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一百零八章 辛亥之变(七)

“陈主席,我是不是可以这么认为,咱们为了让袁世凯不向洋鬼子借钱,所以咱们就要让袁世凯弄到更大一笔钱么?”陈天华觉得基本理解了陈克的想法。

“我们不是简单的给袁世凯钱,而是要提高袁世凯和洋鬼子做生意的能力。现在袁世凯几乎是一面倒的被洋鬼子赚钱。他能赚洋鬼子的钱,不过是点关税而已。那点子关税可以说寥寥无几。咱们根据地出口的重工业产品,例如小五金,例如重化工用品里头的纯碱,各种工业用酸,至于轻工业品里面的生丝与丝绸就更不用说了。还有茶叶、瓷器、猪鬃,这所有的产品都能够大量的赚钱。咱们用这些钱购买设备和原材料,然后就继续生产赚钱。这次谈判的目的是把袁世凯拉倒这样的一个轨道里面来。”

对陈克这个解释,陈天华笑道,“陈主席,同志是要和你拼命的。这不等于是让袁世凯沾了咱们的好处么?”

“如果袁世凯加入前,咱们只赚了100。袁世凯加入后,咱们能赚到400。那么让袁世凯多赚100,对咱们会有什么损害呢?”陈克解释得很耐心,“想实现这个目的,那就先要把海关的实际控制权从洋鬼子手里夺回来。进口什么,出口什么,这得咱们自己的海关说了算。如果没有北洋袁世凯的配合,咱们不可能对整个海关进行控制。所以必须和袁世凯合作。”

只要陈克能够说出道理来,哪怕是同志们暂时无法全面理解,但是大家也能接受陈克的安排。因为陈克以往的“奇思妙想”毕竟经住了事实的考验。听着这清晰明确的阐述解释,即便是不愿意让袁世凯赚到的太多,陈天华却不再提出反对意见了。

“我们和袁世凯谈判的话,他会愿意合作么。”陈天华问。

“新当上大总统,袁世凯自然是愿意掌握海关。这是里子面子都赚到的事情。要是有什么不愿意,只是他不愿意与别人分享胜利果实罢了。”

严复并没有插话进来,他比较赞同强势领导人,陈克这种几乎是一人决定外交方向的模式完全符合严复的理念。党委会议自然是要开的,那也仅仅是在决定地方上工作的时候。对于决定整个人民党方向的大事,严复希望陈克能够这样“独断专行”。

既然同志们共同推举陈克作为人民党的主席,那么就得接受陈克的安排。这是严复赞同的“组织原则”。

“如果袁世凯气量太小,最后为了个人私利不愿意合作的话,咱们怎么办?”陈天华问道。他还是对陈克的乐观态度感到不放心。

“袁世凯如果气量太小,那也不过是一董卓。见小利而忘命,遇大事而惜身。咱们就让他认识到,他现阶段根本不用付出太多,到手利益轻而易举。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北洋那帮人都这个德行。”陈克很有信心。

人民党代表团在火车上晃了两天多才到了北京,没下火车,就见车站里头站着一堆北洋军,岗哨林立,荷枪实弹。

“看来袁世凯对咱们很是器重呢?”陈天华对这阵仗并不意外。

“嗯,没错。这是个好兆头。”陈克连连点头。

前来迎接陈克的是唐绍仪,唐绍仪表现的颇为热情,“陈先生,上次承蒙你在安徽招待,这次我来负责陈先生一行的起居,也该让我来照顾诸位了。”

“那就全交给唐先生了。”陈克也笑道。

很明显,这只是说的好听,唐绍仪的日程安排的很近,下火车的当天,袁世凯就接见了陈克。

“袁总统,您好。”陈克主动上前握手。这让袁世凯身边的人皱起了眉头。

袁世凯倒是不甚在意,他很随便的与陈克握了握手,就请陈克代表团坐下。袁世凯那边的代表有内阁副总理徐世昌,工商民大臣张謇,陆军部大臣王士珍三人出面。大家坐下后。谈判直入主题,袁世凯询问陈克,到底准备拿出一个什么计划来解决当前中央的经济难关。

“袁总统,想来您也听说过英国人曾经想和我们达成一个定额进出口协议,贸易总额达到一年一亿英镑。且不说这个贸易协议中间双方各自能够赚到多少钱。单单海关税收上头,一年就能挣五百万英镑。这个想来袁总统是能够想到的。”

在袁世凯身边坐着的北洋高官们觉得这简直是废话,张謇忍不住说道:“一年五百万英镑绝对能够解决中央当前的问题,不过现在咱们对于国外面临的出口不畅的问题,哪里能轻松把贸易额度给做到一年五千万出口的程度呢?”

“这个出口么,我觉得眼前的关键就只有一个,海关没有能够管起来。在进出口的大宗贸易上,咱们在每一个行业上都存在过于分散的情况。”陈克答道,“洋人想把中国当作倾销基地,咱们也想把他们当成倾销基地。既然两边都是这个心思,还不如中央直接给关起来。每个行业都有一个龙头能掌握了国内这个行业。这样出口也好控制,内外税收也都好控制。”

这是陈克的计划,人民党有足够的实力控制相当的产业,那么就干脆对这个行业形成完全的垄断。

袁世凯和北洋方面的大部分人都没有意见,自打满清不得不开启门户以来,“国有经济”在满清就占据了主导地位。官府投资兴办实业一直是主流模式,陈克的提议也没有离经叛道的地方。只是这个规模实在是太大了些。

“关键在于出口品质的标准问题。”陈克对此有自己的看法,“就是说咱们出口的产品必须标准统一。例如生丝,蚕种,蚕丝的长度,粗细。这些都要有一个标准才行。而且还要开发能够出口的品种。中国毕竟这么大,北方和南方都有各自的特长,能够出口的产品数量绝对不少。把这些标准谈妥,按照统一的规模生产产品,大宗买卖一年出口到五千万绝对没有问题。”

袁世凯很有耐心的听着,虽然他也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这次请陈克过来本来是谈让陈克掏钱还债的事情,陈克却大谈一番怎么赚钱的事情。这明显有点离题万里。不过袁世凯倒也能理解,如果陈克赚不到钱,他怎么可能掏钱出来呢?

张謇对陈克的想法完全不支持,他本人是民营企业的大户,也素来支持发展民营企业。更别说张謇的产业也遭到了人民党沉重的打击。见陈克对国家彻底控制各个产业如此热心,他忍不住上来打击陈克的热情,“陈先生,这次谈的是中央财政危机,在这点上陈先生到底有什么高见呢?”

“高见没有,给国家财政出钱的话,我们倒是有点钱。不过我们也不可能坐吃山空。国家财政收入就如同一张大饼,你得越做越大,各方才能分到更大的一部分。张大臣觉得这话可否在理?”陈克答道。

第一次会面,袁世凯几乎什么话都没说,倒是陈克与张謇之间就双方的分歧颇争论了一番。陈克坚持要求国家主导,张謇认为地方主导更加合适。虽然双方各有各自的立场,不过在袁世凯看来,这简直是反过来了。张謇好歹是中央的官员,陈克则是地方势力。应该是陈克主张地方主导,而张謇主张国家主导才对。

看张謇真的已经有些不对路,袁世凯不得不说道:“文青一路劳乏,先休息一下吧。”

表面上的会议一结束,当天晚上,袁世凯私下邀请陈克带着老婆孩子一起到袁世凯家吃个便饭。前来迎接的是袁世凯的长子袁克定,袁克定对陈克的态度相当的有敌意。对这位大力鼓动袁世凯称帝的儿子,陈克也不是多待见。

同来“拜访”的不仅仅是陈克,徐世昌也带了一家子人前来“拜访”袁世凯。真正的谈判也就围绕着北洋政府的总统、实际上的总理,以及最大的地方势力人民党三者开始展开了。

不过大家总的走走形式,先见见面寒暄一番。袁家子孙众多,上上下下几十号。陈克一家三口和人家一比真的是显得人单势孤。不过袁世凯并无一声吆喝上来围殴的意思。在陈克的老婆何颖小时候,袁世凯也曾经在何家见过何颖几次。作为长辈兼提亲者,何颖上前给袁世凯见礼的时候,袁世凯自然是要叙叙旧,谈谈袁何两家以前的渊源。

场面话说完,女眷们就与何颖和陈克的闺女陈倩如一起说话去了。三位一家之主则去书房继续谈判。

“文青,你做事素来爽快。我是很喜欢的。这次既然你亲自来,不妨就实话实说嘛。”袁世凯也不板着脸,而是用长辈对晚辈的温和口吻说道。

“我想跟着大总统您一起把海关给收回来。”陈克立刻直言相告。

袁世凯的眼睛立刻就亮了,能收回海关的话,这不仅仅是一个能对全国上下充分交代的大事。在经济上更能够有巨大的收益。这点上袁世凯是不会反对的。

不过对袁世凯来说,大言欺人之辈他见到的太多了,莫说谈收回海关,就连要把洋鬼子打出中国去的言论,也不是一个两个人这么说过,他笑道:“却不知道文青有何妙策可以收回海关。”

“洋鬼子靠枪炮能打开中国的大门,但是他们费了如此之大的力气,却根本卖不了多少产品到中国来,这点上是他们的死穴。英法德美现在所图的是往中国卖东西,那么我们不妨就买。大总统想来已经知道我们根据地的情况,我们在贸易平衡的基础上进口欧美的机器,出口东西到东南亚的殖民地去,光这么一笔贸易规模就相当大。如果我们以这样的模式与海关达成协议的话,定然能够重新控制海关。”陈克从来不反对全球贸易。21世纪的全球贸易获利者之一无疑是中国,20世纪的现在,主导全球贸易的则是英国佬。陈克并不认为英国佬能比美国佬更难缠。

袁世凯听了这话未免有些失望,这是陈克白天所说的内容。他本以为陈克会有些私下想说的东西。“文青,你现在在南方,手握生丝等买卖,说起这话来自然是有底气的。可我们北洋没有你那便利。现在说这扩大贸易,是不是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啊。”

“哈哈,大总统这就是玩笑话了。北方自然有北方的优势,这可不是南方能比拟的。若是能开发出来那也很不得了呢。就如东北的大豆,你让我们南方怎么种都种不成这样。”

徐世昌一听这话,立刻有了精神。

袁世凯也是有些讶异,他问道:“菊人,你在关外,可是如此么?”

“却是如此。”徐世昌立刻答道,“这几天我就让人送些大豆进来给大总统尝尝。”

陈克连忙就杆往上爬,“东北的大豆品质极佳,现在没有能够大规模出口,最大的关键就是一个,咱们从来没有真正把这些好东西拿出来卖。我个人有一得之愚,外国有万国博览会,咱们不妨每年在中国搞搞博览会。而这个博览会一定要由中央政府来主持。”

广交会是个好东西,而中国自己无疑是能够办起一个广交会的。经陈克详细解释了广交会的内容之后,袁世凯与徐世昌已经有些明白陈克的建议内在有什么特点。与普通的市场买卖不同,广交会的目的就是要让各方拿出自己最好的东西来,然后公开做生意。而政府主导的目的无外乎一个,既然是在政府办的,自然政府就要从中间搂一笔。

“光这个税收只怕还是太少,而且太慢。”徐世昌说道。

“慢还是不慢这个就看怎么经营。如果光靠那些企业自己搞,肯定没多大买卖。不过如果是政府肯投资呢?”陈克答道。

“政府投资?”

“对,例如我说的东北大豆,其实在东北也不过是些很普通的东西,但是如果政府肯投资,肯扶植,每年产量大大增加,那收益可就很不一般了。而且有了广交会,洋鬼子想买什么,咱们也能清楚的知道,投资方向不容易搞错。这就是其中的好处。”陈克答道。

“那这与收回海关有何关系?”徐世昌对此还是不太明白。

“收回海关之后,做什么买卖,自然是我们确定。所以我还是建议推行我白天说的定额贸易协议的事情。”陈克绕了这么远的一圈,总算是把关键问题给绕回来了。

“定额贸易协议有这么两大特点,第一,一定得让洋鬼子觉得有利可图。第二,国家一定要扶植洋鬼子肯买的产品。这是以出口为导向的贸易模式。”

出口为导向的贸易理论在21世纪实在是再简单不过的东西,唯一区别在于20世纪末的时候,中国可以依靠洋鬼子的投资,而现在中国必须玩命的发掘自己的优势产品。陈克一路上也不得不给北洋考虑,他也只找到了东北大豆这一项买卖。不过当年张作霖靠出口大豆,一年最少赚3000万美元,在更早的这个时代,东北大豆肯定更有市场。

“想让洋鬼子觉得有利可图,那就得保证贸易平衡。对于中央来说,赚钱得是靠关税。而且进口的产品一定要管住。不能进口消费品。哦,消费品指的是布匹,粮食,奢侈用品。要进口的是工厂设备这些能够提高咱们自己力量的东西。这点一定要确定才行。”

陈克并不怕北洋会真的实现工业化,要是光靠买就能买来工业化的话,那么21世纪全球的工业国应该更多才对。但是很明显,从二战后真正变成工业国的也就新中国一家。制度是否搭配是个关键问题。

但是陈克却不能藏着掖着,他至少得让北洋觉得人民党没有说瞎话。骗人这玩意一定得让被骗的一方对骗子有足够的信心才行。那么说实话就是最基本的一点。

果然,袁世凯“被骗”了。陈克所说的内容北洋早就调查的很清楚。人民党出口生丝,猪鬃,瓷器,茶叶。买来的都是工厂设备。他们开矿山,修铁路,经济上搞的红红火火的。对于人民党打土豪分田地之事,北洋内部并不认为这是人民党成功的关键。袁世凯也不认为这是陈克成功的不二法门。

听陈克这么一番介绍,袁世凯心里头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信任。即便袁世凯认为陈克还是怀着造反的心思,但是至少在发展经济这件事情上,袁世凯认为陈克的确是“坦率”的。

“但是收回海关之事,按照文青所说,却是完全没有收回。”袁世凯问道。

“收回海关,这是看收回到了谁的手里。若是收回到了中央手里,地方各省自然是觉得不开心。他们认为海关的权力到了地方各省手里,这才叫做收回海关。”陈克对此完全抱持着实用主义态度。

听着如此尖锐的发言,袁世凯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而徐世昌忍不住笑出声来。徐世昌以前没有和陈克打过交道,这算是第一次真正的谈判。徐世昌觉得有些明白为什么陈克能在三十岁刚出头就有如此“造反成就”,这种天不怕地不怕态度的的确让徐世昌这种人颇为欣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