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六十八章 大工业的恐怖(十)

“一定要把帝国鬼子打出中国去!”

“打就打,英国鬼子觉得我们人民党是满清政府么?”

“不是那几条破船么?我带着敢死队用水雷把破船给炸了!”

湖北省委里头群情激奋,陈克向党委通报了与英国人谈判过程之后,党委的年轻干部都炸了锅。

英国人的舰炮是能够打到钢铁厂和兵工厂的。人民党的核心工业基地如果被这么一通炮击,将是极大的损失。大家都知道这点。就因为知道,同志们才更加恼羞成怒。

人民党早就做了一些军事预案,在对外关系上,人民党一直觉得很棘手。只有1949年之后,中国面对洋鬼子才能挺起腰板。特别是朝鲜战争之后,外国人才真的绝了从陆地上进攻中国的打算。如日中天的美国佬在朝鲜都没有能够讨得了便宜,其他国家更是没有这种想法了。但是在1949年前,中国算个屁啊。外国佬连打带吓,满清政府和民国政府就屈膝投降。

人民党是打出来的组织,如果这件事上不能让党组织内部达成一致观点,即便是和平解决了问题,也会极大的磋商心气。而且陈克认为现阶段有必要让同志们打开眼界,用一种世界的眼光看问题。单论这次的冲突,根本就不算什么大事。一场商业上的谈判,英国佬动用军舰实施无意义的威胁,这已经可以说是英国佬自己露了怯。从这个意义上看,人民党已经做到了极大的成功。

不过同志们明显缺乏对这个时代世界局面的了解,大家心里头的怯意只怕和英国佬相比也是半斤八两的水平。越是明白武汉对人民党的意义,越是明白汉阳钢铁对人民党的意义,同志们的怯意就越发深刻。

这通谩骂没持续太久,同志们看陈克不急不忙的坐在主席的位置上,心里头倒也觉得有了不少信心。和英国人谈判的是陈克,既然陈克毫无畏惧,那么这次谈判人民党肯定不会吃亏。

“陈主席,您怎么看这件事?”路辉天问道。

“湖北南部土改的工作进行的如何了。”陈克反问道。

“基本都推行了,各地阻力有大有小。到了明年就该差不多了。”路辉天答道。说完了这些,他又追问了一句,“这和武汉的事情有什么关系?”

路辉天的问题说出了同志们的心声,湖北的土改与武汉对峙有何关系?

“英国佬的舰炮再牛,咱们给他多说点,能打30公里,60里地。沿着长江两岸的60里地,才占了根据地多大点地盘。而且大家也接受过严复同志的培训,这么一艘船能装多少炮弹?能起多大点效果?这么一艘船在长江里头巡游一圈,又要花掉多少钱。大家都知道吧。”陈克笑道。

“但是咱们的钢铁厂经不住这么一通打啊。这可是值上千万的设备。”同志们的回答看着很务实。

陈克反问道:“咱们没有这些工厂设备的时候,不也照样革命了么?而且新建的很多工厂都在英国佬的舰炮射程之外。汉阳钢铁厂很可能会损失。不过只要咱们的陆军不战败,别的工厂就不会损失。”

“这不是我们不想损失汉阳钢铁厂么?”同志们说这话的时候,怯意已经大大减少了。

“同志们,我们人民党打仗从来都是要讲战争的目的。那么大家认为英国佬假如和咱们打仗,他们的目的是什么?”陈克继续问道。

“夺取咱们的根据地!”

“抢夺咱们的工厂!”

“瓜分中国!”

这时代各种革命党的普遍观点一个接一个蹦出来。陈克听了之后忍不住笑了,“大家都给我严肃点,咱们开党会呢。说心里话,你们怎么想的?”

见陈克态度这么端正,同志们嘿嘿讪笑起来。其实大家真的不知道英国佬想干什么,人民党早就进行了军事上的准备。或许现在根据地的火炮口径还不足以击破英国佬的军舰装甲,不过把英国佬的军舰弄沉在长江里头,用水雷也是可以胜任的。

更重要的是,英国佬的租界靠舰炮根本守不住。人民党真的抱着鱼死网破的打算和英国佬拼命的话,英国人在武汉再也不可能立足。英国军舰甚至以后就别想进入长江流域。

“陈主席,那你觉得英国佬想干什么?”路辉天还是不希望发生战争,他认为陈克真心也不想发生战争。

“我觉得英国佬想的多了去了,如果让他们想,他们还想吞并中国呢。他们怎么想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咱们人民党的同志是不是把咱们自己给看得太轻太贱。咱们自己能不能实事求是看待问题。在这件事情上,既不能犯左倾冒险主义,也不能犯右倾投降主义。”

听到陈克说起“右倾投降主义”,路辉天的脸色变得凝重了点。最近他对这个词比较敏感。只要有人一提,他就很容易联想是不是有人在暗示什么。

陈克也顾不了路辉天的个人想法,他说道:“什么叫做左倾冒险,就是遇到问题,不去分析什么是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不管具体情况,只是认为有一个终极的道理,然后就莽撞的认死理蛮干。例如这次英国人军舰来了,大家知道英国佬是来欺负咱们的。大家认为从咱们的道理上讲,他们不该欺负咱们。于是脑子一热,打英国鬼子!这叫激化矛盾,这不是解决问题。”

说完之后,陈克扫视了一圈湖北省委的同志,方才嚷嚷着要和英国人决一死战的同志们有点羞愧的低下头。现在党内同志哪怕是心里头不能接受陈克的观点,也没有人敢和陈克顶撞。

“右倾投降主义,就是遇到社会矛盾,抓不住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他们不说通过进步来解决问题,反倒认为社会进步的太快。他们是通过优先解决次要矛盾,采用了维持现状的投降主义观点。不敢去斗争,不敢去推动。希望事情自己会解决。如果英国人一逼迫,咱们就承认了英国人主导权,乖乖听了英国人的话,这就是右倾投降主义。”

由于湖北省委里头还没有人提出与英国人妥协,所以大家对陈克这番话反应比较小。

“我为什么说大家把自己看得太轻太贱,因为同志们没有明白一件事,咱们处在一个什么位置,英国人又处在一个什么位置。所以这次我要和大家讲一讲《矛盾论》的问题。”

《矛盾论》是毛爷爷哲学思想里头的核心支柱之一,这不仅仅是一个哲学问题,还是世界观问题。更是一个做人问题。是否承认矛盾永恒存在,决定了一个人到底是形而上学,还是一个真正的唯物主义者。陈克认为自己以前总是希望世界能够处于某种固定的秩序,这就是不认为矛盾永恒存在的标准表现。这也是陈克在21世纪一直失败的原因。世界是发展的,随着每一步发展,矛盾也是在不断变化的。一个总是被迫做出反应,而不能主动面对现实矛盾的人,怎么可能成功呢?

所谓的“命中注定”,那就是矛盾的必然性。你避不开的。

“帝国主义我也讲过,核心就是对内剥削,对外掠夺。对外掠夺,这个事情本来也存在矛盾。从英国人的角度来说,掠夺这件事有成功,有失败。这就是一对矛盾。而矛盾的表现则有很多方式,从讨价还价到暴力战争。在我们把根据地扩大到湖北之前,我们和英国佬之间没有矛盾。同志们以前一直很奇怪,我为什么对武力进攻武汉没有兴趣。因为只要介入了武汉,不管我们是否愿意,我们和英国人的矛盾必然会发生。”

同志们默默的听着,他们一度对陈克的战略考虑很不认同,只是陈克牢牢的控制着军队,大家没有理由反对而已。直到进入湖北,大家才真的感觉到打天下容易,坐天下难。因为根据地的扩大并不是原有矛盾的简单扩大,更多新的矛盾以完全想象不到的速度出现在同志们面前,这时候大家才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做好思想准备。

“我们以救灾的方式进入湖北,那是因为天灾已经是当时最大的矛盾。社会上的矛盾已经在大部分地区处于非常次要的地位。而我们的阶级立场,是站在人民这边的。在天灾面前,我们和人民之间没有矛盾,我们要和人民一起解决自然灾害这个矛盾。得到了人民的支持,我们就得到了湖北。”

“事物的发展就是这样,我们消灭了一个矛盾,就会面临一个新的矛盾。由于我们进入了湖北,消灭了旧制度,旧制度不存在了,人民与旧制度之间的矛盾就不存在了。那没我们人民党与帝国主义制度之间的矛盾就产生了。这是矛盾的必然性。这也是这次我们与英国人之间矛盾的必然性。”

“英国佬对武汉的态度从来没有变过,他们要从湖北得到最大的经济利益。我们要保证我们根据地的最大的经济利益。这对矛盾会一直存在下去,直到矛盾的一方消失为止。我坚信,英国佬一定会从湖北根据地消失。但是,他们不会现在消失。而且利益之间矛盾冲突,我们如果从武汉这个地区来看,是你死我活的。但是从英国人的整体对亚洲政策来看,会有很大的不同。如果从英国人的世界贸易态度来看,又会呈现另外一种局面。如果只看英国人对外掠夺,那是一种视角,如果把英国人对内剥削也整体看进来,大家就会发现局面很可能完全不同。我们今天就要把这部分内容分析一下。”

陈克对这个时代的英国方向只怕比英国人自己更清楚,后世研究英国衰落历程的书籍在网上到处都是。这也是个经典案例。在一战前后,英国人对于贸易的需求已经不再是入超,而是尽力扩大贸易额度。通过英国人主导的贸易体系,英国统治阶级已经可以从中得到极大的利益。至于国内民众的生死,这根本不是英国统治阶级考虑的内容。在苏联出现之前,欧美劳动群众死活与统治阶级有什么关系?俄国毛子一度被称为“欧洲宪兵”,那不是因为俄国毛子凌驾欧洲诸国之上,而是欧洲国家有了革命,统治阶级给毛子钱,毛子就帮忙去镇压的。

所以英国佬要的是贸易额,只是因为根据地看着力量很弱,英国佬觉得用军舰吓唬一下,根据地只怕就屈服了。实际情况是,推行了人民革命的人民党已经拥有这英国人根本无法撼动的实力,主导武汉局面的是人民党而不是英国佬。人民党现在大把的牌面都没用。英国佬现在最后一招军事都用上了,这是英国佬的最后一招,让英国佬放开手把矛盾激化到战争的程度,他们自己都不敢。

听了陈克全套分析之后,弄明白了现在局面的关键,年轻的干部更是怒火中烧,“妈了个X,英国佬敢吓唬我们!”

不过大多数同志没有这么激动,大家脸上都有了神采。知道了英国人连狗急跳墙发动战争都不可能,大家自然没什么可以再害怕的。

看同志们兴奋的神色,陈克连忙强调,“同志们,以斗争求和平则和平存,以妥协求和平则和平亡。英国佬不敢和我们打仗,那是因为我们做了充分的军事斗争准备。如果不是我们走了人民革命的路线,如果不是我们和广大人民站在一起。英国人早就打过来了。英国人不是怕我们,英国人是怕新制度下组织起来的几千万人民。所以土改工作一定要抓好、落实。这才是我们人民党的唯一基础。”

如果路辉天只是面对地主士绅,他还是对陈克的强力土改政策有些不服气的。不过英国佬与根据地的利益纷争发生后,陈克把来龙去脉讲的透彻,路辉天真的服气了。如果把整个世界纳入视野,原本的很多看来天大的矛盾,就变得很有些微不足道的意思了。

“陈主席,我们会加紧解决土改的问题。”路辉天答道。

不仅是路辉天,湖北省委的好几个原先比较支持更温和土改的同志也表态愿意加快土改进度。

陈克真无奈了,从右倾投降主义变到左倾冒险主义,这可真容易啊。他连忙说道:“同志们,我们和英国人的矛盾并不是现在根据地的主要矛盾,我们的主要矛盾是土改问题。土改的态度一定要坚定,这是必须贯彻的。但是我在湖北这一段,感觉同志们很多细致的做法是正确的。我原先对基层了解不够,是我犯了冒进的错误。大家千万不要把英国人当盘菜,他们真不算什么。搞好土改,我们才有一切。千万不要操之过急。”

批完左批右,批完右还要接着批左。陈克看毛选的时候,觉得毛爷爷左右两边轮流批。不少人认为毛爷爷在玩权术。现在陈克才算是明白,毛爷爷哪里有精力去玩权术。把握住党的局面,能够不左不右实事求是的推行工作就已经精疲力竭了。跟慈禧那样搞权术,反而一点都不累。

统一完了党内的问题,英国佬又邀请陈克谈判。陈克觉得没了后顾之忧,也就不再推辞,与英国人开始了新一轮的贸易谈判。

面对陈克、翻译官严复、随从代表谢明弦,英国佬态度还是很坚定的,英国代表还是要陈克交出纯碱的流程,不过英国人这次给了陈克一个猪尿泡,“英国愿意承认陈克的交战方身份,并且愿意和人民党建立官方关系。”

说完了这个条件,英国代表高傲的看着“人民党匪首”陈克。如他所料,陈克脸上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不过坚定的回答与英国代表想的完全相反,“我拒绝。”

陈克笑的开心并不是因为英国人提出的条件,而是英国这个善于玩弄“欧洲均衡”的欧洲搅屎棍居然对自己玩这套把戏。陈克心想,“你丫是不是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搅屎棍的名声?”

袁世凯北洋是一定会推翻满清的,顶多再一年,满清覆灭之后人民党自动就能得到合法地位。现在答应了英国人的条件,陈克与袁世凯的协议就出现了诸多变数。想到这里,陈克已经决定派遣代表去和袁世凯谈谈,千万不要让洋鬼子渔翁得利。

英国代表好一阵才恢复了平静,他很不满地说道:“陈先生,您好像完全不在乎您的非法身份。这让我感到很不解。”

面对英国代表的不满,陈克根本不在乎,而是抛出了人民党的新建议,“纯碱是一笔很大的买卖,但是,如果我们和贵国签署一份与东南亚的贸易协议呢?譬如,我们保证每年从东南亚进口一定数量的商品,当然,我们也要出口一定数量的商品给东南亚。您觉得这样的协议是不能让大家都满意。”

听了这个建议,英国代表立刻抛下所谓“承认交战身份”的猪尿泡,“能不能更详细的说一下。”

陈克的建议是,人民党与英国人达成一个定额贸易协议。例如每年从东南亚进口2000万两的商品,也向东南亚出口2000万两的商品。以后每年都会比前一年的贸易额度增加5%。

对与人民党来说,东南亚是一个大市场,而且东南亚的华侨急切的需要一个政治势力作为他们的背后支持者。而人民党也需要东南亚的香料、橡胶、金属矿。这份协议一旦达成,人民党也可以依托这条线,把自己的力量真正投放到东南亚去。开拓了一个地区的进入权,对人民党来说意义重大。更何况人民党早就尝试着介入东南亚华人圈。这对于政治和经济的意义不仅仅是一个新开拓的地区。除了可以尝试着利用东南亚的物资与资金,人民党还能有效的压缩日本在东南亚的市场。

日本出口业现在主要针对美国的丝绸行业,人民党一旦打击了日本在中国和东南亚的市场,日本的小日子可就没有那么好过了。而且对于现在正在蓬勃兴起的日本市场来说,人民党的重化工产品绝对能够卖的很好。人民党与日本的矛盾全面爆发只是迟早的问题,早布局与晚布局已经没有什么差别。一定要说的话,矛盾早早爆发甚至更好一些。

对于英国代表而言,这实在是过于意料之外的买卖。英国人其实主导着亚洲的殖民地体系,法国与荷兰都是英国人的跟随者。如果东南亚的这个贸易协定能够达成,英国人从中间可以大捞一笔。于这样的利润相比,纯碱买卖就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这会不会影响我们现在达成的贸易平衡协定呢?”英国代表对此很是关心。

“我们与东南亚这也是贸易平衡,我们与英国方面的贸易不受这个影响。既然贵方觉得我们多赚了钱,那没有问题,我们把这笔钱花出去不就行了。存一堆外国货币,对我们也没有意义啊。”陈克很坦荡。如果能在二战前建成一个工业国化的中国,那就能够获得无与伦比的利益。这点小钱根本就不算事。

甚至不用二战,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协约国为了获得胜利,从全球大采购。连日本都能从债务国变成债权国。对于中国而言,有了广大的贸易地区,有了海量的廉价原材料,那能让投资空前巨大的第一次大规模基础建设剩下多少力气。

所以别说是和欧洲搅屎棍英国做贸易,就是和魔鬼做交易,陈克也会毫不迟疑的上去谈判的。

英国代表对陈克这个叛匪头子的建议将信将疑,这一切都是英国人梦寐以求的东西。他们用枪炮打不开的中国市场,现在突然间就完全敞开了怀抱。虽然人民党明显有自己的图谋,也试图建立自己的工业中心。不过这只能说明这个神秘的中国青年有着足够的清醒认识。在中国诸多洋务派里头也算是出类拔萃的人物。

英国对远东的态度是保持现状,维持英国人的主导局面。人民党现在的工业力量很有趣,不过也仅仅是有趣而已。天才的化学家在英国很多,陈克并不是一个能让英国感到恐怖的存在。而且这位代表本人如果能够谈成这项合作,他只要提前在东南亚布局,就能从其中大捞一笔。

所以不管他觉得如何奇怪,英国代表已经决定尝试着推动一下这份协议。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