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十章 光复会出击(四)

光复会里头不太歧视女性,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秋瑾的存在。很多新进的光复会成员都经历了一种极大的不习惯,当一位女性与男人们一起讨论国家大事,商量如何起义,这无论如何是不让人习惯的。为了克服女人缺乏见识的想法,男性同志们要经历很多心理上的不适感。

在杭州战役结束后,秋瑾因为受伤而暂时没有出现的日子,已经习惯秋瑾存在的同志们都感到有些不习惯。无论如何,只要有秋瑾在,男人们语言与行动上好像就没有那么放肆。被男性同志嘲笑,与被女性同志嘲笑相比,后者无疑是非常可怕的。而组织里头有女性干部存在,男性们也会本能的保持些风度与进取的态度。秋瑾不在的时候,单纯一群男性的会议总是与以前有些微妙的不同。

在人民党的根据地里头,男女平等,妇女解放是最近本的政治宣传之一。可以肯定的说,各个革命当中,人民党无疑是女性比例最大的一个。因为早已经习惯了女性存在,徐水生倒没有光复会其他干部那么敏感。听到有女性与徐锡麟大声说话,徐水生第一感觉是一种讶异,这个谈话内容可是很敏感的。

秋瑾现在虽然没有痊愈,她却是个顽强的个性,只要让她出来工作,她就不可能再躺回到病床上。秋瑾原先工作就是统领敢死队,现在徐锡麟接掌敢死队,秋瑾自然是想多给徐锡麟帮帮忙,压压阵。在出来工作之后,秋瑾很快发现了一个问题,她忍不住就跑来向徐锡麟发出质疑,“这次出兵南京,若是洋人出兵了怎么办?”

英国人把长江流域划为自己的势力范围,英国军舰拥有长江的自由通航权。这是满清丧权辱国的明证,也是让革命党人感到痛心疾首的事情。把洋人撵出中国去,这不仅仅是义和拳这些百姓的想法,革命党人大多数也有这等想法。

想法想法归想法,真的展开战争,洋人到底会站在谁一边,这是一个避不开的考虑。南京是通商城市,虽然没有租界,英国人的军舰总是要在南京经过。秋瑾对此很是担心。秋瑾受伤期间一直没有参与会议,她“复出”之后发现,光复会里头的同志提及这个问题的时候,大多数被问到这话的人都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剩下的则是装聋作哑,顾左右而言他。不得已,秋瑾只能跑来找徐锡麟逼问。

与其他同志一样,徐锡麟对洋人的问题也采用了装聋作哑的态度,秋瑾忍不住引用了陈克的话。“伯荪,装作看不到是不行的。文青就说过很多次,得面对现实。”

徐锡麟自然听得出秋瑾话里头的意思,他更清楚,若是不能给秋瑾一个交代,今天是不可能轻易脱身的,徐锡麟终于认真地说道:“璇卿,若是洋人出兵,你说怎么办?”

“怎么办?和他们打啊!”秋瑾回答的干净利落。

“怎么打?洋人和咱们打陆战,我们就和他们打。洋人和我们打水战呢?我们怎么打?”徐锡麟的问题很直接。

秋瑾却没有立刻回答,她皱着眉打量着徐锡麟。直到看得徐锡麟躲开了秋瑾的目光,秋瑾才继续问道:“打陆战,我们能赢么?”

问题触及徐锡麟一直没敢正视的关键,他又不吭声了。这不仅仅是徐锡麟不敢正视的问题,能够想得到这个问题的同志都觉得这问题极为棘手。谁都不肯凭白惹上麻烦,特别是惹上英国人这个大麻烦。面对英国人,光复会能不能赢,同志们都不清楚。很多地方上来的同志,对于英国人的实力根本没有一个概念。

看着咄咄逼人的秋瑾,徐锡麟终于说道:“璇卿,你看文青占据了安庆,英国人照样没有任何反应,咱们攻打南京,英国人应该不会出手。”

“那……”秋瑾还想说什么。却被徐锡麟打断了,“璇卿,现在全力攻打南京能不能打下,尚且在两可之间。再把英国人考虑进来,这仗还要不要打了?”

这才是光复会里头有识之士的真正想法,南京城里头的新军加上绿营,最少也有一万两三千人,光复会手头的兵力一万多点。兵力处于劣势。若是此时再把洋人给考虑进去,光复会根本就没办法制定应对策略。所以光复会上下对此置之不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秋瑾明白了徐锡麟的意思,但是她依旧不能释怀,“伯荪,此次南京战役绝不好打,若是打不下来,千万不要勉强。即便不占据南京,我们照样能据有浙江。”

徐锡麟只是点点头,其实按照他的意思,根本就不用打南京。就在此时,却听到敲门声,徐锡麟如释重负。向秋瑾解释很多事情实在是一件重负。他让徐水生进来,讨论的内容自然而然就转到了敢死队的训练和准备上。

汇报完了敢死队的情况,徐水生问了一句,“徐先生,咱们何时出发?”

“就这两天,咱们敢死队就先出发。”徐锡麟答得干脆。

事情的发展如同徐锡麟所说,光复会各部队很快就出发了。率先出动的自然是敢死队,他们承担着前锋的责任。紧跟着的则是光复会旗下的光复军。

在光复会敢死队出发的同时,陶成章已经通知各路豪杰,从当日起,光复会不再向各路豪杰提供粮食,若是不肯去打南京的,就可以各自散了,陶成章绝不逼迫。但是各路豪杰若是认为杭州空虚就开始胡作非为的,光复会留守杭州的部队绝对不会再讲什么情面。

那些本来就准备去打南京的自然不用说,跟着大队就开始北上。至于处于观望之中的那些队伍,见秋瑾每日里带着光复军巡视,也不敢有什么异动。他们本来聚集到光复会这里,抱着的是领枪、领钱、领粮的打算。陶成章政策到位,很好的断了他们的想法。光复会断绝了粮食供应,靠自己买粮食留在杭州已经没有意义,大部分队伍选择了跟着大队一起北上,也有少部分选择了直接回故乡。

在敢死队出动四天后,秋瑾前去汇报,“陶公,杭州城里头除了咱们自己的部队,已经没多少其他革命同志了。”

陶成章只是嗯了一声,却没有回答。

“陶公,不若这次也带我一起去打南京吧。”秋瑾还是想回到前线。

“璇卿,我今明两天就带兵北上,你若是跟我一起去了,杭州交给谁?”陶成章坚决不同意。杭州是光复会的根本,若是让别人受杭州,陶成章是绝对不放心的。

不等秋瑾再说什么,陶成章命令道:“璇卿,你现在把那些剩下来还想混吃混喝的都给撵走。对他们是完全不用客气了。”

见秋瑾领命而去,陶成章才觉得松了口气。现在陶成章不想和任何人再讨论出兵的事宜,即便是明知这次出兵问题很大,不周详的地方态度,陶成章依旧不愿意讨论。出兵前,大家习惯考虑的是自己手里有多大实力,光复会上下也是如此。谈道上万的部队,轻易横扫浙江的功业,同志们都感觉打南京问题不大。

可是随着部队一支支的出发,曾经饱含着人力的杭州城变得越来越空,陶成章居然心里头有了恐慌了。对敌人的考虑越来越多的进入了他的思路当中,南京的守军数量,以及敌人表现出来的那种大肆杀戮革命的顽固举动,都证明这场战斗绝非那么轻松就能解决的。考虑自己的优势越多,自然是越有信心。考虑敌人的真正实力越多,就越来越失去信心。这种事情陶成章很清楚,可是陶成章以前不知道的是,自己不管多么想给自己鼓气,或者让自己冷静下来,实际上自己根本做不到的。

凭空想象的时候,想成功的愿望就自然而然的占据了绝大部分思路。真的要面对敌人的时候,恐慌的情绪又自然而然的占据了大部分思维。这根本不以陶成章自己的意念为主导,它就是这么实实在在的发生了。为了给自己鼓劲,陶成章不得不用陈克第一次攻打安庆时候的情况来给自己信心。那时候光复会觉得人民党攻打安庆完全不靠谱,但是事实证明,人民党不照样一举破了安庆么?那时候人民党不过三千多人,现在光复会一万余人,凭什么陈克能做到,自己就做不到?

想到这里,陶成章问道:“陈伯平他们还没有消息么?”

陈伯平去联络人民党提供医疗队的事情,已经走了好几天。按照上次的经验,此时也差不多该收到人民党联络人员的消息了。医疗队的意义对于光复会上下已经非常清楚,若是没有医疗队的救治,大家心里头觉得很是没底。陶成章留在杭州,一方面是因为他得坐镇,不然的话,那些混吃混喝的人未必肯走。另一方面,他也想亲自确定医疗队的动向,不然他心里头的恐慌怎么都驱除不了。

“陶公,还是没有消息。”

陶成章本想说再等等,却觉得自己这么做未免太胆怯,他咬了咬牙,起身说道:“不管了,咱们准备出发。今天就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