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三十五章 再战(五)

“陈主席,沈曾植那老东西寻死卖活,你去看他作甚?有那空你跟我去105师视察一下岂不是更好。袁世凯号称要完成慈禧未尽的命令,吆喝着剿灭咱们人民党。部队上下都想见见你。”105师师长杨宝贵笑着劝道。他9月9日一大早就跑来请陈克去部队视察,却赶上陈克要去探望沈曾植。参与书写“杀慈禧书”的成员都是近期的风云人物。沈曾植9月7日得到慈禧病故的消息后,先是摆了香案嚎啕大哭的祭奠一番,接着就开始“装疯卖傻”起来。得到这个内部消息之后,杨宝贵对沈曾植的善意马上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杨师长,用老东西来称呼沈曾植先生不合适。”陈克纠正道。

“是,是。沈先生辛苦了,你就让他休息一阵么。咱们部队的战士提起陈主席你来跟说神仙一样。政委们怎么说都不管用。你不去见见战士们不合适。”杨宝贵咧着嘴笑道。一提起近两天的变化,杨宝贵就高兴的有些忘乎所以。和北洋军战斗的艰苦性杨宝贵早就有了充分的思想准备,这一个多月的训练部队都下了苦功夫。万万没想到陈主席写了本书,慈禧读完就死了。即便不太清楚满清的组织结构,杨宝贵也知道,北洋军的退却仅仅是时间问题。

“我今天已经计划好去看沈先生了,而且我也没有做好去部队视察部队的准备。去部队的事情我们晚点再说吧。”陈克也真的不清楚现在去部队干啥。政委们早就做了充分的解释工作,陈克既不懂法术,也不是妖道,慈禧完全是自然死亡。但是淳朴的战士们可不这么认为,除了说书的说过这等事,大家哪里见过这等神人的。不仅仅是战士,就连不少干部对陈克是否有些“道行”也很是怀疑。越是这时候,陈克越不敢轻举妄动。

“那这样吧,我陪陈主席去看沈先生,但是陈主席你一定要去给部队的政委和干部们开个会。现在部队里头都传疯了。你再不露脸要出事的。”杨宝贵不依不饶的说道。他也是没办法,部队里头的政委和干部坚决要求见陈克。杨宝贵身为师长也不能强行压制这种激情。

“行。就这么办。”陈克答道。

沈曾植住师范学院,陈克与杨宝贵一走进师范学院的大门。立刻就引发了轰动,学员们到现在为止还是以从安庆“掳掠”回来的女学生为主,这些孩子们都见过陈克多次。“杀慈禧书”的事在女生们中间也传疯了,而沈曾植先生这几天如丧考妣的嚎哭让不明就里的女学生有着种种猜测。一见到事件主人公陈克主席出现,学员们立刻开始互相通告,陈克等人还没走过一半的学校,各个教学楼门口,窗口,还有各种能看到陈克却不会被注意到的空地上就站了好大一片人。人人交头接耳,指指点点。即便是指挥过上万人大会战的陈克也觉得浑身不自在。105师师长杨宝贵更是没有被几百女生同时瞩目过的经历,他跟在陈克身后一边傻笑一边忸怩不安,差点路都不会走了。

沈曾植果然如同汇报里头那样颇有些癫狂,没进沈曾植的大宿舍屋,就听到沈曾植叫喊着,“冯煦,你把我害惨了!”

陈克连忙快步进了门,却见冯煦阴沉着脸站在沈曾植对面,沈曾植这几天看来内心备受折磨,头发没梳脸没洗,显得苍老很多。只有通红的眼睛中有着异样的光芒。

“沈先生,听说您身体不太好,我来看您了。”陈克连忙说道。

见到陈克,沈曾植眼睛里头几乎要喷出火来。“陈克主席,你让我帮着写东西的时候,可没说你要写的是催命符啊!你拿着我写的稿子肆意乱改乱添!你,你坑死我了!”

“沈先生,您别激动。”陈克连忙解释道,“慈禧看过那东西,没错。如果她看完就死了,你还能说这东西对慈禧的生命或许有重大影响。但是慈禧明显是看完之后好几天才死的,那这两者之间的关联就很有限了么。”

“关联有限?!”沈曾植几乎被这话给气疯了,他颤巍巍的拿起一本印刷的册子,“这里头写着先以皇帝的名义立幼君。然后皇帝和太后在同一天驾崩。皇帝上午先驾崩,太后晚上再驾崩。事情就这么发生了,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杨宝贵对沈曾植的态度极为不满,他挺身而出,“这事情发生了,这说明慈禧就是这么准备的么。与陈主席有啥关系?”

“这明显是离间人家母子!我怎么一时糊涂就参与到这事情里头来了呢?”沈曾植懊恼不已,说话已经有些不合乎逻辑了。

冯煦原本一直没说话,见沈曾植很是失态,他忍不住劝道:“沈兄,我知道你觉得内心不安。不管太后以前看着多英明,可这事情发生了。你又何必自以为是的把事情揽到你身上呢?”

毕竟都是官场上的人,冯煦更能理解沈曾植内心的痛苦。沈曾植原本是要当学政使的人。满清自己吹嘘“孝悌”,结果赤裸裸的闹出母子相杀的事情。坚持清廷文化宣传工作的沈曾植哪里能够接受这等事实。更别说这“杀慈禧书”的编辑工作沈曾植是出了大力的。

在陈克把严复、沈曾植、冯煦集结起来的时候,只是说要写本《慈禧的这一生》,沈曾植按照孔子“为尊者讳”的原则,在其中很是给慈禧美化了不少。陈克把这文言文编写成现代汉语,沈曾植专门把文字推敲了好多遍,以保证其中没有对慈禧的恶意曲解。那时候沈曾植甚至赞过陈克写东西“不偏不倚,平和中正。”

听说光绪和慈禧都死了,惊讶的沈曾植只是摆了香案祭奠一番。结果听到旁边口风不严的家伙说慈禧看了书就死了,震惊的沈曾植立马向严复索要正式文稿。看完文稿之后,沈曾植先是沉默不语,然后就崩溃了。

“若不是有人在里头挑拨离间,怎么可能出此大违人伦之事!”沈曾植终于说出了心里话。

陈克劝道:“沈先生,我们和清廷势不两立。你知道,慈禧也知道。就算我们挑拨了,正常来说慈禧应该逆着我们的说法而动。既然事实证明我们的预测是正确的,那就是慈禧早就做了这等准备。你能不能接受,这都是事实!”

沈曾植听完这话好似精神得到了镇定,他沉默片刻,突然用抬起头用一种悲愤的语气说道:“陈克主席,你聪明绝顶,心机深沉,手段毒辣。我本该赞一句你是英雄。但是遇到这等人伦惨剧,你不做阻止就罢了,却还推波助澜,极力利用。你人性何在!孔子说,始作俑者其无后乎?你一定会有报应的。”

“放你娘的屁!”杨宝贵再也听不下去了,听沈曾植如此恶毒的诅咒陈克,工农革命军的青年师长激怒之下挥拳就想上去痛打沈曾植这老贼。

陈克一把拦住杨宝贵,他厉声喝道:“杨师长,你想干啥!”

沈曾植此时根本不在乎会不会被打,他站的笔直。这老头子身上散发着一种异样的气场,仿佛是一个见过地狱的幽灵,只听沈曾植开口说道:“陈主席,你说革命是为了救百姓。人民党的所作所为既然是这么干的,那我自然也不能诋毁人民党。满清这么倒行逆施,违背人伦会有何结果?太后可以立个幼君,但是这件事一做,谁真心看那幼君为皇帝?你可知这是为何?因为你我头上都有个理字。道义一尽,气数就尽了。这是谁都救不了的。即便是朝廷里头不知廉耻的王公大臣再怎么粉饰,满清也是完了。满清不管怎么倒行逆施,可这也不是陈主席你以革命为借口,推动这人伦惨剧的理由。你这么做,和满清的倒行逆施有何区别?”

这话乍一听有些道理,可是陈克怎么都觉得这话不太对头,他带着苦笑想了想才明白过来,“沈先生,笤帚不到,灰尘不会自动跑掉。不是我们人民党在这里打,满清什么时候会倒呢?我们没理由为这件事负责啊。”

“不该你们负责,可不等于你们该用这件事牟利!你们就是共犯!”沈曾植怒道。

“什么共犯!”杨宝贵立刻反驳道,“你这明显就是到果推因。本来陈主席写了这东西,慈禧看到之后就该收敛坏心思的。她不仅没收敛,反而明目张胆的干了,那说明她是铁了心要这么干。若是没有我们人民党事先揭露,这事儿得多久才能被人知道?若是没有我们人民党,沈先生你现在正在心甘情愿的对那当了新皇帝的小兔崽子三拜九叩山呼万岁呢。哪里轮到你在这里装道学?!”

沈曾植被杨宝贵的话噎得死死的,一时说不出其他东西来。陈克见自己来了也没啥效果,他说道:“沈先生,不管你怎么想,事情都发生了。看开点看开点。我就先走了。您自己保重啊。”

带着杨宝贵离开沈曾植的大宿舍,冯煦也跟了出来。三人在操场几百人上千道视线攒射中继续向大门方向走去,冯煦旁若无人的低声说道:“陈主席,定然有人会拿这件事做文章。”

“管他们作甚!”杨宝贵憋了一肚子火,忍不住对冯煦发泄起来,“陈主席什么都没做错,那些混蛋让他们自己叫唤去。”

被杨宝贵一顿呛使,冯煦苦笑道:“哈哈。这位同志说的也有些道理。不过……,真没想到事情居然变成这样。”

陈克笑道:“满清就这么一个玩意,没啥稀奇的。雍正倒是个老实皇帝,这哥们死前被人攻击的够呛,他忍不住写了本《大义觉迷录》,要给自己辩解一下。人家说雍正毒杀他爹,雍正解释道,头一天他给他爹康熙送了药,第二天他爹可不行了。这哥们也太老实了,读了都让人觉得不得不同情。结果乾隆上台之后,立刻没收销毁《大义觉迷录》,又把写书的曾静等人凌迟处死。咱们才发了几本《慈禧的这一生》?只是满清对付不了咱们人民党,所以这桩公案才能为人所知罢了。”

虽然比喻有点不伦不类,而且冯煦对《大义觉迷录》也没什么了解,不过大概意思冯煦是能明白的。只是听陈克将一百多年前的雍正称为“哥们”,这不能不让冯煦皱了皱眉头。“陈主席,不管这件事到底怎么一桩公案,只怕不可能真正有水落石出的一天。但是我们却要和袁世凯打交道,你这称呼万万不可没大没小。”

陈克先是一愣,接着忍不住笑道:“多谢多谢。冯先生说的是。”

见陈克回答的很是随便,冯煦对陈克能否“痛改前非”实在不抱什么幻想。不过这本来也只是末节,冯煦继续问道:“陈主席对未来事态的发展有什么看法?”不管陈克多随便,在对局面的判断上冯煦绝对不会对陈克的判断有什么轻视。

“现在就看清廷到底是保守派压倒维新派,还是维新派压倒保守派。不过不管谁压倒谁,清廷都撑不了多久。区别只在于怎么一个死法。”说到这里,陈克突然反过来味,他惊喜的看着冯煦说道:“难道冯先生愿意出使袁世凯那里不成?”

“若是陈主席有命,我自然愿意跑一趟。”冯煦坦然答道。

陈克喜道:“那可太好了,我会在党委会议上讨论此事,若是党委会上通过,那就会有人和冯先生谈。”

对外谈判,派遣的人员很关键。冯煦和袁世凯想来是更有共同语言的。陈克绝对不会派遣严复前往谈判,万一袁世凯加害严复,人民党可承担不了这种损失。

在师范学校门口分别,杨宝贵就一定要陈克和他现在就去部队。见识了沈曾植的表现,陈克觉得很有必要去和部队的同志们沟通一下。他自己根本没想到那本《慈禧的这一生》能有如此效果。其实陈克以为这本书本会在慈禧死后才会起作用。任何事情都是矛盾的对立统一,这本书能起到“逼死”慈禧的作用,那么陈克就得承担“神汉”的名声。这对革命工作很不利。若是不能尽快化解这种不利,副作用未免太大。人民党是个讲科学与民主的革命组织,组织的当家人若被视为“神棍”,麻烦就太大了。

部队驻地在学校不远的地方,由于105师是新建,现在还保持着大规模集中训练的步骤中。正在训练的官兵一见到陈克出现,同志们立刻蜂拥而来。

“陈主席!”“陈主席!”在热情的招呼声中,在后面的同志忍不住大声喊道:“陈主席,给我们说说到底怎么回事!”“您能掐会算么?”

听闻这等胡话,杨宝贵大声喝道:“什么能掐会算!说多少遍了,咱们不讲这封建迷信!”

在指挥员与政委的劝告下,战士们好不容易回去开始继续军事训练。只是每个人的眼睛都盯在陈克身上。

“陈主席,你说这不开会行么?”杨宝贵连忙说道。

“问题是我真没想好说啥,有些事情党委没决定,我也不能乱说啊。而且我看在反对封建迷信方面,杨师长你们干的不错。”对于谈话内容陈克实在是颇为为难的。

“那也得给个合理的解释吧。”杨宝贵自己是没办法让同志们真心信服反封建迷信的解释。

“合理解释。合理解释就是部队极有可能要在近期开赴湖北。湖北发水了,咱们要去救灾。救灾的时候只怕不会打仗。救灾完了,湖北在长江以北的地区肯定要落到咱们手里。杨师长,汉阳钢铁的意义我不用再强调了吧。”

杨宝贵两眼放光,“能拿到汉阳钢铁,咱们部队的步枪可是能配齐了。”

陈克答道:“是啊,现在就看咱们和袁世凯能谈到什么地步。若是袁世凯能够乖乖回北京夺权,咱们就有半年一年的时间。等袁世凯夺权完毕,湖北也就平定了。有了安徽湖北,就有了充分的战略回旋余地。那时候就能专心搞基层工作。说到底,咱们党的基层还是太弱太弱。”

“干部啥时候都不够。”杨宝贵重重点点头,“陈主席,你在军委会议上那句话说的好,还是劳动的不够。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死容易,能吃苦难。”

听说陈主席要开大会,105师的政委干部们立刻匆匆忙忙的赶往集结地。一见到陈克,政委们立刻蜂拥而上,“陈主席,你不能光给我们开会,我们说服力不够。这次的事情闹得太大。”

“是啊,要开就开大会,一个团一个团的开会。”

“这件事不是组织决议传达,我觉得这件事关于陈主席你个人比较多。”

陈克很是吃惊,政委们的素质实在是令瞠目结舌。对待事情分析其实根本不用那么多神奇的模式。最基本的不过是“有始有终”,“确定责任人是谁,谁的责任谁负责”。这是陈克自己在党校里头的培训内容。政委们现在提出的这些要求说明他们已经掌握了基本的要点。只要切入点要点不错,工作就不会出问题。至少不会弄出张冠李戴,或者南辕北辙的事情。

看来来何足道的政委工作做的很好啊。陈克想。

想归想,陈克大声对激动的同志们喊道:“同志们,事情发生的突然,我也没有准备好要说什么。先给大家开个会,大家也听听我的解释有没有道理。同志们给我把把关,如何?”

“好!”大家轰然答道。

站在千把人的密集阵前,陈克大声喊道:“这次慈禧突然死亡,按照我们要求同志们掌握的分析法,这件事有其必然性与偶然性。”

“慈禧今年74岁了,人活七十古来稀,阎王不叫自己去。她本来就没几天好活,这就是必然性之一。”

人群里头微微发出了一阵感叹。如果是2008年,74岁的寿命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普通人都可以期待自己活到那一天。1908年,能活到60岁就是很神奇的事情了,特别是在贫困的安徽,一般人都只能活40多岁。慈禧74岁的寿命的确让大家惊讶了一番。

“我们大家年纪轻轻的,在激烈运动后,这心还通通乱跳。有时候运动量太大,咱们这些年轻同志还会晕倒。慈禧看了书之后心情激动,74岁的老太太就更容易出事。这些都是必然性。基于现实身体状况下的必然性。”

喊完这些,陈克看着同志们。大家脸上都有了理解的神色。这让陈克放心不少。

“那接着就是偶然性,大家都上过战场,头上中枪会死,胸口中枪会死,胳膊大腿上中枪也会死。慈禧到底怎么死的,没有验尸之前我们也不能确定是哪种偶然因素导致的死亡。如果真的想确定死亡的因素,等咱们打下北京,把慈禧挖出来解剖验尸,就知道原因何在。”

这个说法令有些同志忍不住咧嘴苦笑。人民党并不掩盖根据地存在验尸的问题。实际上陈克希望验尸这种很不错的方法能够在中国推行。尽管想到自己死后会被刀切锯剌,陈克也觉得很不舒服。不过既然是正确的,那就没有理由拒绝。

“我方才说的是生理上的存在,接着我要说说慈禧死亡在社会角度上的问题。有人会认为慈禧的死是我们写书小组的功劳。我要说,这种看法是不对的。真正的功劳不在我,而在乎同志们,在乎咱们广大部队的战士,在乎咱们千千万万的党员干部。如果只有我们写书的几个人,大家觉得慈禧会把我们几个人放在眼里么?正因为有千千万万的同志在我们背后作为支持,千千万万的同志打了一个又一个胜仗,慈禧才会对我们的书这么关心。如果是民间随便几个人写了本书,慈禧会看么?她根本不会看。如果说这件事有什么功劳的话,那功劳也是大家共有的,并不是我们几个人所有的。”

这种集体主义的宣传让同志们听起来感觉很好,虽然功劳陈克要占一大部分,可是同志们也认同陈克所说的集体的力量。而这件事的集体力量所占据的功劳,也让对陈克本人那种“神棍”的感觉冲淡了很多。“写本书弄死慈禧”这件本来看着极为玄乎的事情,现在突然显得很正常起来。理解的笑容已经浮现在同志们脸上。

“同志们,这本书我们也不会藏着掖着,很快这本书也会发到部队里头。大家都可以看看,大家看到的内容与慈禧看到的内容都是一样的。大家可以看到,这本书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如果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这本书是咱们人民党,是咱们革命军队才能写出来的书。这本书里头坚持的要点只有一个,那就是实话实说。”

听了这话,同志们的阵列里头第一次出现了真正的轰动。不少同志们没有看过这本书,所以他们以为这书里头写了很多神奇的内容。没想到大家都非常敬重的陈克主席居然告诉大家,这书里头只写了“实话”。

同志们再也不能保持安静,立刻有同志高声喊道:“陈主席,说实话能骂死人?”

“准确的说,不是骂死的。是吓死的。”陈克高声答道。

“嗡!”同志的队列中发出一阵轰响。这匪夷所思的回答超出了几乎所有人的想象。

“同志们,咱们人民党的政策,会怕人民知道么?咱们只怕人民不知道,特别是怕人民知道之后不能正确的理解。因为咱们是劳动者的联盟,大家是因为一起劳动更有效率,一起劳动能得到更好的生活才聚集在一起的。说瞎话对咱们,对革命事业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

这跟废话一样的实话有些令人摸不着头脑,同志们已经激动起来的情绪突然没了共鸣点,所有人都讶异的看着陈克。

“满清不一样,满清存在的基础就是谎言就是欺骗。这个制度存在的真正基础就是剥削、压迫。如果他们说了实话,老百姓们不会认同这种制度。所以满清就编出种种谎言来欺骗人民,什么天子,什么天命。这都是瞎话。归根结底,满清就是要让大家认为,满清统治者和他们的走狗统制剥削咱们老百姓是正确的,是不可改变的。这就是瞎话,这就是骗人的。”

陈克突然觉得自己心里头极为高兴,积累了这么久之后,根据地终于可以用现实来反击剥削阶级的谎言了。陈克左手握拳高高举起,同志们的情绪同样兴奋起来。

“同志们,在咱们根据地,这种谎言已经被戳穿了。没有皇帝,没有剥削者,只有平等的劳动者联盟。我们现在不照样活的好好的!我们不仅日子比以前好得多,而且还会一天比一天更好。这是为什么,因为以前我们的劳动成果都被剥削阶级以及他们的走狗拿走了,我们的血汗被这些人吃喝的干干净净。他们不仅要吃,还要说明他们吃的有理。现在根据地就是告诉这些人,剥削者滚蛋,我们想过得更好,我们能过得更好。”

说完这些,陈克高举在空中的手臂用力挥下,像是要把空气一下劈成两半。仿佛在回应陈克的动作,同志们也忍不住挥动着手臂发出吼声。

“对!”“好!”“剥削者滚蛋!”“皇帝滚蛋!”“走狗们去死!”

陈克再次高高举起手臂,接着向下压。声浪随即暂时平息下来,可那不是沉默,那是更大爆发前的静寂。每个党员干部都眼睛发亮的盯着陈克,盯着他们的领袖,等待着更大的雷霆。

“瞎话就是瞎话,说一千遍也不会变成真话。剥削者拿走我们的粮食,是真的。剥削者拿走了我们的钱,是真的,剥削者把这些粮食和钱财用在自己花天酒地上,还是真的。所以他们害怕听实话,他们害怕人民看到实情。因为人民知道实情是一定要把他们打倒在地的。我们根据地就已经起来打倒了剥削者,我们已经把人民革命让人民生活更好的现实让全中国看到了。慈禧作为剥削者的代表人物,她最畏惧的就是看到实情,听到实话。当那本小册子写了实话,说了实话之后。她,被同志们的革命吓到了!她,被同志们的革命给吓死了!”

“哦!!!”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再次响起,陈克的解释不仅得到了同志们的认同,更得到了同志们的支持。那是无法言喻的混合了集体主义自信,对敌人居高临下的俯视,以及种种兴奋,自信,以及激情的欢呼声。

“革命万岁!”“陈主席万岁!”同志们欢呼声响彻了会场的上空。

新参军的战士们没资格参加这次会议,他们只能在不远处站在哪里看着听着。因为距离远,或许能看到陈克激扬的手势与动作,却听不到具体的内容。所有新战士人都焦急,恨不得冲进会场听听到底那个神仙般的陈克主席到底说了什么。他们曾经有过这般急切的冲动,那是参军的时候,为了能摆脱饥饿,为了保卫家里在革命中分到的土地,为了让家里能加入得到很多新农具的合作社。年轻人们义无反顾的加入了革命队伍。为了更好的生活,年轻淳朴的战士义无反顾的跟着队伍到了他们从没有抵达过的远方。

现在他们看到远处那激扬的场面,年轻的战士心情再次急切起来。他们想听到陈克主席说了什么,更直白的说,他们想靠近人民党那神秘力量的中心点更近一些。这是很难解释的冲动,但每个人都本能的认为,靠近那中心点更近一步,自己就能拥有更多的力量。

政委干部们的欢呼突然停顿了片刻,年轻战士们对这种变化感到相当的诧异。不过片刻之后,嘹亮的歌声从政委干部们的队列中爆发出来。那是大家听过,却还没有学会的歌曲。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奴隶们起来,起来!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

由于还没有完全学会普通话,加上各地方的方言也相差不少,年轻战士们虽然能够听懂某几个词,却还不能理解这首歌的意义。即便如此,雄浑真挚的曲调依旧打动了这些年轻人的心。他们屏息凝神的把注意力放到传入耳中的歌声,这样的专注起到了效果,第二遍的歌词,年轻同志们听明白的更多了些。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我们要夺回劳动果实,让思想冲破牢笼!快把那炉火烧得通红,趁热打铁才会成功!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