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九十章 进步和守旧(六)

新中国的工业化历程艰苦卓绝,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一打就是十几年。光头跑去台湾的时候把能带走的黄金白银都给带走了。1949年的钢铁产量还没有1910年汉阳钢铁厂多。一切建设都得从头开始。所有的财富积累都得从农业开始。

现在陈克的局面却好得多,他好歹能够加入世界贸易体系,根据地现在也有不大不小的工业中心。不过这不等于陈克就可以忽视农业的地位。21世纪中国税收的一大变化就是废除了延续几千年的农业税,甚至有了农业补贴。陈克希望自己有生之年也能废除农业税。为了早日达到那个目标,现在就必须加强农村建设。

“我很赞成肖墙同志的工作思路。确定了这个思路,就坚持干下去。下一个议题。”陈克的评价很简单。到了现在,陈克已经不敢过度关注一个问题,至少表面上绝对不能过度关注。

肖墙说道:“最近的工作里头,我们遇到宗族的问题。在前几年,农村的宗族问题因为水灾和土改,一直不明显,现在矛盾开始表面化了。不少宗族长老试图向宗族成员发号施令,我们很多干部都有过这种经验。现在的问题是一些生产能力较弱的家庭暂时无法摆脱对宗族的依赖,这个很麻烦。我认为需要动手治理一下。”

陈克看得出,不少干部脸听到这话上都有很无奈的神色。看来肖墙所说的“很多干部”,大概就是指这些安徽省委的干部。

“他们给我们填了多大麻烦?”陈克有些好奇。陈克与宗族接触不多,21世纪貌似重新兴起了点宗族热,不过这纯粹是文化上的寻根猎奇行为。曾经能够决断宗族成员生死的这股子强大势力,早在大运动时期就被彻底消灭了。虽然过程中也烧了些族谱,拆了些祠堂,揪斗了点子人,但是与这种把宗族家法彻底埋葬在历史垃圾堆里头的社会进步相比,这些代价微乎其微。

“宗族现在也给咱们添不了什么麻烦。让他们跳,反正他们也没钱。”现在担任安徽省委办公厅主任的任启莹答道。

听到对宗族势力这番深刻的嘲讽,不少同志都露出了笑容。

任启莹继续说道:“陈主席,我调查过,宗族在近几年的行动里头,已经没有赈济的功能。他们顶多是添乱,倚老卖老的向各个宗族成员要钱。只要党内能够确定对宗族的态度,在群众里头他们根本没有市场。特别是群众里头的年轻人,很讨厌宗族长老。年轻人愿意和咱们人民党一起走。”

“问题是他们跟苍蝇一样,千方百计的来烦你。我们下乡之后那叫个麻烦。”肖墙看来被骚扰过多次。

“肖厅长,他们不是苍蝇,这帮人就是秋后的蚂蚱。”任启莹劝道。

“苍蝇和蚂蚱无所谓,关键是他们现在还在蹦。那帮人现在不又在吆喝,女孩子上什么学!任主任,你管教育的,这件事你总知道吧?”肖墙看来对宗族长老们很是不满,已经开始把任启莹遇到的问题也给拿出来举例了。

陈克见任启莹微微叹了口气,接着转过头看向自己。陈克对教育工作一直很重视,他微笑着问道:“这个不让女孩子上学是怎么回事?”

任启莹现在兼任省教委的代理主任,她正色说道:“宗族长老们跳出来反对女孩子上学。”

“嗯?”陈克颇为意外。宗族长老居然拿女孩子上学当攻击目标,虽然农村的确有这种事情,不过陈克想弄的更明白些。

任启莹解释道:“幼儿园与小学教育,群众都很欢迎。大家觉得这孩子有人带,还能省顿饭。是好事。不过这初中教育,不愿意让女孩子继续上学的大有人在。”

“可是不少小学毕业娃娃才九岁啊。”陈克对此很不理解。

不仅仅是任启莹,安徽省委的一些同志对陈克这么白脖的回答抱以苦笑了。

“陈主席,在农村,九岁十岁的女孩子就要负责家里做饭。一些比较麻烦的饭菜做不好,不过生火,烧个汤什么的她们已经能做。”任启莹答道,看着陈克有些不快的神色,她继续解释了一句,“陈主席,在农村都这样。”

陈克的确相当不快,那些超级活泼的九岁孩子在21世纪正好是人嫌狗不待见的年龄,不过这不等于陈克就认为应该剥夺他们上学的权力。强忍住立刻提出强制义务教育的观点的冲动,陈克问道:“宗族在这里头扮演什么角色。”

任启莹答道:“定娃娃亲是一部分。至少现在是宗族里头的那些族长公开说出了不少人不敢说的话,他们认为女孩子读太多书嫁不出去。”

尽管陈克紧咬着牙没有发表意见,不过他的表情已经比什么发言都更能表达出陈克的态度。

任启莹到没有这么激动,“陈主席,在这件事上,如果我们政府强行介入的话,肯定会引发很大的问题。不少群众认为,生了女儿要嫁给别人不说,还要跟着官府走了,他们不能接受。”

人民真的很精明!陈克心里头叹道。人民党素来重视女性干部的培养,而且重视女性接受教育。对于人民党领导的政府来说,这是必然的行动。在政府看来,人民是国家的一部分。人民党辛辛苦苦培养的受过足够教育的女性公民,国家自然要让她们成为社会里头的一部分。但是在人民看来,自己的儿女是属于自己的。人民党让这些孩子上了学,接着就要把人给带走了。

不用说太多,眼前坐着的任启莹,还有根据地里头的一众女性干部,现在完全是人民党领导下的同志。根本与宗族处于敌对状态。而人民党为了得到女教师掳掠回来的女学生,现在倒是走上了劳动岗位。不过在国家的保护和支持下,这些女生完全有能力拒绝家庭和宗族的支配。

以社会进步角度而言,这是绝对的进步。以传统的宗族和家庭角度,这就是人民党在赤裸裸的抢别人家的女儿。在21世纪,大家已经能够接受孩子是社会的成员这个理念。不过在1911年,孩子属于家长才是公认的正统思想。宗族长老想处死宗族成员,总得有个冠冕堂皇的借口。父母弄死了孩子,也就弄死了。

“同志们怎么看这些问题?”陈克问道。

大家互相看了看,宇文拔都说道:“毕竟是人家的爹娘,我们不好插手这些事情。”

强制义务教育说起来容易,在中国做起来就千难万难,这牵扯国家强势介入别人家庭的问题。在中国,普遍达成哪怕强制也要让孩子读书观念的时候,中国入学率已经超过97%了。而且即便有共识,也没有能够达成强制执行的程度。这种事情上,陈克一点都没有经验。

“那咱们安徽的同志有没有发动舆论与这些对抗?”陈克问。

“宣传义务教育肯定是要宣传的,不过效果不明显。家长们愿意让男孩子读书,却不支持女孩子读书。在方面我们人民党很不利。”省委书记宇文拔都也很婉转的提出了面临的困难。

没等陈克继续问话,任启莹接着说道:“党委经过讨论,反对用财政补贴的方式促进女孩子读书。一来是财政压力太大,二来这么做反而让群众更不放心。”

“男生女生入学率到底有多少?”陈克对这个问题很关心。

“男生只要考试通过了,基本上能达到100%。女生只有不到30%才参加了初中入学考试。最终能上初中的有9%。”任启莹非常流利的引用着数据。

紧紧抿着嘴唇,陈克想了片刻就决定暂时不推动此事。改朝换代或许已经很困难了,不过没有更加强力的革命,想让“妇女能顶半边天”的理论变成社会正确性,那需要强大的政治行动。而现在人民党的确承受不了这种行动带来的负面影响。

“男女生入学的事情,我们先宣传,暂时不要轻举妄动。宗族跳出来说三道四,大家有什么看法呢?”陈克问道。

任启莹答道:“我还是那个看法,他们蹦达不了太久。没有钱,群众不会跟着这些人走。”

肖墙明显不支持任启莹的观点,“陈主席,如果他们只是闹一闹,或者试图来说服咱们的干部支持宗族,这都没什么。现在这帮人最近变了个手段,煽动群众之间的矛盾。特别是煽动水源的问题。”

如果对于女娃娃上学问题,陈克还能被迫面对事实暂时妥协,但是一听到水源的事情,他的脸色就变的平静起来。这是陈克开始认真时的标准表现。陈克也试图让自己能够喜怒不形于色,不过到现在也没有能够办到。

“陈主席,安徽一些地区条件比较好,只用把灌溉水渠挖好就行了。不过很多地区需要兴建水库才能有效调节水源。这些地区争夺水源的矛盾比较尖锐。就我们农业部门调查的结果,一些宗族长老开始通过煽动地方矛盾来重新获取主导权。虽然当地政府也在尽力解决这些事情,但是基础水利建设这是个根子问题。解决不了这些,矛盾每年都要爆发。”肖墙介绍道。

“但是现在在安排工作的时候,我们总得先在容易提高产量的地区进行投入。那些产量不容易提高的地区,我们没办法立刻开工。陈主席,我不是在抱怨,可是现在从安徽抽走的人力太多。原本还有部队的测绘部门帮着我们来搞这些事情,现在部队去了其他省,技术部门大量的向工业倾斜,现在技术人员完全不够。我也是部队出身的,如果测量都搞不好,技术设计上肯定会有问题。所以现在很多事情我们只能硬抗。”

肖墙提出的质疑代表了安徽省委干部们的心声。安徽曾经人才济济。1850万人口的安徽省,曾经聚集过上万的技术兵与技术人员。更不用说那大批的优秀干部。根据地的扩大,让这些能够挑起来大梁的人员分散到了各地。再也没有成规模的技术团队如此密集的集中在安徽省。

不过陈克亲自经历过那个时代,他也知道肖墙未免有些夸张。至少工作容易进行的地区,安徽可是真正的搞过了比较像样的测绘工作。肖墙所指的那些工作遇到难题的地区,想提高农业产量,需要的投入要大的多。

不管肖墙到底对宗族闹事有什么看法,至少肖墙提出了一个绝对能够代表现在安徽党委的一个观点,“是不是抽走了太多的人去支援外省建设!”

果然,任启莹虽然与肖墙在某些问题上有分歧,但是他们在这点上是一致的。任启莹接着说道:“陈主席,关于派遣老师到其他省教书这件事,现在安徽的老师们绝大多数都不肯去外省。各地校长们的看法是,现在无论是正规学校教育,还是农村的夜校,补习班教育。现有的老师自己都不够用。而且老师们也不是党员干部,他们也不太能承担过于辛苦的工作。你要是对这些人有过高的幻想,那肯定不切实际。”

在安徽,最密集的时候30个人里头就有一个是人民党体系内的人。然而现在整个根据地人民党的党员干部加上军队总数不到40万。也就是说,在6100万人口的根据地里头,150个人当中,才有一个是人民党体系内的人。力量被稀释到这种程度,工作想和以前那样顺畅,的确是不现实的。统计数据就这么冷冰冰的把问题摆在了陈克面前。

无论有怎么样政治理想,无论有怎么样的先进制度。如果没有足够数量招之则来,来之能战的组织人员,一切东西都是空想。想改造社会靠的绝对不是空口白牙,靠的是压倒性的力量。体现这力量的,则是人。

这幸好是和袁世凯达成协议了。陈克突然想,如果没有这个看似危若累卵,但是勉强维持着一个和平局面的现状,天知道现在的工作能更难办到什么程度。不过陈克很快就发现,这是自己在给自己找借口分散注意力。现在面对的问题是如何有效的强化组织队伍。怎么能够有效利用现有的条件完成任务。

安徽省委的每个同志都在注视着陈克,陈克知道他们其实都等着听到他们所期待的那句话。但是陈克却试图想出更好的办法来。一个能够立刻解决当前问题的办法。所谓好钢用在刀刃上,集中力量办大事。这些都是历史上新中国强力推动社会进步的不二法门。

不过在解放战争末期,党手里有几百万能征惯战的军队,有几百万经过考验的党员。南下打过长江去的时候,甚至还能从根据地征发了几十万南下干部。能维持当下局面,人民党已经真的到了极限。统计数字是不会骗人的。

“好吧,暂时不再从安徽调动人员了。”陈克说道。

安徽省委所有干部都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安徽现在是真的顶不住了,如果还这么无止境的流失人才,他们除非向陈克说瞎话,否则现有的工作都几乎坚持不下来。

讨论的议题很快就发生了变化,从农业建设变成了人力需求。其实不少不希望孩子继续上学的家庭,特别是不希望女孩子上学的家庭所担心的东西是有道理的。人民党就是想通过上学这个途径从群众中选拔愿意离开家庭跟着人民党到所需要地方去的技术人员。特别是专门吃技术这碗饭的职业技术人员。这与农村扫盲和技术培训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

就如同陈克上大学的时候,土木工程系的兄弟们在暑假时间到高速公路建设部门打工,在工地上一个月也能挣三四千。可是每天都在荒郊野外扛着测绘仪器,顶着毒日头一整天一整天的四处奔波。那些普通建筑工人是没有这些人挣得多,可是双方从事的工作的确不同。工业国需要的就是海量的工程技术人员。没有这些足够的人力基础,说啥都是白搭。

但是现在人民群众根本就没有对这些东西的认识,其实不用说人民。若是陈克没有上过大学,没有足够的科技文化基础,没有这么多各个专业的朋友在一起谈天说地,他对其他行业也不可能有这样的认识。这些东西根如果没有亲自经历过,是根本不可能理解的。

更何况,现在这些学生的父母还把孩子视为自己的私产,如果说的难听点,他们颇有把孩子待价而沽的打算。虽然群众已经身处新的制度里头,但是他们的思维模式,还是旧时代的。

现阶段愿意跟着人民党打天下的群众,基本上都已经加入了人民党的组织。其他群众的意向都是建设自己小家庭的幸福与富裕。怎么才能最大程度动员起愿意“出来工作”的劳动者,就成了接下来讨论的焦点。

“现在工厂待遇比较低,工人对夜校的兴趣有限。归根结底,还是个钱的问题。”安徽省委书记宇文拔都说道。

听到这里,陈克心里头反倒感觉挺安慰的,至少人民党里头还是在说实话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