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连锁反应 第八十九章 天下纷乱(三)

“服从命令,听指挥,有强烈进攻精神。最重要的一点在于,一定不要夸夸其谈的。不声不响完成任务的,不喊苦说累的,这些同志一定要列出一个名单,组织上和这些同志谈话。对这些进行培养。”陈克把自己的想法向何足道一一说明。

何足道在笔记本上记录下来之后,思索了一阵才说道,“陈主席,这些同志我们早就开始培养了。关键时刻能站出来完成任务的同志,都符合这些标准。”

“那么平日里不夸夸其谈,遇到危急时刻,虽然不能立刻挺身而出,却能够按照平日里的训练完成基本战术的,这些同志要好好的谈心。如果能克服恐惧的,也可以列入培养的行列。”

“陈主席,只要平日里不多说话,专心训练,战场上的表现都不错。战场上表现不好的同志,都是平日里训练不是很好的同志。训练不好,一般都是想的太多,也有一部分是真的理解不了战术。他们怎么练,都是为了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好像他们没办法适应战争。”

何足道说的这么实在,陈克只能微微点头。“那能够符合标准的同志,在部队里头占多大比例?”

“大概五个里头有一个,平日里不夸夸其谈,能够认真的训练,到战场上什么都不多想,敢打敢冲。这些同志都是部队里头的骨干,一般都提拔了。不过有一支部队比较特殊,那是章瑜同志的部队,他当时挑选人员的时候很用心,他部队里头的干部战士平均素质颇高。基本上七成都是很优秀的干部战士。他去安庆之前,几乎把水上支队给掏空了。”

“那就以现在的这些党员干部为核心,开始一次大讨论。讨论什么是战争,我们为什么要打仗。我们为什么要这么辛苦的工作。我觉得很多同志不能接受战争的原因,是他们还没有归属感。他们还把自己当作雇佣兵,没有能够融入组织里头来。政治部要把这项工作当作近期的重要任务来抓。”

“雇佣兵么?这个怎么讲?”何足道很有些不解。

“北洋军里头,遇到生死攸关的战斗,那些所谓的敢死队,都是要花大价钱去刺激。咱们的部队里头,这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的,都是党员和积极份子。他们为什么不顾生死的站出来,因为这些同志是把革命事业当成自己的事业,不是单纯的为了来部队里头当兵吃粮。而其他那些不优秀的同志,往往没有这种态度。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当兵吃粮。他们是冲着待遇而来,或者是没别的地方可去,所以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那怎么分辨这种想法呢?”何足道问。

“首先政治部自己得解决自己的问题,政治部自己首先得有革命的态度。然后政治部自然而然就知道该怎么做了。”陈克的回答玄而又玄。但是何足道并没有很迷惑的神色,他一面思索一面下意识的绷紧了嘴唇。

过了良久,何足道答道:“这个可是很难的。那些表现优秀的同志对革命能够带给大家的好处非常清楚。他们是真心喜欢劳动,他们不怕劳动。懒这种事情是本性。想把懒惰给改了,这可太难了。别说这些同志们,我自己每天也要和懒惰作斗争,也得每天批评与自我批评。就是这样,我自己也经常犯懒。”

何足道说的这么诚恳,陈克忍不住笑道:“那就在部队里头给大家讲清楚,为什么不能懒惰,懒惰在各种工作中的致命危害。人一懒,就找不到办事的方法,没有办事方法,就不能很好的完成工作。”

“有些同志已经觉得,自己已经对革命有功了,他们已经完成了该完成的工作。这怎么办?”何足道提出了非常实际的问题。

陈克斩钉截铁地答道:“如果教育不过来,那就让他们复原。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近期我们会复原一部分战士,也会再征召一部分战士。对于新战士的思想教育工作,政治部一定要抓紧。那些优秀的干部战士,得留住。他们是咱们部队最宝贵的财富。部队的风气,就是靠这些优秀同志带动的。在部队里头一定要大张旗鼓的宣传这种风气,让优秀同志觉得自己做的对。表彰先进,鼓励后进。绝对不能伤害部队里头的这种健康向上的革命风气。”

“我明白了。”何足道答道。

陈克又追加了一句,“以前的工作有什么不足,一定要总结归纳。这不是秋后算账,而是为了以后不再犯同样的错误。党委建设是重中之重。我们不要逼着同志唱高调,而是要实事求是的看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在这点上,我相信你何政委,我相信党组织。”

与何足道谈完了工作,陈克又把华雄茂给请来。两人坐下之后,陈克开门见山地说道:“正岚,我现在是想和你谈一个很私人的问题,也是很不私人的问题。你是知道我们是想扶植光复会在江南组建他们的政权吧?”

华雄茂很聪明,陈克这么一说,他就大概明白陈克想说什么。“文青,你是想问我关于党性的问题吧。”

“对。光复会的政治纲领里头,基本内容是和地主、士绅、小资产者合作组建政权。即便是他们的政治纲领里头有那么一部分与人民解放有关的内容。在我看来,这些内容是既幼稚又不切实际。所以,我个人的预测中,他们注定要失败。在一开始,我是有玩弄权术的想法,想利用光复会的弱点做一些权谋的设计。现在我觉得我这种想法比较幼稚。”

华雄茂点点头,“党章里面要求,人民党党员在加入我们的队伍以前,必须与那些与我们的纲领背道而驰的党派和集团断绝一切联系……”

“是的,我也要做一个自我批评,我考虑光复会问题的时候,是从政治利益或者说党派利益的角度出发的,而不是从党的纲领出发的。我们人民党的核心纲领是为人民服务。凡是与我们党的纲领背道而驰的政治势力,那就是我们的敌人。我们与光复会的合作,是建立在当前主要矛盾与次要矛盾的基础之上的。”

华雄茂看着桌面,只是微微点头。

“正岚,你肯定知道孙永胜,那个人是我姑父。虽然我从来没见过他。我是认为孙永胜对我来说是个麻烦。在这点上我做的不好,我过于重视我自己的利益,重视我自己的政治利益,反倒丢弃了一些人类最根本的东西。我们应该冷酷无情的对待敌人,但是对于那些已经放下武器,不再作恶的人,我们应该给与一些关怀。我应该去看看孙永胜。在我想明白这点之前,我一度觉得在与光复会的合作和斗争之中,你如果对秋瑾和徐锡麟先生心存怜悯,或许是不太合适的。我现在知道我错了,有怜悯之心不是错误。我只是要求你能够坚定政治立场,但是在个人事情上,我不想对你做什么批评或者评价。正岚,你能理解我的意思么?”

华雄茂微微叹了口气,“文青,你都说到这里了,我还有什么不理解的。我绝对不会把咱们党的内部秘密和决议向他们两位和光复会泄漏。不过,我还是希望他们两位能够认清形势,甚至最后成为我们人民党的一员。文青,你今天给我说这些,其实是我该感激你。这些天来,这件事我也想了很多。却不知道该怎么和同志们说。我什么都不说,大家也都知道我和他们两位是亲戚。我说了,我担心大家误解我的意思。我心里也憋得慌。文青你和我推心置腹,我这一颗大石头算是落了地。”

陈克也苦笑一声,“正岚,以前有长辈教育我说,凡胜利者才能大度。因为你已经拥有了,你可以选择给与。这次胜仗之前,其实我们输不起。我们输一次就会赔光现在的一切。所以很多时候不是大家故意想刻薄,而是不吹毛求疵的话我们活不下去。当然,就算是现在,我们更要认真谨慎,不能宽大无边。不过一度比较扭曲的心态也得调整。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温暖,对待工作要像夏天一样火热,对待个人主义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这种张弛有度的心态是我们现在必须建立的。你作为部队的最高指挥官,你和我都要做到这些。”

“文青,这个你放心。只要不遭到恶意曲解,我是不会失去平常心的。”华雄茂连忙说道。

“正岚,你这话还是有点低级趣味。遇到恶意曲解的时候,我们就要摆事实,讲道理,把事情弄明白。我们作为党员,不能让这些黑暗的东西在我们党在我们军队里头存在。这不是为了我们自己的名声,名声这玩意是别人对咱们的评价。这和咱们没有什么关系。我们作为党员,我们要对革命事业负责任。我们的革命事业不允许这些不科学的东西存在。所以我们要和这些东西作斗争。”

华雄茂苦笑道:“文青,你能理解我,这是你我都有些不合时宜的亲戚啊。”

“这与不合时宜没关系,亲戚就是亲戚,这是客观存在的。咱们面对现实吧。不说这些了,我与何政委讨论过复原和征兵的事情。这件事要抓紧,满清好不容易给了咱们时间和机会。这个时间里头,一定要最大限度的解决内部问题。”

“陈主席,你别说这个解决内部问题。已经有不少同志吆喝着要北上,打进北京去。解放全中国。”

“他们就不考虑后勤问题么?咱们部队顶多在根据地里头实施战术机动。哪里有能力打进北京?”

“提出这种观点的同志们对你可信赖的很,认为陈主席一定能够解决后勤问题。”

“哈哈!”陈克大笑起来,“那我可是要让这些同志失望了。我解决不了这些问题,不仅解决不了这问题,在咱们完全控制大别山区之前,我不会让部队有扩大根据地的军事行动。咱们根据地已经是个猪尿泡。吹的大,实际上根本不是这回事。”

陈克指着地图笑道:“除了大别山区之外,现在咱们已经占据了整个安徽,甚至在长江以南的部分也占据了。实际上呢,咱们真正控制的地区只有凤台县、寿州、五河县,这么一小片区域。很多地区土改根本就没有完成。有些地区,比如江南的部分,我们和满清一样,仅仅是占据了县城府城。部队现在需要把不合适的同志复原,征召新兵,进行军事训练和政治教育。如果有什么军事行动,也仅仅是把我们周边能够威胁到我们根据地的武装力量和据点给打掉。让他们不能威胁根据地的正常营运与生活。内部工作堆积如山,哪里有精力去继续扩张。更别说打进北京去。”

“大规模复原会在一定时间内削弱部队战斗力。”华雄茂的语气听不出是在确认这件事,还是在反对这件事。

“新部队会有更强的战斗力。现在咱们部队里头的老资格不少,这些老资格里头不能符合革命要求的人很多很多。复原之后,再征召新兵,部队的实力反而是提升的。因为干部队伍的组成要比原来要好得多。所谓大浪淘沙也就是这样吧。光在意老兵的数量,而不能有效的选择与选拔,就没办法给那些表现优秀的同志足够的机会。”

“复原之后要扩军么?”华雄茂盯着安徽省地图问道。

“大别山区是非常优秀的兵源地。”陈克答道。

“穷山恶水出刁民啊。”华雄茂开了个玩笑。

陈克顷刻变了脸色,他皱着眉说道:“华师长,我要求你以后再也不许说这种屁话。什么叫刁民?人民都是想生活得更好一些,但是旧制度下给人民机会么?我们解放了人民,人民加入军队是为了保卫革命果实。我们必须相信人民,我们必须依靠人民,我们必须解放人民。这天下是人民的天下,不是我们人民党的天下。这点就是我们的政治纲领之一。”


阅读www.yuedu.info