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群党并起 第八章 光复会出击(二)

大战前夕,即便是光复会也是会议颇多。秋瑾自从攻打杭州受伤后,这是第一次参加光复会的作战会议。军医手术后缝合的创口已经不再剧痛,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偶尔的刺痛加上一种麻痒的感觉,军医说这是愈合时候的感觉。秋瑾是个急性子,既然伤口已经开始完全愈合,她主动要求出来办事。陶成章 与徐锡麟自然是不同意。秋瑾好说歹说,总算是来参加了会议。

现在也没时间紧迫,没空再说那么多。陶成章只是向大家介绍互相介绍了一下,就立刻召开作战会议。与上次攻打杭州的作战不同,与会的半数成员秋瑾都不认识。秋瑾听这些人的名字是什么参谋长,情报局等等,应该是光复会设立了参谋部,情报部,后勤部等等部门。人民党里头也有相类似的机构。陈克曾经对秋瑾说过,这种组织架构本身并非独行特立,中国自古就有与此类似的军事机构。

秋瑾打量着会议厅里头的众人,大部分人都有些萎靡不振的感觉,少数看着有精神的,却明显是坐立不安心情躁动。除了穿便装的,还有些人穿着去了领章和帽徽的新军军服。徐锡麟曾经说过,南京的两江总督瑞方命江南提督张勋大杀革命党,最近不少江南新军里头的革命党人逃出虎口到了杭州,这很大程度增加了光复会的军事力量。

正在打量会场,秋瑾就听有干部问,“陶公,现在也该联络人民党,让人民党派遣医疗队助战了吧。”

与上次不同的是,再也没有干部对人民党说三道四。光复会众人仿佛从未说过人民党坏话一样,只是简单又认真的提出这个颇为合理的要求。

“嗯,伯荪,这事派谁去?”陶成章神色颇为威严的问道。

秋瑾觉得这神色声调有点熟悉的感觉,想了一阵才想起居然与陈克有些相似。不过陈克并没有刻意,他只是性子比较冷漠些,谈论起公事的时候,有种与他年龄完全不相称的沉稳,说话时候不由自主的还带着点质疑,加上陈克的地位,所以给人一种比较威严的错觉。其实秋瑾知道,陈克其实经常会露出一种没心没肺的笑容,看着如同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与陈克相比,而陶成章倒是真的有些威严的模样。

陶成章并不知道秋瑾的观感,他本心里头没有任何想模仿陈克的念头。第一次安庆战役的时候,陶成章跟在陈克的司令部。陈克指挥战斗的时候言语不多不少,那种胸有成竹的样子令陶成章大开眼界。说书的习惯描述能干的指挥官在指挥千军万马的时候“坦然自若”,这是陶成章第一次能把想象出的内容与真实的人物相连接。在此之后,发号施令的时候,陶成章经常会想起陈克的模样。若是他是刻意模仿那自然是没有,但是若是陶成章没有受陈克的影响,那也是不完全正确的。

徐锡麟听陶成章提出问题,他思索片刻才答道:“让陈伯平去吧。”

陶成章点点头,“好。就让陈伯平去。伯荪,你现在去安排一下。”

徐锡麟刚走,陶成章就开始继续下达命令,竟然完全不在乎徐锡麟这个主要干部是不是在场,这让秋瑾感到相当意外。秋瑾其实不懂军事,让她整顿纪律,实施军事训练,带敢死队冲锋,秋瑾能做到。整个军事计划的安排,秋瑾就听不太懂。她认真的听着,很多地方却听不明白。等陶成章说完,就有人起身问道:“陶公,这战前还要发放枪支弹药么?”

“大家行军已经颇累,集体把枪支弹药运去南京,枪支弹药等到了南京再发。没必要的辛劳就免了吧。”陶成章回答的很简单。

秋瑾看的明白,说话那人脸上立刻浮现起失望的神色。而不少光复会老干部的脸上却有一种隐隐的嘲笑神色。说话的是新进的会党首领,来自泉州。手下有三百多人,也算是不小的力量。不过枪支却只有四十几支。所以最想补充武器的人里头,他就是其中的代表性人物。

若是以前没经验的时候,陶成章只怕还真的会给这些地方武装补足枪支。现在局面不容许陶成章这么做。即便是在杭州缴获了数量很大的武器弹药,依旧不足给凑来的近万部队提供统一装备。在之前的会议上,陶成章稍微透露了一点给其他武装力量发放武器的想法,光复会的老干部就炸了窝。大家理由很充分,“这些武器是大家拼死拼活在杭州缴获的,凭什么给那些后来捡便宜的人?”

这话十分在理,即便是陶成章知道说这话的干部有自己的私心,在道理上却没办法驳斥。这的确不是陶成章能够否定的事实。最后讨论的结果是,想要武器就在战斗中建功立业。光复会一视同仁的给与其他革命同志参加战斗的机会。

“那怎么行军,什么时候开始攻打南京。”看战前拿不到武器装备,其他会党的首领很干脆的开始询问起进攻时间。

“三天后开始出兵,到时候所有人都分发粮食。拿到粮食,大家就动身出发前往金陵。在杭州,除了伤兵和留下来的守城部队,到时候杭州再也不留人。要么阵前杀敌,要么就直接回家。躲在后头的事情是绝对不可能的。”陶成章的方法足够干脆,各地的队伍都没有自带粮食,只要光复会能够卡死粮食供应,绝对没人能够赖在杭州吃白食。

秋瑾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两个月前的杭州战役,陶成章在战役发动前依旧有着足够的宽容,那时候陶成章宁肯自己吃点亏,也不会把事情做到这么绝。但那是陶成章现在就这么做了。而且令秋瑾感到惊讶的是,陶成章居然公开点将解决此事,“璇卿,你受了伤不能去南京。杭州的事情我想让你与章 太炎章先生一起负责。若是不听章先生的调遣,不肯打仗的人,就让他们离开杭州。不走的,咱们也不用客气。”

“遵命。”秋瑾有些迟疑的答道。说完这话,秋瑾忍不住看了看门外,徐锡麟不在这里让秋瑾感到极为不安。陶成章的表现实在是过于出人意外。

徐锡麟此时正与陈伯平在谈话,为了避开了其他人的耳目,他们特意选择了一间僻静的屋子。参与会议的有六个青年,徐锡麟很明显是他们的首领。

“诸位,这次去安徽,我想让你们一起去。安徽的人民党无论与诸位的观念有什么分歧,我都希望诸位能够放弃这些想法。请陈克主席派出医疗队之后,你们暂且不用回来,专心在安徽学习如何去治理一地的知识手段。”

对徐锡麟的这些话,青年们并没有表示任何惊讶。相反,他们都点头表示听到了。

“若是浙江这么搞下去,定然要出大事。陶公现在坚决要实行选举制,若是天下太平的时候,他这法子或者还能行。现在大家都看得到,满清治下的各地根本就没有响应革命的,这次无论能否打下金陵,江苏各地绝不会揭竿而起。满清若是派兵前来浙江,能靠的住的只有咱们自己。”

徐锡麟说的急促,这是他现在唯一能办到的事情。向人民党学习治理地方的法子,建成如同人民党一样的强力政府。在光复会内部会议上,徐锡麟多次建议学习人民党。陶成章并不是完全反对徐锡麟的建议,但是陶成章本人是反对“强势政府”的。陈克那种超级强势的政府与陶成章理想里头的“小政府”有着本质的冲突。

所以不管徐锡麟怎么建议,怎么游说,陶成章依旧不为所动。徐锡麟退而求其次,让暂缓发动南京战役,先完成对浙江的统合。陶成章对此坚决反对,他甚至加快了组织发动南京战役的步伐,很多地方看着都有些逼迫过甚。这明显是用另一种方式来表达反对徐锡麟的态度。

光复会内部的两大巨头之间的分歧也影响着光复会的主要干部们,在这方面,徐锡麟并没有得到大多数人的支持,这让徐锡麟感到极为失望。既然在陶成章这里,以及在光复会内部都无法实现自己的想法,徐锡麟只有靠自己信得过的青年去安徽“取经”。徐锡麟决定,只要这次南京战役结束,他就要到离开光复会的中心,去绍兴也好,或者去安徽其他也好,总之,徐锡麟一定要建设起一个坚定的根据地出来。

“徐先生,既然陶公一直不肯接受劝告,您何必一定要参加金陵之战?现在下面各地都乱的很,您去下头理顺这些地方岂不是更好。”陈伯平问道。

“伯平,我一定要参加这次金陵之战。在这时候,陶公需要人,我决不能此时撂了挑子。”徐锡麟答得斩钉截铁。

陈伯平忍不住说道:“徐先生,您就不明白么?为什么您在会上提出的建议总是被反对么?那些没主见的干部们不知道怎么统合地方势力,所以只能采用这种地方自治的模式。那些在地方上拥有相当影响力的干部,若是现在有了治理整个浙江的强势政府,他们就不能够保证自己以后在地方上的强势地位。徐先生,这些人现在就把自己的好处放在头里,您现在号称是统领光复军,实际上下头不服您的人多了。您何必这么自讨苦吃呢?”

这话已经算得上是肺腑之言,陈伯平是徐锡麟的铁杆,不仅自安徽时期就紧跟徐锡麟,他同样坚定的支持徐锡麟的政治观点。对于光复会内部的斗争,陈伯平看得很是清楚。

与陈伯平在一起的青年们却没有陈伯平的见识,他们听到这些,脸色都是大变。

“伯平,这等话你以后再也不许给我说。”徐锡麟二话不讲就阻止了陈伯平的讲话。看着陈伯平激动的神色,徐锡麟忍不住说道:“伯平,我既然许身革命,就再也不把自身的安危放在眼里。已经有不少人说我躲在后面贪生怕死,这次我一定得上前线。大家死的,我徐锡麟有何死不得的。”

“徐先生……”陈伯平再也忍不住,刚说了开头,又被徐锡麟打断了。

“伯平,我与陶公只是见解不同,却不是陶公因为私心对我打压。这点你绝不能搞错,更不能受别人的挑唆。陶公做事虽然跋扈些,却决不是一个有私心之人。你以后也不许出去胡说八道。”

“陶公就算是没有私心,却也不是任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陈伯平还是不能接受徐锡麟的说法。

“所以我让你们到安徽给我学习,学成之后咱们到地方上实行咱们的想法。你若真的认为我们做的对,那就更不该想那么多。把我交代的事情办好。”

好不容易劝服了陈伯平等人,徐锡麟急急忙忙的赶回议事厅。此时的会议却已经结束了,陶成章正在等着徐锡麟,见他回来,便拉了徐锡麟与秋瑾一起私下议事。同坐的还有章太炎,光复会的主要干部基本都到齐了。

徐锡麟本以为陶成章会直入主题,再次批评徐锡麟的观点。没想到陶成章居然先简单的介绍了会议的内容,陶成章表示他并不太在意医疗队问题,与注定会按时赶到的医疗队相比,陶成章要关心的事情堆积如山。出兵就需要粮草,光复军也不能拿着大刀长矛作战。好歹得给主力部队发放武器弹药。因为陶成章自己根本不清楚手下到底都有多少人。即便以陶成章这等走遍浙江的豪杰,依旧没有能够记全“光复军”旗下所有部队头领的名字。

陶成章当然不知道,他忍不住下意识与之相比的陈克,对人民党连级以上指挥员与政委的情况全部有大概了解。大部分连级指挥官,陈克也都大概能知道这些名字。这并非是因为陈克有着强识博记的能耐,只是大量的文件中反复出现的名字,以及与之相连的事件,让陈克更容易记得这些指挥员与政委。

但是陶成章也承认,不能管理所有的光复会麾下的部队的确不好。不过陶成章自己也没办法,他走遍各地,见的人虽然多,更多消息则是听说的。即便听说过某豪杰的名字,却因为这些豪杰也是满地走,得到的消息并不准确。更别说,姓名、称谓、外号,这些豪杰们在这些地方很是“讲究”。很可能好几个地方有着不同形象的豪杰,其实反倒是一个人。例如来自温州的豪杰周从文,在温州,他是地方上一支商团护卫队的头领,大家称其周四爷,在金华,他则是被称为周至勇,以药材生意为主。在杭州,他则是一位名叫做何永善的行商,什么都卖。与之相反的例子也有,在宁波有个叫刘须虎的豪杰,为人英武豪侠而著名。实际上,却有两个豪杰在用这个名字,一个是位武举人出身的地方开明派,另一位则是有些侠盗味道的江湖人士,做些走镖护卫的买卖,也干些不太见得光的生意。

出于各种原因与想法,在外头混的豪杰,都不会轻易把自己的真实信息告知其他人。陶成章自己行走各地,也是有不少名号的。很多次,他听别人说起XXX有XXX豪杰,其实就是陶成章本人。各种穿凿附会的事情就给安在陶成章头上,即便陶成章对这些事情根本就不知道。

大批以前观望的豪杰聚集在杭州的时候,陶成章最初还要一一会见,试探、说服、统合,很快他就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这么多时间和精力。到了决定出兵前,陶成章不得不采取了更加大而化之的方式,那就是公开宣布了奖惩。凡是肯打前锋的,重赏。凡是作战中奋勇出力的,事后重赏。

说完了这些之后,陶成章终于向徐锡麟等人说出一定要发动南京战役的真正想法。在徐锡麟看来,一群乌合之众们,无组织,无纪律,全凭了一腔激情发动革命战争,损失大,也未必成功。这是毫无意义的巨大浪费。可是陶成章恰恰认为,这种来自民间的反清行动,本身就是符合光复会“光复汉族,还我河山,以身许国,功成身退。”的宗旨。浙江人自发的去推翻满清,然后在浙江自发的建立起一个浙江人的浙江政府,这才是陶成章真正的想法,这种事情也是最好的。陶成章希望自己成为浙江人人敬仰的革命元勋,却不希望建立一个他自己领导的政府。对陶成章来说,这是一个道德问题。

若是别人这么说,徐锡麟未必相信。但陶成章说出事关“道德问题”的时候,徐锡麟是相信的。“焕章兄,你放心,我对你是信得过的。”徐锡麟坚定的说道。

“多谢伯荪。我现在有一事想委托你,这次攻打南京,咱们光复军当为前锋。璇卿受伤,你可否领兵?”陶成章对徐锡麟说道。

“好。”徐锡麟答道。他其实也知道陶成章的想法,陶成章一直以来都怀疑徐锡麟是不是一个真正的革命党,陶成章甚至怀疑徐锡麟是想自己当大官,根本不敢承担战斗的任务。徐锡麟本来也觉得自己干脆就在前线死战,即便战死了,也能证明自己根本不是一个贪生怕死之辈。

不等秋瑾与章太炎插话,陶成章便拍了板,“那我就把咱们光复会的敢死队交给伯荪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