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五十章 争夺和重组(二)

王有宏巡抚与张謇下船之后很习惯的左右看了看,然后很失望的发现,码头上没有等候的轿子。随意扫了一眼,不仅是接待他们的人身边没有轿子,整个热闹的码头上同样没有轿子的踪迹。

王有宏与张謇对视了一眼,心中都在怀疑,“这是人民党故意给的下马威么?”

这年头,穷人才会步行,有身份的人出行则乘坐轿子、马车,至少也得弄个牲口坐坐。不过客随主便,在这人民党地盘上,前安徽巡抚恩铭尚且被砍了脑袋。江苏巡抚王有宏以及江苏议会议长张謇更不算啥。莫说人民党让这两人和他们的随从步行。就是把他们抓起来当作“满清反革命”处决,他们也得认了。

好在人民党并没有真的准备这么干,各种车辆运力都在码头外的乘客区。货运区域与客运区域明显分离开来。轻快的黄包车与平板车分开停放。乘客区喧哗却不拥挤。

张謇和王有宏都是眼睛一亮,南京等城市都是商贸集散地,管理区不仅拥挤不堪,各股势力为了抢夺地盘更是经常闹出事情来,安庆这等管理模式实在是颇为先进的。自打战争爆发以后,安庆通商一度极为萧条,现在看市面完全恢复旧观。不仅普通的商旅热衷生意,一些外国人同样忙忙碌碌。若不是即为清楚的知道现在是在战争期,单看眼前的局面,安庆城完全是一副太平盛世的模样。

街头随处可见穿制服的与穿马甲的。穿制服的市政城管负责维护秩序,穿马甲的则是市政卫生、物流。百姓们对这些人已经非常习惯,完全是见怪不怪的模样。看到这些,王有宏与张謇反倒想走一走,亲眼看看人民党是怎么管理这安庆城的。

“几位,上车吧。”负责引导的人民党工作人员已经安排好了车子。再次扫视了周围秩序井然的模样,王有宏等人上了车。

谈判地点在前巡抚衙门,一行人被带进了会议室。一个高个方脸的年轻男子已经与其他几个人在那里等待了。

“这位就是陈克主席。”引领的工作人员以忍耐不住的骄傲语气介绍道。无需介绍,王有宏的注意力已经被陈克吸引住了。那是个毫无伪态的年轻人,年轻人特有的奔放生命力从那明亮的眼睛,从那光洁的皮肤,从那健壮的体魄,还有那轻快有力的起身动作中展现无疑。但是这旺盛的生命力却不像其他年轻人一样肆意流淌。包括慈禧太后在内,王有宏见过很多身居高位的人,长久的历练让他们举止庄重,派头十足。陈克身上无疑有这些东西,可陈克却有着那些身居高位的人所没有的沉静谨慎,他更像是一位学者,一位做好准备愿意倾听别人说话的年幼者。

把经验与特色自然而然融合在一起的陈克,让王有宏感到一种发自内心的震颤。王有宏到安庆的目的是与陈克谈判,对谈判的结果,王有宏完全没底。而对面的陈克无疑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陈克已经准备好了。

陈克也在打量王有宏。一个月前王有宏巡抚在江苏议会上的讲演文件送至人民党中央后,陈克看完噗哧笑出声来,“王抄抄啊。”

“抄抄”这个后世网络用语是陈克第一次说出来,同志们完全不明这词的意思。可王有宏讲演稿如此熟悉,已经有人盯着齐会深问道:“齐委员,这到底怎么回事?”

没等齐会深说话,陈克已经接过话头,“咱们人民党不说瞎话,这文件不是什么机密文件。就是天下人都看到了又能如何。不用管那么多。既然王巡抚能看清形势,那咱们也得给他个惊喜吧。”

在陈克的想象中,一个能够把握住自己演讲稿核心内容的人,至少得有些学者的风度。现实也让陈克觉得颇为意外。王有宏年纪四十多岁,身材颇高,骨骼粗壮。与这时代的其他中年官员一样,王有宏的肚子已经因为充满了脂肪而鼓起来。在21世纪,这是很不健康的体态。在1908年,这却是令人羡慕的“富态”。

而王有宏的那张脸则是历经风霜的模样,皮肤上有着细微的坑洼,眼睛又大又亮,而且下意识的睁得很大。虽然蓄着胡子,可王有宏怎么看都是一个爽快粗狂的武夫。经常思考的人特有的微微眯缝的眼睛,以及内敛的神色,在王有宏身上全然找不到。

倒是王有宏身后的张謇,具备了这时代读书人的一切特点。摆谱、某种程度的矫揉造作、目中无人的傲慢、自我为中心的强势。好歹张謇也是恩科一甲第一名状元。若是这种态度,反倒是令人不解的。

双方坐下之后,谁都没先说话。陈克已经决定努力学习倾听别人谈话,这次会议也是王有宏率先提出的。陈克就静静的等对方开腔。

王有宏路并不想来安徽,他也是迫不得已。半个多月前,人民党先是以重兵夺取了苏北各地。在江苏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人民党江南部队又突然袭击,全歼了驻守芜湖的江南新军。兵锋抵达安徽与浙江交界处。在袁世凯夺取北京政权的事情震动天下之后,人民党又让江苏陷入了全面的恐慌之中。

江苏议会立刻召开会议,商谈应对这可怕的局面。人民党不是满清体系内的存在,所以任何战争都不稀奇。上万军队对几百人民党尚且无法取胜,芜湖距离南京这么近,几万人民党部队杀过来,南京根本无法幸免。

南京城里头一片恐慌,有钱人已经准备逃往上海。王有宏巡抚下了命令,全城封锁,逃走者抄没全家。这雷厉风行的手段直接震慑住了南京的有钱人。一面封锁南京城,王有宏一面参加了议会。面对恐慌万状的议员,王巡抚表示自己将亲自与议会议长张謇前去与人民党交涉,弄明白人民党到底是什么意思。

袁世凯政府已经任命张謇为农工商大臣,不过张謇因为江苏的事情暂时没有去赴任。听说王有宏居然要亲自到安徽匪帮那里谈判,张謇极为感动。当即表示愿意与王有宏同去。

王有宏原以为人民党在这次会议中会志得意满的威胁一番,或者大摆架子。他已经和张謇等人讨论了怎么应对这样的局面。万万没想到人民党就普普通通的召开会议,以陈克为首的人民党人很礼貌的一声不吭等着王有宏说话。王有宏等了一阵,也只能先开口了,“陈先生,我们这次来是想弄明白几件事。贵部为何要攻打江苏,威逼南京。”

陈克用完全事物化的语气答道:“攻打苏北,是因为我们要在苏北和鲁南这西汉旧楚地上建立淮海省。至于未必南京,我们的目的是收回原本就属于安徽的芜湖地区。只是诸位觉得我们在威逼南京而已。从我们这边看,南京有近五万兵马,我们反倒觉得南京在威逼芜湖呢。”

听了陈克的话,所有江苏代表心里头都奔驰着好些匹羊驼驼。每个人心中都骂道:“陈克,你个小屁孩子还倒打一钯!”

原本陈克脸上严肃,肯倾听的认真态度让这些人陈克颇有年轻晚辈的恭谨。而陈克用这样恭谨的态度阐述事实的时候。这恭谨的晚辈态度立马就变成了盛气凌人的傲慢感觉。什么叫做“反倒觉得南京在威逼芜湖?”什么叫做“要在苏北和鲁南这西汉旧楚地上重立淮海省?”

在江苏代表们看来,陈克这意思好像是希望让江苏代表心悦诚服的表示,“陈克先生,对不起,我们没能理解你的本意。是我们错了。”

张謇的脸色已经极为难看,事前他们都知道人民党会极度傲慢,他万万没料到陈克竟然傲慢到这种程度。其他几位代表更是怒发冲冠。

“陈克,你恃强凌弱也得有个限度吧!”张謇再也忍不住,怒斥道。

“恃强凌弱?”陈克有点不解。

人民党一直在准备对苏北用兵,军事准备已经基本接近完成。王有宏抄袭人民党的文件,陈克称其“王抄抄”,这话倒是一个玩笑。即便王有宏不抄袭,人民党也会出兵夺取苏北。

江苏历来分为苏北和苏南。苏北包括徐州、连云港、宿迁、淮安、盐城。在21世纪,陈克一些朋友在徐州,他跑去徐州拜访朋友,大家吃肉喝酒胡喷海吹的时候谈起苏北与苏南的传统矛盾。苏北的兄弟们一致认为,苏北与苏南简直就是两个世界。如果能在苏北这旧楚地的薛郡、彭城郡、东海郡、陈郡、会稽郡5郡36县上重建“淮海省”那就好了。这才是陈克建立淮海省的最初动力。如果一个省内的地域分歧能坚持到21世纪,那就说明这些地方的的确确是有问题的。

苏北和山东的民风比较传统,陈克21世纪去济南玩,到了晚上九点之后,这座省会城市就一片漆黑。夜生活场所就那么寥寥无几的几处地方。这等淳朴的民风让陈克瞠目结舌。徐州也差不太多,人民质朴、守规矩。

徐州这座华东重镇里头龙头企业徐州重工,经历差点破产被收购,然后又在中国重型设备海量需求的东风下一跃成为全世界屈指可数的大型机械设备生产企业。说明人家真的有帮人无论是顺境逆境都认真在工作。身为河南人,陈克很不待见地域歧视。不过历史证明苏北这地方的确比较适合吃国营饭。

“淮海省”、江西、安徽,这几个地区传统上都不是很新潮的地区。陈克圈定这几个省份,也是根据这些地区历史上的表现去尽量避免麻烦。至于湖北,即便是人称“九头鸟”,湖北的国营企业力量依旧强大。而且陈克既然下定决心要夺取汉阳钢铁基地。民风这种事情,他也就不能再当成考虑因素。

军事行动进行的极为顺利。凤台县中央所在地只留下了中央警卫团,根据地内的工农革命军106师兵出苏北。山东根据地同时出兵配合。极短时间内就夺下了苏北地区。

在江苏上下胆战心惊之际,安徽南部军区部队在章瑜指挥下,夺取了人民党尚未掌握的最后安徽地区“芜湖”。芜湖是通商口岸,外国人在这里有租界。人民党一直避免与外国人打交道,所以对租界始终不肯碰。自从武汉领事团前来与人民党接洽之后,人民党已经明确表示“在没有敌对局面出现的情况下,希望保持现状”。这消息已经从武汉传到了各地领事团与使馆团那里。人民党已经没有必要再避开外国人了。

王有宏亲自前来谈判这件事,大出人民党意料之外。谈判这种事情是两股力量试图用政治协商手段解决争端。可人民党与江苏这帮人并没有任何政治共同基准。一个是反贼,一个是满清下的臣子。抛开满清单独与人民党谈判,人民党上下都不能确定江苏到底想干啥。所以陈克才会到安庆专门与江苏代表谈判。

“陈克,你当你是朝廷呢?你想干啥就干啥?如今江苏已经有了议会,江苏不可能接受其他人的安排。”有江苏议员在旁边喊道。

这等大声叫嚷引发了人民党干部们的瞪视,陈克却根本不为所动,他笑道:“议会么。我们会在淮海省建设人民代表的大会。人民党代表从人民中选出来,行使人民的权力。在法理上我们也站得住脚。而且苏北与苏南本来也不是一码事,诸位若是担心我们会去攻打苏南,那是多虑了。我们对苏南没有任何染指的打算。”

听了这话,有些江苏代表几乎被气疯了,有些则展现出另外的表情。例如江苏巡抚王有宏大人。其实王有宏并不认为人民党真的要打南京。督抚们都是人精,不管别人怎么想,王有宏已经认定袁世凯已经与人民党达成了秘密协议。不然的话,人民党为何不与袁世凯决一死战。只要能干掉在河南的袁世凯,大清还有谁能阻拦的了陈克?

可袁世凯不南下进攻安徽,人民党也不北上进攻河南。最后结果是人民党兵出湖北,袁世凯则悠哉悠哉的回到了北京夺权去了。

人民党夺取苏北,收回芜湖。不管江苏议会心里头到底怎么想,这些行动都没有触碰到王有宏的底线。新军第九镇统制以及其他势力早就被王有宏撵去芜湖。他们被人民党消灭,反倒让王有宏少了麻烦。王有宏并不担心人民党与袁世凯达成了协议,他担心的是人民党没有与袁世凯达成协议。

如果人民党与袁世凯达成协议,人民党就绝对不会吞并整个江苏。若是人民党吞并了江苏,袁世凯就要为此事负责。他刚夺了中央大权立刻就丢了江苏。对袁世凯的中央的威信是极为沉重的打击。地方势力高看袁世凯一眼,不还是因为袁世凯手里有北洋新军。如果袁世凯不能证明他的北洋新军以及北洋内阁对全国有控制能力,特别是对人民党这个体制外的武装力量有控制能力。那北洋在督抚眼中就是另外一个满清中央,甚至连满清中央都不如。

而且苏南素来富裕,若是人民党真的要夺取江苏,那也肯定对富裕的苏南下手才对。只要能够保证人民党不去夺取整个江苏,以苏南苏北的一贯不对付,江南没了苏北照样不受影响。

但这些都是王有宏的猜测,如果不能亲自与陈克谈判,王有宏不能确定自己的想法是不是真正正确。现在手里头的权势是王有宏经过千辛万苦才得到的,现在的机会是王有宏赌上一切抓住的。王有宏宁肯死也不愿意失去眼前的一切。

听了陈克方才的话,王有宏脸上忍不住露出释然的神色。人民党和袁世凯的秘密协议看来可以确定了。

陈克饶有兴趣的看着这几位谈判代表完全不同的表情,王有宏的如释重负,张謇的气恼,还是其他几位议员的癫狂。这和事前的预料相差无几。

做任何事情之前都要做准备工作,例如这次会谈前陈克要江苏提供会谈成员的名单和基本个人信息。王有宏与张謇的资料人民党自己就有,这几位议员的就不全了。从江苏方面提供的资料上看,这几位议员都是苏北人,在满清与人民党之间,苏北议员肯定要选择满清。张謇本来就要去北京上任,上任前遭到如此打击,心中的不满可以想象。

倒是王有宏,陈克越来越重视了。越是能清楚知道自己利益从哪里来的人,越容易了解他的想法。不问可知,王有宏是铁了心要在“联省自治”中得到自己的利益的。只要能够保证王有宏的个人利益,人民党反倒不会和江苏有什么不可预期的冲突。

想到这里,陈克看了看周围的同志。夺取苏北的战争过于轻松,以至不少同志提出乘胜夺取整个江苏的打算。苏南地区素来富裕,南京、苏州、扬州这秦淮大地从来是富裕所在。两淮的盐商有钱的很,若是能完全把这些钱财据为己有……

有些同志干脆直截了当地问道:“真的要兑现与袁世凯的约定么?”

“约定就是约定。不要玩小聪明。做事要有理有节,袁世凯背信弃义那是一码事,咱们会因为他背信弃义给他相应的回应。不过这可不是咱们自己不讲理的理由。”陈克自幼就爱刷小聪明,这种亏他吃的太多了。

回以前陈克要求同志们学着观察判断江苏代表的态度,现在再看这些同志,陈克看到大部分同志都若有所思,看来也都有些自己的感悟。

与江苏代表同床异梦不同,人民党谈判团的确是同心同德。陈克为了让大家能够看得更清楚些,他抛出了最新的消息。“江苏的诸位,袁世凯内阁前天电告天下。正式提出推行联省自治的观点。而且袁世凯内阁准备确立新宪法,将以法律的形式保障维新路线不动摇。”

听到这大消息,江苏代表一时间目瞪口呆,也不知道是该信陈克,还是不信。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王有宏,他急切地问道:“那人民党的诸公到底怎么看此事。”

陈克淡然答道:“我们么?我们不反对维新。但是我们坚定的认为,满清是维新的最大敌人。维新可以搞,但是满清一定要打倒!这个观点我们已经电告天下,而且在很多报纸上刊登了声明。”

听了陈克的话,王有宏神色登时肃然起来。张謇紧绷着嘴,很有些恍然的感觉。至于其他几个议员,自始至终他们就没有听明白人民党主席陈克说的到底是什么。他们甚至连同来的江苏巡抚王有宏到底在说什么都不知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