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中德冲突(六)

1911年7月8日是个美丽的夏日早晨,天色已经明亮到可以清晰的看到海边。德国军舰缓缓靠近连云港码头。马克西米利安·冯·斯佩将军用军舰上的大倍数望远镜观察着连云港港口附近的滩头阵地。

作战计划中,德军并没有打算从一开始就长驱直入,而是计划先在港口附近修建起防御体系,然后依托这个防御体系占领连云港。至少也能控制整个港口。

而昨天德军一登陆,就遇到了人民党冷枪的袭击。人民党的射手明显都是精挑细选的,至少在德军并没有观察到敌人到底埋伏在哪里。幸好海军观察员都是精挑细选的好视力,射击后的硝烟稍微暴露出人民党枪手埋伏的地点。德军海军陆战队随即攻了过去。稍稍弓腰进攻的德军随即遭到更多埋伏地点的射击。

不仅仅有子弹,人民党居然使用了迫击炮,佩斯将军亲眼见到至少有三发迫击炮在德军的进攻队列中爆炸。德国海军陆战队的队员立刻卧倒。进攻就这么被阻止了。

不得以,德军海军舰炮对人民党的阻击阵地开火。听着隆隆的炮声,感受着火炮射击时带来的震颤。佩斯将军一阵阵的心疼。德国太平洋舰队的炮弹都是万里迢迢从德国本土运来的。限于运力,炮弹并没有到可以任意射击的程度。这也不仅仅是炮弹数量的问题,炮弹是消耗品,炮管同样也是消耗品。小口径的副炮还能由海军自己换,军舰上大口径的主炮在中国甚至没有船坞可以进行更换。

德国海军军舰上的副炮对着人民党的步兵阵地与炮兵阵地一通射击之后,海军陆战队继续攻击。尽管这次进攻的时候,德军小心了很多。但是很明显,方才的一通炮击并没有彻底消灭人民党的阵地上的士兵。

糟糕的是,炮击之后的硝烟掩盖了人民党士兵射击时的硝烟。人民党的子弹用的应该是无烟火药,亏的是海军观察员站得高,视力敏锐。才能在第一轮射击中发现一些人民党火力点的位置。但是人的视力终究有极限,第二轮的战斗里头,德国海军观察员完全帮不上忙了。

人民党的部队那身招牌一样的深蓝色军装本该很好辨认,可在海滩上完全看不到深蓝色军装的蛛丝马迹。迫击炮有个令人非常讨厌的地方,就是射角可以大的惊人,德军军舰毕竟不能抵近海边射击。德军对连云港的水文资料相当缺乏,战前的紧急测量也只能保证基本军舰安全航行路线。

这等近战中,万一一发炮弹打偏,直接命中德军的话。本就兵力匮乏的德军完全承受不了这样的损失。当登陆舰艇上的火炮加入战斗的时候,人民党的迫击炮也开始毫不示弱的与德国登陆舰艇对射起来。虽然迫击炮炮弹并没有能够摧毁军舰的威力,不过佩斯将军亲眼见到至少两发炮弹在德国炮位附近爆炸,而遭到攻击的炮位上立刻也是立刻人仰马翻,火力很是停顿了一阵。

德军斗志昂扬,即便是面对敌人的猛烈还击,他们依旧在努力前进。双方步兵战斗距离越来越近,步枪射击声中终于出现了手雷的爆炸声。吃了亏的德军进攻停顿。而德军冒着炮火拖上岸的重机枪在此时也开始嘶吼起来,暴风雨般的子弹向着硝烟中人民党的阵地猛烈开火。试图用火力压制人民党的火力点。对面人民党阵地上随即也响起了清脆的机枪射击声。还不是一个位置,多个位置的火力点同时开火。佩斯将军从望远镜中见到成为众矢之的的德军重机枪上腾起点点子弹着地时弹起的碎石与沙砾。而德国重机枪手则被机枪子弹扫中,如同小小的稻草人跳起扭曲的舞蹈般,往后倒在地上。

这和想象中的战斗完全不同,佩斯将军本以为会遇到人民党的队列进攻,甚至是密集阵的冲锋。但是还没有看到敌人,更没有战壕的迹象,交战就已经如此激烈。如果不是看到德国军人被一个个打倒在地。佩斯将军甚至以为对面根本就没有敌人。

激烈的交火中,抵挡不住的德军不得不再次撤退。这次佩斯将军再也不敢托大。德军全部撤回到极为安全的地带之后,德国轻型巡洋舰与重型巡洋舰上的主炮终于开始鸣响。副炮的射击带来的震动如果像是有人用手指敲动桌面的话,主炮的射击就是有人用大铁锤在猛砸地面。所感受到的根本不是同一个级别的。那已经不是震动,而是因为军舰被巨大的反作用力稍微后推了一点距离而来的晃动。

人民党阵地上登时腾起了几团巨大的云彩。装甲巡洋舰的240主炮,一炮能炸出足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的弹坑。冲击波甚至能让炮弹爆炸周围200米内的生物立刻倒毙,至少也是半死。这样的炮击下,无论人民党躲藏的多么巧妙。都不可能幸免。

果然,几轮炮击之后,德国陆军再次登陆根本没有遇到任何抵抗。物资迅速运上海岸,德军开始建立起自己的滩头阵地。

但是当晚,在德国海军按照起码的安全措施,离开滩头阵地附近进入安全海域的时候。德军滩头阵地就失陷了。根据比较靠近岸边巡航的德军轻型巡洋舰“纽伦堡”号上的观察哨报告,德军的滩头阵地上遭到了爆炸力空前的炮弹袭击。敌人的大口径火炮进行了抵近射击,海军观察员信誓旦旦的保证,根据敌人的火炮古怪之极的炮焰推断,这些炮口直径甚至可能比德国装甲巡洋舰的口径还大。德军滩头阵地上疾风骤雨般只挨了十几炮,就一片寂静。

天一亮,马克西米利安·冯·斯佩将军就换乘轻型巡洋舰“莱比锡”号靠近了海边。经过昨天一天的炮击,无论是德军阵地上,还是人民党曾经的阵地,都已经是一片狼藉。唯一相同的只有一件事,经过双方“重炮”的蹂躏之后,除了海浪冲击着沙滩,拍打着礁石之外,地面上没有任何生机。德军曾经在的滩头阵地上用麻包垒起的简易堡垒,现在也被荡为平地。几具德军尸体在沙地上影影绰绰的隐约可见。德军昨天的努力明显失败了。

佩斯将军看了看身边的军官,军官们也带着一种无法接受眼前事实的神色。人民党采用的战术非常简单,就是不在滩头这个会被德国炮火猛烈攻击的滩头上设防。同时也绝对不让德国人占据滩头阵地,进而修起坚固的堡垒来。

这并不是多么稀奇的战术,唯一稀奇的是,人民党的军队居然能够将这种战术执行下去。北洋已经是德国人见过的中国最强军队,虽然知道北洋曾经败给过人民党的军队,但是德军并不太在意。北洋的勇气的确超过清军,但是他们的战术大部分是从德国这里学到的,炮击,步兵队列进攻。这样的模式在陆战中或许能够起到效果,但是面对狭小的阵地以及德国舰队,不管来多少人,德军都有信心消灭进攻的北洋军。

可是人民党的战术德国军官们能理解,可是这等果决与执行力,根本就超出了德国军队的想象力。这不该是中国军人拥有的素质,而摧毁德国滩头阵地的火力,也不该是中国军队应该拥有的。

这次为了攻占连云港,德国太平洋舰队把德国驻青岛的三个海军陆战队营带出来了两个。昨天的一战,特别是滩头阵地晚上被彻底摧毁之后,德国军队已经损失了整整两个连近四百人的部队。整个海军陆战队四分之一的兵力彻底报销在连云港的滩头上。

德军面临的局面已经空前危险起来,如果按照昨天的这么再来一次,德军一半的陆战队都会报销。除非把所有登陆部队都给派上岸,扩大德军的防御范围。这才能保证滩头阵地的安全。问题是这样做的话,一部分海军陆战队就会脱离海军舰炮的防御范围。海军主炮靠陆地上的观察员引导,效率会大打折扣。万一德国装甲巡洋舰的主炮一炮没打准……,光想想就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人民党摆明了是和德军在对攻,而且人民党的部队展现的是纯熟的作战能力与技巧。不仅仅是步兵,还有炮兵。

孤注一掷的登陆战斗如果失败,那么这次德军进攻连云港就成了一个大笑话。一艘军舰上就这么几百发炮弹。打完了就是打完了。即便把连云港炸成一片平地,人民党置之不理就行了。接下来该怎么办?佩斯将军也完全没有预案。

开了一上午军事会议,德国太平洋舰队最终确定。从下午开始,对附近的要点进行猛烈轰击。即便交通为之中断也不是问题,现在德军反倒不希望与人民党进行交战。至少在建立起稳固的堡垒前,他们不希望与人民党交战。

而入夜之后,德军军舰轮番靠近海岸,使用舰炮进行威慑性射击。以阻止人民党可能的进攻。只要把堡垒建成,德军就可以抵挡住人民党的进攻。在这次的战略中,德国人要的是给欧美列强开道,让他们有对人民党施压的借口。只要德国人能够在这里守住,连云港就是第二个胶州湾。

确定了方略,德国军舰重新开始调动,所有炮口调整角度对着,可能的目标开始射击。连云港港区附近本已经寂静一片的港区的破房子,如同纸片一样被炮弹巨大的爆炸威力吹的漫天乱飞。

“我操!”武星辰得到了消息之后额头上的青筋蹦起来多高。这个身高190的人民党干部有着曲折的经历。虽然是最早的上海八人党员之一,却因为没有同心同德与陈克一起行动,而是独自开拓山东根据地,所以一度遭到了全面审查的命运。即便如此,武星辰并没有自暴自弃,在党组织再次掌握了山东根据地之后,经过了审查的武星辰再次成为了山东军区司令。这次武星辰是亲自请缨,坐镇一线,对付德国人的登陆。

到今天下午炮击开始前,人民党的战术相当成功。迷彩服,以及充分利用了地形的防炮洞点,火力点,交通壕,都起了该起的作用。白天的战斗,当德军大举撤退的时候,前线指挥官判断准确,在硝烟中也选择了全面撤退,部队伤亡并不大。特别是晚上的进攻,冒着夜色运到前线的没良心炮,直接把十几个炸药包崩进了德国人的滩头阵地里头。部队一击得手立刻撤退,从早上观察到的局面,战果斐然。

可是到了此时,武星辰却犯了大错。陈克战前给出的建议是“运动”。发挥工农革命军熟悉地形的优势,以小部队与登陆德军进行针锋相对的战斗。以有效降低德国人舰炮的优势。

如果按照这样的思路,在连云港的住宅区里头,部队只用安排少量观察哨,部队在出发阵地上待命就行了。结果武星辰却希望部队能够给德军二次登陆迎头痛击。在港区的住宅区安排了一个连的部队。在德军的猛烈炮击下,这一个连已经是凶多吉少。可是人民党根本没有能与德军舰炮对射的重炮。

“命令靠后面的部队,只留下几个观察哨。其他部队向着防御阵地撤退!”哪怕是犯了大错,却不能一错再错。这是党委反复学习的精神。既然德国人这么样的炮击,更加靠后的出发阵地上的同志也不安全。武星辰也不能继续犯错了。

在武星辰身边的是严复,他也没有想到武星辰的指挥部居然设在德国舰炮范围内。人民党的一线指挥所设在距离前线五公里的地区。德国舰炮少说也能打到二十公里以外。虽然德军不可能靠舰炮覆盖,可是如果一发炮弹万一“打偏”,指挥所绝对顶不住的。

虽然也认为自己能够置生死于度外,但是严复那是在海上战斗中。现在这样单方面的被威胁,如果说他没有一点感触,也是不可能的。但是严复是作为海军参谋身份出现的,他说道:“如果德军这么打,晚上的时候他们也会使用炮火进行无规律射击。我们再出动夜袭部队,危险还是很大的。”

武星辰像是根本没有听到严复的建议,不过他的话证明他明显是听到了,“陈主席命令,一定要把德国佬拖在连云港。不能让他们回青岛。夜袭部队伤亡再大也得派。如果谁不服从命令,那就立刻执行战场纪律。等执行了战场纪律,我亲自带队展开夜袭。”

山东军区政委李长豪微微皱眉看了看阴沉着脸的武星辰以及也沉下脸的严复,他插话进来,“武司令,不要意气用事。我马上去召集政委,组织党员组成夜袭部队。”

武星辰与北洋深仇似海,对严复心里头颇有芥蒂,所以说话颇有些不中听。听了政委李长豪的话,他也知道自己失态了。不过此时也不是道歉的时候,他说道:“我现在就命令气球部队升空,观察一下地形。天知道被德国人这么一通炸,原先准备的交通线还有多少能继续用。”

既然大家都把话题转向了军事工作,一场意气冲突没有扩大就暂时被强行避开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