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九十一章 进步和守旧(七)

章瑜是皖南地委书记,也是安徽三大书记之一。平素里以敢于当面质疑陈克,以及坚定执行党委计划而著称。在人民党的高级干部中,章瑜的作风算是非常罕见的一个。

不过陈克这次回来主持安徽工作,章瑜一直很蔫,除了自己的工作报告和例行发言之外,他始终很沉默。这让陈克不得不亲自找章瑜谈话,看看这位精力充沛的干部到底遇到了什么情况。

“我身体很好,就是心里头有点累。”章瑜回答的时候的确看着很累。

“在哪方面想的太多?”陈克也有过这种经历,心理上的疲惫与困惑关系密切,每次试图理顺一个理论上的问题,陈克总是感觉特别累。

“陈主席,我们革命之后到底要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呢?你总是说这是全新的制度,全新的国家。不过这个新到底怎么一个新法?”真的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章瑜声音很疲惫,但是问题依旧尖锐。

“全新的国家么?也就是工业化的现代民族主义国家。”陈克给章瑜了一个完整的答案。即便是到了21世纪初,中国也不过是一个工业化的现代民族主义国家。当然,中国深厚的历史文化特点中,血统也不是一个特别严重的问题。有“入华为华,入夷为夷”的传统思想垫底,中国距离种族主义差着十万八千里。当然,距离共产主义,中国还差着十万八千里。

“哦?民族主义国家?”章瑜对这个名词有了些兴趣。

“民族主义不是种族主义,民族主义其实是一种文化身份的认同。种族主义是对血统的认同。以前我讲过的满清里头提出过保中国不保大清,这就是种族主义的态度。对中国的认同,则是对文化身份的认同。所以我早就说过民族主义是个伪命题。可是这个伪命题里头隐含的则是一个适用于整个中国的认同感,继而是人民与国家之间的定位。这个可麻烦的很。”说到这里,陈克自己也觉得有些疲惫了。

章瑜虽然还是疲惫,不过眼神中已经有了点锐利的感觉,“陈主席,我一直有个问题。你说话从来是不说完的,你总得给留半截。你看别的革命党,想说啥,想干啥,人家总是一次说完,愿意跟着他们走的人,至少知道他们要干啥。现在在咱们人民党里头不少同志都不知道咱们到底要干到什么地方去。咱们的目标是干到一个程度之后就变了一个样,达成下一个目标之后又变了一个样。我们也想知道最后会是个啥样。”

这不是下一步甚至下下一步目标的询问,章瑜这是在对陈克的整个政治理念提出质疑。这是党内第一次有人这么深刻的问这个问题,听陈主席的话的确是现在人民党里头一个共识,不听陈主席的听谁的去。而陈克在现实中也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如果人民党只按照陈克提出的政治理论行事,那就会把人民党带到各种道路上去。

党的革命进行了很多尝试,有过很多失败。所以党的成功也是必然的,每一次失败都没有打倒党,反倒让党总结经验教训,锻炼了队伍,团结了思想。这是事物的客观发展规律。符合了唯物主义辩证法的基本原理。而陈克带领着人民党走过的道路,对陈克来说是“符合”了事物的客观发展规律,“符合”唯物主义辩证法的基本原理的。因为这些历史他知道,他研究过,他讨论过,他思索过。

而人民党的同志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但是陈克提出的理论和方法,完全不能合理解释已经发生过的事情。如果不深刻质疑陈克是不是“留了一手”,这倒是不正常的。因为陈克真的“留了一手”,还是“大大的留了一手”。如果章瑜仅仅靠陈克提出的理论,就能推导出战略设计的话,那他就是堪比毛爷爷的伟人了。

陈克说瞎话能力很低,自打革命以来,学着说实事求是的说实话,就把陈克难为死了。说瞎话,更重要的是圆瞎话,这完全在陈克的考量之外。所以陈克问道:“很多同志这么想吧?”

“我就是这么想的。”章瑜巧妙的回答了这句话。

“那章瑜同志,你想听到什么程度呢?”陈克问道。

“我想把理论方面的内容全部听完,不仅仅是正面的。我是觉得陈主席你有很多拿不定主意的东西从来没说过,你好像完全不愿意和同志们讨论。我个人认为,你这么做是属于不相信同志。”章瑜的声音里头有些疲惫,但是内容却极为尖锐。

如果章瑜一开始的话还让陈克有了自我反省,后面的话却把陈克的思路从自我批评转向了批评的角度,他停了好一阵子才答道,“那我们怎么保证这种讨论不会导致同志们注意力的分散呢?对于人类的认识习惯来说,大家都本能的希望直奔结果而去。而一丝不苟的走完这个过程的每一个环节,则是咱们人民党能够不断获胜的最大原因。我是不想人为的在革命过程中增加不必要的麻烦。如果有人拿着鸡毛当令箭,搞起左倾冒险主义怎么办?”

章瑜没有争辩,他脸上的疲惫仿佛更多了些。过了好一阵,章瑜才点点头,“你说的也是,可能是我太累了。最近的工作堆积如山,可是能够达到劳动者标准的同志实在是太少。大多数人都是直奔结果去的,真的是想做事的人太少了。只要一牵扯到合作,每个人本能的想的就是自己的利益。要是真的是为了他自己的利益,那就先把事情给干了啊。这帮人做起事情来恨不得动动嘴立刻事情就完成,咱们完善了监察制度之后,那些偷工减料的事情被曝光的那就太多了。”

见章瑜满脸黑线的模样,陈克忍不住问道:“党校和干校不是加大培训力度了么?”

“我说的是群众。”章瑜直接给顶了回来,“说白了,我现在质疑一件事。宪法里头说,一切权力归人民。唯物历史观认为,生产力发展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唯一途径。而政治课上讲,国家是阶级统治的工具。咱们人民党党章里头讲,人民党是光大劳动群众的先锋队。我现在对这个问题一直是分辨不清楚。陈主席,你能把这个问题说一下么?”

陈克仔细的瞅着章瑜,章瑜的烦恼未免太高级了。在革命前,陈克一直不理解所谓“贵族工人”这个概念,革命之后他算是实实在在的理解了。章瑜所说的就是现在基层面对的一个大问题。“革命到底是为了拯救谁!”

章瑜是党内第一个提出这个疑问的高级干部,虽然没有用理论化的高度来解释,但是已经直接触及了核心问题。这个问题即便在21世纪,也是一个众说纷纭的问题。

陈克和很多读MBA的兄弟们交谈的时候,有一部分兄弟坚定认为,很多参与劳动的人根本不能称为劳动者。

“如果一个人干活的目的纯粹是为了挣钱,参与劳动只是被迫的。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和这种人合作的!”可能是合作过的人太多,这帮兄弟们对此深有体会。

通过这么久的革命,陈克自己对劳动者的定义是,一个愿意去成为劳动者,对劳动有自觉认识的人。很早之前,陈克甚至认为这种人是天生的,他们就是能够理解到劳动的意义所在。首先是被人需要,而且满足了别人的需求。

很多早期的社会主义论述中,把这些人称为“贵族工人”。他们占据了各个工厂里头的要职,工资很高,资本家对他们予取予求。这些职业者首先就是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了专家,进而占据了社会中经济收入很高的地位。很多人对这帮人的评价是,“按一个按钮可能只值一块钱,但是什么时候按这个按钮,就值九千九百九十九块钱。”

而且这批人很懂得合作,他们很懂得趋利避害,绝对不会成为各种运动的牺牲品。他们要的是这个劳动机会,劳动使他们安身立命的基础。在他们的认识中,自己的价值是通过自己的劳动结果来体现的,与其他的无关。别说章瑜喜欢这种人,陈克也很喜欢与这种人合作。如果中国群众普遍能够达成这种素质,社会主义制度绝对能实现。只怕共产主义都有可能达成也说不定。

这种人,就是陈克的父母一直希望陈克能够达成的水平。懂得社会,有一技之长,在技能范围内被人所认同,最重要的是,这些人知道该怎么趋利避害,不会被自己的私欲蒙蔽了眼睛。

一个劳动者,只要社会提供了劳动机会,他们就能抓住。哪怕是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这些人也能安之若素。无论你怎么打草惊蛇,这些人都能在洞里蛰伏不出。但是该他们动弹的时候,他们总是能在必须出现的时候出现。

这说白了就是现代民族国家“统治阶级成员的素质”,这些人首先当了自己的主人,这些人坚定不移的通过劳动实现自己的价值。而且通过社会的需求,一步步的登上了相应的地位。

当社会主义制度建立之后,在劳动成为判定一个人价值标准的时候,这些人应该得到相应的地位。但是陈克发现,这些人要得到报酬和地位,往往不是为了自己。他们也有家人要养活,也有房子要买,更重要的是,他们为了更好的劳动,需要这些报酬和地位来实现更好的劳动。

既然国家是阶级统制的工具,那么这个统治阶级就要通过国家这个工具来实现对自己有利的统制模式。剥削和成为剥削帝国注定无法促进生产力的真正发展,也只会导致国家的衰落。那么社会主义制度下,怎么让民众能够理解到这些,能够认识到这些,就是革命的工作。也是陈克认为人民党的未来方向。

这也是陈克现阶段能够理解到的革命,这也是从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到21世纪初百年的历程,让陈克得到的反思。革命的对象不仅仅是制度,更要深入人类思想的自我改造。

“章瑜同志,既然你已经问及此事,能不能听我给你讲一讲呢?”陈克问道。

章瑜点点头,却没有说话。他看上去真的很疲惫,即便是听了陈克完整的讲述了关于社会制度与劳动者精神培养的构想之后,章瑜也没有兴奋起来。他带着一种看上去更加疲惫的神色问道:“陈主席,那这个问题到底在哪里呢?社会进步的不够?还是宣传的不够?”

“两者都有吧。不过我的感觉是,如果一个人追求的不是经历劳动过程,而是追求享受劳动成果。这玩意宣传了也没用。而且我认识到的那些算是真正劳动者的人,没有一个认为劳动过程很享受的,他们都认为很辛苦。每天都要花费千辛万苦去改造自己,消灭不实事求是的态度。非常非常的辛苦。但是这些人都坚定的认为,只有这么干,必须这么干。他们根本不考虑这么干之外的其他选择。”

“嗯!”章瑜露出了一种嘲讽的笑容,“没错。一点没错。所以我现在就在考虑这么一个问题,如果我们把真相向人民说清楚了,到底有多少人会跟着咱们走?!”

陈克反驳道:“但是这种社会制度的确比建立在剥削体系之上的制度强。这点你应该承认吧。而且最重要的是,真正的劳动者付出的劳动与收益,也的确要比那些不懂劳动的人多。我们人民党的成功,不就证明了劳动者们团结起来,为了自己的谋福利创明天,这是战无不胜的。”

“但是人民真的会信这个么?”章瑜问道。

听了这话,陈克突然想起一件事,毛爷爷说过,“中宣部就是阎王殿”。仔细回想起来,中宣部是从来没有搞过这种宣传的。想起这个,陈克突然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章瑜愕然的看着大笑的陈克,他本以为陈克会紧皱眉头的。

“果然是宣传的不够。”陈克笑道。一直以来让陈克觉得很郁闷的一件事突然有了结果。人民党现在力量太弱,不用说别的。光土改这件事,陈克就不得不命令各地做,但是不要说。因为反剥削的制度与剥削制度之间是水火不容的,两者之间的战争是你死我活的。

如果让以反剥削为纲领人民党这么不断壮大起来,那就意味着其他地区剥削阶级的灭亡。他们绝对不肯坐视不理。不仅仅是中国的剥削阶级,连外国的剥削积极也不会对人民党不闻不问。

宣传反剥削不是问题,但是以反剥削为根本制度,建立起一个新政权,那些剥削制度国家里头活不下去的人民也这么有样学样的干起来,那些国家的统治阶级怎么办?人家也不能坐以待毙啊。

作为历史下游的学习者,陈克对当年的革命有自己的看法。革命摧毁了旧制度,建起了更好的新制度。但是这些制度稍微背离了“国家是阶级统治的工具”这个组织要点。到底谁是统治阶级,怎么能够自觉的健全统治阶级的自身,怎么不断把其他被统治阶级改造成统治阶级,也就是以前说过的“成为革命接班人”。

想到这里,陈克突然恍然大悟。自己为什么在一事无成之后,最后成了马克思与毛爷爷的信徒。那是因为他接受过的教育,让陈克不得不从这些前辈讲述的真理中寻求改造自己的方法,寻求让自己成为统治阶级一员的方法。在不断的学习和实践中,陈克才认识到,一个人如果连自己都统治不了,他怎么可能有效的进行社会合作呢?一个人如果连自己都理解不了,他又怎么能够找到有效的与别人沟通的方法呢?

“章瑜同志,你觉得宣传部里头有谁能够理解到这些问题的?”陈克问道。

章瑜沉默了一阵,这才说道:“你觉得我怎么样?”

陈克一愣,“你愿意承担宣传部的工作?”

“我现在是快顶不住了,去宣传部的话,我只用动动嘴皮子就行。我觉得我能承担这个工作。”

“哈哈!你这还真会偷懒啊!”陈克被章瑜的大实话给逗乐了,“问题是宣传部的工作一点都不轻松,你要时时刻刻注意到各地的舆论情况,我们的每个大的举措,宣传部都得跟上。这得主导舆论阵地。所以各省的宣传部长都是省委常委。”

章瑜对“偷懒”这个评价毫不在意,他问道:“宣传部领导的是咱们自己的同志,这没错吧?”

“没错。”

“宣传部不负责教育工作,教育工作是教育部的事情,这没错吧?”

“没错。”

“宣传部就是负责向群众说实话,把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以及这些问题的矛盾,用群众能够理解的话向群众说清楚。这没错吧?”

“没错。”

得到了一系列的明确回复之后,章瑜回答的也很干脆,“那我就能干。”

既然章瑜如此希望去宣传部,陈克也认同了章瑜的态度,他说道:“既然这样,你就等人事部通知吧。不过呢,你现在先给我准备一个宣传内容,就是在根据地开始推行全面的兵役制度。”

听了这话,章瑜的眼睛睁大了,“全面兵役制度?”

“对,我们现在必须通过大规模的征集工程兵来开展各省的基础建设,而且服役也是人民与社会之间的一种互动。服役的社会意义,根据地《兵役法》对军属提供相应的政策扶植,都需要有效的宣传。这个工作可一点都不轻松。”陈克在话的最后给了章瑜一个小小的嘲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