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一百一十一章 辛亥之变(十)

陈克是在80年代旅行的时候去过的故宫,龙椅对一个小孩子来说的确是太硬了。对于龙椅这玩意,陈克并没有身特殊的感觉。那不就是把椅子么,是人类赋给了椅子地位,而不是椅子赋给了人类权力。

看着周围一群瞠目结舌的同志,陈克笑道:“同志们,等以后咱们打进北京城,我是准备把现在的紫禁城改成博物院,向全中国开放。大家都能进去逛逛,也有机会坐坐龙椅。”

这是陈克的真心话,如果按照21世纪的消费水平,每一分钟收十块钱的话。平均每天提供200分钟,那也能收2000块钱。一年就有七十几万。肯掏几十块钱进去看故宫的,就不会在乎多掏这十块二十块的。这绝对是个赚钱的买卖。

“陈主席,这坐龙床是要当皇帝的。”李明仁强笑着说道。

“你这话就不对,”陈克纠正道,方才说漏了嘴,怎么圆都是不合适的,剩下的只有一件事,把同志们的思路拽到陈克的思路上去,“现在满清的鞑子皇帝这不完蛋了么。也不知道溥仪那小家伙是不是每天还坐龙床。不过就算是坐了龙床又有什么意义。他还能继续当皇帝?还是说天下就把他当皇帝看了?袁世凯现在也没有搬进紫禁城去住,也没有坐龙床,但是袁世凯照样当总统。”

被陈克这么一说,龙床和紫禁城的在人民党年轻同志心里头的地位就大大下降了。是不是占据了紫禁城,是不是坐过龙椅,甚至是不是曾经挂着皇帝的名号,并不重要。眼前的满清皇族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以后中国再也没有皇帝了,这紫禁城改成博物馆是最合适的。等咱们解放了全中国,就这么干。”陈克笑道。

“陈主席,以后咱们真的要解放全国么?”黄玉玥抓住时机问了一句。

“当然,满清垮台只是前一个革命阶段中标志性的事件。对于咱们人民党而言,革命只是刚刚开始而已,同志们要继续努力啊。大家赶紧把自己要拜访的人商量着给列出一个清单,然后分别去拜访。”陈克说道。

陈天华知道此时已经是时机,他恰到好处的说道:“接下来我要把咱们收集的北洋的官员情报资料给大家看。这是需要保密的内容。同志们看了之后就不要出去传。”

工作被重新拉回正规之后,再想询问陈克与紫禁城的关系也没了时机。至少工作量颇为不小,厚厚几摞子文件被搬进屋子之后,年轻同志就被这些资料给唬住了。

对于陈克是不是做过龙床,陈天华毫不在意。对他来说,陈克是人民党的领袖,而且陈克始终坚持着人民党的革命纲领。这就够了。就如同陈克所说的那样,这时代已经不是帝制的时代了。谁也不可能逆转这个潮流。连陈克也不行。

在年轻同志们开始翻阅文件的时候,陈天华拉着陈克到了外头。陈克以为陈天华也要问紫禁城的事情,却没想到陈天华开口就问道:“陈主席,你并不看好袁世凯么?”

“星台,这外交的事情,我们也是得在不断接触中才能知道对方的具体反应。袁世凯会不会接受咱们的建议,或者说他到底有什么打算,靠猜是猜不出来的。”谈到工作上,陈克又恢复了平素里井井有条的模样。

陈天华微微点点,“我看了你给英国人的方案,为什么我觉得文青你把洋鬼子看的这么良善呢?”

陈克笑道:“这件事我说过多次,洋鬼子万里迢迢跑来中国是为了求财。而我们现在也需要和他们做买卖。生意就是生意,我们没有必要说什么瞎话。我们人民党对外经济政策现在就是这么一个主张。”

陈天华对此并不太能接受,“如此公开的把自己的主张提出来,这就跟事先交出底线一样。谈判的对手岂不是可以直接冲着底线而去么?”

“矛盾斗争是必然的,在很多时候不得不采用强制手段,乃至于战争手段,这也是必然的。星台,谈判与谈和是两码事。谈判只是开诚布公的表达自己的立场的方式,而不是解决问题的做法。”

“如果是这样,那就没有问题了。”陈天华确定了陈克并没有丝毫放弃的军事斗争的想法之后,也就完全放下了心。

袁世凯得到人民党代表团四处行动,到处拜访中央官员与在北京的国会议员的消息之后,真的是大吃一惊。在这个关键时刻,人民党不仅不说继续与袁世凯合作,反倒四处游说活动。这到底是有什么打算呢?

这些消息还算能让袁世凯接受,得到陈克前去东交民巷拜访各国使团的时候,袁世凯知道陈克已经识破了自己的打算。袁世凯在屋里面来回走了几趟,对侍从说道:“叫赵秉钧过来。”

陈克知道自己拜访各国使馆会引发问题,不过这也不可能让陈克改变计划。无论如何,外交就是外交。提起民国外交,就要提到东交民巷。

东交民巷可是条老街道。在元朝时,东交民巷和广场西侧的西交民巷是连在一起的一条胡同,名叫“江米巷”。由于当时这条胡同有元代控制漕运米粮进京的税务所和海关,因而成为南粮北运的咽喉要地,因而得名江米巷。元大都时,皇城的东墙外,有一条水路,1292年开凿通惠河连接南北大运河,当时的运粮船直接停泊在城外的船板胡同一带,人们就地卸粮售卖,于是形成了粮食买卖一条街。

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中国战败后,根据清政府与英、法、美、俄签订的《天津条约》中相关条款规定1861年3月英国公使正式入住东江米巷的淳亲王府(当时名为梁公府,系康熙皇帝第七子铁帽子醇王允佑的府邸);法国公使正式入住安郡王府(当时名为纯公府,系努尔哈赤之孙安郡王岳乐的府邸);美国公使进驻美国公民DrS.SWilliam位于东江米巷的私宅;而俄国公使则入住清初在这里修建的东正教教堂俄罗斯馆。

随后各国公使馆均选择东交民巷一带作为馆址,到1900年义和团运动之前这里有法国、日本、美国、德国、比利时、荷兰等多国使馆,义和团运动爆发后,这里因为洋人糜集清朝末年东交民巷被作为攻击的重点,曾有童谣念道“吃面不搁醋,炮打西什库;吃面不搁酱,炮打交民巷”,前者指的是位于北京西皇城根的西什库教堂,后者即指东交民巷。1900年义和团运动之后,根据《辛丑条约》的规定东江米巷改名LegationStreet(使馆街),其在中方绘制的地图中则正式更名为东交民巷,成为由各个使馆自行管理的使馆区,清政府在这条街上的衙署,仅保留了吏、户、礼三部和宗人府,其余尽数迁出。随后在这里出现了英国汇丰银行、麦加利银行,俄国俄华道胜银行,日本的横滨正金银行,德国德华银行,法国东方汇理银行等外资银行,还开办了法国邮局、医院等设施,并出现了大量西式建筑。这块使馆区在辛亥革命后一直保留。直到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除德国意大利等轴心国外交官移交给国民政府。

这条街里面重要的是那几个外国银行,正是他们在支撑洋鬼子在远东的经济。

“这街真的不如武汉。”陈天华说道。武汉的城市规划是陈克牵头搞的。充满了21世纪中国各地经济开发区的味道。至少从模型和效果图上明显能够看得出来。宽阔的马路,硬质路面,覆盖了水泥板的阴沟,还有街道两边的宽阔绿化带。在由这些道路圈出来空地上是一个个居民小区。看上去很大气,很强硬。陈天华与陈克以前来过东交民巷,当时也不觉得这条街有多差劲,现在再瞅,东交民巷就显得又狭窄,又杂乱。

陈克倒没有这种想法,他上次来这里是参加德国公使的酒会,第一次正式与老婆何颖说话也是在这次酒会里头。想到这些,陈克露出了一个笑容。他说的却是别的事情,“王斌马上就回国了。你觉得让他暂时负责外交如何?”

陈天华1905年的时候与王斌打过不少交道,不过对王斌能把外交搞到什么程度,他心里头也没底。“其实,真的搞外交,我倒觉得宋教仁先生比较合适。”

在陈天华看来,王斌还真的不是什么革命党。与之相比,陈天华反倒更希望人民党与宋教仁恢复联系。

“咱们人民党是个非常排外的组织。以后其他的革命党某种意义上都是咱们的敌人。”陈克的回答颇有些简单粗暴,不过这也没有办法。在党章里面早就以制度性的方式谈及这方面的问题,“所有自愿加入人民党的同志,在加入我们的队伍以前,必须与那些与我们的纲领背道而驰的党派和集团断绝一切联系。”

这就是令很多人诟病的“政治面貌调查”的理论依据。但是这也是保证人民党能够生存下去的核心基础。人民党在自己的纲领里头就说的明白,“我们不要吃里爬外的人”。

陈克他们的马车这次又停在德国使馆门口,冒冒失失去大使馆登门拜访是很没有礼貌的。按照外国的习惯,得让洋鬼子邀请你到使馆去。而第一个给陈克送来邀请信的,却是德国大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