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中德冲突(八)

“我们又不是去投降,为什么让同志们打着白旗去?”在落日的余晖里,庞梓问蒲观水。

蒲观水答道:“首先,那不是白旗。那是医疗用的红十字旗。其次,你能保证咱们的同志过去的时候,不会被德国人当成进攻的尖兵?”

这是真正的道理没错,但是庞梓心里头依旧极为别扭,“打仗哪里有不死人的。什么德国平民?都是侵略者。”

“狗咬人,人把狗打死,这是没错的。但是狗吃屎,人也吃?”蒲观水劝道,“老庞,我知道你和德国人深仇四海。可是咱们首先是人民党党员,而且咱们也是值得骄傲的中国人。和洋鬼子一个德行,你不觉得丢人么?”

“我真不觉得丢人!报仇还有什么丢人不丢人的?”庞梓大声答道。不过很明显,他的底气也颇有些不足。人民党是不可能允许杀戮平民,这点陈克在开战前会议的时候已经说的明白。出于泄愤的原因屠杀没有抵抗的平民,不管这人在人民党里头地位多高,都是要枪毙的。

蒲观水并不想逞口舌之利,所以他换了一个话题,“从明天开始的攻坚战,一定会遇到德国人拼死抵抗。今天晚上就派部队出发,准备爆破。”

一听这个,庞梓最初一分钟还闹了点意气,不过一分钟后他就再也忍不住,“让我们上,我带队。”

第七军军长杨宝贵笑道:“冲锋两条腿跑不过你们四条腿,但是爆破可轮不到你们上。”说完这个,杨宝贵转向蒲观水,“蒲司令,你从德国回来的。德国佬到底多能打?”

“很能打。”蒲观水据实以告,“你可以说他们古板,而且战术与咱们完全不同,但是德国佬在他们那套战术上,相当能打。不要把北洋与德国人想的一样。我其实是希望德国人会投降的,但是他们不会投降。”

工农革命军建军的第一战就是攻破丰台县岳张集地主张有良的围子,从那之后,真正的野战并没有打多少,大多数都是攻城战。从普通一兵升到军长位置的杨宝贵对攻城战的残酷程度深有体会。加上研究过青岛要塞的地图,杨宝贵只是微微叹了口气,却没有丝毫评价。

人民党的谈判小队骑着马,高擎着红十字旗接近了青岛要塞,德国人好歹还没有完全失去理智。尽管一个排的德国兵举着步枪,如临大敌般瞄准人民党的士兵。却没有人向谈判小队开火。因为没见过德国人,所以谈判代表林觉民并不清楚这些德国人到底是皮肤本来就比较白,还是因为紧张吓得脸色苍白。而且有些东西更加吸引林觉民的注意力,要塞前面的路障那里,侨民们惊慌失措的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乘着马车或者拉着平板车往要塞里面跑。看到三名举着红十字旗的人民党骑兵靠近,这些洋鬼子们一个个脸色格外的难看。

被德国兵粗鲁的从马上拽下来,搜了身。林觉民倒也没吭声,不过当德国兵准备把三人捆起来的时候,林觉民用很不熟练的德语喊道:“你们就这么对待谈判代表么?”

这话一吆喝出来,德国军官脸上有点挂不住了。虽然他们很想把这三个人民党军人乱枪击毙,或者大卸八块。但是这么样对待谈判代表的确是不合适。特别是那通炮击之后,德国军人都感觉到了极大的危险在毫不留情的逼近。最后军官制止了士兵捆绑谈判代表的举动。

“你们是要来做什么?”一名少尉问道。

“我们是来和你们交涉。现在正在打仗,你们的平民进入要塞,这要塞是战区,我们这边一开炮,天知道他们会不会被波及。所以我们建议把平民安置在一个中立区,双方都不在中立区展开军事行动。”

林觉民的建议让德国军官感到非常意外,这种处置模式很符合欧洲的惯用手法。但是这里是中国,德国少尉甚至很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了问题,眼前这个操着并不流利,甚至可以说词不达意的德语的黑发黑眼的中国人其实是欧洲人也说不定?

不仅仅是德国少尉,听到这话的德国军人也好,德国平民也好,都用极为诧异的目光看着眼前的林觉民。少尉沉默了片刻,这才问道:“还有别的事情么?”

“我们是光荣的人民党工农革命军,我现在向你们正式提出要求,要求青岛要塞内的德军明天早上三点前向我们工农革命军投降。在明天早上三点之前,我方暂时不发动进攻。如果贵方三点钟后没有联络,我们会认为你们拒绝投降。如果贵方还要继续战斗下去,但是担心平民的问题,那就请贵方现在派遣代表跟随我前去我方指挥部。我方将和你们就平民安全问题进行商谈。不过无论如何,只要贵方不投降,从明天早上六点就是我方的最后时限,战斗必然会开始。请这位少尉先生向贵方转达我们的意思。”

林觉民身边的德国人脸色本来就很难看,听了这话,所有德国人的脸色都变得更加难看起来。人民党的谈判代表提出的要求并不稀奇,甚至可以说挺有战场风度的。可是身为现在明显处于弱势的一方,德国人,无论军人还是平民,都感到了深深的羞耻。

但是人民党既然派遣了正式代表,少尉也不敢把这个责任都给揽下来,“请稍等一下。”少尉说完就跑进了要塞里头去了。二十分钟之后,少尉有点气喘吁吁的跑了出来,先给负责把守出口的军官看了一份手令之后,他才到了林觉民面前说道:“请跟我进去。”

林觉民一边走一边用汉语向旁边的同志赞道:“德国人的确是很讲纪律。”

“是啊。陈主席说过,若是没有手令,他亲自叫门门卫也不能开门。说着容易,但是做起来的时候,只怕没人敢这么干。”旁边的同志也赞道。若是人民党,这位少尉只怕根本不用拿什么手令,直接交代一声就能把人给带进要塞去了。

一行人并没有走太神,在入口没多远的一处房子里头,德国胶澳代理总督是由海军大校黑乃尔神色严峻的等在那里。

有人介绍之后,林觉民向这位海军大校敬了军礼,“我是人民党工农革命军林觉民。”

顿了一顿,黑乃尔大校极不情愿按照礼节向林觉民回了军礼。在双方谈判之前,林觉民又说道:“大校先生,我德语水平很差,有些话我可能只能用汉语才能表达清楚,最好请你能找个翻译,以免出现不必要的误解。”

黑乃尔大校答道:“我旁边的这位先生就是翻译,你大可用汉语说话。”

得到了沟通的保证,双方落座开始谈判。人民党的要求并不多,还是林觉民方才说过的那些。黑乃尔大校随即要求把谈判时间延长。

林觉民很严肃的答道:“现在德国在华主要兵力一部分在连云港,一部分在北京。我们如果不能短期内打下青岛要塞,一旦贵方增援部队进入青岛要塞,对我方极为不利。所以我们没有这么多时间留给贵方。”

黑乃尔大校阴沉着脸问道:“那么我们现在谈判所用的时间呢?”

“我们谈判用多少时间,都不会改变我方的开战时间。哪怕我们现在谈到明天早上三点,战斗都会爆发。这点请您一定注意。”

听了这话,黑乃尔大校的脸上阴沉的几乎能拧出水来。他是为了保证德国的尊严才没有在极度屈辱的心情下说出什么难听话来。但是即便如此,黑乃尔大校也不能不承认,从人民党的角度,这要求并非不能理解。但是对现在青岛要塞的德军来说,人民党的确死死卡住了德军兵力极度匮乏的脉门。

“你放到底有多少人,也敢来攻打青岛要塞?”黑乃尔大校问道。

“在我们进攻的时候你就可以看到了。”林觉民微笑着答道。

这样有风度的态度让黑乃尔大校更加感到了屈辱,他有点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们绝对顶不住我们德国即将派来的远征军。”

听了这话,林觉民的笑容立刻从脸上消失的干干净净,黑乃尔大校觉得自己的威胁看来起到了效果。人民党或许敢对兵力薄弱的青岛要塞下手,但是面对德国的愤怒,甚至面对整个西方世界的愤怒,人民党未必有这个胆量来应对。

就在黑乃尔大校认为在气势上压倒了林觉民的时候,林觉民开口了,这次他用的不是差劲的德语而是比较熟练的带着一定广东腔的普通话。林觉民一字一句的答道:“或许你们德国的远征军很强大吧,但是,你们德国人想占据我们中国的土地,就需要先从我们人民党的尸体上跨过去。如果跨不过去,你们就只能躺在棺材里面回 德国了。”

黑乃尔大校不懂汉语,一直以来没能派上用场的翻译脸色变得极为难看。直到黑乃尔大校瞪视着翻译,他才从震动中清醒过来。听了翻译将林觉民的汉语翻译成德语。黑乃尔大校也沉默了。

也不再等黑乃尔说什么,林觉民说道:“大校先生,我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转达给你了。你对我的陈述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么?”

黑乃尔冷冷的说道:“你急着回去么?”

“我怕耽搁你太多时间。有这没意义的耽搁时间,你能多吃几口饭也是好的。”林觉民答道。

黑乃尔并不明白这德语里头的中国式恶意,他冷漠的示意林觉民可以走了。

“对了,大校,你的表现在几点了?”林觉民想起了最后需要确定的。

两人一对表,林觉民的表此时是7月10日晚上6点10分。而黑乃尔大校的表则是6点18分。

“黑乃尔大校,我军将按照我的表计时。这点请您注意。”林觉民给了最后的叮嘱。

人民党并没有任何等待的打算,这是人民党这个组织从领袖陈克那里接受的办事态度。而陈克则是从毛爷爷那里学到的这种态度。

既然德军已经遭到了兵力上的重大损失,他们除非是完全破罐子破摔的将兵力放在要塞外面,否则的话德军已经没有任何兵力可以用以防卫要塞壁垒了。就算是德国人临时把侨民也编入部队,他们的兵力也绝对不可能超过三千。青岛要塞规模颇大,如果想密不透风的守卫要塞,这点兵力还是远远不够的。

听完了林觉民的汇报,蒲观水并没有在意。实际上战斗根本就没有停止,人民党的部署根本就没有停止过。因为德国人的兵力遭受重创,人民党的部署更快了。蒲观水命令道:“炮兵向前运动,不管德国人到底准备怎么做。都要做好三点进行射击的准备。”

“蒲司令,我想上前线。”林觉民突然说道。

“嗯?林参谋,你要上前线?”蒲观水有些奇怪。

“是的。我想上前线。”林觉民认真的答道。他对黑乃尔大校的话是陈克在战前动员会议上讲的。人民党很可能会因为与德国的战争引发列强的武装干涉,这点陈克已经说的非常明白。“同志们,党内肯定有同志会认为我们如果能够忍一忍的话,等到咱们更强大些,再从外国佬那里夺回中国的利益。但是我要说的是,在这个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没有任何可以忍一忍的余地。谁想占领中国的领土,就先从我们人民党的尸体上跨过去。跨不过去,他们就躺棺材里头回他们老家去。中国的主权不容讨论。满清以前和外国讨论过,最后是个什么结果?咱们人民党绝不会跟着满清学!”

结果今天与德国人谈判,面对德军黑乃尔大校的威胁,林觉民直接就用上了陈克的话,现在他热血沸腾,只想上阵杀敌。

蒲观水冷静的答道:“林参谋,让你在参谋部工作是组织上的安排。人民党党员必须服从组织安排。组织安排你在参谋部,你就要在参谋部完成参谋的工作,如果组织派你上前线,你就必须到前线流血牺牲。不要因为你个人的愿望和冲动去做事。明白了么?”

“请组织上给我一个机会!”林觉民并没有放弃自己的想法。

“德国的军舰最晚48小时之内就会赶回青岛。我们必须在德国舰队赶回来之前攻克青岛要塞。前线步兵配置都是经过训练的,你没有参加过相应的训练与安排,你觉得热血沸腾上了前线,有可能打得很好。同样也有可能给部队添麻烦。如果你想去一线部队,等你完成了参谋供作期,想不想去部队你都得去。所以现在赶紧把你所见到的要塞内部的情况总结出来。去工作吧。”蒲观水给了最终答复。

“是!”林觉民郁闷的向蒲观水敬了个礼,然后郁闷的离开了。

夏至过去没多久,即便是到了晚上快8点,天边依旧有着一丝光线,从上午就开始休息的工农革命军部队已经吃过了晚饭,攻城部队趁着最后的余光开始向青岛要塞方向移动。没过太久,天已经黑了。

人民党火箭弹总共有上百个部件,运输的时候可以拆卸成各种方便运输的模式。战前可以根据战场局面进行多种程度的预装。熟练的炮组两分钟能够发射三枚。发射后,炮组可以扔下支架就跑路,避免敌人火炮的摧毁性报复射击。

德军已经不太可能排出前哨,但是人民党部队并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在要塞炮架起来的时候,针对各个区域的射击参数就已经编制完毕。以德国人的古板,这种参数表更不可能马虎了事。所以部队的集结地与火箭炮的阵地都需要进行有效的安置。

之所以是给德国人把时间给留到晚上3点,因为根据地经验,前哨确定进攻区域的时间就需要这么久。先由先头部队确定行军路线与阵地,炮兵和步兵进入阵地之后立刻就开始作战。如果集结地被炮击,那就意味着进攻根本不可能发动。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过去,从指挥部这里暂时听不到任何声音,但是数百名先头部队已经摸进了敌人的炮兵射击范围,开始作战准备。

“德国佬千万不要来谈判。”蒲观水默默的祈祷着,他虽然白天反对复仇心沸腾的庞梓,但是出于军事考虑,德国佬不谈判,就意味着战争可以自由进行。如果德国佬真的谈判,人民党也没有办法拒绝人道主义的平民安置事项。

到了凌晨一点,外面突然远远传来了一声闷响。接着,在距离更近的地方,传来了剧烈的爆炸声。德国人开炮了。

“部队被发现了?”蒲观水登时紧张起来。不过他很快就听出,德国人的炮击位置与部队的出发地相距甚远。更不是先头部队的位置。但是这声炮响过之后,很快就有了新的巨响。蒲观水很快就明白过来,德国人这是采用了炮兵夜间执勤火力的方法。

这是陈克讲过的“炮兵夜间执勤火力”,就是以夜袭为预计,向敌人大概会经过的地区,在大概的时间里头发射炮弹。能击中敌人,那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但是这种没有规律的炮击却能够非常有效的打乱敌人的部署,给敌人以心理上的压力。

以人民党现在的实力,即便是知道这种战法也根本就没有这个本钱搞这种“炮兵夜间执勤火力”。尽管一直很佩服陈克,但是每次陈克提出了人民党根本就没有想过的战略战术,特别是战斗技巧,而这些东西都应验之后,蒲观水还是忍不住感到由衷的佩服。这样一个有着卓越见识的人是工农革命军的缔造者,本身就能让部队的同志们感到一种安心。

“部队开始进攻,按照一类战斗标准执行。”舒了口气,蒲观水下达了命令。一类战斗标准算是通用战斗标准,也就是战区无平民的思路。凡是部队认为有威胁的,就以消除威胁为首要目标。按照后世比较通俗的解释方法,就是“先开枪,再喊话。”

蒲观水命令刚下达,观察员就进来汇报。“蒲司令,我军火炮已经开始还击!”

指挥部里头虽然忙成一团,但是参谋们都是在通过野战电话通知各部队开始进攻,蒲观水倒是可以难得的轻松一些。他起身快步走出指挥部。能看到的已经是火箭炮射击的最后一个阶段,只见十几道明亮的火焰在空中高速运行着。随即在德国的青岛要塞的炮台附近剧烈爆炸,一道道明亮的闪光,甚至让人有种天要亮了一样的感觉。

正式进攻青岛要塞的战斗终于打响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