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七十四章 诸省之变(六)

难道蔡元培真心认为别人都该拿出善良的一面来服从他自己么?

段祺瑞是费了好大的劲才得出了这么一个猜测。虽然段祺瑞完全不确定蔡元培这种思维这是出于真心还是假意,不过段祺瑞已经把蔡元培放到了“只能利用”的分类里头。

认为人性本善,这是需要极大的勇气的。北洋里头可不存在这种思维。就算是北洋里头公认的好人“王士珍”,私德水平相当的高。可是王士珍亲自下令处死的人,少说也有几百。袁世凯被称为民屠,死在袁世凯手下的百姓,四成都有王士珍的功劳。

在这个世间,一个人被称为好人的人,仅仅是因为这种人并不会为了满足自己的利益而去抢夺别人得到的东西。当然,必须的前提条件是,这个人拥有能够毋庸置疑夺取别人所有物品的能力。这已经是可以称为绝对的“好人”。至于能在别人困苦的时候,完全不追求回报的给与别人支持的“真好人”,段祺瑞还真的没见过。如果有,那也是袁世凯一个人而已。

在政治集团之间的搏杀中,根本没有“好人”存在的丝毫空间。对敌人的丝毫宽容,都是对本集团的犯罪。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说,人民党已经是“极品的好政治集团”,虽然在战斗中对抵抗的敌人毫不手软,可是当敌人放下武器,或者失去了继续抵抗下去的能力之后,人民党还是“优待俘虏”的。

第三镇里头相当一部分老军人不愿意再与人民党硬抗,就是因为他们在被俘后得到了人民党的救治和善待。这些老军人并不懂政治,对人民党的政治纲领也没有什么理解,自然就没有什么反对。那么在抵抗必死和投降就能活命之间,他们觉得活下去很有必要。战前就有了这种心思,他们不可能真心想与人民党敌对。

段祺瑞知道他手下的心思,若不是从心眼里头反对人民党的“劳动人民当家作主人”的政治纲领,单单上一次失败,段祺瑞就应该彻底放弃对抗到底的打算。

这些都是段祺瑞能够理解,并且接受的世界现状。可是蔡元培这种人,居然会认为世界是围绕自己转的,至少他以为自己认识到了世界运转的模式。然后不自量力的向别人推行他自以为是的“新秩序”。投身北洋的那些读过书的家伙们,哪怕也是想推行自己的建议,但是好歹人家明白话事的是北洋,而是不是他们自己,所以这些人不会摆错自己的位置。

可是蔡元培连这个最基本的位置都摆不正。还试图以错误的指导者位置来指挥段祺瑞。这不能不让段祺瑞生出更大的怀疑来。这蔡元培到底是真傻,还是装傻。

政治讲的是利益,段祺瑞容忍浙南的光复会存在,只是因为光复会没有找麻烦。段祺瑞近期也没有时间解决光复会的存在。当然,也是因为段祺瑞现在最大的麻烦是如何整顿浙江的局面。这几个因素决定了光复会能够继续存在。

在段祺瑞的想象中,蔡元培此时更应该帮助段祺瑞整合浙江士绅,不管用孙文的《三民主义》也好,或者是江苏的三权分立也好,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解决段祺瑞的麻烦。然后段祺瑞会在保障北洋和自己利益的局面下,给让光复会分杯羹。

蔡元培的表现让段祺瑞大失所望。

听完了蔡元培介绍完孙文设计的政治纲领,段祺瑞看蔡元培根本没有解决实际问题的意思,他摆摆手,“蔡先生的理论我知道了,不过现在当务之急却是让浙江地方上团结起来。却不知道蔡先生有何建议。”

蔡元培并不傻,听到了这么明确的提问,他答道:“段公,若是段公能够同意以《三民主义》为构架来安排浙江未来的政治局面,在下愿意为段公效力,召集浙江议会。”

如果段祺瑞原本还有与蔡元培商谈的打算,现在段祺瑞突然觉得,如果自己召集军队先干掉光复会,或许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好歹能够杀鸡骇猴。现在段祺瑞需要的是其他政治力量的屈服与合作,而不是让其他政治力量骑到自己头上来。

强按住心情,段祺瑞和颜悦色地说道:“蔡先生,要么这样,本官会召开一次士绅会议,既然蔡先生有意合作,那不妨到时候派代表参加如何。”

“关于《三民主义》的事情呢?”蔡元培以为段祺瑞态度有了松动,他欣喜的问道。

“现在浙江地方上生计可是很不好,士绅也好,百姓也好,都遇到了卖不出蚕茧的问题。你不觉得解决这些事情更加重要么?”段祺瑞依旧和颜悦色。

“这……”蔡元培很是失望。

段祺瑞铁了心打发蔡元培走,他态度反倒是更加温和了,“蔡先生,政治的事情可以从长计议,现在民生上的事情迫在眉睫,你觉得大家日子过不去,遍地都是卖儿卖女的破产百姓。再讲什么《三民主义》有用么?百姓现在就要口吃的。你若是能拿出来这些吃的,我就和你谈这些东西。”

蔡元培原本也不认为短期内能够解决问题,既然段祺瑞态度已经软化,而且准备召开士绅会议,蔡元培也只能暂时同意了段祺瑞的说法,回去等待消息。

打发走了蔡元培,段祺瑞不得不认真的考虑一下地方上的事情。他觉得自己真心不是当地方官的材料,“是不是给王士珍老哥写封信,让他帮忙把自己调回去北京?”段祺瑞甚至生出了这样的想法。反正第三镇已经恢复了力量,回陆军部当差,远比留在浙江当巡抚轻松的多。

就在此时,外头突然亲兵进来,“段大人,紧急军情。”

“怎么了?”段祺瑞登时紧张起来,难道是蔡元培此行是来迷惑段祺瑞的,其实光复会已经开始北上了?

“段大人,福建新军第十镇造反。闽浙总督松寿大人命大人出兵平叛。”亲兵继续禀报。

段祺瑞原本还有些紧张,听完了这话,他冷笑一声,却又恢复了平日里的沉稳。对自己名义上的顶头上司闽浙总督松寿,段祺瑞根本没有丝毫敬意,他问道:“松寿还说了什么?”

“松寿大人发报说十万火急,让大人立刻出兵。”亲兵可不敢向段祺瑞这样,他依旧保持了敬语。

“知道了,你下去吧。”段祺瑞答道。

看着亲兵下去,段祺瑞并没有立刻准备军事斗争的打算。他提笔草拟起给袁世凯的电报,询问袁世凯的指示。

在段祺瑞看来,松寿这纯粹是自找的。自打袁世凯召开全国议会临时会议,告知全国北洋已经掌握了中央政权之后,各地汉人督抚还好。各地满人督抚日子可是很不好过的。汉人督抚们只用对付地方士绅就行了。这不过是很平常的争执。可满人督抚们却觉得天都塌了。朝廷已经不是皇上主政,那么意味着满人们的末日来了。

满人在政治上从没有融入到中国里头来,他们认为自己天生就高人一等,打击汉人反抗的时候他们可是不遗余力的。眼瞅着要失去政权,满人官员们恐惧是发自骨髓的。没有了朝廷支持,满人再也没有作威作福的可能。那么他们曾经欺负过的汉人会怎么对待他们呢?革命党们把《扬州十日》宣传的铺天盖地,屠灭满人的口号喊得震天响。这些人不认为自己可以幸免。

而福建有成建制的满清旗人部队,福州将军朴寿干脆直接组织了“杀汉团”,叫嚣着“杀光福州汉人”。段祺瑞早就知道福建要出事,也向袁世凯汇报过此事。袁世凯的回复是“静观其变”。如果袁世凯直接夺取福建的所有权,这未免太露行迹。如果福建内乱,再用收拾局面的理由进入福建,那就是顺理成章。

段祺瑞原本认为袁世凯对光复会如此宽容,实在有些妇人之仁。可从大局出发,浙江有光复会正式存在,敌人会跑到光复会旗下,反倒不会有遍地烽火的意思。即便以段祺瑞的能干,一面要压制上海地方官府,还要在浙江与光复会这个地头蛇狂斗,再要防备福建出事。段祺瑞有三头六臂也顶不住。

对袁世凯的全局观,段祺瑞现在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写完了电报文,段祺瑞认认真真的写下了时间,1910年9月17日。

闽浙总督松寿并没有真心指望段祺瑞会出兵想救,其实他根本就没有指望自己的电报真的能够发到段祺瑞手中。命人发完了电报,松寿听着外头虽然距离还远,却足够激烈的枪炮声,他却命人送酒菜上来。旗丁对松寿大人如此悠然的举动大惑不解。看到松寿大人脸色惨白,旗丁才知道松寿大人这是准备吃绝命饭了。

旗丁跟随松寿已经很久,虽然已经开始低声啜泣,但是旗丁依旧跑向厨房,命厨子赶紧给松寿大人做一桌酒席。

松寿从一个隐秘的小格子里头拿出一小瓶酒,那是他早就准备好的毒酒。又从客厅一个角落里头搬出一大坛酒,这是七年前松寿出任兵部尚书的时候别人送给他的十二坛上好山西汾酒中剩下的一坛。他颤抖着手给自己倒了一杯,也不用下酒菜,他颤抖着手举杯一饮而尽。清冽的汾酒很烈,若是平日直接喝下这么一杯,松寿还真的顶不住。可现在这么一杯下去,强烈的刺激感让松寿突然觉得浑身轻松起来。或许是这几天根本就没有怎么吃饭睡觉,一杯酒下肚,松寿觉得身体已经有醺醺然的感觉。

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松寿却没有继续喝,他闭上眼睛,两年来的事情纷纷涌上心头。

“太后!皇上!”松寿领着福建的官员召开了规模浩大的哭灵仪式。上万人面朝北京方向放声大哭的确是很宏伟。1908年9月7日的事情。跪在松寿背后的是福建将军朴寿,在这文武大员背后是一干文物官员。再往后则是上万旗人。

一干人哭完之后,松寿要求百姓戴孝三日。一个月内福建禁止婚丧嫁娶。这本来也是常规。天下局势变化极快,当晚福建将军朴寿前来拜访松寿,“大人,旗人现在人口众多。再下准备完试着开办一些营生,不然大家只怕日子都过不下去。”

八旗制度虽然有铁杆庄稼,不过这也不是统一分配。只有被选中当兵的旗丁才能有比较高的收入。其他人只是按时分配饿不死的口粮钱财。福建是个穷地方,根本比不了北京那帮八旗,比远远比不了湖北的荆襄八旗,与江苏南京的旗人。

但是旗人两百多年都没干过什么普通百姓的营生,即便是生计很为难,却饿不死。若是开了普通营生,那也是能上不能下的局面。松寿不是不想让旗人多些收入,可是怎么才能让收入增加,却不引发祖制的冲突。这可是个大问题。要知道,若是旗人从事了普通营生,定然要影响不少汉人的生意,汉人士绅闹起来,“坏了祖制”这个罪名,松寿可承担不起。

“这个只怕还得从长计议。”松寿说道。

“大人,现在桑蚕生意很好,生丝根本不愁卖。我们也不干别的,就是先教八旗的女人种桑养蚕,一来不会引发冲突,二来也能让大家补贴家用。当不会出事。”朴寿有自己的主张。

“如此……,尚可。”松寿答道。旗人制度的另一个要点就是“满汉不混同”。满人与汉人分别居住,不通婚,不交往。只要旗人还在自己的居住区域,那就没有把柄可抓。

说完了这件大事,朴寿却不肯走。松寿因为朝廷局势大变,心里头也有些烦躁。他不高兴地问道:“还有何事?”

“大人,您怎么看袁世凯。”朴寿是满人将军,对北洋有着发自内心的不信任。

“这是朝廷的事,我们管好福建就行了。”松寿冷冷的回答道。

“大人,袁世凯包藏祸心已久。现在太后与皇上都不在了,他又手握重兵在外,现在朝廷里头谁能压制的住袁世凯?”朴寿忧心忡忡。

“现在人民党是大敌,先扑灭人民党再说。”松寿不想把心里头的打算告诉朴寿,说完这些,松寿端起茶碗。“端茶送客”是满清官场的规矩,朴寿也不敢再多打扰,他只能起身告退。

松寿只觉得心头愈发烦躁。现在的局面实在是令人摸不着头脑,太后与皇上同日去世,本来就很蹊跷。而幼君刚立,却面临着大叛匪与大权臣同时存在的局面。松寿觉得说不出的难受。虽然端茶送客是一个基本规矩,松寿长长叹了口气,把已经凉的茶一饮而尽。

睁开眼睛,松寿的回想到此结束。他把桌上的那杯酒端起来一饮而尽。辛辣甘洌的汾酒此时入口却变得清爽了不少。松寿已经没有后悔。即便是那时候他已经察觉局面的危机,但是他又能做什么?朝廷里头一片混乱,松寿靠新军第十镇根本不可能改变局面。

现在新军第十镇正在猛攻福州,以现在的局面,要不了多久,他们就能冲进闽浙总督府。那时候就是松寿的死期。松寿瞟了一眼桌上装着毒酒的小瓶。那时候就得靠这东西来维持松寿自己的体面了。

“如果那时候自己能下定决心去勤王就好了!”松寿想。

1908年11月,朴寿与福建一干文武官员在闽浙总督府,醇亲王载沣向天下发了勤王令。马匪肆虐直隶河北与山东。那时候北洋的旗人第一镇,还有北京旗人组织起来的“疑似军队”已经被干净利落的全歼。而北京居然只能靠警察来守城。

当然电报里头不会说的这么详细。只是要求各地旗人军队前去勤王。

“醇亲王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新军第十镇统制孙道仁问道。

福建将军朴寿冷冷地答道:“这能有什么意思。醇亲王觉得新军靠不住。”

孙道仁虽然是新军的头面人物,但是满人素来地位“尊贵”。虽然手握的军队和装备都更好,他的地位还是不能和朴寿相比。被朴寿这么抢白一番,孙道仁尽管大怒,却也不能说什么。

“朴寿将军,你准备带兵进京勤王么?”这是孙道仁能做出的最大的反击了。

“这得松寿大人决断,就不劳烦孙统制操心。”朴寿冷笑道。

看新军和旗军两个最高将领这么针锋相对,松寿也觉得太不应该了。他斥道,“朝廷已经如此危机,你们还争执什么?”

随着这么说,松寿却知道,自己根本派不出勤王的部队。这次醇亲王载沣要求勤王,且不说福建距离北京太远。走水路需要大船。可安排船只需要时间。更重要的是,旗人的确没有能够作战的军队。以新军第一镇这般精锐尚且逃脱不了全军覆灭的局面。临时拼凑的旗人军队去了又能如何。而且不少情报已经开始指出,新军第十镇里头,倾向革命党的人越来越多。

现在若是把旗人的军队派走,那谁来负责压制新军呢?

如果能把新军第十镇派去北京的话,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不过松寿知道,若是他提出这个建议,却会遭到极大的反对。

但是松寿却想试试看,“孙统制,新军第十镇能够出兵么?”

“这……,大人,新军第十镇出动,军械,装备,给养,最少得准备两个月才行。”不出所料,孙道仁立刻拒绝了。

“新军去了只怕也没用。”朴寿也毫无疑问的持反对意见。哪怕是自己的旗军没有什么战斗力,福建将军朴寿也不想让新军出丝毫风头。

枪声更近了些,哭喊声,特别是女人们的哭喊声把松寿的思路拉回到现实。如果那时候能够毫不犹豫的把新军第十镇送去勤王就好了。松寿想。哪怕是借刀杀人也比现在强。

十天前,就是新军第十镇统制孙道仁要求松寿交出福建省的一切权力。松寿拒绝了,然后战斗就展开了。松寿不后悔自己当时没有当机立断。在1908年底,松寿根本就像想不到局面会以那般迅猛的速度发生着变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