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一百二十一章 中德冲突(五)

山东道士多,一般来讲,道士们在山东的主要从事丧葬仪式,画符驱鬼,兼带一定程度的游方郎中的角色。青岛作为港口城市,新式的科技影响力相对比较高。有钱人生病都去看西医,丧葬却也不会找不知来历的野道士。尽管这几年多次到过青岛,盗泉子的买卖依旧没有开张过。

好在盗泉子本身就没有指望真的靠这个谋生,他也就是来混个脸熟。以他这样的道士情报人员若没有在当地混个脸熟,只要局面紧张起来的时候,服饰怪异的道士肯定会被怀疑。

眼见太阳已经要落下山,盗泉子找了家小客栈住下。客栈生意明显不怎么样,至少盗泉子还能住个单间。伙计送进来吃食后就退下去了,盗泉子仔细的关上房门,然后从竹篓里最下面拿出个个布包。里面是几只铅笔和一小叠纸。按照回忆,把看到的青岛要塞各个炮位都给纪录下来。

人民党的情报系统里面,游方道士也是一个很重要的组成环节。也不要大家做什么特别的工作,只要把看到的如实记录就行。写完了情报,盗泉子把饭给吃了。又过了一阵,伙计来收拾碗筷,顺道把盗泉子写好的东西也给收走。中间不用说话,不用商讨。人民党在情报方面一直采用这样的模式。盗泉子对此很是满意。

不过在此时的北京,前情报贩子郑文杰的感受就完全不同。北洋一坐了这江山,郑文杰就开始扬眉吐气了。作为老北洋的人,郑文杰在陆军部里面虽然谈不上飞黄腾达,却也算是稳步高升,已经在作战处当了个副处长。既然已经是北洋当政,郑文杰就不再给人民党提供情报。好在人民党也从不要挟任何人,郑文杰也算是能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并没有在心理上受到什么影响。

7月8日,陆军部里面突然起了骚动。郑文杰正奇怪外面怎么一阵脚步声,办公室的门就被推开了。“人民党派了女代表来咱们陆军部。”外头的家伙用一种极为猎奇的语气说道。

“女人?”即便是身为中高级官员,郑文杰依旧感到很是好奇。

“还是个挺俊的妞。”跑来通风报信的家伙兴奋的说道。这年头也不是没有地位尊崇的女性,不过这些女人要么靠娘家,要么靠夫家。单组织的女性还真的没有。加上军中本来就没什么女人,而人民党的这帮代表素来身穿军服,自然也被认为是女军人。

能在陆军部里头混的人,也真的不是什么没见过女人的。但是这等女性代表的确让郑文杰起了好奇心。“走,瞄两眼去。”

人民党代表是来拜见陆军部大臣王士珍。王士珍在陆军部,只是他完全不想接见人民党的代表。这些日子,人民党代表四处拜访,弄得京城里头一片混乱。不见这些代表算是某种程度的示弱,见了这些代表又会引发别人的流言。现在局面如此混乱,王士珍自然是想静观其变,只是树欲静而风不止。人民党看来是不会轻易让王士珍这么安宁。

来拜会的是黄玉玥,她并非没有看到那群貌似进进出出,但是黄玉玥在陆军部大门口目不斜视的看着平陆军部的影壁墙。对猴子般瞅着自己的无聊男人,完全视而不见的样子。这种万众瞩目的待遇她早就见多了。陈克主席专门向包括黄玉玥在内的代表团讲述过“工业社会化大生产”与“小农经济一盘散沙”之间的区别。

黄玉玥作为代表团,是人民党这个社会化大生产组织中的一员。整个组织在黄玉玥背后担当支持,而每个组织成员,都要通过自己的劳动,为这个组织的整体营运提供支持。可以说是“人人为我,我为人人”。

陈克虽然是个坚定的无产阶级革命者,特别是个格外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不过陈克也对黄玉玥等人说过,有些人天生的就很能融入这种“社会化大生产”体系里头来,人民党就欢迎这种同志。

黄玉玥对自己是不是这种天生就很能融入“社会化大生产”体系的人并没有信心,不过她觉得自己的确对人民党现有体系非常适应,所以被围观也好,还是做工作也好,黄玉玥都能很自然的接受。

门房看来是接到了命令,黄玉玥等了好久都没人来搭理她。但是黄玉玥一点都不气馁,她除了每过二十分钟询问一次之外,就这么与两名警卫员硬生生堵住陆军部的大门。被一个女人带人堵住陆军部大门,这可是一大奇观。外头来来往往的人不少已经驻足观看,门房看来是顶不住了,黄玉玥见到门房派人进了里头。等他出来之后,就和颜悦色的请黄玉玥等人进门房里头等候。

“不用了,你们若是觉得我们累,麻烦拌几张凳子出来。我们就在这里等。”黄玉玥微笑着说道。这次为了见到王士珍,代表团经过讨论,让黄玉玥亲自出面。王士珍能糊弄男人,但是被女性逼到陆军部大门上,他也受不了。

“要不诸位先到陆军部里头等着。”门房为难的说道。

“不用了,在下是女子,没见过大世面。只怕进去之后还是见不到王士珍先生,所以请您进去通报,让王士珍先生亲自来迎接我们。不然的话,在下天天来陆军部门口求见。”黄玉玥语气温和的说道。南方女子的标准普通话语气温软,与北方女子还大大不同。门房愣了愣才明白这话里头蕴含着的极大傲慢。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在黄玉玥在陆军部门口堵了整个五个小时之后,王士珍终于派了自己的亲兵前来迎接。

王士珍其实心里头还是挺佩服人民党女代表黄玉玥的。借了人民党的威势压人,这很容易做到。不过一个女子,一不撒泼,二不逞口舌之利。而是采用这种硬朗的堵门拜见模式,的确有其可取之处。

“再下来是想请北洋援手,提供一下贵方手里关于青岛要塞的情报。要塞的地形图,炮位。”黄玉玥一见到王士珍就开门见山的说道。

“为何?”对方如此坦率,王士珍也没有顾左右而言他。

黄玉玥坦率的答道:“我们和德国人打仗,的确需要这些情报。现在临时准备,需要太多时间。我们相信北洋政府,相信王大臣您都是爱国者。在我们人民党与德国人作战的时候,还望得到中国爱国者的支持。”

这堂堂正正的话让王士珍感到有些难以招架,威逼利诱肯定是无法打动王士珍的。但是并不等于王士珍本人没有立场。即便是站在北洋的立场上,也不等于说王士珍就没有一丝对中国的义务感。被一个女子从爱国者的角度请求支持,王士珍一时竟然无法回答。

沉吟了一阵,王士珍才答道:“请容我先向下头问问,若是有的话,我一定会提供给贵方。”

黄玉玥笑了,“王大臣,您是军队上的老前辈。我们要打青岛,肯定要攻打青岛要塞。你们这些老前辈哪里可能不研究青岛要塞地图之说。我们的确是需要这地图,所以还请您给个准话,您请示袁大总统,还有与其他北洋大臣商量,需要多久。要多久才能给我们一个准话?”

听到这话,王士珍真的有刮目相看的感觉。他认为人民党用女子,只不过是充充门面。而且人民党之外的军中女子,基本都是营妓。所以黄玉玥这条理清楚的话让王士珍确定,自己眼前的的确是一名谈判对手,而不是什么花瓶。这个认识很有冲击力。

又沉吟了一阵,王士珍才答道:“黄小姐,人民党要打青岛,说是打击外国人,但是何尝不是为了自己。人民党与德国人的争执是人民党自己擅开边衅。如果胜了,人民党威震天下,大有凌驾中央的局面。你要我们北洋提供要塞地图和情报,对我们北洋又有什么好处?”

“王大臣,人说神器本无主,有德有力者居之。我们人民党认为北洋德力皆有,所以才极力支持袁大总统上位。如果我们真的胜了,那的确是威震天下。可这威震天下也是靠我们自己打下来的。若是看到别人过的红火,就心生妒忌,认为别人不该如此的,那又是何等人?想来袁大总统,北洋诸公,以及北洋重镇王大臣您,绝对不会是那种人。”黄玉玥声音柔和优美,说的不紧不慢。

被这么一通嘲笑,王士珍竟然没有丝毫的怒意。人民党行事完全是靠了自己,所以北洋上下商讨对付人民党的方法时,发现除了军事上直接动手之外,对人民党基本没有更好的办法。人民党与北洋每次谈及的合作,都是对北洋真正有好处的。若仅仅是因为嫉妒畏惧人民党,就把所有合作拒之门外,那只证明北洋自己的懦弱无能。

黄玉玥的话不仅没有激怒王士珍,反倒激起了王士珍的斗志。他开口答道:“十五日之内,我定然给黄小姐一个准确答复。”

听了这个回答,黄玉玥忍不住微微笑了笑,“王大臣您这是算好了我们十五日内不可能开始进攻青岛么?”

“哦?人民党十五日内还能发动进攻不成?”王士珍问道。

“调集十万军队抵达青岛,十五日内只怕是不行。不过前锋万余人还是能到青岛的。”黄玉玥答道。

“那我十五日本一定能给黄小姐答复。”王士珍回答。从黄玉玥说出的内容,以及王士珍自己的判断,人民党正式进攻青岛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如果没有十万军队的进攻,王士珍的确想不出人民党还有别的什么办法。

“那我就等王大臣您的消息了。”黄玉玥答道,“王大臣,您还有什么要问我的么?”

这句话就是明白的要告辞,只是与官场上的通用告辞方式大大不同。王士珍愣了愣才答道:“没有。”

“那我就告辞了。”黄玉玥起身说道。

看着黄玉玥的背影,王士珍微微摇了摇头。一个女娃娃行事都能有如此水准,人民党只能用人才济济来形容了。想到北洋虽然也是人多势众,但是和黄玉玥相比,北洋的人都太老了。王士珍就觉得一阵惆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