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一百一十二章 辛亥之变(十一)

德国佬的使馆看着也算是金碧辉煌,壁画、挂毯等装饰品一应俱全。使馆内部除了完全没有艺术感觉,所有装饰品用最规整的方式搭配之外,也真的找不出什么毛病。

“星台,我要他们把咖啡给换成茶,你换不换?”陈克对陈天华说道。

“我……,也换了吧。”陈天华其实倒想尝尝这咖啡的味道,只是他也不好驳了陈克的面子。更重要的是,既然陈克这么说,肯定有相当的理由在这里。

“这咖啡又酸又苦,我怕你不习惯。”陈克从来没办法接受原版咖啡,之所以要陈天华换成茶水,也真的没有太重要的理由。

既然是使馆,好歹有一部分工作人员懂得汉语。至少那几个侍候在旁边的华人翻译官懂得汉语。听了陈克的说法,几个人脸上都露出了诧异的神色。他们从来没有见过有人敢在洋人面前摆这么的大的架子。莫说咖啡的味道到底如何,敢要求主人换饮料,在这个时代的中国也是极为少见的事情。

客随主便是没错的,不过当主人询问客人要什么饮料的时候,陈克觉得不把讨厌的原味咖啡换成自己能够接受的茶,那就太傻了。如果有人觉得陈克太嚣张,陈克也只能任这些人去说什么。

德国大使却没有想这么多,外交本来就是通过各种接触,不断加深了解的过程。陈克专门要求换掉咖啡的举动其实已经有人记录下来,寻找对方的喜好本来就是外交中的一部分。从饮料作为切入点,对话就这么展开了。

“陈先生喜欢吃什么类型的食物?”

“我自己不做饭,都是厨师做饭。厨师做什么我就吃什么。”

“难道没有自己喜欢的菜色么?”

“厨子肯定有自己喜欢的菜色。至于我本人么,吃过就忘记了味道。”

陈天华从来没见过人能这么诚恳的胡说八道,如果不是他知道陈克的底细与人民党的特点,只怕就被陈克骗住了也说不定。陈克一向反对给领导干部配备专属的厨师,应和着德国佬的话,陈克仿佛在说自己的专属厨师一样说着食堂里头的大师傅。

德国佬也没有真的想和陈克谈什么美食,这不过是谈话的开头而已。他们也想看看陈克是不是有求于德国。结果大家胡吹了半天,陈克一点别的意思都没有,纯盘都是毫无意义的废话。德国大使和旁边的参赞对视了一下,这是两人商量好的暗示。

参赞说道:“陈先生,不知道人民党怎么看待德国在山东的权益?”

陈天华登时就来了精神,人民党夺取了鲁南。而德国人抢夺了山东的权益,虽然德国人还没能够把手伸到人民党的控制区,不过双方的冲突并非不可能爆发。陈天华屏息凝神,听着陈克怎么回答。

“德国在山东有什么权益?我怎么不知道。”陈克带着一脸纯洁的表情说道。

“陈先生,你在开什么玩笑!”参赞的话被翻译过来。

“德国政府与我们人民党政府根本没有签署任何条约,你说你们德国在山东有权益,我是真的不知道还有这种事情。”陈克依旧纯洁的答道。

参赞与大使对望了好几眼,他们原本设想了好几种情况,可没想到陈克竟然以不知道为借口,并不承认德国在山东的权益。对着翻译叽里咕噜说了一通,翻译把德国佬的话给翻译成了汉语,“我们和中国中央政府签署的有条约,德国在山东拥有特权。”

陈克笑道,“你们和哪个政府签的条约,你们就去找哪个政府。来找我有什么意义呢?”

这已经是直截了当的否认,屋里面的气氛方才还在讨论吃喝这种令人愉快的氛围里面,结果局面陡变,双方向着谈崩的方向突飞猛进。唯一不变的可能是陈克自始至终的那种极不正经的认真语气。

“那就是说,人民党并不承认以往中国中央政府签署的条约了?”参赞用一种恐吓的语气问道。这么多年,他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陈克这样的家伙。这年头,在官方的谈判中,洋人只要表现出强硬的态度,中国方面就会退缩。参赞对此屡试不爽。

“你所说的这个中国中央政府,想来指的是刚刚倒台的满清政府。”陈克的声音有着微妙的变化,声音虽然也一样,但是那里头很随意的味道却消失的干干净净,“诸位作为使馆里头的负责人,想来也知道中国的情况。满清政府被中国所抛弃的最大的一个原因就是,他们和你们签署了一些协议。”

这话一说出来,会议室里面的所有人都变了脸色。陈天华见过陈克与北洋和其他势力谈判,陈克那时候从来没有把事情直接搞僵。他本以为陈克和外国人谈判的时候也会如此。不过眼前的事实证明,陈克并非如此。

参赞在中国从没遇到过这样的谈判对手,他看着德国大使,只要大使给个信号,参赞就准备用更加激烈的内容来恐吓陈克。但是左等右等,参赞并没有得到这个信号。却见德国大使神色冷峻的看着陈克。陈克也跟斗鸡一样回望着德国大使,两人就这么比拼着气势。

最后率先软化下来的却是德国大使,他斟酌着内容说道:“陈先生,你曾经说过要维持现状,我很想知道你所说的维持现状到底是什么意思。”

“维持现状的意思就是,我们拿到的山东地盘的时候,我们控制的地区里头没有德国人,那么就要维持这个现状。德国没有和我们根据地达成协议的时候,那里就不能有德国人。这就是维持现状。”陈克答道。

陈天华听了陈克的解释后稍稍用力绷住了嘴唇。如果不这么做,他只怕就会笑出声来。虽然很多次的想过一定要废除种种不平等条约,不过真的与洋鬼子当面谈及条约的时候,他并没有想到很多话其实可以说的很有趣的。

德国方面却笑不出来,听了翻译官们啰啰嗦嗦的一大通话,陈克的表态已经足够明确,人民党绝对不会承认以往的条约。

之所以是德国率先邀请陈克,因为人民党建立淮海省的行动触及了德国人在山东的利益。做买卖是英国人的希望,德国人除了想做买卖之外,还希望控制中国的山东地区。现在山东南部直接被人民党夺走了,德国人自然是不高兴。

“你们有遵守条约的义务。这是国际上的惯例。”德国大使尽量用温和的辞藻。

“继承满清的是新的共和国中央政府,某种意义上,我们与这个政府还是在战争状态。你们找我谈这个条约问题,完全是找错了对象。”陈克微笑着答道。

“我前面说过,满清倒台的大罪之一就是签了不少条约。我们人民党不会重蹈覆辙。如果诸位希望我们能在这种事情上让步的话。我只能告诉诸位,我们家乡对于办不到的事情有句俗话,叫做洗洗睡吧。而我的态度是,如果过德国方面希望我们承认满清签署的条约,而且希望我们人民党遵守的话,那么你们不用洗,直接睡。”

这话里头隐含的强烈恶意实在是难住了翻译官们,他们并没有听过“洗洗睡吧”这句话。所以完全不理解这话后面没有说出来的那部分,“做梦去吧”。

他们唯一能够确定的则是陈克态度强硬的拒绝承认任何条约。几个人稍微低声商量了一下,总算是把这个直接意思翻译给了德国方面。

参赞被陈克的话给气坏了,他再次看向德国大使,这次德国大使终于给出了暗示。参赞微微松了口气,接着就用凶狠的口气说道:“人民党是准备和我们处于敌对状态么?”

“呵呵,”陈克笑了起来,“你的意思是,德国方面要正式向我们人民党宣战了?”

这话本来是参赞要用来吓唬陈克的内容,被陈克抢先说出来,反倒把德国方面给噎住了。虽然德国好吹嘘“铁血”,不过德国使馆并没有代表德国政府和皇帝宣战的权力。别说宣战,就是调动军事力量对人民党进行打击,德国都得得到其他国家的支持才行。

不过德国大使馆方面自然不肯面对一个中国人示弱,参赞大声说道:“那得看你们自己的态度。”

“我们的态度始终如一,我们人民党作为中国的地方政权,有义务保卫中国的国家利益以及地方上的地方利益。当然,我们也认同贵方争取贵方利益的立场。所以我们希望贵方能够明确的提出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光用这空泛的话威胁我们并没有任何意义。”

陈天华看着陈克毫不畏惧有礼有节的与德国人周旋,他的脑海里把陈克说过的话重放了一遍。保卫国家的利益是必须坚持的立场,但是怎么表达这个立场却是非常需要技巧的。不过陈天华很快就想到,作为山东的干部,如果德国对山东动手,陈天华他们就要首当其冲的面对敌人。想到这里,陈天华就感觉到一种真正的亢奋。

谈判到了这里,双方已经互相告知对方自己的基本立场。德国方面态度强硬,却限于地位,而不能直接采取进一步的强硬手段。局面就此僵持住了。

陈克也懒得多说,他干脆起身告辞。德国大使也不挽留,人民党的第一次外交拜访就这么落下了帷幕。

“陈主席,德国人到底会怎么做?”陈天华与陈克坐进马车之后才问道。

“德国人么,擅长的就是把自己伪装成军事强国。而且容克土包子是著名的二货。不用担心他们说什么。”陈克给了这么一个21世纪论坛上常见的回答。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