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一百一十三章 辛亥之变(十二)

“德国不是搞铁血政策么?”陈天华并不认为德国是什么二货。在世界范围的后起之秀当中,以工业和战争立国的德国素来被青年们吹捧的很高。

“俾斯麦首相是个文明人,人家是个外交家。在俄国、法国都当过大使,懂好几门外语。他面对德国议会里头的那群猪,只能用猪能听懂的话来阐述道理。”陈克对铁血政策并不感冒,“星台,我问你,如果大张旗鼓的宣传一样东西,那说明了什么?”

陈天华想了一阵已经有所感悟,“宣传什么,那说明没有什么。”

“对啊。俾斯麦首相在议会里头宣传铁血,那正说明德国议会里头那些渣渣都是胆小如鼠的蠢货。现在德国佬和首相那时代没有区别,只不过是他们鹦鹉学舌的向首相学了个铁血的口号而已。而且俾斯麦首相通过三次战争建立了小德意志帝国之后,他就致力于和平了。搞三皇同盟。他后期是反对什么狗屁铁血的吆喝的。”

陈天华没有接触过后世大量对俾斯麦的研究,其实俾斯麦首相的生平,陈天华也不甚清楚。但是陈克这么说,陈天华就完全接受。他说道:“德国佬只是口头威胁了?”

听着这露了怯的语气,陈克笑道:“星台,你说真心话,是不是因为没有做好与洋鬼子打仗的准备,你心里头比较担心?”

陈天华知道这是陈克婉转的说法,陈克只是没有直接说出“是不是害怕”这样尖锐的词汇来。不过又把陈克方才的话给默念了一遍,陈天华却发现自己或许是意气用事了。陈克说的核心是“没有做好与洋鬼子打仗的准备”。

“的确是没有做好这个准备。”陈天华答道。

“没有做好准备,那就去研究一下庚子条约里面的内容,那里面都有规定的。外国在中国到底有多少驻军,驻军位置。我们搞情报工作,其实不用一定去搜罗什么机密文件。越是普通的情报越好收集,然后以社会分析方法对情报一分析,所有的事情都能看出来。”

陈克开始批讲后世很常见的知识。“例如德国佬要打仗,第一件事就是要准备粮食,要准备弹药。咱们开设的情报系统很多是从事商业的,这些消息在这个圈里头传的很快的。而且德国人也不可能凭空变出人来,如果现在开打,德国佬只能用青岛的那点子兵。通共能有四千人?十几艘军舰,德国佬靠这四千人杀进咱们根据地,这不是送肉上门么。军舰进了长江,咱们真的能让他们打到武汉去?”

这话杀气腾腾,陈天华被陈克这尖锐的态度给弄懵了,“但是开战之后,咱们的经济总是要受到影响吧。”

“受影响那是因为咱们自己的工业能力有限,我一般是不把这两个问题看成一码事的。”陈克答道。

陈天华费了好大劲才有点理解了陈克的意思,原来陈克居然根本不在意战争。而且就陈天华对陈克的了解,他感觉到陈克竟然有一种期待这次战争的意向。

“陈主席,如果打了德国人,那英国和法国会怎么看?”陈天华忍不住问道。

“哈哈。”陈克笑了。洋鬼子或许在压榨中国方面看似铁板一块,其实根本不是那回事。

“星台,日俄战争,日本发行债券,摆明了是要和俄国拼命。结果呢,战争债券照样发行了。布尔战争,布尔人虽然没有得到全面的支持,但是私下卖军火给布尔人的欧美国家多得很。欧美要的是利益,只要符合了他们眼前的利益,欧美就会去干。至于打击的是不是白皮猪,其他白皮猪才不关心呢。所以这就需要外交来推动。”陈克很耐心的解释着。

陈天华已经是个真正的革命者,不过他却没有陈克处于历史100年下游的见识。所以他被陈克的气魄给骇住了。他很不自信的问道:“陈主席,你这次来和欧美谈判,到底是为了最终达成一个协议,还是准备和他们打仗?”

“你觉得我是来干什么的?”陈克笑了。

“我……,我觉得你是来达成一个协议的。”陈天华最终给了一个答案。

“没错啊。我就是来签署协议的。欧美也想签署协议,只是咱们两边的立场和利益视角不同而已。所以战争也好,和平也好,会谈也好,谩骂也好。都没有丝毫的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到底最终达成了一个什么结果。”陈克希望陈天华能够出任外交部长,他向陈天华详细解释着。

陈天华知道陈克的打算,但是和陈克谈到了这样的程度,陈天华却有了新的发现,“我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外交人员只是给这个结果涂脂抹粉了?其实表面上说什么根本没有意义?”

“创造出这个结果并不是外交人员的工作。但是给这个结果涂脂抹粉,如果比喻起来,就跟人的眉毛一样。”陈克也给了一个答案。

陈天华把这句话思忖了一阵,忍不住笑了起来,“的确是如此,眉毛看似无用,可是真的没有眉毛,那就完全不对劲。”

刚笑完,陈天华却又变得严肃起来,“陈主席,这个德国人的事情你怎么看?”

“我们人民党是热爱和平的,我们中国人民是热爱和平的,所以我们绝不先打第一枪。”陈克用了后世党经常使用的外交辞令。

“这到底怎么讲?”陈天华很明显没有新中国领导人的气魄。

“我们绝不先开第一枪,我也绝不让敌人有开第二枪的机会。”陈克把这句话完整的说了一遍。决不先开第一枪事情在历史上有过不少例子,例如西沙海战,从时间上南越先开了第一炮,不过准备完备的解放军立刻开火还击,因为射击角度和射速的关系,反倒是中国这边的炮弹先集中了敌人。这颇符合传说中武学“后发先至”的高手境界。

在这整场海战里头,南越等于只打了1.5炮,解放军这边打了600多炮,3000多枪,这还不包括近战时候解放军扔到南越军舰上的手雷。

这才是真正热爱和平的态度,“以斗争求和平则和平存,以妥协求和平则和平亡。”自打那次海战之后,南越就再也没有和解放军发证海战。朝鲜战争和中印战争也是如此,一场战争打出超过半个世纪的和平,其实这也可以说是功德无量的事情。

“星台,我想说点我个人的观点。咱们把这个当成谈心吧,你看如何?”陈克说道。

“好啊。”陈天华自然不会拒绝,谈心这种务虚会,某种程度上也类似于一种私下的授课,讲的都是非常概念性的东西。如果能够得到陈克的私下传授,那可是非常重要的东西。

“我们家祖传的办事态度是这样讲的,你要是真的想挣别人的钱,那就等着别人来找你。他来找你,说明他需要你。既然他需要你,肯定他得拿着钱来。他不拿钱,咱们不给他干。”陈克说道。

这道理很对头,不过陈天华听着怎么都觉得太理想化了。他默默的等着陈克继续往下说。

“所以呢,你要是想让别人干事,那就不用废话,拿着钱,拿着好处去找别人寻求合作。尽量争取到把这钱花出去的机会。其实咱们革命走的就是这条道路,说什么咱们领导群众闹革命,那就是屁话。事实上是有群众支持咱们闹革命。咱们兴办的这么多事情,哪件事不是咱们努力让群众通过参加劳动的方式得到收益,得到好处。没有群众的支持和理解,就咱们几个人自己表演,这是唱猴戏么?”

听到这里,陈天华忍不住想起自己在河北搞的那个养殖场。虽然饲养场最后失败了,但是那是因为大环境下制度与利益冲突的结果,单单论起饲养场本身,却根本没有失败。在河北的经历给了陈天华深刻的教训,每次工作上遇到问题,陈天华常常就会想起那次经历。

“那这和谈判有什么关系?”陈天华有些不解。

“想办成事,两个方法。第一就是谈利益。如果利益上或者立场上谈不拢,但是这件事还必须推进的话,我们只能采取第二个方法,那就是要对方的命了。现阶段,我们还是在谈利益的角度,只要在符合咱们的立场的基础上,在咱们能够接受的范围内,都是可以谈的。我觉得英法是可以在共同利益的基础上达成妥协的。但是也有些国家习惯了与满清打交道,他们认为只要用武力一打击咱们,咱们不管胜败,就怕长期承担不了这种战争局面,不得不向他们妥协让步。对这种人,我们现阶段只能在中国的地盘上要了他们的命。这就是抗击侵略的国土防御战争。在这种局面下,人民战争必胜。”

“那一定能赢么?”陈天华没有参与过对外战争,更没有见过国土防御战争能赢的先例,所以对陈克自信满满的表态有些不相信。

陈克见过很多这种例子,朝鲜战争和越战就不说了。陈克亲自见过的阿富汗战争,以美国的战争技术和手段之先进,阿富汗塔利班本来无力抵抗的。但是美国佬被持续不断的治安战拖到不得不撤退的局面,这可是明白无误的事实。而在1911年,洋鬼子根本无力达到2011年美国军队的那种力量。

所以陈克理直气壮的答道:“我们一定能赢。”

接下来的几天里头,陈克连续走访了英国法国的大使馆,又与英国汇丰银行、麦加利银行,俄国俄华道胜银行,法国东方汇理银行等外资银行几家外国银行进行了会面。却偏偏把德国抛在一边。

人民党本来就与英国牵头的海关方面达成了基本协议,双方计划尽快达成4000万英镑的定额贸易协议。陈克这次建议“航海友好通商”把北洋政府也给拉进来,尽量达成一个每年一亿英镑的通商协议。

这个大饼一扔出来,英法大使虽然不会认为这是轻松的事情,但是假如他们能够真的完成这样规模的定额贸易协议,不用说别的,他们立马就能成为国家的功臣。至于外国银行团,虽然他们普遍认为陈克是个吹牛大王,却都认为只是把牛皮吹到多大问题。人民党根据地的所作所为,让他们认为陈克是真心想推动这件事情的。

而英国方面立刻就正式致函给袁世凯,询问与此有关的问题。

袁世凯万万没想到陈克居然弄出这么大的动静,看完了信之后,他连骂两句的心思都没有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