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一百一十四章 辛亥之变(十三)

每次袁世凯开会,北洋众人都众星捧月般的对待袁世凯。当然,以前袁世凯跟着别人混的时候,他也得这么对待上官。不过袁世凯最近突然对北洋众人的这种举动感到厌烦了。

“今天又有多少人前来询问贸易协定的事情了。”袁世凯冷着脸问道。

内阁里头的人神情各异,有些人看来不肯掺乎到这件事情里头来,他们要么故作镇定,要么看到袁世凯的表情,稍微有些不安。

也有些明显是反对此事的,例如张謇立刻答道:“大总统,农工商部主管经济,这两天来了无数的人,全都是询问此事的。我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人民党到处散布消息,实在是居心叵测。”

在此时,却听有人说道:“也不能这么说,若是此事能够达成,做买卖的也会容易些。”

这明显是支持陈克主张的态度,张謇顺着声音看过去,却是度支大臣严修。度支大臣的职位类似于财政部长,而且严修素来不是袁世凯的铁杆,有这种“自以为是”的发言倒也不奇怪。

有人居然敢支持人民党这种“外人”的主张,北洋内阁里头立刻就开始了唇枪舌战。

袁世凯冷眼看着这场争论,当上了总统,在一般人看来这就等同于皇帝。而且北洋占据的优势之大,在当今的中国根本无法撼动。北方至少表面上都服从袁世凯,而南方诸省势单力孤,北洋又占据了浙江,等于是在南方深深的打进了一根钉子。唯一敢与中央对着干的只有人民党。不过袁世凯很清楚,他能走到今天,人民党是真的出了大力的。

不过这些都不能让袁世凯感到放心,如果眼前的局面完全是他自己一手打下来的倒也罢了。自己打下的江山,上下级的关系极为稳定。但是别人不敢公开说,袁世凯自己心里头却知道,自己眼前的一切,更像是“窃国”而不是夺国。

作为一个自幼读书的人,袁世凯感觉自己根本就是一个赵匡胤。黄袍加身的事情本来就不怎么光彩,而周围给他穿上黄袍的也未必心怀好意。陈克居心叵测自然不用再说,至少陈克是完全公开对着干的。而表面上公开支持袁世凯的人里头,有多少是真心效忠袁世凯本人的,袁世凯自己都觉得没谱。

看着张謇以“人民党勾结洋鬼子,挟洋自重,要挟中央”猛烈抨击严修。看似他是如此忠于中央。袁世凯其实清楚的很,张謇只是在借用中央的名号而已。在整个内阁里头,唯一铁了心跟着袁世凯走的,也只有现在的民政大臣赵秉钧和陆军部副大臣段祺瑞。除此之外的人,梁启超为首的保皇党,萨镇冰为首的地方实力派,或者沈家本为首的“清流”,还有王士珍为首的逍遥派。这些人对待袁世凯的态度,更像是满清时代“同殿为臣”的样子。袁世凯还没有建立起属于自己的绝对支配。

即便是没有对比的情况下,已经登上总统这个中国第一人地位的袁世凯已经不能接受这种局面。而现在袁世凯必须和人民党进行对比,他的不满就更加激烈了几分。

陈克无疑在人民党中拥有绝对的主导权。袁世凯觉得自己能够想象,人民党的所有人都是陈克一手带出来的。他们不可能不忠于陈克。以近几日的事情为例。人民党代表团里头的年轻干部四处招摇过市,拜访中央的官员。只要能排得上号的官员,这些愣头青们就敢登门。而且根据汇报,这里头不仅是男人,还有几个年轻女子抛头露面,公然以代表的身份出现在中央官员那里。

京城的官员们心里头自然是看不上女人的,不过他们也不敢得罪人民党,最后只能捏着鼻子接见了这些女娃娃。而女娃娃们倒也真敢“谈公事”,居然就正儿八经的试探这些中央官员对“贸易协定”的态度。

人民党的青年们没大没小无法无天,袁世凯早就体验过了。可是京城的官员们总得懂点规矩吧。居然就有不开眼的试图应和此事。询问的,甚至说项的,让内阁措手不及。

一群年轻人尚且知道心往一起用,劲往一起使。而堂堂的内阁,遇到问题的时候居然只是争执。这让袁世凯感到极为失望。

“够了。”袁世凯说道。能在官场里头爬到现在这个地位的都是人精,让他们这么争执起来,莫说几个小时,争论几天几夜也不在话下。可袁世凯实在是没有这么多时间耗在这些事情里头。

“最晚到后天,咱们一定要拿出一个对策出来。”袁世凯下了命令。

听了袁世凯的话,内阁成员们面面相觑。而袁世凯也不给他们辩驳的机会,他命道:“菊人,你是内阁副总理总理,在这里头官位最高,你来负责此事。”

徐世昌虽然没有拒绝,但是他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袁世凯知道,即便徐世昌现在官位最高,这些内阁大臣和副大臣们却不会真的听徐世昌的命令。可是袁世凯也没有办法,北洋的局面就是,要么袁世凯一人做主,让大家都听他的。要么就是长时间的扯皮。难以拿出一个解决眼前问题的办法出来。

可这么做不行,袁世凯让这些人当这么大的官,那是要他们办事,特别是在这种紧急关头能够撑得起事情的。其实袁世凯现在已经拿不定主意,需要的是就是这些人策划出可以供袁世凯选择的方案。

“你们商量吧。”袁世凯说完就起身。

内阁成员们在这种表面功夫上倒也很是得体,他们几乎弹簧一样从各自的椅子上站起身来。“恭送大总统。”赵秉钧恭恭敬敬的说道。

在自己的办公室刚坐下,袁世凯就觉得一阵头晕。他身体习惯性的坐的笔直,用手按住额头,闭上眼睛缓了好一阵,这才觉得恢复过来。

“唉……”袁世凯难得的叹了口气。他以前在慈禧手下当官,最多的时候兼了十八项差事,但是无论如何他都只用负责一方,或者负责一些具体事物。直到1909年夺取中央政权,袁世凯才算是真正的大权在握。可是从那时候开始,他并没有享受过几天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想要从全国的立场去看问题,所要消耗的精力与心力远远超出袁世凯想象之外。

但是就因为已经站到了现在总统的位置上,袁世凯却发现自己并没有满足。的确,现在的中国没人能够撼动袁世凯的地位,即便是陈克也不行。如果可以的话,陈克也不会千里迢迢跑来北洋商谈合作的事情。不过人心就是如此,袁世凯还是能够感受得到,总统与皇帝之间天堑鸿沟般的区别。

总统是选出来的,在法理上,中国成年人都能当总统。能选袁世凯当总统,自然也能选别人当总统。在这方面,皇帝就完全不一样。夺权过程或许残酷无比,但是大位一定下来,臣子们就必须接受。连溥仪这样的小崽子都能当皇帝,而袁世凯也得向溥仪跪拜。

君臣之间的地位实在是很奇妙的东西,总统手下的内阁成员,想干干,不想干就走。换了满清的制度下,你这么做试试看。一个大不敬就能让这等狂徒掉脑袋,甚至让这人生不如死。所以皇帝能够强制性的推动很多事情,慈禧只是没有加冕当皇帝而已,就连这么一个老太太,也能够主导中国的局面。

袁世凯现在很想当皇帝,如果称帝的话,他就拥有了这样的权力。就可以使用这权力去做他想做的事情。那就是把中国建成一个强大的国家。

用手掌在脸上抹了一把,袁世凯放下手,却没有睁开眼睛。但凡开创之主,登基时都不到五十岁。而袁世凯今年已经五十二岁了。就在袁世凯眼皮底下,人民党一帮极为年轻的娃娃们正活蹦乱跳的推动着他们想推动的事情。虽然他们办事不合规矩,可是好歹同心协力,而且完全围绕在陈克周围。如果北洋内阁的成员能够拿出这样的态度,袁世凯怎么会像现在一样发愁呢。

陈克到底想做什么?袁世凯忍不住想。这个青年可以说胆大妄为,就这么直接跑到了北洋的京城来,还完全不怕任何危险的到处拜访外国使节。

最可气的是,袁世凯还必须保证陈克的安全。从最近的情报中看,人民党与北洋接壤的地区都有大量军队调动的迹象。不用说,这摆明了是在告诫北洋不要轻举妄动。

渑池会里头,赵王可是决定了太子之后才去与秦王会面。陈克这次来的时候连老婆和女儿都带上了。他又任命谁当了这个“太子”呢?而这“太子”看来对陈克可真的是忠心耿耿。

一想起太子,袁世凯忍不住想起了自己的儿子袁克定。这混账小子最近一直上窜下跳的试图说服袁世凯称帝。袁克定昨天甚至劝说袁世凯想办法让陈克“发生意外”。看来自己的这个儿子认为陈克是阻碍袁世凯称帝的最大敌人。袁世凯听了这话之后也不多说,直接上家法把袁克定狠狠揍了一顿。

尽管袁世凯并不喜欢袁克定,但是为了别人的安全,要弄到揍自己儿子。这种事情想起来就滑稽的令人想咬牙切齿。

正在此时,侍卫轻轻的敲门。

袁世凯睁开了眼睛,却见侍卫恭敬的说道:“大总统,德国公使求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