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中德冲突(十一)

“指挥官,请您遵守善待官兵和平民的约定。”黑乃尔大校板着脸,用严肃的语气说道。

蒲观水并没有等翻译把德语翻译成汉语,他用汉语答道:“我们是光荣的工农革命军,我们有我们自己的纪律。”

黑乃尔大校对翻译转达的话和有些意外,“请问贵方的纪律到底是什么?”他顿了顿又补充道,“如果方便的话,您直接用德语交谈好么?”

蒲观水有点为难,他的立场现在挺微妙的,说德语也不是不行,只是这样做的话会不会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最后他遗憾的说道:“在我的立场上,我得避免麻烦。”

听到了翻译的话之后黑乃尔大校只是微微点头,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战胜军用战败军的语言,的确是不合乎惯例。不过看着能够熟练应用德语和汉语的蒲观水,黑乃尔感到了嫉妒。这个人应该是德国军校毕业的,虽然没有确切的把握,可是黑乃尔大校却能够这样确定。或者也是他愿意这样确定而已,毕竟向中国人投降,的确是一件即为丢脸的事情。不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黑乃尔大校是不会这么做的。

青岛要塞的部队本来就不多,先是大部分步兵被调走,接着又意料之外的损失了600多步兵,要塞炮兵分布在炮台上都人手不足,哪里有那么多部队可以防御堡垒群。黑乃尔大校在防御中又犯了一个错误,他认为人民党会尝试用炮兵抵近攻击,但是从晚上开始,人民党以步兵为主力开始了强攻。

在人民党将南北两座高地上的炮台切断之后,黑乃尔大校也不认为人民党能够获胜,前去联络的军舰已经出发,只要能够坚守48小时,甚至不用48小时,回援的军舰能够从海上炮击人民党部队的话,德国人就能胜利。

但是人民党居然能够打下三道堡垒,大大出乎黑乃尔大校的意料之外。到了早上,天色已经明亮到炮兵可以准确射击的时候,观察的结果居然是人民党并没有派遣攻城的大部队。视野之内竟然没有可以随意轰击的对象。

也就在此时,主要塞的铁门上的观察孔里面塞进了手雷。躲在主要塞的妇女儿童听到这爆炸声,吓得尖叫和大哭起来。其实铁门上还有别的观察孔,铁门外只有两名中国步兵,主要塞里面的人是知道的。德军扑出去之后,这两人势必无法幸免。

可是这已经没有意义了,打死这两人之后怎么办?既然不能堵死大门,那么敌人用大量炸药的话,铁门与主要塞依旧无法幸免。而且最后的战斗并不需要太久,一旦抵抗到底,妇孺与最后的炮兵,特别是黑乃尔大校在乱战中没有生存的可能。

在这个时候,黑乃尔大校表现出了容克的本质,他果断的选择了投降。当部下表示反对的时候,黑乃尔大校以妇孺安全为理由质问部下,“如果敌人冲进来屠杀妇孺怎么办?”

面对这样充满道义性的质问,黑乃尔大校的部下最终服从了投降的命令。

黑乃尔大校的良知催促他认同自己为了保卫妇孺所以投降的正当性,而黑乃尔大校的理智则明确的刺激着羞耻心。因为黑乃尔大校绝对不会说出,在妇孺安全的同时,黑乃尔大校的安全也得到了保障。

不过黑乃尔大校羞耻感其实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因为距离1911年不到50年的历史上游,时任普鲁士国王的威廉一世,在俾斯麦要他勇敢的去和议会斗争的时候,威廉一世声音颤抖的说:“我知道,他们会先砍了你的头,再砍了我的头。”

俾斯麦首相怒斥威廉一世,“既然肯定要死,那就像个爷们一样死在斗争的战场上吧。”

随即,俾斯麦首相不得不在议会中用容克们智商能够理解,但是大大有辱俾斯麦首相外交家身份的粗鲁语言发表演说,“德意志所注意的不是普鲁士的自由主义,而是权力。普鲁士必须积聚自己的力量以待有利时机,这样的时机我们已经错过了好几次。当代的重大问题不是议论和多数人投票能够解决的,有时候不可避免的,要通过一场斗争来解决,一场铁与血的斗争。”

在距离1911年45年的1866年,普奥战争中,面对代表了德意志正统的奥地利军,威廉一世带领的容克军官团们吓得发抖。认为胜利几乎是不可能的。而在不久之后得到胜利的时候,威廉一世和毛奇又吆喝着要打进维也纳,夺取德意志皇冠了。

在陈克原本时空中1919年的一战尾期,面对德国注定失败的局面,德皇威廉二世已经找不到自己前线的将军。容克军官团们仿佛人间蒸发般消失在德皇视野之外。德皇不得不宣布退位,仓皇掏出柏林。

据1919年德皇穷途末路之日的12年前,威廉二世曾经去被威廉二世赶出柏林的俾斯麦家拜访,看着紧跟着威廉二世的那群容克土包子们组成的军官团,俾斯麦就给了威廉二世最后的告诫,“陛下,只要您掌握了军官团,您就可以为所欲为,如果情况不如此,那么就会完全是另一个样子。”

威廉二世明显没有把有着洞悉整个德国的老政治家的忠告听进去。也不知道威廉二世被容克军官团抛弃后被迫逃离德国的时候,有没有想起那次会面的下午。

而距1911之后不到30年的1940年,德国的小胡元首,必须花费千辛万苦的功夫先和容克军官团作斗争,才能让一个进攻法国的战略计划得以通过。即便制订了这个计划,德国容克军官团中蔓延着的失败主义情绪,也让小胡子深恨对容克军官团的控制与清洗不够彻底。

连英法总结二战的时候都不得不承认,小胡子在取得战场上的胜利之前,先得取得对手下将军们的斗争胜利才行。

所以和前辈与后辈相比,黑乃尔大校大可不用羞愧,他的确是坚持到了最后。当然,在黑乃尔大校的心中,向中国人投降到底占据了羞耻多大比例,的确是值得探讨的问题。

身为胜利代表的山东军区副司令蒲观水也没有太为胜利而兴奋。因为在战前的军事会议上,陈克就在计划中强调,打下青岛之后就要守住青岛。不仅仅是一个要塞或者领土,更要守住德国人在青岛苦心经营的工厂。

不说别的,在21世纪名闻四方的四方机械厂就有德国人的功劳。德国在1900年到1910年间,在青岛兴建了一批工厂,成为青岛早期工业发展的重要基石。德国在修筑胶济线路的同时,于1900年10月动工兴建了胶济铁路四方工厂,属德国德华山东铁路公司下辖机构,总投资158.7万马克,成为继唐山、大连两厂后第三家出现于中国的铁路机车车辆工厂。胶济铁路工厂位于四方村四方火车站附近,建筑面积1万多平方米、工人400多名,于1902年基本建成,当时主要设备有电动机、发电机、蒸汽机、水压机、起重机、锅炉、锻冶炉、化铁炉、汽锤、各种车床以及石炭搬运车等215台。1903年试车投产后,承担了胶济铁路全部的机车车辆组装和修理任务,德国人从本土运来蒸汽机车零部件在该厂组装,至1914年累计组装与修理机车、客车、货车1148辆。该厂在德占时期与青岛造船厂同为青岛的骨干工业。

陈克下了死命令,如果占据了青岛,就要想法设法保住工厂。德国人投降的时候并没有摧毁大炮,蒲观水一面要求黑乃尔大校交出所有大炮的射击参数表,一方面迅速接管了炮台。

在进攻的时候,人民党就极力避开工厂区,德军的炮火也没有波及这里。现在几乎整套的企业都已经落入了人民党的手中。只要能够将其真正的纳入手里,人民党能够对从这批工厂中进行最充分的山寨。而工厂中的德国的工程师,技术人员,更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命人将黑乃尔大校带下去,蒲观水就开始进行战备工作。想把青岛这笔宝贵的财富纳入手中,就必须抵挡住德国太平洋舰队紧接而来的攻击。

蒲观水知道这次奔袭青岛是一次军事冒险,如果不是陈克亲自拍板的话,军委绝对不会短时间内就通过如此冒险的计划。即便是以陈克这样测算无疑的战役筹划,也无法确定德国太平洋舰队随之而来的举动。

是不顾一切的试图再次夺回青岛?还是干脆不肯付出巨大代价,而调转船头向着别的港口驶去?蒲观水现在比谁都想知道陈克对此的判断。所以在接到德军投降要求的时候,他立刻发电报给陈克,要求陈克详细指示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攻克青岛的喜讯在淮海省省委中也引发了一阵欢庆,陈克面露微笑的看着蒲观水的电报。电报里面对胜利并没有什么渲染,只是简单的一句话。“我军已攻克青岛。诚请陈主席详细指示下一步行动,并请告知德国舰队动向。”

德国舰队的动向……,陈克脸上的笑容已经逐渐消失了。即便是人民党的陆地军事行动得到了成功,也不等于能够控制德国海军的行动。陈克倒是真心希望德国太平洋舰队能够心怀大志,以全部收回青岛为目的。如果是这样的话,德军至少不会跑回去炮击青岛工业区。

但是德国会不会人心灰意,陈克完全没有把握。现在德国在太平洋只剩了几个鸟不生蛋的小岛。当然这些岛屿在二战后可是威名赫赫,例如关岛这个美国在太平洋的重要海军基地。在1911年的时候就是德国人的。一战中被日本夺走。二战被美国夺走。

可是这地方根本无法靠自身资源建设任何海军基地,德军如果此时失去理智,也不是完全没有理由。

但是转念一想,陈克又释然了。既然这次德国是为了“列强的利益”出头的,列强即便是想落井下石,也得先把这个基本的脸面给找回来再说。这可是60多年来第一次有外国军队在中国的土地上向中国军队投降。就算是德国不要脸了,列强还是要这个脸的。

所以德国人未必会狗急跳墙通过炮击彻底摧毁青岛的工业区。看着蒲观水言辞恳切的电文,陈克很想回电告诉蒲观水,不用太担心。

可是这个命令陈克怎么都说不出口,人民党的优势在陆地。即便是长江,也不过是中国广袤土地上的一条“小水沟”。可是面对大海的时候,陈克依旧发现自己能够借鉴的经验其实并不多。不知何时,淮海省省委里面已经鸦雀无声。同志们看着陈克若有所思的样子,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没人敢在此时打断陈克的思路,欢庆已经完全停顿下来。

“陈主席,怎么了?”尚远终于问道。

“蒲观水想知道德国海军会不会返回青岛炮击工业区。战前我们交代多次,要把工业区完整的夺下来。看来蒲观水同志是完成任务了。我虽然觉得德军不太可能这么做,但是关心则乱。青岛的工业对我们相当重要,我也不敢完全排除这种可能性。”陈克答道。

“那这些设备能不能运到徐州来?”尚远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个。

“运回来难度太大。我们就算是拆除这些设备,海上航运已经完全不安全了,顶多把这些设备运去济南。”限于铁路运输问题,陈克也非常无奈。

“那也拆了再说啊。”尚远说道。

“工业中心搬家很麻烦的,其实我个人希望战争到此为止。”陈克慢慢的说道。

同志们看陈克这么说,已经大概猜到陈克已经有了自己的全新设想。而这个设想绝非自己能够想象出来的。

在连云港前线的武星辰得到了电报,鉴于青岛已经被攻克。在连云港的战役进入下一阶段,以重大杀伤德军步兵兵力为主。

“火箭炮部队准备!”武星辰脸上露出了恶狠狠的笑容。德军在连云港依托了舰炮开始建造临时要塞。第一阶段的军事计划中,要打敌人,让他们不能轻易的建成临时要塞,又要让敌人有占领连云港的错觉。武星辰可谓绞尽脑汁。现在进入第二阶段,这就完全不必再有丝毫的限制。早已经埋伏在外围的步兵小分队随即向着德军的前哨阵地发动了进攻。

德军派出了两支前哨部队,每支部队一个排的兵力。在连云港外围的两个高地上扎下了观察哨。白天是德国人的,他们有着舰炮的支持,可以随时呼叫炮火援助。一入夜,战场就变成了工农革命军的。部队会对这些前哨发动进攻,在夜色中以轻机枪和小股部队偷袭的方式拔掉这些前哨。

不仅仅是进攻青岛的部队在血与火的残酷战场上得到了锻炼。集结在连云港附近地区的部队同样经受了考验。最初的进攻规模是一个连,在德军的猛烈炮火下伤亡颇大。第二天进攻的规模就变成了排。却没有能够顺利打下高地。

第三天,进攻部队依旧是一个排,却以三面进攻。一面以偷袭来吸引敌人的火力,而另外两个方向上的小部队则发动奇袭快攻。

德军毕竟不是北洋军,在防御上他们准备的颇为充分。即便遇到多路进攻,他们依旧防守的颇为顽强,这样的进攻也只是攻入了德军的防御圈,最后却因为缺乏后继部队而失败了。

部队多了也不行,部队少了也不行。除了多路进攻之外,还要有预备队。工农革命军很早之前就接触到了陈克讲述的步兵班排战术。不过偏偏打得多是优势火力下的大规模战役。面对德军小股部队,工农革命军发现自己在这方面真的有着极大的问题。

不过现在已经不用担心这些了,部队沿着早就弄好的交通壕,把火箭弹给运去前线。十几发过去之后,德军曾经看似牢不可破的前哨阵地就变成了火海。

武星辰哈哈大笑,“你们这帮龟儿子也有今天!”

周围的同志也是一片欢呼。德军的舰炮倒也进行了火力反击,只是工农革命军根本不会傻到再冲上被消灭的阵地上欢呼。

部 队绕过德军的舰炮攻击区域,炮兵很快抵达早就测量好的阵地上,又是二十几发火箭弹过去,德军的临时要塞也变了火海。火箭弹精度虽然不高,却由于采用模块化设计,弹头只管配重。爆裂弹也好,燃烧弹也好,钢珠弹也好,还是仅仅存在于纸面上云爆弹也好。弹头设计完全可以独立进行。

为了进行测试,这次的攻击中使用了多种弹头混合的攻击。

只要德军军舰一撤走。人民党的医学专家们就有了充分了研究材料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