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一百二十章 中德冲突(四)

1911年7月7日中午,人民党极为罕见的通电全国。“德国太平洋舰队于7月7日凌晨炮击连云港,在军舰的掩护下,德国海军陆战队攻入连云港市。华中危机。人民党守卫连云港的部队在德军入侵的同时奋起反击。德国人这是要重演当年强抢胶州湾。由于人民党与中国其他省份现在的关系,人民党一不要求各省支援,二不要求各省捐款。但是,如果有其他政治势力在这次反侵略战争中支持德国人,人民党在取得这场神圣的中国领土保卫战胜利之后,定当对这种卖国贼进行严厉的打击。”

各省大多数都不知道人民党与德国人的矛盾,即便从北京那里得到一些消息的,也以一种看笑话的角度来对待。人民党是比北洋更加危险的存在,各省当政者都知道这点。虽然人民党面对德国的进攻,吆喝出“一不要支持,二不要钱”的口号,但是后面那句战争之后要“严惩卖国贼”,不能不让各省想起了人民党通电诸省“谁保皇人民党就要消灭谁”那件事。

面对人民党的这通通电,各省都感觉到一种无法形容的味道。按道理说,人民党面对洋人的进攻,能不能自保尚且是个大问题。可是看现在的这通通电,人民党居然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这绝非正常的局面。因为情报迷雾,各省都处于一种非常困惑的状态下。所以各路探子向着号称战场的连云港赶去。希望得到准确的消息。

北洋政府则没有这等情报迷雾,他们已经确定果然如人民党所言,德国太平洋舰队向连云港发动了炮击,并且派兵登陆。而人民党除了通电全国之外,还特别向北洋发了电报,并且通过人民党在北京的代表团向袁世凯递交了陈克的信件。

信里面的内容很令人惊讶。陈克表示,基于战争局面,人民党将要攻打青岛,所以事先通知袁世凯,希望在人民党进军青岛的时候,不要引起双方的误会。

陈克也会担心被误会?袁世凯对此实在是很无语。打发走了人民党代表团年轻代表,袁世凯派人去请徐世昌、王士珍、段祺瑞。三人都知道袁世凯的意思,坐下后轮流看完了陈克的信,徐世昌就说道:“大总统,这次人民党是要博取自己的名声了。我不太懂军事,却不知道人民党这次能不能获胜。”

袁世凯转向段祺瑞,“芝泉,你怎么看?”

段祺瑞已经有了想法,他立刻答道:“人民党胜在兵多,即便是在连云港与青岛同时打仗,他们也不会遇到兵力匮乏的问题。不过青岛的德国要塞建筑的极为坚固。”

一面说,段祺瑞一面拿出了一张德国青岛要塞的地图出来。德皇对青岛的定位首先是军港,次为商港,因而建了大批军事设施称为“青岛要塞”。驻守青岛的德军除原有永久性炮台以外,又修了一条防线,从浮山湾大体上沿今延安三路、镇江路再沿海泊河到胶州湾,这条防线上有原有炮台,也有新建的炮台,全部由明壕与暗道相通。

北洋也很关注青岛要塞的布局,对于青岛要塞的炮群大概情况也有一定的了解。

台西镇炮台21CM加农炮4门;

团岛炮台8.8CM加农炮3门;

衙门山(今小鱼山)炮台15CM加农炮三门;

会前岬(今汇泉角)炮台;

24CM加农炮2门带炮塔15CM加农炮3门带炮塔;

凤台岭(毛奇山,今贮水山)炮台8.8CM加农炮3门;

俾斯麦山(今青岛山);

南炮台28CM榴弹炮4门;

北炮台21CM加农炮2门;

……

……

……

……

纸上列了好长的一串数据,全部是要塞各处大炮的统计。

即便是自称“不懂军事”的徐世昌,也是小站练兵时代的关键性人物。他一来受到袁的高度信任与尊重,言听计从,称之为兄;二来是翰林出身,受到将领的尊重,皆称之为师;三来工作勤奋,自学军事及英语,先后编写了《新建陆军兵略存录》及《操法详晰图说》十三册,以新传统筹全军训练及教育,成绩卓着,声望很高,从而奠定了自己在北洋军队中仅次于袁世凯的地位,也达到了“以文修武、以军功进身”之目的。

听着段祺瑞的介绍着装备了总共上百门各种口径,各种射速的大炮的现代化要塞,徐世昌微微吁了口气。这要塞的确是固若金汤。只要弹药补给能够确保,青岛要塞的确是无法攻克。

日俄战争,日本为了进攻旅顺要塞的时候战伤亡五万余人依旧没有能够攻下旅顺要塞。而德国人的青岛要塞准备的更加完备,人民党虽然在国内屡战屡胜,却没听说人民党有什么大规模的炮兵。如果想硬攻青岛要塞,只怕是完全做不到。

介绍完了青岛要塞的情报,段祺瑞冷笑一声,“陈克见到德国公使的时候,曾经对德国公使说,他老家对于办不到的事情有句俗话,叫做洗洗睡吧。德国公使要求人民党承认旧条约的行动,陈克说,不用洗,直接睡。我看陈克面对青岛要塞只怕才是不用洗直接睡。他对德国公使说出这话,只怕是没想到,德国公使就是以陈克侮辱德国公使为理由发动的战争。”

徐世昌倒是第一次听到这件事情,他万万想不到陈克居然会在正式的外交场合说出这灯花来。却见袁世凯脸露嘲讽,王士珍则是一副不屑的神色。徐世昌这才相信陈克这个看似挺理性的三十多岁中年也有犯二百五的时候。

不过或许是徐世昌并没有和人民党打过交道,也没有吃过亏。所以徐世昌心里头有一种隐约的不安。陈克或许会犯二百五,但是徐世昌并不认为陈克是一个莽撞之人。以陈克对德国公使的无礼,以及如此迅速的做出对德战争的反应。陈克的态度前后极为一致。

想到这里徐世昌的神色已经凝重起来。

袁世凯与徐世昌很熟,一看徐世昌这神色,他立刻问道:“菊人,怎么了。”

徐世昌答道:“大总统,虽然德国公使要对人民党动手的事情是早有预谋的。可是陈克这前后的态度却也不是偶然为之吧?”

在座的都是能干的人,徐世昌这么一提醒,大家立刻就理解到了徐世昌所指的意思。段祺瑞讶异的说道:“菊人先生,你的意思是陈克早就想和德国打,所以故意激怒德国公使?”

徐世昌也不敢完全确定,他只好从另一个角度解释道:“德国虽然态度强硬,可是除了青岛之外,亚洲范围内没有谁支持德国。俄国虽然和德国关系比较好,但是日俄战争之后,俄国已经暂时无力南下。日本是英国的同盟,法国也是英国的同盟,荷兰更是唯英国马首是瞻。所以德国现在反倒是势单力孤。”

袁世凯觉得徐世昌这话颇为耳熟,仔细一回想,竟然是陈克在拜访自己的时候对自己说过的话。这下,连袁世凯都忍不住变了脸色。德国公使是以陈克无礼为战争的借口。而这场战争其实德国方面早就做了准备的。他们需要一个理由。如果陈克也早就想打这场战争,所以他故意给了德国公使一个借口,让德国公使率先挑起战争。这个解释其实也是能够解释得通的。

想到这里,袁世凯已经明白陈克为什么不选择主动宣战。陈克毕竟是要与英国人谈一揽子贸易协议的。如果主动对德国动手,只会招致各国的共同打击。但是如果只是德国一家动手的话,欧美列强暂时是不会采取对人民党的军事打击。

“那也得陈克能够攻得下青岛要塞。”段祺瑞也是明白人,他同样想通了这个问题,而且段祺瑞也已经把更进一步的要点想通了,“人民党想拿不下青岛要塞,就只能靠围困。列强怎么可能给陈克这样的机会。他们肯定会在背后给陈克施压。到时候陈克还是得撤兵。”

“那如果陈克真的能拿下青岛要塞呢?”徐世昌在小站练兵的时候,因为是翰林出身,受到将领的尊重,皆称之为师。对于段祺瑞,徐世昌还是有足够的气势。

段祺瑞被这个问题给问住了。是啊,如果人民党真的能够拿下青岛要塞的话。段祺瑞想起了自己和王士珍在怀远县被人民党团团围住,人民党以强大的攻坚能力一举破了怀远城。北洋第三镇与江北新军全军覆没。

“如果人民党真的能攻下青岛要塞,咱们北洋就可以洗洗睡了。哦,是不用洗,直接睡。”袁世凯大笑道。

这话说的极为突兀,其他三人都是一惊。他们先是看了看开心大笑的袁世凯,又互相看了看。竟然不知道该理解袁世凯的意思。

袁世凯停下笑声,“如果青岛要塞都能攻克,人民党还有什么是不能攻克的?遍观整个中国,哪里是比青岛要塞更加坚固的?”

“项城兄……”徐世昌被吓住了。

袁世凯站起身轻轻拍了拍徐世昌的肩头,“菊人兄,我绝没有别的意思。你知道我最看不起揪着别人一句话不放的那种人。那种人总以为好像一句话就能决定事情成败一样。攻打青岛要塞是人民党要去打,咱们事前说什么根本就没用。”

“大总统,若是你觉得人民党能够拿下青岛要塞,咱们绝对不能让人民党那么顺当。”段祺瑞连忙说道。

袁世凯微微要要求,“不,我们就让开路给他们去打。陈克离开北京的时候,他麾下几千人四天里头走了四百里地。我们想挡住人民党,陈克难道就没有料到么?”

听到这话,段祺瑞不吭声了。如果陈克果然是先算计了德国的话,那么他肯定早就算计了北洋。联想到人民当通电全国的电文里头“如果有其他政治势力在这次反侵略战争中支持德国人,人民党在取得这场神圣的中国领土保卫战胜利之后,定当对这种卖国贼进行严厉的打击。”

段祺瑞已经明白这话的意思。人民党打输了之后那自然不说,如果人民党能够胜利。那么到时候他们挟大胜之威,想打谁就打谁。北洋已经输给过人民党,而这败军之将就是段祺瑞和王士珍,如果北洋再输给人民党一次,那么北洋这个中央政府也就走到了尽头。

“聘卿,这次是打仗,你就以陆军部的名义给陈克发电报。我们北洋驻军在人民党攻打青岛的时候,绝不出营。”袁世凯对王士珍命令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