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中德冲突(七)

也就在武星辰准备着7月8日晚的针对进攻的同时,庞梓的骑兵师前锋终于赶到了青岛附近。一个班的骑兵胯下的马匹已经口吐白沫,眼见着跑不动了。这还算是好的。路上这些骑兵们已经换了几次马匹。骑兵自己也已经被沿途颠簸的快顶不住了。

早在7月4日,陈克就命部队向边界集结出发。到了7月7日,人民党给袁世凯发了电报之后,根本不等袁世凯的回话,已经越过边界线屯驻的大部队直奔青岛而去。这次战役的特点就是一个快字。人民党没有海军,没有重炮,加上中国糟糕至极的陆路运输。如果任由德国舰队在连云港与青岛之间往来纵横,人民党绝对顶不住。

日本人爱赌国运,陈克以前是大大的嘲笑这种事情的。现在他发现自己其实比日本人还日本人。对德作战已经准备了一段时间,陈克到了淮海省之后立刻编组部队,准备物资。即便是这样,第一轮作战的准备规模小的吓人。靠了这么点子物资,部队能够发动的进攻不超过两次。即便如此,陈克依旧把部队给派了上去。

他赌的就是一件事,现在要塞里面的敌人部队只剩了一千,大部分还不是炮兵。就算是临时组成炮队,也根本无力派出步兵防守要塞围墙。人民党这次就是要用炸药与人命砸开青岛要塞。

青岛要塞是现在列强在中国规模最大,也是最坚固的要塞。能砸开这个要塞,那就表明任何坚固的工事在人民党面前都不堪一击。列强们心理上受到的震撼是远超过实际上的战果的。

不管德国人说人民党侮辱德国公使也好,还是人民党说保家卫国也好。这次冲突的理由非常简单,人民党反对承认任何条约,德国人逼迫人民党承认条约。这冲突不仅仅是人民党与德国之间的问题,而是中国利益与列强利益之间的问题。这仗一打,伊于胡底,陈克自己也不能完全把握。但是陈克若是在这等关头采取了任何的“曲线救国”策略。那么人民党自己的纲领也就会遭到彻底的打击。

既然要救中国,也就不用考虑什么自身的损失了。如果不能态度坚定的在这大是大非的问题上贯彻到底。那么陈克和汪精卫还有什么区别?汪精卫的南京政府至少名义上可不是日本国,更不是日本的殖民地。法理上,汪精卫的南京政府也是独立自主的政府。

让人民党北京谈判团声称人民党需要十万人才能开始进攻青岛,这不过是一个烟幕弹。陈克真正准备动用的兵力只有三个团以及附属的炮兵,共一万三千多人。

通过信鸽与电报的通告,人民党情报机构完全抛下外衣,公开活动。已经有人接住了人民党前锋。住宿点还可以在野外,但是粮食、饮水就不可能让部队在野外自己解决。必须有人安排引导才行。紧张的准备持续到了7月10日,人民党大部队终于赶到了。

战马冲击要塞就是个笑话,庞梓的骑兵师现在变了运输队。五千多匹战马全部驮了物资装备,山东军区副司令蒲观水亲自带了步兵与之一同行军。

陈克本想亲自指挥这次战斗,但是军委一致反对。蒲观水说的很明白,“陈主席,你的工作不在战场上,你的工作是指挥我们作战。关于部队进攻的方式已经讲的够明白了。部队平素里头的训练也有足够的水准。请您留在这里指挥我们把。”

蒲观水的态度代表了大部分指挥官的态度,这次攻坚战的残酷程度陈克已经讲的很明白了,所以同志们反倒格外希望能够向陈克证明,自己的确能够完成任务。攻克青岛要塞再残酷,也毕竟不是决定人民党生死存亡的战斗。没理由让陈克亲自上一线指挥。

几天的行军之后,部队极为疲惫。战士和低级指挥员们在规划好的地区埋锅造饭,进行休息。中高级指挥员集中在一起召开前线委员会的军事会议。驻地在青岛市西北位置,距离市区有十五公里的距离。正好在德军的炮兵射程边缘外面一点。理论上德军还是有可能炮击击中驻地边缘的,不过这就需要德国人有上帝的保佑才行。

蒲观水根本不在乎这点子风险,的声音十分响亮,“同志们,咱们一直吆喝着要解放全中国,现在就到了证明的时候。全中国都在看咱们打的怎么样。看咱梦有没有这个能力打下青岛要塞。该说都说过了,这场战斗不是野战,拼刺刀没用,大家就得用命来垫。所以我强调一下战场纪律,凡是有畏敌不前,不服从命令的,由各级指挥员和政委立刻执行战场纪律。一路之上该进行的动员我们都动员过了。德国鬼子要抢占咱们的土地,咱们就要和他们拼到底。同志们对此还有什么问题没有?”

这是部队第一次与洋鬼子作战,指挥员们的情绪都很激动,听了蒲观水这话,所有指挥员和政委们自然不可能有任何畏惧的情绪。

“放心吧。我把遗书都写好了。”

“训练这么久,部队都有信心。”

……

年轻的军人们目光明亮,根本没有丝毫退缩之意。

蒲观水其实也不想说这么多,他作为这次战役的总指挥,对要面临什么是极为清楚的。

“今天就已经有人开始疏散青岛的群众。明天上午,试探性进攻就开始。德国人现在兵力少,只有不到1500人。他们势必依靠大炮来抵抗咱们的进攻。哪怕是给他们自己壮胆,他们也会猛烈开炮。各部队都要有这个心理准备,进攻一开始就没有什么前线后方的分别。只要德国人看到咱们部队的踪影,他们就会开炮。各部队的运动将遇到极大的危险。”

这方面的讨论已经很多,蒲观水描述的局面根本不新鲜。

“我们要发挥的是咱们人数上的优势。只要能炸开一个口子,咱们能够冲进要塞里面,咱们的部队十倍于德军,而且这些德军大多数都去操纵大炮了。在各个炮位上,他们根本没有系统的抵抗能力。大炮都是对外的,只要没人操纵,其他同志面对的敌人威胁立刻就小了。所以各路部队一旦炸开一个缺口,不用等待其他部队跟进,而是立刻突入要塞进行战斗。而其他部队尽量能够分头炸开要塞,冲进去战斗。而不要放弃自己的进攻路线,想别的突破口进攻。咱们人多,多路进攻之下,敌人顾此失彼,这样机会反而更大。”

“那炮兵支援呢?”庞梓问道。

人民党缺乏重炮,就现在的局面来看,能生产大口径重炮用的炮钢还得个好几年甚至十好几年。但是没有炮兵,青岛要塞是绝对拿不下来的。没良心炮这种抛掷炸药包虽然需要的条件简陋,不过也需要非常靠近敌人才行。这对于青岛要塞这种现代化的防御体系根本没用。

庞梓指的炮兵支援是指人民党研发的新式装备“火箭弹”。

对陈克来说,一战前的军事工业并不需要规模必须以万吨起,精度不需要必须到纳米级,结构深度不需要必须到量子级。这些大可在工业发展过程中逐渐解决,关键是一种思路。俗话说“兔子不土,战斗力五”。这在火箭弹上就表现的极为明确。火箭弹整个就是个一次用拼装货。组件全部是金属壳与火药,唯一算得上精细的就是使用丝绸来包裹药柱。基本原理和二踢脚没有太大区别。射程四公里,精度在五十米上下。

说起其科技含量会让欧美工业界捧腹大笑的。可是这么一个东西却采用了标准的模块化设计。在研发的时候,细化的说,总共投入了三十几个单位。拿外壳来论,先是钢铁厂轧钢车间生产的铁皮外壳。后来就改了电解铝厂的铝制外壳。再后来又改回铁质外壳,再后来后是把这个交给了耐火材料厂去尝试解决。最后才暂时确定为一种铝壳加陶瓷内衬的复合外壳。

包括火箭推进药柱,爆破部的爆破药填装,都是由专门的军工部门负责。每个部门负责一个相当单一的内容。

整体上来说,则是陈克提出设计思路,然后把这个设计交给整个系统集成部门去负责。就这么一个玩意,从与段祺瑞北洋第三镇作战的时候就开始有最初的型号出现。随着人民党的工业实力进步,很多工艺得到解决之后,整个火箭弹也随之进行改进。

模块化设计思路就这个好处,当各个部门都拿出自己负责的部件之后,组装起来就是一个最终产品。

没有重炮,但是需要重火力,这就是人民党现在面临的局面。加上现在水平低劣的工业实力,陈克不得不采用这样土得掉渣的方法来提高战斗力。

“现在部队就这么一百发三十多火箭弹,打完了咱们就只能靠迫击炮和烟雾弹了。但是就这样咱们也得打。”蒲观水也下了决心。

前线委员会正商议中,情报部的同志急匆匆的进来汇报,“报告首长,德军要塞派遣部队向我方进攻。”

没什么消息能比这个更让前线委员会感到意外。

“德国佬疯啦?”因为激动,庞梓腾的站起身来。德国人兵力本来就不够,他们居然还敢派出部队前来进攻。这其中难道有什么诡计么?

“来了多少人?”蒲观水立刻问道。

“根据我们的观察,大概有六七百人。”情报部的同志答道。

“他们现在到什么位置了?”蒲观水更加急切了。

如果能够把这批德军一举歼灭,德国人守卫青岛要塞的部队就将面临彻底枯竭的地步。这简直是天赐良机。

“距离咱们还有六公里的模样。”情报人员答道。

正说话间,另外一名情报员冲进了会议地点,“报告,出击的德国人停住了。他们正在青岛市区北方交通要道的位置上布防御阵地。”

前线委员会的同志一个个眼睛发亮,蒲观水问道:“市区里面什么情况。”

“外国人正在迅速撤入青岛要塞。”

听了这个回答,蒲观水转头问同志们,“德国佬这是担心咱们洗劫青岛么?”

“哼,”蒲观水冷笑一声,“他们这么担心,看来还是好事呢。”

“用三十发够不够?”庞梓急切的问道。

“准备三十发,打二十发。炮兵部队马上去准备!”蒲观水命道。

德国侵占青岛后建立的防御设施。1899年德国开始在青岛前海一线,修建团岛、台西镇、衙门、汇泉角和俾斯麦山(今青岛山)南等海防炮台;沿山脊北侧修建俾斯麦北,伊尔奇斯北、伊尔奇斯东、仲家洼等陆防炮台;沿海泊河修筑横贯前、后海的步兵堡垒线,计有小湛山、小湛山北、中央、台东镇、海岸5大堡垒,俗称1、2、3、4、5号炮台。

要塞中心指挥所设在俾斯麦山地下山体内,1905年完工。占地1600平方米,立体结构,主体3层,局部5层,有42个厅室。掩蔽部可分东西两大部分,分为指挥、生活、后勤3个功能区。其指挥系统有德军最高指挥官军事作战研究室、炮兵指挥室、海军指挥室以及指挥官专用通道、寝室、休息室、医务室、餐厅、蓄水池等。顶部装有可360度转动的瞭望台,可全方位观察胶州湾来往船只及周边活动。此时,黑乃尔海军大校就站在瞭望台上用高倍望远镜观察着人民党驻军的方向。

现在德国胶澳总督是由海军大校黑乃尔代理,他并没有跟随德国太平洋舰队司令马克西米利安·冯·斯佩将军一起去进攻连云港。实际上黑乃尔海军大校本来也没把这次军事行动当多大回事。莫说根本没有海军的人民党,就算是把中国北洋政府的北洋舰队与南洋舰队加起来,在德国太平洋舰队面前也不堪一击。

但是登陆战有诸多极为困难,在德国胶澳代理总督黑乃尔海军大校看来,佩斯将军大部分精力要与海上的风浪与登陆地点的气候作斗争。

夺取连云港对德国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连云港在江苏,距离上海很近。这不仅方便了德国船只接近中国最富裕的江南地区,还让德国在中国有了两个港口。这就完全盘活了德国太平洋舰队的海军局面。

如果是在欧洲,青岛是不会不警戒的。但是在中国,打了人民党这个地方政权就打了。难道人民党还敢出兵报复不成?在出兵前的军事会议上,黑乃尔大校倒是看似挺认真的提出过可能性。同为海军大校的卖尔瓦德克板着脸答道:“这种可能是有的,但是这种可能想变成现实需要一个条件,那就是我们要打击的人民党不是中国人。”

这么绝妙的回答让轻松的军事会议中爆发出一阵狂笑。

佩斯将军带领舰队出击后,青岛市区的一些变化德军还是知道的,但是这变化也不到派出军警抓人的地步。直到上午时分,巡捕脸色惨白的试图求见黑乃尔大校,他带来了一个消息,人民党上万部队已经到了青岛附近,要进攻青岛要塞。

德军派出了侦察兵,确定了此事之后,黑乃尔大校才不得不确信一件事,人民党来了。

黑乃尔大校从来不认为人民党会有进攻青岛的军事行动,但是就现在的局面来看,人民党只怕真的不是中国人。这个军事会议上的玩笑变成现实之后,黑乃尔大校最大的感觉不是震惊,而是不解。

不过最起码的准备还是得有的,不得不承认,在马克西米利安·冯·斯佩将军带走了两个营的德国海军陆战队之后,青岛的兵力极为匮乏。德军并没有足够的力量守卫整个青岛。在紧急召开的德国军事会议中,有人提出了一个观点,人民党这次军事行动的目的是佯攻,逼迫青岛德军向太平洋舰队求救,这样就可以解决他们连云港被攻击的危机。

这个观点得到了一致赞同。这才符合德国人对中国人的认知。按照这个思路,德军就发现了一个问题,如果人民党乘夜色进入青岛洗劫,德军并没有足够兵力进行防御。

德国人的情报工作还真的做的不错,这也与人民党与外国人生意做得很大,而且武汉工业区里头洋人专家很多有关。根据德国人收集到的情报,人民党没有威力巨大的重炮,甚至连75炮这种玩意都很少。

从人民党的控制区域来看,几天内就抵达青岛的这支人民党部队在行军也根本不可能携带75山炮。所以理论上德军依托要塞炮和前出的防御阵地,能够有效的扼制人民党的进攻。德军不用在这里等待多久,只要到德国平民躲进要塞里头就行了。

所以黑乃尔大校就派出了海军营的部队一面布置防御阵地,一面帮助德国平民进入青岛要塞内暂时躲避。这么做的时候,黑乃尔大校还有些自利主义者的恨恨感觉。如果海军三个陆战营没有被带走两个,他不仅不用被迫防御,甚至可以派出部队组织进攻。

高倍望远镜中,德军的防御阵地设置的相当迅速,炮兵阵地设起来,机枪架起来,沙袋垒起来,路障加起来,铁丝网拉起来。所有的军事部署都从容不迫。德军的表现令人满意。

防御并不需要那么多兵力,在德军整理队伍,准备去布置下一个临时阵地的时候,天空中突然出现一团奇怪的火焰。

高倍望远镜不可能操纵的那么灵活,由于用力过大,镜头一下子大大偏离了位置。黑乃尔大校干脆放开望远镜,用眼睛看了起来。空中飞行着一个说不清颜色的东西,但是在那东西尾部,喷吐着明亮的火焰。这绝不是炮弹。

刚做出这样的判断,黑乃尔大校就发现远处接连腾空飞起了十好几个类似的东西。这些古怪的玩意在空中划出漂亮的烟雾曲线,然后向着地面坠落下去。接着从落地点发出了巨大的爆炸声。

被这爆炸声震的一激灵,黑乃尔大校突然发现,落地点是如此的熟悉。在脑部急速运转了不到一秒钟,他已经明白怎么回事。高速操起观察望远镜,黑乃尔大校看到方才的防御阵地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而接二连三的爆炸精准的将防御阵地彻底笼罩。六百多名德军士兵的身影完全消失在爆炸的剧烈闪光与浓烟中。

“难道人民党是真的要打仗么?”黑乃尔大校混乱的大脑中生出这么一个疑问。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