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五十九章 大工业的恐怖(一)

“来,乖乖,叫姥爷。”何汝明抱着自己的外孙女眉开眼笑的说道。

小家伙看着抱着自己的这个老头子,高兴的笑着,用手去摸何汝明的脸。虽然被揪住了胡子,何汝明反倒更高兴起来,“叫姥爷。”

何颖把女儿从自己的父亲怀里头接过来,一面让她坐在自己腿上,一面耐心的教着,“月月,叫姥~爷。姥~爷。”

“喽~,喽爷。”陈克的女儿一面试图从母亲的腿上下来,一面有点应付差事的模仿道。

“是姥~爷,不是喽爷。”何颖继续耐心的说道。

“姥~姥~爷。”看不能挣脱母亲的怀抱,月月这次的发音就正确的多。

“乖乖。”何汝明高兴的把外孙女接到手里,又亲又抱。

一群大人围着这个一岁半的小家伙玩了一通,何颖看了看表。对父亲说道:“爹,月月快该睡觉了。你别逗她这么厉害。”

“哦。”何汝明应付的答了一声,还是不肯把外孙女放下。

直到何颖半强迫的把女儿要过来,然后抱进里屋。过了好一阵,何颖才轻轻的出来。

“怎么不请几个奶妈呢?文青就把你们母女两人丢在这里,这也未免太过了。”何汝明有些不满的说道。

“爹,我一个人带月月挺好的。用不着请别人。”何颖用一种母亲才有的骄傲语气说道。说完,她连忙给父母又填上茶水,“爹,娘,有了月月之后,我才知道你们以前养育我多艰难。你们对我真好。”

“说什么傻话,你是我闺女,我们能对你不好么。”何汝明笑道。这是他从来没有过的真心笑容。何颖一面感动,一面稍稍觉得有些奇怪。

何汝明喝了口茶,指着几个大箱子中的一个说道:“对了,这里头是五千两,是送给你和月月的。你出嫁的时候匆忙,咱家也没来得及给你置办什么像样的嫁妆。我这次来,一并给你们带来了。”

“爹,这可使不得。”何颖连忙劝道。

“你爹现在我掏得起,这次我出狱之后,上门的送礼的人多如牛毛。这五千两还是袁项城大人送来的。我清楚的很,这笔钱不是送我的。我就给你们带来了。”

何颖一直担心爹妈被牵连这件事。虽然陈克多次给她分析过清廷不敢杀害何家。不过这些理由何颖不过是感到万份绝望的时候才用来安慰自己。平素里想起父母就感到揪心。听父亲这么一说,何颖起身给父亲跪下,“爹、娘,让你们和弟弟们一起受委屈了。”

何汝明一把拉起女儿,“丫头,不是我说漂亮话。这次你爹我进了一次大狱,倒真想开了。你不知道,我进去之后,那帮狗奴才一个个伺候的好的很。按他们说,这多少年都没见过下诏狱了。这得多大身份才行啊。那诏狱里头门道多着呢。慈禧一死,他们就给我们换了上房,除了不能出去之外,比咱家都不差。”

说到这里,何汝明用慈祥的目光看着何颖,“袁项城还准备在邮传部给我安排个职位。我给他辞了。我现在去民政部任职。你爹我有今天的风光,都是因为你嫁了文青,这等事我清楚的很。丫头,这和你无关,我既然许了这门亲事,这就是命,命好命坏我都认了。”

何颖也不知道自己的老爹到底是真的看开了,还是学会了说漂亮话。正疑惑间,何汝明指着另外几个箱子,“那里头是欠文青的药钱,自打文青起事之后,我也没机会把这药钱收回来给他。这次给他一并带来了。账单也在里头,等文青回来你给他就好。”

一家人又说了一会儿话,何颖问道:“姑姑最近可好。”

何汝明脸色变都没变,“还行吧。不过她不方便来。我来的时候也着急,也就没去找她。”

何倩知道孙家只怕不会把陈克当了亲戚,听父亲这么一说,也只好叹道:“爹,等你回去的时候把我给姑姑的信带去吧。我很想她。”

“好。”何汝明笑着起身,“我去个厕所。”

过了好一阵,何颖才见到何汝明回来。令她稍微有些不解的是,何汝明不仅洗了手,还洗了脸。不过这丝疑惑却因为隔壁女儿的屋里头传来低微的声音而中断了。何颖静静的走进女儿睡觉的小屋去探看女儿。

趁着这个机会,何汝明凑到脸有异色的老婆耳边低声说道:“这是咱们何家和孙家的仇。绝对不要让陈克掺进来。我丢不起那人。”

何汝明的老婆神色复杂的看了看何汝明,她只是续弦,不仅与何倩没什么血亲,更不是何颖的亲生母亲。若说对孙家有刻骨深仇,她实在是谈不上。而且何汝明此行之前,已经告诫过她不要多话。何汝明的老婆唯一不理解的是,何汝明为什么这么坚定的不让陈克介入此事。

何汝明不光是来探望女儿的,他也是充当信使的。人民党代表发表了一定要打倒满清的宣言后就走了。议会里头就乱作一团。南方代表都要袁世凯给出个说法。

袁世凯老奸巨猾,他才不上这当呢。“诸公,此事事关国体,你们都是议员。决定天下命运的选票都在你们手里,你们可以提议投票么。”

议员们也都是老奸巨猾之辈,他们更不会上这个当。谁提议,谁就是满清的掘墓人。只要不是袁世凯和北洋议员提议,而是其他身份的议员提议,那袁世凯就可以一劳永逸的摆脱“逆贼”的名头。谁也不肯给袁世凯白白干事。于是北洋的人不提议,南方诸省的议员也不提议,这件事居然就这么拖住了。

北洋军队强大,人民党显然不会把北洋当作作战的首选对象。柿子挑软的捏。人民党周围这些南方省份肯定是要首当其冲。南方诸省议员倒也像模像样的搞了几次串联,讨论组建诸省联军共同击破人民党。不过这也就是个讨论而已。且不说联军能不能取得最后胜利,如果人民党还是和前几次战役一样只打一路的话,就江西的地理位置,在人民党覆灭之前肯定得有几个省完蛋。所谓联军,都是希望其他部队出力拼命。自己躲在后头摘果子。而诸省都知道其他省份的心思。这等串联最后只落个无疾而终的结果。

也有些年轻的议员提出,让袁世凯带头组建讨伐队伍。这么幼稚的想法被老油条们嗤之以鼻。众人或多或少都看出些北洋与人民党之间的猫腻。若是傻乎乎的奉袁世凯为军事首领,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可这事情也不能这么拖着,最后达成了一个协议。清廷是否延续,在两年后的正式国会召开的时候投票讨论。南方诸省也抱着拖一时算一时的打算。反正无论如何,这件事都得袁世凯自己去定。南方各省都没有出头的打算。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无论代表们对这次议会有着如何的满意或者不满,立宪议会终于在各种想法中落下了帷幕。袁世凯选择了被释放的何汝明当作自己的使者。令袁世凯有些惊讶的是,何汝明不仅没有被牢狱之灾吓到,反倒显得充满了活力与干劲。

何汝明自己其实也惊讶于自己的变化,人说哀默大过心死。想抱着那么多的希望挺过牢狱之灾是很难的。何汝明曾经深恨过陈克,不过到了后来他真的想开了。就算是陈克真的告诉何汝明造反的事情,何汝明也绝对不可能站到陈克那边的。一切都是天意,何汝明所对抗不了的天意。

直到被放出来的时候,何汝明很是高兴。然而妹妹的死,让何汝明曾经被压制的一切情绪突然找到了一个对象。何颖嫁给了陈克,陈克不管怎么造反,也把何颖带在身边,始终保护着何颖。何倩嫁给了孙家,孙家却害死了何倩。

何汝明也曾经上门询问过何倩的死因,孙家闭门不见。何汝明自己尽了全力展开调查。调查结果是孙家让朝廷的前来抓捕何倩的人看到了何倩的尸体后,就把何倩火化了。孙家看何汝明用心如此坚定,不得不来了封信。信里头的解释是“何倩染了重病去世,孙家这么处理何倩的后事,是为了方便将骨灰藏起来,以后好入孙家的祖坟。”

看了这封信何汝明断定一定是孙家下的毒手。没有理由,何汝明就这么坚信着。他也发下了一个誓言,一定要亲手让孙家全家死光。为了得到这样的权力和机会,何汝明以一种前所有为的决心和意志开始为北洋效力。充当北洋的使者与陈克交涉就是第一项任务,何汝明带了妻子和两个儿子一起来安徽,也要让骨肉间团聚一次。他以后再也不想见到陈克,来见见自己女儿与外孙女的机会很可能也就这么一次了。

在凤台县停了五天,人民党终于通知何汝明出发。何汝明让妻子和儿子们先回北京。自己一人随着接待人员赶往武汉。冬天的武汉是极度的湿冷。然而翻滚着雾气的武汉长江沿岸却有大批的人在劳动。他们看着身材消瘦,却在荷枪实弹的监工监视下从一大早就开始上工。

“那些人是干什么的?”何汝明问道。

“大烟鬼。”随行的接待人员带着一种强烈的厌恶情绪说道。

“怎么这么早就开工了呢?”

“想让他们戒烟,就只有一个法子,每天让他们吃饱之后就干活,干重活。累到连抽大烟的想头都没有的地步,这烟瘾才能戒掉。别的什么法子都不管用的。”接待人员的声音里头没有丝毫的怜悯或者宽容。

何汝明只见那群人干活稍慢,立刻就有监工上前呵斥。他们掘开厚厚的泥土,然后用担子挑走。有些人已经干的摇摇晃晃了,监工依旧毫不留情的催逼他们抓紧干。何汝明也不待见大烟鬼,他笑道:“看他们这样子,累死了怎么办?”

“就这点工作也能累死?”接待人员冷笑一声,“陈主席在凤台县的时候,领着我们干的活比这重多了,吃的还不如他们,我们现在不都好好的活着。戒大烟,要么就活着戒掉,要么就死了之后被抬出去,没什么第三条路可走。”

听着这冷酷无情的话,何汝明一点都不反感,反倒是因为感觉到其中的力量,何汝明忍不住心有戚戚焉的放声大笑起来。

翁婿两人好久未见,见面的时候看着都很热情。却是那种极有礼貌,又极有分寸的热情。

“岳父大人,一路辛苦了。让您受了那么多苦,我这里给您赔礼了。”陈克说完深深作了个揖。

“若不是文青每战必胜,我早就死了。你努力造反,反倒救了我一命。”何汝明一面扶起陈克,一面爽朗的笑道,“我家何颖你照料的很好,她给我说了跟着你学到了好多新文化知识。我这当爹的心里头高兴的很。倒是你要经常回家看看她们母女俩。”

说着话,两人已经坐下,“我这次来,袁项城让我问问文青,议会的结果你想必已经知道。不知文青你有何打算?”

“一年多的时间我们也是能等的。中国帝制几千年,你说立刻就推翻,不可能的事情。不过请回复袁先生,我们不主动动手,不等于别人对我们动手我们不还手。而且帝制推翻之前,我们是不会加入任何政府的。”

“袁项城让我告知文青,他是不会破坏和平的。但是萨镇冰的舰队一直在长江巡游,巡游也就到南京为止。请文青不要想的过多。”

“这个自然。”陈克笑道。

关于袁世凯与人民党之间的谈判已经结束。两人沉默了一阵,何汝明才问道:“袁项城想让我问问,文青准备对南方诸省如何呢?”

陈克坦率答道:“我就是攻打了南方诸省又能如何?他们该不投票还是不会投票。不过请袁先生向南方诸省转告我的态度,民间的生意还是要做的。不能说因为政见上的隔阂苦了百姓的生计。这点请一定告知袁先生。”

“我一定带到。”何汝明点点头。

两人又沉默了好一阵,陈克突然说道:“岳父大人,姑姑的事情……”

“文青,别说这个了。”何汝明举手阻拦陈克继续说下去,“你没把这事告诉我家何颖,我多谢你了。她们名为姑侄感情极好。若是何颖知道此事,我只怕她受不了。”

“岳父大人,这件事也不可能一直这么瞒下去啊。”陈克叹道,“我现在没办法向袁世凯说这件事。就算是说了,北洋也不会因为我的缘故对孙家下手。只怕袁项城也不敢一意孤行。而且我是想把凶手明正典刑的。”

何汝明眼中再也没有装出来的温和,他锐利的目光死死盯住陈克,“何颖说我妹妹何倩走之前,你也曾百般相劝,为何不强行把何倩留在你这里。”

“姑姑当时一定要走,我怕强行把姑姑留下来,反倒伤了姑姑的清白。而且我万万没想到孙家居然能如此丧心病狂。岳父大人,每次想起此事,我心里头很是难受。”这是陈克的心里话,他绝不能认同何倩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

何汝明脸上的怒气一掠而过,他平静的声音里头蕴含这极大的怨毒,“文青,你已经尽力了。我妹妹素来性格刚强,打定主意的事情决不退缩。文青,我告诉你,这是我何家的事情。既然我妹妹不想留在你这理,那就说明她没有指望过你干任何事。你若是真心觉得难过,你就成全她到底。再也不要过问此事了。你能答应我么?”

“一切全凭岳父大人吩咐。若是岳父大人以后改了主意,也请务必告知我。”陈克回答的很干脆。

送走了何汝明,陈克立刻去与英国代表会面。英国人很体贴的向陈克提出了一个建议,由于两方商业合作很是不错,英国使馆愿意背书,向陈克在英国银行提供一个五十万英镑的信用额度。不过这个额度只限于购买英国商品。这等好事陈克自然不会放过。在这个时候,每多一丁点钱都具有极大的意义。

仿佛是因为1910年春节临近的缘故,好消息成双结对的向陈克这边传来。先是从英国订购的缫丝厂设备运抵根据地。第二天陈克接到了在美国的代表团的电报,试运行成功。美国方面愿意与人民党达成合作协议。由王斌与美国方面协商合同,并且会在签订后给陈克拍电报。

由于人民党派去的是一个规模不小的代表团。代表团里头有农业方面的代表。在美国方面的协调下,人民党农业代表团经过考察,签订了购买美国长绒棉种子的合同。人民党代表团向美国派遣留学生的计划也基本敲定。从1911年开始,人民党可以每年向美国工业院校,或者综合性大学的理工专业派遣总数500人的留学生。美国方面表示,这些学校绝对不是野鸡大学,而是美国一系列常春藤大学。

陈克的喜悦只维持了很短的时间,他很快就想到。无论是留学生也好,或者是设备也好,这都需要大批大批的钱。根据地现在并没有充足的资金。所有的钱都要靠根据地群众的辛苦劳动一点一滴的积累起来。

“赶紧让工业部门开始仿造缫丝设备。”陈克给国防科工委下达了命令。

也就是在1910年的除夕,陈克得到了一个真正的好消息。根据地的工业硫酸与盐酸终于打进了日本市场。日本不仅对这些紧俏商品感兴趣,他们还希望能够进口根据地的铁农具。

“喜忧参半啊。”这是陈克唯一的评价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