凯一个机会,北洋虽然军事上处于劣势,但是北洋毕竟是中央,袁世凯毕竟是国会选出来的总统。只要陈克肯名义上低下头,对洋鬼子和南方诸省,袁世凯手里就有了陈克这张牌可以用。而对陈克来说,一旦名义上低下头,那就确定了地方与中央的关系。再相对北洋不利,就背上了叛国的名声。袁世凯还是愿意和陈克在明确了上下级关系的局面下合作的。

当然,这一切都必须是在陈克愿意去济南向袁世凯低头,承认袁世凯中央的局面下。

“大总统,若是我们现在与陈克和谈,洋人就会把矛头对准我们北洋。我们是不是再等等?”徐世昌最后还是没忍住,把心里话给说了出来。

“菊人啊!菊人啊!”听到这话,袁世凯真的愤怒了,“我们年轻的时候都抱着给国家建功立业的念头。我去了朝鲜,你在翰林院坐了十年冷板凳。现在陈克敢打青岛要塞,敢打德国人。我们就算是再没用,再打不过洋人,我们装着敢打洋人,装着不怕洋人的胆量都没有了么?!”

袁世凯的邀请得到了陈克的同意,两人都知道现在的局面根本没有拖拖拉拉的时间。7月17日那天,天上下着雨,中国最大的两股政治势力的首领则坐在趵突泉旁边的亭子里头开始聊天了。

“文青此来部下就没有劝过你么?”袁世凯笑道。

“同志们不太信得过北洋,不过我觉得现在还不到翻脸的时候。”陈克也笑道。

“怎么讲?”袁世凯一点都不讨厌这样实实在在的谈话。

“我们人民党是反对剥削的,但是现在国内政治势力理解不了这个阶级矛盾问题。所以远没有到水火不容的地步。至于当前的利益,我还是比较相信吃亏就是占便宜这句话。”陈克回答的很简单。

“吃亏就是占便宜么?”袁世凯从未与陈克进行过这种做人方面的讨论,到了他这个年纪什么没有见过,已经早不是那种对人性有什么兴趣的时期。不过对于陈克这个奇怪的晚辈,袁世凯还是想问问,“文青这么看这句话。”

“大多数人只求回报,如果一起共事的话,能多分点,能少干点那是最好。所以这种人吃不得一点亏。但是大总统您不是平常人,您讲的是做事。事情办成了,那您的利益就能最大化。所以大总统您即不怕吃亏,也不怕背黑锅。这点我是很佩服的。”

袁世凯本想绷住脸,但是嘴角还是忍不住微微翘起,再过了片刻,因为旁边没什么外人,袁世凯突然放声大笑起来。笑了好一阵,袁世凯指着陈克赞道“文青这话说的极妙,果然是吃亏就是占便宜。”

“和大总统您说这种话,我就不怕被曲解了意思,大总统果然是豪杰。”陈克也赞道。

“不用说这些有的没的,文青这次既然来,那是准备来吃亏还是准备来占便宜?”

“袁公,您是不是想当皇帝?”陈克直言不讳的问道。

听了这话,袁世凯的眼睛忍不住瞪大了,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直接击中了袁世凯的要害。他当然想当皇帝,见识过那种无与伦比的地位和尊崇之后,而且已经距离皇帝仅有半步之遥的时候,袁世凯当然希望自己能够跨过最后这一步。

只是袁世凯想称帝最大的障碍现在就坐在他面前,袁世凯当了皇帝的话,陈克是绝对不会同意的。人民党以反帝起家,千辛万苦推翻满清,怎么会接受一个新皇帝?

“文青想上劝进表么?”袁世凯玩笑似的说道。

“这等事情轮不到我来做,大总统现在想称帝的话,上劝进表的人多了去的。不仅北洋会支持大总统,南方诸省只怕也会支持。”

“那我称帝的话,文青会如何?”袁世凯继续问道。

“到时候再说。不过只要大总统不称帝,我绝对只支持袁公做这个大总统。”陈克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袁世凯已经听的明白,陈克不支持袁世凯当皇帝,但是支持袁世凯做总统。虽然心里头相当失望,袁世凯却笑道:“我也读过些史书,凡是开创之主,登基之时都年不足五十。我已经老了,年轻的时候若说还有这等雄心,现在再也没有这个意气非得争这个权位不可。倒是文青你现在如此年轻,前途无量。”

“前途无量啊?现在天下都在等着看我们人民党笑话,大总统此时能够看清局面,敢出来承担起天下的责任,这才是真有气量。就这一点,大总统坐这个位置就当之无愧。”陈克坦率的答道。他原本并不认为袁世凯会有这等勇气,可是很多时候现实和想象是大不相同的。

“对付洋人,文青有何想法?”袁世凯也把话题转入了正题。

“我这次打了德国,看似震动天下,其实也不然。给洋人的震动是中国有力量打击他们,而且能够战胜。这不过是个面子问题,甘蔗不能两头甜。如果我们人民党从此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了,那就是取死之道。我们人民党认为不能这么干。”陈克回答的很清楚明白。

袁世凯觉得心里头轻松了不少,他最怕的就是陈克从此之后忘乎所以,依仗着自己的力量任意行事,那才是完全不可控制的局面。这次会面,袁世凯想确定的就是陈克的态度。

“大总统,我太清楚知道别人怎么想,对我个人而言,我一点都不认为洋鬼子不能在中国靠正当做生意赚钱。如果洋鬼子投资在我们需要的工业领域,我甚至很欢迎。这次英国人到现在都没有动手帮助德国,原因之一就是咱们和德国打仗,到现在只是打仗。并没有让英国人觉得咱们要把桌子给掀了。英国人看得还是前面谈过的那个定额贸易协议。这点上我并不准备自找什么别扭。该怎么谈还怎么谈。这件事情上,还得靠大总统出面才行。”

袁世凯已经被陈克的话吸引了,他忍不住问道:“那文青准备怎么对付德国呢?”

“打仗归打仗,正当的生意归正当的生意。这是两码事……”

两大首领这次会面从17日谈到了19日,接着袁世凯回北京,陈克去了青岛慰问部队。

袁世凯一回到北京,德国公使就找上门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上的原因,袁世凯看德国公使此时的气势里面完全是虚张声势。

“我们准备组织联军讨伐人民党!不知大总统到底准备站在哪一边。”

德国公使的话被翻译过来之后,袁世凯差点想笑。组织联军也轮不到德国出面啊。英国还没吭声呢,德国人这是吓唬谁呢?

“等组织起联军的时候再通知我吧,现在八字还没一撇呢,急什么?”袁世凯笑道。

这话与洗洗睡了颇有异曲同工之妙,德国公使听了翻译之后,脸色已经涨的通红。他能够以“侮辱外交官”为理由,宣布军事惩罚人民党,可是这个理由用在袁世凯身上就完全不合适。而且英法等国现在完全是看笑话的态度,袁世凯的话完全击中了德国公使的要害。

定了定神,德国公使厉声说道:“袁总统看来是要支持人民党了?”

“我从不支持人民党,但是我作为中国的总统,我有义务保护中国的利益。这就是我的立场。你们和人民党的战争是你们的事情,我并不想掺乎到这种小孩子打架一样的事情里头来。”袁世凯给了一个强硬的回复。

德国公使本来就精神压力极大,被袁世凯这么一说,他气的差点七窍生烟,“那么我们进攻青岛的时候,要求中国中央政府出兵配合。”

“理由何在?有什么法律依据么?”袁世凯问。

“……”德国公使从来没有在中国被这样询问过。法律依据自然没有,欧洲的习惯中也没有关于这等问题的约定之类的。除非这次德国皇帝准备对整个中国宣战,否则的话他的确没有任何法律和别的理由逼迫袁世凯。不过等到德国皇帝向整个中国宣战的时候,公使也就到了自己的末路。

“青岛必须交还给我方!既然中华共和国继承了满清政府,那么就必须接受这个条约。”德国公使搬出了比较“靠谱”的法律依据。

“条约里面没有任何关于我方要出兵帮助贵方夺取青岛的条文吧?”袁世凯反问。

“青岛是我们德国的领土!决不允许丢失。”公使也快顶不住了,在他的努力下丢失了德国在远东最重要的据点,这是不可接受的损失。公使其实很希望袁世凯能够做出外交上极为失礼的举动,这样他就可以要求战争。虽然自己的命运并不会因此遭遇任何变化,不过好歹让中国人也不好过。

“《胶澳租借条约》条约里头什么时候说过青岛是你们德国的领土了。你身为公使竟然如此没有见识,回去把条约仔细读了再来说话。”袁世凯趁着这个机会直截了当的送客了。

“送走”了德国公使,袁世凯就接到了通告,“英国公使应邀前来拜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