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一百一十六章 辛亥之变(十五)

何颖发现一件事,自己不仅有虚荣心,而且这虚荣心还挺强烈的。

何家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官宦家庭,与袁世凯走的很近的时代,袁世凯还没有真正发迹。所以家里面也没什么特别的来往。她的少年时代就是平平淡淡的渡过的。

在何颖看来,自己长大,嫁人,不过是和父母一样的延续。唯一让她比较高兴的是,自己嫁给的陈克,曾经有过几次浮光掠影的相遇。陈克绝非纤细的读书人,而是一个高大威猛浓眉大眼的方脸男子。在北方,这就是英俊的标准。至少何颖觉得陈克挺俊的。

在外国人的酒会上没有吃东西的时候,陈克这个曾经见过的英俊青年还主动上来表示了关心。而且还讲解了怎么吃东西的方法。何颖知道自己的姑姑何倩是个性格刚烈的女子,莫说一顿不吃饭,就是三天不吃饭,何倩也不会在旁人面前露出饥饿的表现。但是何颖当时的确是饿了。陈克的这种坦然的关心,的确是大大的博得了何颖的好感。

跟了陈克之后,生活谈不上好坏。大米白面能填肚子,杂粮野菜照样能消除饥饿。关键在于陈克始终很关心何颖。而且是一种建立在共同生活基础上的关心。过日子就是如此,在这方面,何颖对自己的婚姻是非常知足的。

何颖并不在乎革命到底会如何,她在乎的是能不能与陈克一起好好的生活。绘图也好,上学也好,跟着队伍四处奔波也好,在家安心带孩子也好。只要和自己的丈夫陈克在一起,这就够了。在陈克身边,何颖虽然为了让陈克高兴,顺道也让自己有事干,她也认认真真的学习了不少东西。不过这些知识与见识,并不是何颖真正喜欢的,她其实就是想与丈夫陈克还有孩子一起生活下去。即便是人民党的革命大获成功,何颖从内心来讲,也没有感觉到有什么特别与众不同的地方。

不过这次跟着陈克回北京,何颖才明白权力能给女性带来的心理上的愉悦。

这几天她回娘家省亲,何家立刻就变得门庭若市。作为陈克的夫人,而且还是生了孩子的夫人。在传统的看法里头,何颖可是得到了牢固的位置。

京城里头的达官贵人们自然是清楚,即便是顶着个叛军的头衔,但是陈克也是拥有强大的叛军头子。杀人放火金腰带,既然连北洋都拿人民党无可奈何,陈克又与洋鬼子们达成了某种协议,得到了洋人的认同。那么陈克就绝对不是他们能够得罪的对象。

官员们不敢亲自去拜见陈克,但是派他们的夫人前来拜见一下何颖却是很常见的事情。好多以前何家根本就接触不到的达官显贵的夫人们轮番登门拜访。不管年岁和辈分,这些女眷们对何颖都有足够的客气,而且言谈中都大赞何颖“命好”,“嫁了个好人家”。

何颖很清楚,这些女眷并不是来赞美自己的,她们的赞美是针对“陈克的夫人”。不过能嫁个让其他家族刮目相看的丈夫,在这个时代本身就是件很光彩的事情。这种令人心情愉悦的虚荣心感觉颇好。哪怕是何颖知道这种心思或许不对,而且那些女眷的赞美里头,透露出的有一股说不出的妒忌,但是这种让这些达官显贵的女眷不得不妒忌,让何颖忍不住感到了更加强烈的愉悦感。

那些礼节性拜访的也不可能天天来,她们放下礼物,说些话也就走了。和何家有点亲戚关系的才有资格比较长时间的留下来说话。但是很多事情就是如此,既然这些女眷们心里头有着强烈的妒忌,那么一些比较负面的话还是会出现。

一个何家的远房姑姑聊天中表情丰富,还看着情绪充沛的夸张样子,她突然叹了口气,“丫头,你娘要是还在世,看到你嫁个好人家,也不知道得有多高兴。”

这话一出,周围的其他女眷立刻发现了问题。何颖的母亲可是在世的。而这位远房姑姑却立刻停住了话头。

“他三姑,这是怎么回事?”有人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远房的三姑用一种女性特有的狡狯语气答道。如果是男人,只怕就真的被骗过去了。但是屋里头都是女人,她们是绝对不会认为真的没有什么。

何颖毕竟跟了陈克这么久,论学识与见识,她远超屋里头的这些女眷。而且陈克某种意义上也是何颖的“老师”。不仅在教授科学知识、社会知识、革命知识,夫妻两人也会谈些人性的黑暗之处。对于别人出于妒忌的表现,何颖完全能够理解。而且这话也印证了另外一件事,何颖其实早就隐约知道自己现在的母亲并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但是这种事情她怎么都不敢,也不能去求证,而且何颖现在的母亲对何颖也绝对谈不上不好。不过经这位三姑一说,何颖终于确定这件事情居然是真的。

三姑明显没有保持太多的好意,在她给出了这么一句挑拨的话之后,却又赞起陈克没有父母,何颖在陈克家不会受气。这话可就完全不合适了,何颖绝对不能接受有人说陈克的坏话,更别说公开说陈克的坏话。

父母不在世,这种暗示中的意味可是极为恶劣的。哪怕是陈克父母对何倩不够好,那也是何颖的自家事,自家事轮不到别人插嘴。

“三姑,您的心未免操的太多。”何颖用尽可能温和的语气说道。其实她是很想用极为恶毒的口气来这么说的。但是何颖真的没学过该怎么说些恶毒的话,就是想骂人她也没有经验,所以何颖沉下脸,“我家闺女马上就要睡午觉,大家就先请回去吧。”

女眷们万万没想到何颖居然用这么一个理由赶人,大家愣住了。

“我家文青对我家闺女可是心疼的很。平日在外行军打仗,写信回来也一定要问闺女是不是按时吃饭睡觉了。我们娘俩跟着文青坐火车回来,我家闺女可是没怎么睡好,这几天正在安抚她恢复作息时间。”说道这里,何颖亮了亮手腕上的手表,“这已经到时间了,大家回去吧。”

这几天何颖不知道听了多少次“如果生的是个小子那就更好了”这种话,对于官宦的女眷而言,有没有生儿子来传宗接代可是件大事。这话虽然很在理,可何颖怎么听怎么听怎么觉得别扭。

人民党始终宣传男女平等,陈克多次公开讲“男女平等”,“妇女能顶半边天”,不仅在外面讲,在家他也这么讲。而且这可不是一句简单的宣传,女性工作的权力,女性独立的财产权。这些都是保证女性独立地位的基础。人民党始终不懈的推动这些妇女解放的基本工作。

人民党内部实施财产透明化,党员干部们要公开财产。何颖的父亲何汝明送给何颖的五千两银子可是直接归在何颖名下的。银行存折是何颖自己开的户头,而且陈克平素的工资统统上交,何颖掌握着家庭的绝大多数财产。这不是京城这种女子主内的模式。而是人民党以法律形势来保障的。

夫妻两人谈起这个的时候,陈克还开玩笑的说道:“如果咱们离婚了,那我就除了几身衣服之外,得净身出户。”何颖被这话给气到了,一天都没跟陈克说话。陈克好一番道歉才算是让何颖对“离婚”这个词汇释怀。

撵走了这帮女眷,何颖突然发觉虚荣心带来的无聊。陈克是真心对何颖好,这种好不仅仅是普通意义上的不离不弃,更是陈克一直认为在家庭生活中何颖与自己是完全平等的。根据地的人民党的年轻干部大多数都没有结婚,但是他们对待何颖也不是对待“主母”的谦恭,而是平等的对待一个革命同志。

和这些人在一起的时候,何颖还没有真正感觉到这种平等的可贵,直到被人“尊崇”,何颖才发现,这些怀着私心来接触自己的这些人,与那些平等的一起工作的同志们一比,还是这些同志们更可靠,更可爱。所以何颖当天晚上就告诉父亲何汝明,自己和闺女陈倩如“生病了”,以后谁来拜访都不见。

何汝明对此倒没有大惊小怪,他只是点点头,“我明天去民政部请个假,这几天就不出去办差,就在家里头帮着你挡了那些人。”

何颖对父亲的关心很是感激,“爹,让您为难了。”

何汝明带着慈爱的笑容说道:“说什么呢?文青回安徽的时候,你肯定也要跟着回去。回家一趟哪里有那么容易。绝不能让你受委屈。”

何颖的母亲也微微点头。何颖看着自己的“母亲”,突然有种想问自己父亲的冲动,自己的亲生母亲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她转念一想,那些嚼舌头的女眷本来就是想让何家自己闹起来。不管自己的父亲何汝明到底怎么回答,这件事一旦挑明,这原本温馨的家庭就再也不可能回到以前的样子。

这个问题绝对不能问。何颖下了决心。

何汝明虽然说了要请假,但是他第二天并没有如同出门前说过的那样子早早的回来。幸好管家还算是称职,他独自接待了来访的客人,很客气的把她们都给撵走了。

直到晚上,何汝明才匆匆赶了回来。一回到家,他就把何颖拉到一边。“丫头,我听到了一个消息。德国人好像要对人民党动手。我又去多放打探,大家说的有鼻子有眼的,这件事你得去和文青说说。”

“德国人……,是洋人?”何颖立刻警觉起来。

何汝明沉着脸答道:“嗯,是洋人。就我听说,德国人对文青夺取山东南边的事情很不满意,准备动手。我不方便去见文青,我把今天的事情写封信,你赶紧去给文青带去吧。”

何颖知道事情的确比较紧急,当晚她就坐马车把何汝明的信带给了陈克。

第二天,袁世凯就得到了报告。何汝明果然上了当,德国人对人民党要下手的事情已经正确的传达给了陈克。负责此事的民政部大臣赵秉钧详细向袁世凯汇报了何汝明的表现,以及当晚探子们就发现陈克的夫人何颖赶往人民党的驻地“怡亲王府”。

“大总统,陈克自以为和这些洋人能联手,现在想来他已经知道厉害了。”赵秉钧对此很是得意。

袁世凯没有回答,他原本认为让陈克被德国人打个措手不及或许更好。但是仔细想来,陈克毕竟是血气方刚的年龄,如果被德国人突袭,陈克反倒可能孤注一掷。

事先让陈克得到消息的话,陈克再去谈判的时候心里头至少就先有了芥蒂。那时候他绝对不可能再有现在这股气势。英法这些国家的做法袁世凯清楚的很,只要陈克一有怯意,英法就会随即跟上施压,那时候陈克又准备如何应对呢?

想到这里,袁世凯对赵秉钧说道:“这件事办的好。不过接下来什么都不要做,我们静观其变。”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