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一百一十五章 辛亥之变(十四)

北洋有两大倾向,“亲德”与“知日”。在北洋的陆军中,德国帮助北洋建立自己的军事体系,从李鸿章北洋开始就有着合作。袁世凯小站练兵的时候,聘请了不少德国军官作为教官,军事手册也多翻译德国军事著作。另外,北洋军中有不少军官毕业自日本陆军学校,北洋谈不上亲近日本,不过对日本的了解让北洋敢于和日本人打交道。

早在庚子事变中,袁世凯就在山东和德国有过不少合作,整体上德国对北洋也算是比较友好的。1909年袁世凯夺取中央政权之后,德国公使立刻电告德国国内,“袁世凯必须得到支持,因为只有他才是稳定的保障。”

德国公使亲自前来拜访,袁世凯知道绝不是什么好事,可他也不能不见。两人见面之后礼节上说了几句,德国公使就直入主题。

“总统阁下,近期我方的瑞记洋行资金已经到位,不知道总统先生什么时候决定签署协议。”德国公使问道。

由于德国的德华银行属于政府管理范围,公使向袁世凯提供资金支持是靠汉口的瑞记洋行。原本德国方面已经准备低息不打折的借给袁世凯30万英镑,不过袁世凯得到了人民党的支持之后,暂时渡过了这个关口。这笔贷款的事情就暂时冻结起来。

“现在不是正在谈关于定额贸易协议的事情么?”袁世凯说的很巧妙。

“总统阁下,定额贸易协议不是人民党叛军主持的么?难道总统决定听从叛军的意见了?”德国公使把叛军这个词咬的很紧。

听了这话之后,袁世凯大概就能猜得出来,德国公使是准备威压恐吓人民党。如果德国方面真的这么做了,袁世凯是相当欢迎的。不过现在局面与庚子事变的时候截然不同,袁世凯绝对不会亲自参与,他立刻答道:“公使先生,中国战乱许久,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和平。谁先提出来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对中国有利就好。”

德国公使并不想与袁世凯扯皮,外国使团普遍认为人民党是北洋的一支激进派系,而人民党大张旗鼓的推动这个“定额贸易协议”,更让外国使团确定这种判断。不管袁世凯怎么看待人民党,但是在外国使团看来,双方在试图稳定中国局面的态度上是一致的。勾心斗角的事情,欧洲比中国并不少。人民党试图争取自己利益的努力,在外国使团看来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举动。

“总统阁下,我们德国在山东有自己的利益。这是有条约保障的。现在我们在山东南部的利益受到了损害,总统阁下对此有什么看法?”

果然是这件事!袁世凯心里想到。德国一直试图将整个山东变成德国的势力范围,他们强闯胶州湾,占据青岛,总算是在中国有了一个据点。不过打那以后,德国在山东的进展可以说微乎其微。德国的势力从未能够介入山东南部,在做买卖方面,德国商品在山东南部销售的甚至还不如美国人的货。

听着德国公使大谈“在山东南部的利益”,袁世凯觉得甚是可笑。

“公使先生,山东南部的问题,我们一直在和人民党谈判。你不妨等我们谈判有了结果再说。”袁世凯笑道,“不过如果公使阁下想单独与人民党谈判,中央政府也没办法阻止你们这么做。”

德国公使想听的其实就是袁世凯的态度。他来见袁世凯之前,已经与英法两国谈过山东问题。英国舰队在威海有自己的基地,德国占据了青岛之后之所以不能继续扩张,与英国人的掣肘大有关系。

英国佬与人民党大作生意,双方进出口买卖十分红火。不仅是英国,连美国佬也在人民党根据地大捞一笔。与这两个国家相比,德国的贸易就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而且德国上下并不喜欢人民党。“同行是冤家”人民党的主席陈克也算是个化学家,他开发的合成氨技术与美国合作之后,美国的合成氨产品潮水一样涌向欧洲。德国的化工业在欧洲也是响当当的后起之秀,在重化工方面遇到陈克这样的一个大变数,德国感到有些意外。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事情,欧洲在大规模工业纯碱生产上组建了“索尔维工会”,他们垄断了工业纯碱技术,这可是一本万利的买卖。人民党从美国的合资企业连着购进了二十几套套设备之后,也开始大规模的销售起纯碱来。这说明人民党已经掌握了纯碱生产技术。

索尔维工会体系就面临着外部强有力的挑战。更糟糕的是,索尔维工会前来询问陈克为什么要“盗取别国专利”,陈克就把索尔维工会的生产流程与人民党的生产流程做了一个对比。新的工艺思路让索尔维工会的代表瞠目结舌。

大家都是懂行的,陈克的生产流程的确是可行的。这已经完全不是“盗取专利”的。当然,这也不是问题的核心。问题的核心在于,索尔维工会是靠技术垄断的方式来获取暴利的,陈克如果像几年前处理606配方一样,把这个新的生产流程给公布于众,索尔维工会立刻就要垮台。

如果陈克只是一个单纯的科学家,索尔维工会的办法多得很。高薪聘请陈克,或者把陈克给软禁起来,极端的还有把陈克除掉。这都能解决问题。在商业竞争上,欧美互相杀戮对方的技术骨干实在是太寻常不过的事情。杀一个中国人就更不在话下。

问题是陈克不仅仅是一个科学家,他还是一个拥有军队的政治实体领袖。即便弄死了陈克,这个生产流程依旧掌握在人民党手中。索尔维工会如果想继续独霸合成氨技术,那只能把人民党彻底铲除了才行。这就是极为难办的事情了。

德国公使接到了德国国内的多次询问,“人民党到底有什么态度?”不仅是德国,索尔维工会对此十分焦虑。英国方面带来的消息是,人民党要求得到整个亚洲市场的垄断权。这个要求如果是欧洲国家提出的,或者是美国提出的,索尔维工会只怕早就答应了。问题是提出这个要求的是居然是中国的一个“军阀”。而且这个“军阀”连海军都没有,就想垄断亚洲市场,索尔维工会上下并不想向人民党的“讹诈”让步。

现在必须给一帆风顺的人民党一个教训才行。如果让人民党就这么发展下去,天知道他们还会弄出什么来。化工这东西其实就是层窗户纸,一旦戳破了,那就真的戳破了。在现有的基础上,只要投资研发,就会有相应的收益。德国人比谁都清楚,政府领导者对化学工业支持的意义。德国的化工业就是在俾斯麦首相时代得到了大力扶植,加上有鲁尔煤矿的资源,这才开始腾飞的。如果政府的领导者本身就是化学家的话,那结果更可怕。

英法方面并没有消灭人民党的打算。不过德国提出给人民党一个教训,英法倒是态度暧昧。在中国,无论中央政府还是地方政府都很软弱,这是欧美一贯的看法,并不需要全面开战,只要能够在某些方面给与施压,甚至采取轻微的军事行动,这个政府就会妥协。德国人很明白,只要“不割地,不赔款”,中国的政府就会认为这是一种真正的胜利。在商业利益方面,这些中国的政府官员本身甚至不排斥合作。这是让他们大捞一笔的好机会。

德国公使的算盘打得很精明,他以给人民党施压为理由,隐含着完全确定德国在中国山东利益的目的。直接夺取山东,一来英国人绝对不会同意,二来新的共和国总统袁世凯也不会同意。但是德国方面可以借着“为争取各国利益”的理由打击人民党,只要人民党被迫做出让步,那么欧美其他各国就可以借着这个机会“跟进”。

所以德国公使反复向英国保证,德国并不是要把山东南部变成德国的殖民地。而是以逼迫人民党承认列强与满清政府的协议为目的之后。英国方面就非常含蓄的表示了“可以理解”的态度。

先得到了英国人的默许,德国公使就要看看袁世凯的态度。而袁世凯的态度让德国公使感觉到,袁世凯也是“默许”的。不过这些事情光靠嘴说是不行的。

“总统阁下,我们曾经在山东有过很多合作。我方一直非常赞赏您在当时给我们的支持。对于人民党和我们的纠纷,我们希望能够继续得到您的支持。”德国公使几乎是赤裸裸的说道。

袁世凯怎么可能上这个当,他很随意的答道:“我们对德国方面与人民党的纠纷并不清楚,这需要更多调查才行。我们站在中立的立场上,还是希望和平的。”

听到这里,德国公使已经明白袁世凯的意思。在日俄战争中,日本与俄国在中国的东北大打出手。满清政府宣布“保持中立”。现在袁世凯说的话与当时满清政府所说的如出一辙。这是袁世凯表明会旁观此事,绝对不会支持任何一方。当然,这完全是默许的态度,如果德国公使一定要逼迫袁世凯表态,那袁世凯只会口头上公开反对,而不会有实际行动。

不过这也并不能理解成袁世凯的善意,这种口头的表态,在实际执行中也意味着会在背后下绊子。德国公使很担心英国人会这么做。作为搞了上百年“平衡欧洲局面”的英国佬,搞这种小动作是得心应手。

至于袁世凯背后会怎么做,德国公使倒是完全不在乎。所有的外国使团都认为,不管中国怎么做,他们都不敢得罪欧美列强,这是被历史证明过很多很多次的事实。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