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中德冲突(一)

德国人很可能要对人民党动手的消息在人民党代表团当中掀起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动静。陈天华曾经听陈克说“根本不用在意这帮容克二货”,现在德国人明显不打算维持现状。陈天华自然不会指责陈克的战略预测失败,不过他认为有必要问清楚此事。

陈克依旧是轻松的态度,“星台,你认为德国会向咱们宣战么?”

“这个……”陈天华当时就被问住了,“我这不就是在问你么?”

“打仗是要花钱的,德国佬对咱们动手脚的目的何在?他们是想通过威胁来让咱们放弃咱们自己的利益。如果德国最终得不到这个结果,他们的军费就是白花了。你认为咱们会在这方面让步么?”陈克问道。

“当然不可能让步了。”陈克冷笑道,“星台,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你觉得北洋现在敢对咱们轻举妄动么?”

“他们自然是不敢。”陈天华答道。人民党对北洋的军事信心很足,这是靠战争打出来的。这么一考虑,陈天华已经完全理解了陈克的态度。

不过理解了老问题,新的问题又出现了,“陈主席,难道你早就准备与德国人动手么?”

陈克态度很坚定,“我不是想和德国人动手,谁用武力来威胁咱们,我就会和谁动手。英国人、法国人、德国人、日本人,都一样的。”

“对了,星台。如果我没有预料错的话,现在谈判会进入一个僵持期。洋鬼子们等着看德国佬能够做到什么程度。你愿意不愿意留在北京负责继续谈判?”陈克问。

陈天华没想到结果会如此,他想了想,有些为难的说道,“陈主席,德国佬只怕会对山东动手。我还是想回山东去。”

陈克很能理解陈天华的想法,他接着问道:“那你觉得一起来的这批同志里头,到底谁可以负责继续谈判这件事?”

“让这些年轻同志来负责这次谈判?”陈天华对此很是意外。

“他们现在只要负责一些相对简单的工作就可以。拍板的事情也轮不到他们做主。年轻同志如果没有锻炼的机会,是不可能成长起来的。”陈克回答的干净利落。

提起年轻同志的锻炼,陈天华就想起自己当年独自留在河北的事情。“但是洋鬼子要是拖延时间的话,这些同志只怕会留在这里很久。”

“如果我不回根据地,只怕会拖延的更久。长痛不如短痛,德国佬是耗不起时间的。”陈克给了这么一个回答。

袁世凯得到陈克通告的时候,陈克已经带着卫队动身回根据地了。袁世凯并没有想到陈克行动如此之快,一得到情报立刻就出发。

“陈克怎么走的?”袁世凯问道。

“他们骑马走的。”赵秉钧答道,“大总统,我们要不要……”

袁世凯沉默了,半路截杀陈克也是个选择。不过这也会面临另外一个问题,不管劫杀是不是成功,人民党肯定会大举北上。人民党这帮混账小子们做事颇为冷酷。

正考虑中,侍从官突然敲门。他递进来一份电报,看完之后袁世凯脸色变得极为阴沉。

“大总统,有什么消息?”赵秉钧问道。

“人民党发了电报给我,说是他们在山东的一支骑兵进入了河北前来迎接陈克一行。他们绝无恶意,希望双方不要发生误会。”袁世凯的声音里头有着按捺不住的怒意。

赵秉钧不敢吭声了,他甚至觉得自己问得实在是太多余。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人民党这是视北洋为无物。

袁世凯倒也没有为难赵秉钧的意思,他摆摆手,“你先下去吧。”

听到这话,赵秉钧如蒙大赦的退了出去。

一等赵秉钧出去,袁世凯狠狠的把电报纸撕成了两半,然后紧皱着眉头一声不吭。

前来迎接陈克的是庞梓。人民党1908年在河北的“马匪战役”中,河北各条道路对人民党骑兵来说已经是了然于胸。五百名骑兵都是一人三马,在迎接到陈克前,大家是不停换马。跟着骑兵后面的则是一个团的步兵。

除了一定要保卫陈克安全之外,这次准军事行动也有着练兵的打算。早在陈克进京前,淮海省的野战部队就制订了多项军事计划。一接到陈克的电报,在河北边界的部队立刻出动。部队里头很多中级干部光听说过陈克陈主席,却从没有见过。得知是去迎接陈主席,大家极为兴奋。

骑兵虽然只有五百人,庞梓这个骑兵师的师长亲自带着精选出来的五百骑兵一路前行。第三天早晨,营地外头突然升起了两红两绿的信号弹。一见到约定的信号弹,庞梓立刻觉得心里头一阵轻松。“发信号!”庞梓命道。

陈克所在的那支小马队出现在庞梓望远镜里头的时候,庞梓的那颗心终于放到了肚子里头。他带着警卫队一马当先迎了上去,“陈主席,见到你我就放心了。”

这可不是庞梓客气,这年头如果不是计划周密,想距离几百里迎上人,实在是太过于为难的事情。也就是人民党的计划相当周详,准备得当,这才能随时出动,并且完成目标。此事也不是说话的时候,部队立刻启程。直接向淮海省根据地方向回去。

只走出了大半天,哨兵就过来汇报。“庞师长,前边就是咱们的步兵。”

庞梓答道:“通知部队,咱们回去。”

用了不到四天时间,陈克就进入了淮海省根据地。在边界地区,人民党囤积重兵。陈克就在边界开始检阅部队。

到了此时,再也不用对陈克的行踪进行保密了。部队上下听说陈克主席居然在部队里头,一个个先是惊讶,接着就沸腾了。陈克主席的威名天下皆知,对于部队的战士们来说,陈克更是这支部队的缔造者,创立者。大家听说过陈克的大名,以八个人创建人民党,几年间就解放了四个省。千里奔袭歼灭安徽新军,摆下口袋阵,全歼湖北新军。围歼江北新军和北洋新军,骂死慈禧。这也就是说书先生讲过的历史上那些最了不起的人物才能做到的事情,这位人民党的领袖都做到了。可是绝大多数战士却没有亲眼见过陈克主席。现在陈克主席就要检阅部队了,没有人能够保持平静。

陈克骑着高头大马出现在部队方阵前的时候,官兵没有失望。那个高大的方脸男子有着令人佩服的外貌,更重要的是那种坦然自若的态度,的确有着强烈的军人风范。

“同志们好!”陈克中气十足的呼喊声让他经过的方阵官兵们听的清清楚楚。

“首长好!”方阵立刻传出雷鸣般的回应。

“同志们辛苦了!”

“为人民服务!”

阅兵前,战士们得知,陈克主席是四天里头从河北赶到山东的。这种速度可谓神速,战士们是相当佩服的。不过指挥员们告知大家,由于陈克主席很可能比较累,所以阅兵的时候未必能够与每一个方阵进行交流。能亲眼看到这位军队的领袖,大家都感到兴奋。但是不能与这位领袖进行言语上的交流,这又让战士们感到很大的遗憾。

但是令这些战士惊讶的是,陈克在每一个方阵前都进行了语言问候。每一次都响亮的让方阵前后的所有人都能听到。充沛的体力以及强大的气势,让部队官兵油然生出了一种自豪感。这个男子就是工农革命军的缔造者,他的确有着让革命军上下佩服的力量。

阅兵完毕之后,部队暂时继续驻扎在边界地区。陈克一行前往现在淮海省的省会徐州。到了徐州外,陈克专门要求绕到徐州城西南去,这让前来迎接的淮海省省委书记尚远感到意外。陈克没有解释理由,他想去看看徐州西南的“云龙湖”。

在21世纪的时候,陈克去徐州拜访朋友,朋友就带着陈克跑去了云龙湖观光。这个湖本身没什么特别的,水面5.8平方公里,风景尚可。但是徐州的兄弟则十分骄傲的告诉陈克,这个湖是人工挖掘出来的。

徐州的云龙湖,原名石狗湖,它东、西、南三面环山,北临市区。每逢雨季,上游60平方公里汇水面积洪水,都倾泻于此,构成对市区的严重威胁。中共徐州市委、市政府1958年决定整治石狗湖,修筑一道东起云龙山,西至韩山,全长4000余米的大坝,把洪水横阻于大坝以南,更名为“云龙湖”。驻军为筑这道大坝,曾倾注全力。为弘扬他们的丰功伟绩,徐州人民将拦洪大坝命名为“八一”大堤,永载史册。

5.8平方公里的水面已经相当宽阔,想到这纯粹是由部队为主力挖掘出来的,陈克立刻对解放军前辈心生出极大的敬佩。

到了徐州西南,21世纪的那兄弟形容的果然没错,现在这里是一片沼泽。徐州本来就是多条水系汇集地,以清末糟糕的河道能力,加上几年来水灾频繁,徐州多条河流已经基本完蛋。市区奎河多年未曾整治,淤积沉淀,行洪能力低下。

徐州的兄弟形容当时徐州的局面是“暴雨时节雨污横溢,大雨大涝,小雨小涝,脏兮兮,臭兮兮,令人作呕。开挖了云龙湖,加上疏通了河道,徐州的局面才焕然一新。”

眼前的这片沼泽洼地果然如此,那就是片几乎一眼看不到边的烂泥塘。现在是六月底,徐州已经进入雨季,看来前几日刚下过雨。洼地里面水满着,污浊的水面分不清是黄是绿还是灰色,那种湿气里头混合的特有腐烂的臭味,的确是令人感到恶心。陈克回想起自己在21世纪见到的那片美丽的云龙湖,心里头更是一阵厌烦。

淮海省省委干部们并不知道陈克为什么要专门到这片烂泥塘边上来,大家都瞅向尚远。尚远也不能不说话,他说道:“陈主席,这地方的确是不行。也没什么好看的。”

虽然嘴上这么说,尚远却知道,陈克既然专门来看,就不会是没有意义的。

“咱们现在回徐州吧。”陈克答道。

一行人进了淮海省省委,却见到留在这里的武星辰神色凝重的迎上来,“陈主席,你料对了。我刚接到情报。德国军舰出现在连云港外。”

陈克在路上奔走,淮海省省委有几天的时间可以与北京进行情报联络。他们得知德国人很可能会对根据地挑衅。陈克的预测是德国人首先会让自己的舰队到连云港前来示威。

这是完全能够想象的,德国舰队如果开到武汉去示威,这就有点舍近求远的味道。而且德国人就算真的跑去武汉,也意义不大。他们总不敢对着武汉开炮。莫说在长江里头德国军舰到底会遇到什么样的反击。首先英国人也不会同意德国人这么干。可是封锁连云港,英国人就会睁只眼闭只眼。加上连云港与青岛很近,德国人这么干也方便。

对陈克来说,这是非常简单的推导结果。淮海省的同志们也能认同。他们唯一不理解的是,德国佬这么干对根据地毫无威胁。他们吃饱了撑的跑到连云港来示威?有这力气,组织军队陆路进攻岂不是威胁更大?

但是现实证明,德国佬明显不理解人民党的根据地组织模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