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六十四章 大工业的恐怖(六)

“我们为什么要反对封建主义,同志们认为封建主义和社会主义之间最大区别在哪里?”

这道最后的问答题是党校结业考试中的关键问题。到现在为止,党校里头根本没有给出任何标准答案。六千多份答案,党校二十名判卷者有着对此的共识。

“我们人民党的权力结构并不是自上而下层层分封,而是自下而上经过民主集中制得来的。如果同志们理解不到这点的话……”尚远还是有些忧心忡忡。不过尚远脑海里头主管幽默的区域却有着一丁点不同的联想。人民党的考试与科举考试很是类似呢。

“那只是制度的一部分。能不能分清制度的限制与保护作用,能不能理解透关于人民党党员革命先锋队的概念,并且不断催促自己……,我也有点担心呢。”齐会深对此也是没有把握。

何足道没吭声,作为军队政工体系的最高领导者,何足道掌管着军政。革命觉悟的威力,以及盲目相信“革命觉悟”的危害,何足道可能比在座的每个人都有更多的接触。

围坐在长桌两边的二十名党校审卷小组的同志们知道这是一场无与伦比的判卷,不仅仅是卷子,在他们背后的档案库里头,有着一摞摞的档案。这6000人的各种相关记录都在其中。

结业考试的卷子固然重要,不过更早之前,20名核心判卷人员,80多名判卷小组成员,200名调研员。这三百多人的队伍现在就是决定人民党未来核心的一群同志。

路辉天没有说话,他已然发现了一个问题。最早跟随陈克到达凤台县的人民党成员,在这个300人的核心队伍中剩下的不到30人。大批的地方年轻干部已经开始进入党中央的核心阶层。还有大批的干部虽然没有进入中央,但是即将被委以重任。假如说曾经有那么一个上海“复旦公学派”的话,现在在党内,复旦公学派已经是很不起眼的一群人。尚远是北方人,齐会深和何足道与复旦公学并无瓜葛。很多新崛起的同志,都是安徽地方上的年轻干部。不管陈克怎么反对和杀戮地主士绅,可前安徽小地主和富农家庭出身的年轻同志依旧占据了近乎四成的比例。

对党内组织的巨大变化,路辉天感到一种茫然。

陈克环视了同志们一圈,即便是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讨论与培训,陈克心里头还是有些不安,他忍不住再次强调:“我再和同志们说一次,制度的建立不是不相信同志的主观能动性。而是必须保证组织纪律,保证工作的有效执行。这是现代工业管理的精髓所在,面对复杂又简单的社会体系,一个人只能负责一方面的工作。我们人民党想做好每件事,就必须在制度的体制下来完成分工与合作。这次党校培训,一定要把封建主义那种权力分封思想从党内消除掉。不打掉权力分封,我们人民党几年内就是死路一条。现在开始建设的大工业体系,是靠了从群众那里拿来的巨大的劳动力积累出的资金,这都是人民的血汗钱。如果是制度性的问题导致了对这些的浪费,那就是对人民的犯罪。”

十九名同志都微微点头,权力分封的概念众人都理解了。这也是中国文化传统里头最核心的一部分。早在陈克写《慈禧的这一生》这本书的时候,他就开始预备在党内对当前最大的敌人,“封建权力分封”进行彻底打击。

慈禧从不在乎每个地方到底怎么一回事,对她来说,权力归自己所有这是首要的核心目的,只有这样,慈禧才可以随心所欲的利用权力来干她想干的任何事。满清的权力体系,仅仅是要维护以慈禧为中心的这套封建权力分封体制。满清的人事安排,各种内部政策,日常的税收,对外的外交和战争,其核心目的都是为了维护满清权力分封体制的存在与营运。

在这方面,陈克甚至比慈禧本人更能看清楚慈禧所有言行的根源所在。

读了《慈禧的这一生》之后,人民党的干部们对满清的理解程度达到了一个空前的高度。所以对致力消灭人民党内部权力分封体制的陈克,同志们在支持与赞赏陈克的同时,甚至对陈克有些同情的感觉。

陈克本人也对人民党现在的体制有着极大的危机感。他和以前一样,对党内的同志们说了实话,只是出于极为现实的考虑,陈克对核心同志们讲述的更加直白而已。

某种意义上,人民党现在就是陈克的一言堂。政战策略,陈克的解释不过是教给同志们怎么做,人民党各级党组织只需要一级一级向上负责就可以。只要能够彻底执行陈主席提出的党的纲领与政策,服从陈主席的指挥。那就无往而不利。在这种局面下,党内民主已经变成了“民主的讨论怎么才能更好的听陈主席的话”。

如果刨掉“反剥削、平等、科学、民主”这些陈克自始至终反复强调的理念,只怕满清的体制看起来比人民党更加人性化,更加体贴,更加礼贤下士也说不定。

这也是陈克最为恐惧的地方,如果他倾尽全力所推行的这些核心纲领被推翻,以现在人民党的组织特点,蜕变成一个封建权力分封的组织,不过是分分钟钟的事情。苏联的崩溃已经证明了这一切。

在私有制存在数千年的历史上,在周围都是私有制势力的环视下,根据地能否坚持下来,陈克并没有把握。即便是陈克通过把人民党拉入大工业化的时代,一旦“反剥削、平等、科学、民主”被推翻掉,中国也不过是向着一个全新的法西斯帝国突飞猛进。

面对陈克一如既往推心置腹的讨论与交流,同志们最初的感觉是“诧异”。如果不是陈克始终如一的政治宣传,如果不是陈克始终如一的致力建立民主集中制的组织模式,如果不是陈克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了党。更重要的是,如果不是陈克亲自带领着同志们创建出如此宏大的革命成果,在座的十九位的核心干部绝对不会相信这是陈克的真心话。

在座的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都是抱着救国救民,至少是效忠陈克的坚定目的参与革命的。革命领袖都如此坦承了,同志们还有什么可说的。革命到现在已经证明其有效性,同志们都已经看到了光辉未来的边缘。不管自己是否希望维持以自己为核心的封建权力分封,至少核心高层也都达成了“消灭党内封建权力分封”的共识。

既然要消除权力分封,那就得有相应的制度来替代权力分封的政治构架。陈克好不容易才在党内达成了大工业化的管理制度的共识。“钢铁一般的纪律,党组织内的全面民主生活模式。”高层们都接受了陈克意见。

距离考试结束还有段时间,一直沉默的章瑜突然开口问道:“陈主席,你觉得北洋会全面实行权力的封建分封么?他们会干到什么程度?”

这个问题引发了不少同志的兴趣。

陈克答道:“北洋是军头制,这个大家都清楚了。不分封是不可能的。至于分封的程度,那得看袁世凯自己的控制能力,以及他自己的认识态度。具体会怎么样,咱们拭目以待吧。”

“那军事冲突的可能性呢?”章瑜接着问道,“这次参加这次党校培训之前,我还觉得咱们威风八面。现在一看,咱们自己就在悬崖边缘呢。如果国内外的敌人现在联合进攻咱们,咱们只怕真的顶不住。”

一个人如果能够直面现实,看的近能吓晕,看得远能吓死。章瑜的态度并不离谱,假如国内外的敌人真的完全联合,通力合作,人民党的确是顶不住的。听了章瑜的话,至少有几个同志神色显得有些紧张。

陈克没有吭声,何足道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国内外的敌人是以经济利益驱动的。现在千辛万苦和咱们人民党决战,是一个极大的赔本买卖。他们不会这么干的。”

“咱们的军力现在已经到了最虚弱的时候,一旦出现全国各省围剿咱们人民党的局面,洋鬼子就敢敲诈咱们。那时候同志们有信心坚持到底么?”章瑜瞟着路辉天问道。

路辉天的脸色登时就变了,该来的还是回来。路辉天一度采取的与地方现有势力妥协的路线很是引发了不少同志的不满,章瑜从来不认为地方士绅有什么可团结的,皖北的围子在陈克那时候已经被扫荡一空。章瑜到了皖南之后,在土改上可是花了大力气的。

“章瑜同志,有什么意见请你直说,这么藏着掖着,我听不明白。”路辉天毫不示弱的反击了。

“土改的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完全抄袭皖北的土改并不合适。皖南推行土改困难很大,我认为接下来要把精力放到这上头。”章瑜平静的说道。

这种态度反倒让路辉天觉得很是意外,他原以为章瑜是要对“路辉天右倾投降主义路线”发难。结果倒像是他自己多心了。

陈克摆摆手,“土改工作还得先排到党建之后,打铁还得自己硬。事情得分轻重缓急,党组织问题这么多,先完善党组织再说。”

正说话间,外头的钟声突然响起,考试已经结束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头,判卷组们几乎是通宵达旦的工作。笔试,口试,还有综合评定。全部六千人民党党员中,能够对革命有自发到自觉的理解的,只有700多人。而能够抱着学习态度对待革命,暂时没有把自己个人利益放在首位,有奉献态度的,2400刚出头。

剩下的3500多人,大多数都有着“小聪明”的倾向。要么是善于表现自己,装积极,属于投机者范畴。要么是在某些工作方面上的确有出色表现。却令人遗憾的故步自封,以这些表现作为自己的资本。

陈克也不知道是改为这3500多名不合格的党员与预备党员感到不高兴,还是该为这2400名的党员感到高兴。

不过该结业的时候就要结业,5月14日。陈克把700名优秀同志召集起来,给其中140多名预备党员进行了入党宣誓。

“我宣誓。”

“我们宣誓!”

“我自愿加入中国人民党。”

“我们自愿加入中国人民党。”

“遵守党的章程。”

“遵守党的章程。”

“服从党的指挥。”

“服从党的指挥。”

……

观礼的陈克一点都没有激动的感觉,想到这些同志们要经历严酷的实际工作考验,想到漫长艰苦的过程,再联想到世界局势的未来。历史上一战还得有4年才会爆发。由于陈克的出现所带来的蝴蝶效应,一战具体时间和起因再也不能照搬历史。虽然这场战争必定会爆发,想到未来的不可预知性,陈克也觉得心里头颇为忐忑。

宣誓结束之后,陈克登台发言,先对新党员同志表示欢迎后,陈克要求大家做好全面思想准备,在未来的工作中,完善党组织与政府组织,紧密联系群众,发动群众,完成党交给的任务。

与台下年轻同志们热情洋溢的神态不同,陈克的态度冷静而且有力。他曾经以为站在台子上的领导者是轻松的,只要说几句,下头的人就把事情给办了。现在的陈克已经很清楚,压在自己肩头的责任到底有多重,虽然没有胆怯,不过陈克也再也没有余暇搞什么感叹。

以这批相当优秀的同志为骨干,人民党四个省的构架进行了全面调整。中央的核心领导都在,组织部和这些同志谈完话,根据双向的需求。人民党的各省、市、县的领导进行了全面调整。除了中央党校之外,各省都开始筹建自己的省党校、干校,各市也都开始筹建市党校、干校。

表现优秀的同志均被委以重任,其他同志根据其特点,在工作岗位上也进行了重新安排。

最后的焦点在于大约600多名被判定为不合格的同志,有人建议在党校中直接宣布把他们清除出革命队伍。讨论再三,最后决定暂时让他们回去,由地方党组织决定这些同志的去留。也算是对新的地方组织的一项考验。

6月1日,陈克在公开大会上做了报告。在制度上,陈克宣布了党中央的决议,以后党校和干校定期培训必须作为党和政府的重要工作。

在思想上,则是确定了以反剥削、建立与开始完善社会主义制度认识、清除党内封建权力分封思想的工作。

具体任务则是加强地方土改、加快农村建设以及生丝出口任务,各地方根据自己的具体情况,全力推行农村水利建设与良种基地建设的工作。

6月2日,各地干部们开始分批返回工作岗位。陈克和中央办公厅暂时留在武汉工作。

人民党的这次大集结,一度让与人民党接壤的各个势力颇为紧张,这么多人的长期准备,被很地方势力认为是战前的动员。各省都积极调集军队,或者屯兵于边境地区,或者在各地做好了战争准备。就连与人民党有秘密协议的北洋袁世凯也非常紧张。

何汝明带回北京的消息里头,陈克虽然再次保证不会和北洋开战,但是袁世凯也不会真的傻乎乎相信。基于强大的武装力量,人民党随时可以撕毁与北洋的约定。陈克表示过,会接受推翻满清后的新政府,却也明确表示坚决不会听从满清政府的支配。袁世凯掌握了满清的政权,可头上飘扬的依旧是满清的旗帜。只要这面旗帜还在,陈克就有理由随时与“满清政权”开战。

但是北洋政权现在却陷入了内乱,掌握全局那是袁世凯的工作。北洋下头的各个势力无法插手。可是联省自治却是袁世凯承诺给他们的利益,大家是一定要争夺到的。

在人民党进行党建的时候,北洋也在进行内部利益争夺。袁世凯最终确定了北洋的利益构架局面,山东、山西、河南、河北四省直隶北洋。北洋六镇将扩编为北洋八镇,分别驻扎在直隶四省以及北京地区。而东北四省、浙江将在北洋建立的讲武堂体系下,各建属于自己的地方军队。

袁世凯也不能把全部精力都放在提防人民党的进攻之上,作为中央,袁世凯必须承担起很多工作来。例如在中俄边界恢复巡逻工作。在中朝边界防备日本的进攻。满清的赔款也暂时得由北洋承担起来,这都是要花钱的。如果与人民党进行战争,或者进行军事对峙,北洋的财力也无法承担。

所以袁世凯干脆对人民党不闻不问,他接连约见各国使馆团,一面探听各方对袁世凯的态度,一面开始商谈北洋控制全国后的新局面下,各国会提出什么条件。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