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七十五章 诸省之变(七)

“大人,卑职不想去北京。”朴寿对松寿说道。

这是1909年8月底的事情。袁世凯已经向各省发出了召集议员共商国是的号召。福建各地士绅们蠢蠢欲动。松寿不得不带团前往北京。问及福建将军朴寿的时候,朴寿坚定的拒绝了这个建议。

“你还是准备留在福建继续操练军队么?”松寿问道。

“正是,反正早晚都是要打,我就留在福建。”朴寿说的很是淡然。从1909年初,袁世凯夺取了中央政权之后,朴寿不知道和松寿吵了多少次,要松寿起兵反对袁世凯。虽然贵为闽浙总督,松寿却知道自己根本就打不过在浙江的新军第三镇。朴寿倒也是个行动派,他知道说不动松寿,转而要求松寿弄到武器弹药。给福建十三岁以上的男性旗人发一杆洋枪,三百发子弹。每日里操练军队。松寿知道朴寿是准备决一死战,也不好去拦他。

满清到了如此地步,眼见着就要亡国,身为旗人,若是眼睁睁的看着局面走到这个结局,实在是说不过去。而且革命党们现在士气大振,到处嚷嚷着要杀光满人,满人自己也是人心惶惶。虽然松寿不认为袁世凯会这么做,不过哪怕是为了多一个筹码,松寿也希望能在手中握到一支强军。

从北洋夺权成功之后的半年里头,朴寿每日里除了练兵,就是大骂袁世凯狼子野心。直到近两个月,他倒也慢慢消停了。这并不是朴寿学会了面对现实。据松寿所知,朴寿开始提拔满人里头的激进份子,组建了一个“杀汉团”,策划着对福建进行一次大清洗。或者说大屠杀。

朴寿这个“杀汉团”开始打探革命党的所在,准备一旦部队练成,就开始镇压乱党。据说杀汉团的初步计划是“杀三十万汉人,保福建平安。”

想到这里,松寿说道:“朴寿将军,不要轻举妄动。”

松寿没有真正打过仗,所以他觉得这么一个疯狂的计划,或许有可能成功。不是指彻底消灭革命党,而是指屠杀三十万汉人。革命党为了否定满清的合法性,四处宣传“扬州十日”,这对于满清的形象是一个打击,不过反过来倒也让满人们逐渐产生了一个想法,“既然当年靠屠杀可以夺取江山,现在靠屠杀只怕也能守住江山。”

唯一的问题在于,现在新军第十镇尚在,这支军事力量离心离德的实在是厉害。革命党渗透其中,大肆宣传革命。松寿知道袁世凯练兵的法门,一面是保证北洋新军的高收入,同时严把军纪,凡是不服从领命的就公开杀。一手刀,一手钱。把北洋新军治理的服服帖帖。

福建根本没有袁世凯的财力,没有足够银子喂着,却实施严酷的军令,那就是找死啊。所以松寿只能把希望建立在依靠血统维系的满人新军上。

朴寿回答的很干脆,“满人不过万,过万不可敌!大人请放心,只要军饷能筹措够,这支新军定然锐不可当。”

见朴寿如此标表态,松寿也只有信了。

“大人,饭菜做好了。”亲兵推开门说道。

“端进来。”松寿命道。

“是不是要请别人。”亲兵继续问道。

松寿倒是想最后全家一起吃个饭,想说话间,却见到那一小瓶毒酒。他心里一颤。再见面说什么呢?他的家眷与其他旗人家眷和不少旗人家眷都在闽浙总督府里头,女人和老幼人手一剂毒药。自己死是一回事,一死百了,再也不用担惊受怕。反倒是个解脱。

可是看着亲人一起死,松寿根本没有这个勇气。

“给我留一碟菜就行了,命厨房继续做饭,给大家送去。”松寿最后下了决心。

“是。”亲兵留了一份肘子给松寿,抹着眼泪去了。

枪声此时倒是稀了些,松寿心中突然生出一种希望,叛匪们现在最好打不下去了。正想间,突然听到剧烈的炮弹爆炸声。落地已经距离总督衙门很近,房梁上的灰尘被震得扑簌簌落下了不少。

这炮打得很准,松寿颤抖着手夹起一块落了点灰的肘子。本想吃一口,却怎么都吃不下。却不知道这炮手是新军的,还是赶来助阵的光复会的。

如果没有光复会的话!如果没有光复会的话!

松寿心里头万念俱灰,连愤怒的感觉都没了。

真正的战斗是十天前开始的,不过从松寿在1909年1月回到福建的时候,战斗就已经开始了。福建组建议会的道路极为艰辛。特别是在议员选拔上,斗争可以说是火光四射。

这一任福建议员主要是官员,为了防止新军闹事,松寿专门把新军第十镇统制孙道仁给带上了。这个举动真的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孙道仁参加了这次国会之后,彻底看透了满清覆灭的必然性。原本此人还是首鼠两端,态度游移不定。自打从北京回来,孙道仁知道大清必然要完蛋,行事完全没了顾及。

拉拢士绅,勾结革命党,孙道仁再也没了顾及。他参加了这次全国议会,士绅们自然是愿意相信孙道仁的话。听孙道仁大讲福建要建立议会,以后会实施联省自治,福建人管福建人的事情。士绅们立刻觉得有了机会,再也不把满人放到眼里。因为孙道仁说的明白。“这是按人口选议员。十万人里头选一名国会议员。满人在福建总共不到十万,能选出一名议员就顶天了。”

有了新军统制的话,地方士绅们自然有信心。而满人内部对于议会完全反对。朴寿在满人的会上眼睛瞪的溜圆,“大人,咱们大清朝素来是满贵汉贱。朝廷容得下汉人,那也是满官汉官各一半。这搞的选举,按人选,这不是扯淡么?”

松寿对朴寿居然还能保持理智相当意外,能提出“满官汉官各一半”的祖制,说明朴寿并没有想完全控制局面。难道曾经发誓要保住大清江山的朴寿也心生怯意不成?

“在这福建,必须是大人说了算。满人议员必须占一半。”朴寿补充了自己的态度。

如果能这么做那自然是最好,但是福建地方上到底会怎么想?松寿却并没有把握。人民党的代表尚远态度坚定的很,满清必须灭亡。如果议会不通过宣布满清覆灭的决议,人民党就绝对不会和其他省份善罢甘休。江西省其实根本没有多保皇。人民党进攻江西,直接与福建接壤,这就是为下一步打仗做准备的。

闽浙总督松寿正迟疑中,就听朴寿说道:“大人,既然那孙道仁已经起了异心,我们不妨就让他去守江西与福建的省界,让人民党收拾新军吧。”

“不可。”松寿连忙说道,“袁世凯前车之鉴尚在。”

慈禧太后派袁世凯与人民党作战,给了袁世凯自由行动的机会。结果人民党与袁世凯唱了双簧,于是人民党南下,袁世凯北上。天下局面顷刻大变,若是让新军第十镇也自由行动起来,那岂不是自寻死路么?

“大人若是信不过新军,那就让我去收拾了孙道仁。”朴寿开始请命。

这次松寿没有直接回答,他盘算起来。孙道仁既然敢这么干,只怕已经有了打算,双方真的动手,新军毕竟组建时间更久,训练更好。而且马尾还有南洋海军的人,南洋海军与袁世凯关系不错。到这时候根本不用指望南洋海军会站到自己这边。

反倒是浙江有段祺瑞北洋第三镇,双方战斗若是快刀斩乱麻倒好,若是僵持起来,保不准袁世凯就会插手福建。那时候才是前门拒狼后门来虎。袁世凯一定会趁机夺了福建。

左思右想,闽浙总督松寿怎么也想不出一个法子能够保证满人在福建占据优势,又能让松寿组建起一个福建小朝廷。

“暂且等等吧。”松寿无奈的说道。

这一等就是半年,到了七月,朴寿组建的杀汉团已经把全部满人都给组织起来。其间朴寿四处散播消息,国会议员必须有满人一半。福建士绅倒也暂时没有说更多,只是询问什么时候开选议员。这议员选举到底采用一个什么法子。

就松寿所知,福建将军朴寿只是告诉士绅们,“松寿大人让怎么选,就怎么选。你们先报个名上来。”

士绅们倒也有不少参与报名。这一切运行的还算平安。但是一进了8月,突然传出一个谣言来。福建将军朴寿准备把报名议员一网打尽。事情说的有模有样的,杀汉团本是个满人内部自己壮胆的组织,不管朴寿怎么说,松寿真的不认为朴寿真的想搞什么屠杀。

可这些消息却传的活灵活现,包括朴寿会先杀没辫子的汉人,再杀有辫子的汉人。要把福建杀得只剩满人为止。

朴寿的确杀过没辫子的汉人,那是人民党第二次反围剿战役里头,各省都大惊小怪,没辫子的都会被当作革命党。朴寿那时候的确抓了不少人,也的确杀了几个人。可那都是两年前的事情,现在朴寿倒也在搜索革命党,却只是抓人,暂时没有杀人。

身为闽浙总督,松寿其实也得不到什么准确的消息。实际上他到现在都没有弄明白事情怎么就激化到了这般程度。福建将军朴寿原本还试图解释一下,但是解释只造成了反效果。现在这个局面下,抓革命党就会被认为是满人最后的反扑。朴寿的解释里头承认再抓革命党,其他的地方,谁也不听了。

从8月15日,各种风声越来越大,新军第十镇统制孙道仁用公函的形势提出把新编的满军暂时归新军第十镇统辖,以避免矛盾扩大。

松寿已经知道事情不妙。孙道仁这半年来越来越少见松寿,从三个月前,松寿不管怎么请孙道仁商议公事,孙道仁都以身体不好拒绝参加。现在突然发了这么一个建议,其心根本不用在想。

朴寿立刻以满军封锁福州城,而杀汉团四处,开始抓捕杀戮所有能遇到的没辫子的家伙。并且开始抓捕各地士绅。这已经是最后的手段,松寿知道这么做已经晚了。孙道仁已经准备了好久,在那个谣言开始流传的时候,其实孙道仁已经开始的自己的动作。

松寿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愚蠢,在谣言四起的时候,居然没有看穿问题,而是把朴寿叫来问话。朴寿那时候额头蹦起青筋,极力解释自己是被冤枉的。松寿因为知道朴寿组建杀汉团的事情,对朴寿的话还是将信将疑。直到看了孙道仁的公函,松寿才知道自己已经落入了别人的算计当中。

福建将军朴寿现在领着人无论做什么,都只能证实“这个谣言的真实性”。不管松寿怎么解释,他这么做只是要剿灭革命党,恢复秩序,都不会有人信了。

可是不剿灭革命党,不抓住士绅当人质,怎么可能把局面恢复到一年前的那个样子呢?当今之计,只有先稳住福州城才行。朴寿必须最快速度解决掉福州的一切反对势力。

进一步的恐惧谣言开始诞生了,满人都盛传,汉人要杀尽福建满人。而福州城内汉人中谣传,满人要杀尽福州汉人。在互相的猜疑和畏惧中,暴力的使用逐渐超出了界限,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朴寿的部下从抓捕革命党变成了抓捕可疑份子。从抓回去问话变成了就地枪决。

这样蛮横却尚且算是有秩序的做法也没有维持太久,等到以各种借口威逼抢掠商铺开始,满人新军的控制力也就彻底失衡了。这些消息只是大面上的,松寿却能完全想象出来。福州城里头,满人虽然不算富有,却是有稳定收入的一群。但是袁世凯解散了宗人府,再也不给旗人发钱之后,福州旗人日子就变得极为艰难。朴寿能聚集 起上万人马,就是因为松寿给这支部队提供了粮饷。十三岁以上的旗人都有了新营生。

这苦巴苦熬的训练日子一过,终于到了能接触到钱财的时候。加上旗人中流传的汉人要杀光旗人的传言。加上朴寿组建的“杀汉团”的煽动,这些旗人哪里还能保证什么军纪。抢掠行动一旦开始就控制不住。福州是福建的省城,商铺云集。除了钱,还有粮食。每个旗人新军都觉得往自己家里拿一点不算什么。可是这是上万的军队,可不是仅仅一人。

汉人被抢掠,自然要抵抗。抵抗就有冲突,冲突就造成了伤亡。伤亡就变成了互相杀戮。

在十天前,新军第十镇统制孙道仁要求松寿交出福建省的一切权力的时候,福州城已经变成了一个修罗场。也就在此时,朴寿送来了一份情报,除了新军第十镇参与了这次“叛乱”之外,光复会也派遣了一支部队前来助战。

对这个消息,松寿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反正已经这样了,到处是尸体的福州城根本没有可相信或者不可相信的事情。闽浙总督松寿唯一能确定的是,不管最先的想法是什么,在外界看来,福州的旗人率先展开了杀戮。新军第十镇的进攻并不是作乱,而是恢复秩序。

现在唯一能够采取的方法,就是彻底打垮新军第十镇,以军事力量来镇压福建的反对。除此之外,松寿别无他法。

战斗一开始,朴寿的旗人新军并不落下风。松寿这一年来尽了最大努力削弱新军第十镇。不仅没有任何武器供给,还尽可能剥夺新军第十镇的武器弹药。

旗人的新军倒是得到了最大限度的补给和武装。新军连续几天数次攻城,都没有什么效果。直到一支部队投入战斗,才开始改变了局面。他们没有军装,只是统一的粗布衣服,但是战斗技巧和战斗意志绝不是旗人军队可比的。

松寿自然不可能到前线去,传回来的情报刚开始还满是乐观,但是接下来越来越危急起来。旗人洗劫了福州城,城内百姓尽可能的逃了出去。守城压力全部落在旗人身上,连续几天的战斗下来,旗人原先的那股气锐气也被消磨殆尽。突然有这样一直精锐加入战斗,旗人损伤很大。

而且这支部队居然并不死拼死打,他们居然打的极有章法。正面进攻的时候,肯定有侧翼与背面的偷袭,好几次进攻险些得手。旗人部队完全是靠着子弹充足,强行用火力压制,才算是保证了城池不丢。就这么扛了几天,旗人弹药将尽,这支军队却依旧抱持着旺盛的战斗意志和体力。

经过一夜骚扰,就在黎明之时,这支军队突然不计伤亡的发动猛攻。旗人又困又乏,加上弹药不足,竟然被攻下了城墙,打开了城门。新军随即杀了进来。各处失守的情报纷纷传来。旗人知道自己干了什么,他们很清楚对面喊着“杀尽鞑子,给福州父老报仇!”的口号到底是在指什么。那不是两百多年前的血债,而是十几天前满人造下的罪孽。

原本躲在家里头残存的福州百姓在旗人逼迫的时候不出力,此时却冒了出来,给新军帮忙。他们抬物资,运伤员。旗人好歹靠着街垒与地形暂时抵挡住了新军的进攻。但是百姓帮着新军把大炮拖进福州城之后,局面就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街垒被大炮轰开,光复会的人带着新军与旗人肉搏。旗人放枪可能还行,肉搏再也没有两百多年前的光景。

此时汇报局面已经不用公文,松寿的亲兵把亲眼所见的事情告诉了松寿。光复会的部队里头都极擅长肉搏。特别是其中居然有一支女兵充当先锋。她们都是一手长刀,一手左轮手枪,连打带砍,旗人根本不是对手。新军里头没有女人,这些女兵肯定是光复会的人。松寿到此时才能确定这件事。

街垒被攻破之后,旗人的战斗依旧没有结束。他们现在以闽浙总督衙门为中心开始了最后的抵抗。这些旗人的家眷都在这一带,如果被光复会与新军杀进来,这些女人和孩子的命运根本不用想象。抢掠的药铺里头有毒药。砒霜、硫磺,甚至方型金条,都能用来自杀。

此时松寿听到炮声停顿下来,而一度停顿下来的枪声却有激烈起来。而且枪声越来越近,旗人中枪后的惨呼声清晰可闻。正在此时,亲兵冲进房子里来。“大人……”亲兵只哭喊了一声,就说不下去,只是伏地痛哭。

“我知道了。”闽浙总督松寿知道最后的时刻到来了。他再次夹起一块猪肘子,这次没有停留,松寿把猪肘子送进嘴里。厨子到了最后手艺还是不错。肘子为好很好,肉香酥,猪皮弹牙。

叹了口气,松寿把毒酒瓶子打开,一饮而尽。不知何时,他脸上已经挂上了泪花。也不管那么多,松寿又给自己倒上一杯汾酒,却把酒坛在家具上摔得粉碎。

“拿火把来。”松寿对亲兵喊道。

“大……大人!”亲兵不知道这是何意。

“一把火把我烧了,省的让那些人砍了我的脑袋示众。”松寿惨笑道。

亲兵明白了松寿的意思,他连忙哭着跑出去找火种。松寿看着亲兵的背影,又举起酒杯,把最后这杯酒喝下肚去。正想喊点什么,松寿却觉得腹内开始痛起来。

段祺瑞是五天后才得到了福州之战的结果。旗人妇孺老幼皆服毒自尽。而旗人男子被新军杀戮一空。闽浙总督松寿自焚,由于总督府内尸首太多,最终也没有找到。

弹了弹这张纸,段祺瑞冷笑一声。这不仅仅是福建的变化,旗人在福建搞了这么一出,其他省份到底怎么看待旗人,这可就很难预料了。而更多的势力经过这件事,又会想如何利用旗人的存在呢?

北洋终于有机会在这一片大乱中施展拳脚了。段祺瑞至少能够确定这件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