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中德冲突(二)

在连云港外海,德国舰队正在阴云密布的海面上暂时停泊。两艘装甲巡洋舰“沙恩霍斯特”号和“格奈森诺”号,三艘轻巡洋舰“埃姆登”号,“纽伦堡”号和“莱比锡”号,这是德国太平洋舰队的全部主力。这支舰队以青岛为主要基地。在中国局面大变的时候,全舰队集结在青岛港口。在德国公使的指示下,舰队准备出发,对人民党实施“威慑”。

“连云港并没有工业,人民党把自己的工业据点设在了徐州。从英国和美国运来的设备很多在山东枣庄一带……”情报官汇报着收集来的资料。

不管战略上是不是犯二,在情报收集方面德国人的确不会犯傻。人民党的工业建设力度在德国人看来的确不同,北洋是以购买工厂,特别是兵工厂为主。人民党则完全以煤铁复合体建设为当前的要务。

德国人最眼红的就是枣庄地区。这个原本并不富裕的地区在人民党抵达之后,同时开挖了煤矿与铁矿。

“枣庄铁矿多为露天铁矿,有些矿深距离地表只有五十厘米,十分方便开挖。就现在收到的情报中,枣庄铁厂已经有四个铁炉,预计生铁产量在每月四千吨以上。人民党使用平炉炼钢,还有一定的铁轨浇筑能力。连接枣庄矿区的小铁路已经修建,枣庄到徐州的铁路已经开始动工。”

听到这里,马克西米利安·冯·斯佩将军的眉毛微微弹动了一下。能够生产铁轨,哪怕是加工劣质铁轨的工业能力,也意味着能够提供一定的军事维修支持。作为德国太平洋舰队司令,佩斯将军对军事维修有着极度的渴望。

英国海军就是靠着遍布世界的港口与后勤基地才能够维持自己的霸主地位。德国太平洋舰队的战略局面并不好,英国皇家海军的亚洲分舰队,日本舰队,澳洲舰队将这支德国海军包围在太平洋中。青岛这个据点根本不足以支撑德国的安全,如果能够获得山东的更多权益,特别是得到有力的工业支持,德国才能够在亚洲牢牢站住脚。

不过佩斯伯爵也没有幼稚的认为能够兴办起煤铁符合工业的人民党是酒囊饭袋。袁世凯带领的北洋集团已经是非常能干的,他们从事洋务多年,积累颇为深厚。即便如此,北洋依旧缺乏独立建设工厂的能力。建设能够稳定生产钢铁的企业在欧洲已经不再稀奇,但是在亚洲就绝对是一个令人惊讶的事情。

这次佩斯伯爵本来没有在山东,他率舰队在广州停靠的时候发了一条例行电报,随即接到了德国公使的电报,要他到连云港外海与德国舰队汇合。舰队汇合后,德国公使的想法居然是威慑人民党。佩斯伯爵当时就怀疑公使是不是吃错了药。德国舰队光维持青岛的存在就已经竭尽全力,再对整个山东进行压制,莫说兵力上是不是问题,光英国人的态度就很难把握。英国的亚洲舰队并不是德国太平洋舰队能够对抗的。

听了人民党的工业建设规模之后,佩斯伯爵虽然不想开战,但是他已经有些认同公使关于“扩大德国在山东利益”的想法。

德国并没有英国佬这样富裕,他们也不可能像满世界都是殖民地的英国佬一样与人民党大作生意。德国与中国的贸易,只能存在于德国本土与中国之间。而英国佬根本不用把商品运回英国本土,他们操纵他们在东南亚的殖民地与中国之间的贸易,就能够赚到数不清的钱财。

这种简单的道理甚至不用公使来说明,德国军人也能够理解。因为在德国舰队没有得到青岛之前,英国舰队随时可以拦截德国到中国的商船,航路一旦被掐断,德国与远东的贸易就处于断绝状态,德国太平洋舰队就是为了保卫德国在远东的商业利益。

有了这种共识之后,唯一问题就是该怎么有效威慑人民党,逼迫人民党进行让步。公使的代表说的清楚,这次德国打的是“列强一致”的牌。如果德国能够逼迫人民党做出让步,那么列强就会根据“列强一致”的原则,逼迫人民党达成共同的让步。德国这是要给列强们出力,才得到了各国的支持。而且英国人的态度相当的暧昧,他们根本就没有给出明确的支持。在这点上,估计英国人的态度是不要德国在这次行动中得到的太多。

佩斯伯爵并没有与人民党打过交道,人民党的作风到底是什么样的,他也不清楚。既然人民党有一定的工业能力,而且就公开的情报里头,人民党拥有十几万部队,那么战争该如何进行,的确是一个很令人为难的事情。

“公使是要我们怎么对付连云港?占领他?还是准备怎么办?”佩斯伯爵问道。他话音刚落,观察哨的通讯管就发出了鸣响,舰桥里面的通讯员立刻揭开该在通讯管上面的盖子,很快,一个声音传了出来。“我是观察哨,天上飞着一个奇怪的东西。不是气球,好像是飞机。”

飞机在这个时代并不稀奇,1903年12月17日,莱特兄弟第一架自带动力的飞机靠自己的动力飞行了260米。四个月之后,时年十四岁,后来成为德国陆军元帅的埃尔文·隆美尔与他的小伙伴制造了一架滑翔机,并且引发了当地的一阵轰动。当然由于缺乏足够的制造技术与飞行技术,小隆美尔的滑翔机并没有能够飞行成功。

这在欧美也不多见的飞机居然出现在中国上空,也的确是令人十分不解的事情。

“我们去看看。”佩斯伯爵说道。

天上的确有飞机,还不是一架。这年头由于没有防空意识,观察哨上的望远镜对空视角并不大。确定了那几个移动的小点之后,佩斯伯爵与德国海军的军官们只能用普通望远镜对着天上看。

天空中阴云密布,但是在阴云中穿梭着两架飞机。那的确是飞机,而且能够确定的是滑翔机。但是这些飞机的模样与佩斯伯爵见过的飞机完全不同。欧洲的滑翔机以厢式为主,或者为了减轻重量,飞行员干脆就直接趴在架子上。但是天空中的两架银白色滑翔机根本不是如此。机翼是长长的单翼,机体则是漂亮的流线型,整架飞机看着十分纤细,但是却有着一种令人忍不住赞叹的美感。

德国军舰上的一众军官们的脑袋随着银白色飞机的飞行轨迹往复运行,只见飞机在天空中大大的盘旋了几圈,最后向着陆地方向飞去。

“那应该是人民党的飞机。机翼下面有人民党的标志。”放下望远镜,来自青岛的海军军官说道。

所有人都看向那名军官,经他这么一提及,有些看过人民党资料的德国军官也想了起来那红底上如同张开弓箭般的镰刀锤子标志。

“这是人民党的飞机?”佩斯伯爵用一种像是怀疑,又像是想再次确定的语气问道。

德国军官们面面相觑,他们并不想确定这样的一个答案。在德国准备对人民党进行威慑的时候,他们本来是认为面对的是一个落后国家的叛匪。即便是发生军事冲突,德国人也应该能够轻松取胜。但是天上飞翔的飞机却在证明一件事,事情很可能并非如此。

其实这些海军军人大部分人也是第一次见到滑翔机,热气球在德国军队中已经是非常常见的东西,但是飞机却不是。这些军人都已经在远东待了几年,对科技的变化接触的很少。那如同海鸥般自由飞翔的飞机,着实让这些德国军官们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沉默了一阵,佩斯伯爵率先向着舰桥方向去了,稍微落后了几步,德国军官也跟着舰队司令一同走向舰桥。

天上飞的的确是人民党的侦察机,两名飞行员是人民党空军中出类拔萃的战士。滑翔机没有动力,操作就需要格外的能力。人民党的滑翔机大队建立的其实很早,从1908年就已经开始组建。依托了人民党电解铝的生产,最初是铝合金薄片与薄钢片制成骨架,使用多层丝绸为机翼的早期滑翔机。21世纪的滑翔机爱好者们,经常采用这种样式的滑翔机。

随着人民党空气动力学的发展,硬质机翼开始出现了,随着参数积累的越来越多,带机舱的滑翔机终于问世。除了钢骨之外,采用轻质木头以及铝制蒙皮的机翼,采用铝制框架以及丝绸外壳的机舱,有操纵舵,机翼上有可调节的风档。根据地的滑翔机已经越来越有自己的特点。

当然,空军部队都是不怕死的。最早成立的滑翔机大队是从104师里头选拔出的一个连200飞行员。从1908年到1911年,这200飞行员中已经在训练和飞行中殉职64人。完全没有参战的情况下,死亡率高达32%,这也是一个极度危险的职业。

但是没有飞行员因为恐惧而推出。例如飞行大队的队长张绍波驾驶飞机观察了敌情之后,在阴云中坦然自若的操纵着飞机飞向机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